春闺秘事

春闺秘事

周自衡

古代言情/连载中

45.6万字

更新时间:2023-12-0923:59:00
前世,赵明若嫁于安远侯府危时,她费心操劳,善待府上众人,一力将衰败的侯府打理到了鼎盛,却也伤了身体,滑了胎,再没有孕。 临死,她才知道夫君在外面娶了别的女人,他们恩爱白首,儿孙满堂。 另娶的女人更是婆母小姑极力撮合成的,侯府所有的人都知道唯独瞒着她,她就这样,一辈子顶着不能生的罪名愧疚的给所有人当牛做马,最后被活活被气死。 所以—— 在她面对人生第二次选择的时候,果断选了燕国公府那个缠绵病榻的世子。 夫君爱不爱她不要紧,能活多久才是关键,只要地位高,银子管够,夫君死的早,那她就可以在二十多岁的时候走上人生巅峰。 燕国公府世子:? 娘子每天都等着我病死,之后好继承我的家业,怎么办?求支招,挺急的。 —— 对赵明若而言,正是昨日种种譬如朝露死,来日春闺三千好风景。 浮生梦醒,心上人在眼前,最是完满好人生 先婚后爱

第一章:她就快死了

三月的临安城,淅沥小雨连绵下了几日。

路上行人脚步匆匆。

安远侯府上下却异常忙碌,奴仆们进进出出,阖府披挂白绫,棺柩昨个夜里便抬了进来,听闻……只等着当家老夫人咽下最后一口气,便立刻着手办事。

侯府老夫人赵明若亲眼目睹这一切,苍老的面容看不出表情,她就这样站在一旁,沉默许久。

“老夫人,您一定会好的,别多心,下人们就是多做个准备大夫说您只要熬过了开春便能痊愈,。”

福妈妈偷偷抹泪。

“无妨。”

事到如今,满头华发的赵明若亲眼看见自己的身后事,倒是多了几分洒脱,“阿福,山上的杏花开了,我想着过去杏花村看看,你套了车马来接我吧。”

活了几十年,危难过,享受过,风光过,到了如今这个年纪已没有任何遗憾。

她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不想临终痛哭分别,只想一个人静静的走完全程。

“要知会老侯爷一声吗?”

“不用了。”

西郊杏花林大约有十里路长,所以叫十里杏花村,每逢春天,杏树上就开满杏花,美不胜收。

这是当年她和夫君初见的地方。

侯府提亲后赵明若便过来让人买下这块地,又精心在这里盖上了房屋,只盼着什么时候能夫妻一同过来小住。

只可惜啊,侯府的事实在是太多了,她忙的抽不开身,忙的她和夫君相逢陌路,一晃几十年的光景过去,她临了才有时间过来看一眼。

“别哭,人都会有那么一天的。”

赵明若看着偷偷伤心的阿福,反倒是过来安慰她。

马车平稳行驶,路上看着四周景色变好,山林间雾蒙蒙,垂柳的绿都被罩上一层氤氲水汽,一朵朵小巧玲珑的粉白杏花缀满枝头,甚是好看。

不知哪来的几个七八岁孩童绕在树边折花摘杏欢闹着。

福妈妈气急,“哪来的那么多野孩子,竟然把老夫人您命人精心养育的杏树这样作践,奴婢这就去替您赶走她们!”

“随他们吧。”

赵明若满是憧憬的目光看着他们嬉戏,要是她没有滑胎伤了身体,她也会有儿子女儿,他们到了岁数成亲,算起来孙子孙女也该有这么大了。

夫妻白首,子孙满堂,哪个女子不奢求能这样平稳共度一生。

只可惜,她这辈子都没办法达成心愿了。

山上青石阶上落满了粉红花瓣,到了这里车马上不去,只能靠双脚走,赵明若到底是老了,走了几步便气喘吁吁。

“老夫人,此番一路奔波,外面还下着雨,要不然咱们别上山了,就在山脚下的宅子里等着雨停吧。”福妈妈心疼的劝慰着。

赵明若喘着粗气点点头,她望向蜿蜒曲折的小路,可惜不能登上山顶看看这一片美好景象。

她的房子里冒出来了炊烟,院子里多了个竹亭,里面石桌上,正摆放着热气腾腾的饭菜。

“夫君,饭好了,我去叫孩子们回来吃饭。”女子格外温柔。

“晚妹,你辛苦了半日,我去吧。”

身穿华服锦衣的男子温柔的替女子挽起鬓角散落的青丝,又细心的替她擦了额头的细汗。

“晚妹,我们青梅竹马,你替我生儿育女劳苦功高,可惜侯府那个经商治家是个好手,侯府的蒸蒸日上离不开她,否则我们也不能像现在这般恣意快乐……”

他惋惜道,“娘临走的时候还曾经抱憾不能让你明媒正娶进我侯府的门,只能将你安置在私宅,着实委屈你了。”

女人温柔的笑着,“不委屈,只要能和夫君在一起,就算是没名分我也愿意的。”

“她就快死了,到时候你我便能堂堂正正了,我定要好好办一场喜宴,将你风风光光迎娶过门,幸好当初没让她把那个野种生下来,否则侯府恐怕真的要被她给算计走了……”

二人紧紧相拥。

赵明若突然笑了,笑着笑着眼中有泪。

当年她满怀期待嫁于安远侯府二少爷,谁知成亲当日,夫君被捕入狱,府中男丁牵连下狱,侯府大乱,婆母受击卧病在床。

她四处求告,替夫君沉冤昭雪,善待府中姨娘,精心教养子侄,替他们娶妻成家,培养成才。

四十年过去,她为侯府操劳一辈子的老的不成样子。

鬓角藏不住的银丝,光滑细嫩的脸也遍布皱纹,而他夫君养在外面的女人却看着那样年轻温柔。

她以为,是因为自己滑了胎,伤了身子,不能生……这才会夫妻离心……

到头来,他们子孙满堂,享尽天伦之乐,自己却活在痛苦愧疚中一辈子不得善终。

顾长恒,你骗我的好苦啊。

赵明若踉跄着转身,咳了一大口血来,鲜血滴落在杏花花瓣上,将原本粉白染的猩红。

福妈妈忙去扶着老夫人的身体,“老夫人……”

可惜,再没任何回应。

——

二月初春轻寒,细雨将碎雪化成了白霜把葱郁的绿罩起来,窗外景色迷蒙看不真切。

赵明若坐在梨木案桌旁精心抄录着佛经。

阿福推门进来,小脸冻得通红,兴致勃勃的说道,“夫人,青山回来了。”

房门骤然打开,一丝凉气吹了进来,吹得赵明若头脑清晰了很多,一睁眼便重生到了前世成亲的第二年,她还有些不适应。

“让他进来回话。”

“是。”

大约二十出头的健硕男子随后走来,他穿着青色长衫,面容清秀,“禀夫人,小人去查访了那位云姑娘的踪迹,发现她并没有在衡阳老家,而是到了临安城,还……”

沈青山有些犹豫。

“说。”

“还住在您买下来的那块西郊杏林房屋中……”

“有多久。”

赵明若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和身体却控制不住的颤抖。

沈青山一一道,“云表小姐在您和二爷成亲前三月便来了临安,一直都住在客栈,直到二爷出狱,她来了侯府,没多久说要告辞的时候却是从侯府去了西郊。”

“二爷替她买了奴仆和常用之物,之后便一直都在那住下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嫁寒门

香,能安定人心,亦能伤人于无形,如同世间万物皆有两面。 秦荽前世在嫁给老男人后,又不幸沦为乐妓,遇见竹马时,他是意气风发的状元郎,而她正用他赞叹过的琴音为他们助兴。 重来一次,秦荽决定嫁给竹马的小叔萧辰煜,走一条截然不同的路。前世的仇,她也不愿意就此罢休。 前世制香,是修身养性,打发漫长的后宅日子,今生调香,却能让她拥有财富、权势。以前她的事由不得她做主,重活一次,选什么夫婿,走什么路,她要自己定。

玖月禾·连载中·61.8万字

闺门荣婿

陆明薇重生回被退婚当天。 祸害了她一辈子的渣男正当着她的面侃侃而谈:“薇薇,我知道我一表人才,可你也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我们虽然无缘,你也不会再遇上比我更好的人,但你总归要好好的过日子,不要自轻自贱才是。” 上一辈子虚伪惯了的陆明薇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朝着这个臭男人呸了一口:“我夸你,是因为我这个人特别虚伪,不是因为你真的牛逼,请你照照镜子,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知,谢谢!” ...... 崔明楼挑了挑眉,他从前只觉得陆明薇除了虚伪之外,还有眼瞎的毛病,这回两个毛病都一起治好了。 陆明薇上辈子孤老终生,是盛京圈子里出了名的老姑婆。 重生一世,她决定痛改前非,男人算什么?她只想独自美丽。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的路越走越不对了。 多金纨绔小王爷,潇洒风流帅将军,年少有为酷首辅,都对她另眼相待。

秦兮·连载中·147万字

继室韶光

贺家女郎从小小六品翰林之女一跃成为国公府二夫人之时,大家却都等着看她的笑话:二手的夫君、难对付的妯娌……还有前妻留下来的一双儿女压在头顶上,怎么看也不是一门好亲事。 而陆府中,贺韶光看着眼前被香味勾来的一大家子,默默添了五六七八双筷子:“一起么?” 陆筱文成过一次亲,彼时他以为所有的夫妻都和他俩一样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没想到这次娶进来的新媳妇精力旺盛不说,还主动邀请他每日共进晚餐……唔,甚是美味,只是眼前这两个碍事的萝卜头能不能消失? 皇帝老儿听说近来京城里贺家风光无限:长子高中榜眼,次子远征归来战功赫赫,小女儿嫁到国公府凭一手厨艺征服了老夫人也征服了皇后。皇帝这才想起来当年被一怒之下发配到翰林院的爱卿来…… 贺韶光嫁了,陆家热闹了,且看她贺韶光怎么一路吃吃喝喝把生活过得鸡飞狗跳。

少梓不是勺子·完结·40.7万字

名门第一儿媳

他说:我们可以合离。 她说:不,我要做你父亲的儿媳! 一切尘埃落定,她终于在改朝换代的山河震荡中保全了一家老小。 秦王妃:殿下,我们可以合离了? 秦王:你休想~! PS:大唐架空背景~ 【能文能武没落士族大小姐VS老爹让我疼媳妇之霸道秦王】

冷青衫·连载中·219万字

折芙蓉:守寡重生后被奸臣娇养了

夫君畏罪潜逃,下落失踪,生死不明,刚成为新妇的姜月,几日之间又成了寡妇。 姜月想:那只能由她替夫君守好这个家。 即便献身佞臣,来换取家族安宁,她也无怨。 谁知最后,她却发现,夫君未亡,已另娶他人。 膝下养子,只认生母,不认养母。 身背不洁污名,含恨而终。 重启人生,她依为肖家妇。 夺商铺,通官府。 断了肖礼然的腾达之路。 她以身为注,和佞臣博弈。 顾墨权势滔天,各色佳人自荐枕席依旧不为所动。 其处事风格狠辣,狠戾无情,又让人谈之色变。 可偏偏对姜月未伤分毫。 后来,肖礼然被捕。 她成了罪臣之妻,流放千里。 人人都以为她下场凄惨, 不料,顾墨深夜便将人带回。 第二日,她华冠丽服,与顾墨相携赴刑场监刑,正对上肖礼然震惊的目光。 小剧场: 夜深人静,姜月跪坐床边,长发如瀑,低眉垂首,十分乖顺。 姜月眼泛水光,声音软糯无助:”但凭世子吩咐!“ 顾墨凑近唇瓣厮磨“府上还未有夫人,你来任职。”

薯片乖乖·完结·54.8万字

侯门弃妇她是黑心莲

被丈夫冷落了一辈子的顾德音,临死前方才知道丈夫居然与长嫂私通,还生了个奸生子。 为了给奸生子让路,她的亲生儿子被这对狗男女给害死,此事婆母知情,妯娌知情,小姑子知情,惟有她这个亲生母亲不知情, 遂,她带着滔天恨意死不瞑目! 一朝重生归来,她要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为此,她搅得侯府翻天覆地,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侯府人人都恨她,但又干不掉她,还要看她水涨船高,直上青云,成为他们高攀不起的人物。 顾德音踹掉渣夫和离后,只想活得肆意随心。 哪知她却无意中招惹了当朝摄政王,最后这男人居然挡住她的路。 “撩完了就想跑,谁教你的?”

筑梦者·连载中·33.9万字

度韶华

十岁入京,十六岁政治联姻,二十守寡抚养儿子长大。 年少时的选择,在数年后化成一支支利箭,正中姜韶华的眉心。 她悲愤不甘,死不瞑目。 睁开眼,重回年少。 她毅然踏上和前世截然不同的路。一步一步,缓慢又坚定地向前,直至权力之巅! 这一世,命运只掌控在她自己手中。 她要这天下,安静倾听她的声音。 【乱世基建争霸女帝】

寻找失落的爱情·连载中·33.3万字

宠妾灭妻?这侯门主母我不干了

新婚夜,林妙芙连盖头都未掀,夫君就赶赴边疆,叫她独守空房六年。 她操持中馈、孝敬婆母,为他守着偌大的侯府,等来的却是夫君带回的外室和孩子。 她为爱忍气吞声,落得个被弃被打住狗窝的悲惨下场。 重生回来,这次她要和离!

樱桃烧酒·连载中·20.5万字

盛世春

梁宁才送走了沙场战死的大哥和二哥,万万没想到在准备跟六年前救下的孤儿履行婚约时,却被他给活活烧死! 醒来的她变成了傅家大小姐,而杀他的仇人已然身居高位,坐拥娇妻美妾,成了皇帝跟前的重臣…… 不怕! 她梁家姑小姐换一条赛道,依旧是那个杀伐果断的罗刹女! 只是小时候老跟他侄儿玩在一起的那个不懂尊长的臭小子,怎么老缠着她?

青铜穗·连载中·6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