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假千金回村后,她赚疯了

侯府假千金回村后,她赚疯了

云家阿音

古代言情/已完结

70.4万字

完结于2023-10-2710:29:14
假千金在真千金回来之后,不仅不夹起尾巴做人,反而陷害,污蔑真千金,最后却被真千金疯狂打脸,落得一个流落街头的下场。 穿过来的云清音表示:咱这就走 跟在身边的小丫鬟天天愁:小姐在府上过的都是奴仆成群的日子,哪里能过的惯乡下的日子,以后受苦了不是还得灰溜溜回去,何必跑出来受这一番罪呢。 云清音:幸福的生活是靠自己奋斗出来的! 于是撸起袖子重操旧业,在古代开饭馆,一不小心就开成了古代版网红店。 乡亲们:听说吃了她家饭菜的学子无一落榜,吃的多了,还能高中状元呢 于是,饭馆的生意空前火爆。 云清音每天乐歪歪的数银子 . 新科状元郎五官英俊,清风霁月,只可远观,瞧着云清音的时候,却是一副幽怨的模样,“你最近没有再认别的哥哥吧?” 云清音想到昨夜的惩罚,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就差对天发誓了。 状元郎勾勾唇。 云清音欲哭无泪:谁说他好相处来着

1穿书

我穿到古代,成了侯府假千金。

身份被揭穿那天,我被关进茅房,和老鼠作伴,吃猪食,喝泔水,受尽欺辱!

真千金还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你的未婚夫,你的功劳,从明天开始都是我的!”

听到这话,我背对着真千金,偷偷笑出了声。

家暴男、还有让我背的黑锅,终于摆脱了!

*

冬末春初,乍暖还寒,忠勇侯府的灯火在夜色中如同启明星一般照亮整个宅院。

忠勇侯府最大的院子此刻灯火通明。

正堂外面,走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面颊含红,眼眸若月,肌肤如雪,乌发如瀑,最好的是,步履匆匆,发间的步摇依旧稳稳的垂下。

“小姐,这次听说是真的,怎么办呀。”丫鬟流朱面色担忧。

“慌什么,下面那些小人乱嚼舌根,让父亲信了我不是亲生的,那么长时间了,也没个真的送过来?早晚我要把那些人发卖出府。”云清音冷冷道,话虽这样说,她还是加快了脚步。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她有种预感,这一次,候府真正的小姐要回来了,果然,听到流朱说。

“这次过来的人跟我们夫人有六七分成像呢。”流朱急道。

云清音一听,皱紧了眉,立即提起裙摆往正堂而去。

云清音来到正堂屋的时候,一家三口已经认了亲,候府夫人许氏和一个少女抱在一起,哭的伤心。

忠勇侯对少女说,“回来了就好,以后你就在这府里安心住下。”

丫鬟婆子的道喜声此起彼伏。

正堂里陡然静就下来,也有人发现了出现在门口的云清音。

云清音作为忠勇侯府的唯一嫡出小姐,那可是全家捧在手心里的掌上明珠,溺爱之下,养出了些刁蛮的性子。

几年前,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之后,因为害怕事情暴露,情绪变得更加反复无常。

也私下里去沈家坝找过她的亲生母亲,但是却发现,沈南韵的养母却也不是她的亲生母亲,等她回过头来,不让沈南韵进府时,千算万算,却还是让真正的侯府千金找上了门。

云清音在门口站了一会,周围人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好像扯掉了她的最后一块遮羞布,看着母女情深的母女两个,她攥紧了手,咬着唇,眼眶蓦然红了红了,看着让人心生不忍。

“音儿,你怎么……”许氏看到生气的云清音过来,才想到还有这个女儿在身边,一时之间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

云清音看到沈南韵之后,就确定了她确实是侯府的千金,因为她和许氏的那张脸实在是太像了。

云清音心知这件事已经板上钉钉,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心里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强烈的排斥着这个外来的人。

沈南韵会抢走她的宠爱,父亲和母亲以后都会站在她的那一边,这样的想法让云清音再也不能冷静下来。因此她开始胡搅蛮缠说沈南韵是假的。

沈南蕴迎着云清音的目光,毫不示弱,一字一顿道,“你若是不信,大可以滴血认亲,若是再不行,去报官也是可以的,就是不知道最后被抓走的人是谁了。”

云清音被她的目光吓到,一个踉跄后退,流朱担忧的搀扶着她。

云清音孤立无援的站了一会,求助的看向许氏,许氏为难的别过脸,她又看向忠勇侯。

忠勇侯当众宣布,“这个姑娘的身份已经确定了,她便是如假包换的侯府的嫡女,本候的女儿。”

云清音身子摇晃了一下,整张脸上面都写着委屈,脆弱,她不相信,却也容不得她不相信。

“父亲,母亲……你们要赶女儿离开了吗?”云清音豆大的泪珠落了下来,目光悲切。

许氏面露出不忍,抹了抹眼睛,云清音是在她身边养大的,这么多年,也就得过这一个女儿,哪里有不心疼的道理,她踌躇着开口,想将云清音留下来,但是刚要开口,亲生女儿瘦削的身体闯入眼帘。

亲生女儿穿着破烂的麻布,手指粗糙,听说是从小干农活,而再看云清音,从小锦衣玉食,绫罗绸缎,强烈的对比,任何一个母亲都受不了。

若不是云清音的亲生母亲害的她们骨肉分离,她的亲生女儿也不会受了这十多年的苦,心下一狠,别过脸。

云清音眼见无望,又看向忠勇侯。

忠勇侯叹气一声。

沈南韵却是主动走上前,握住云清音的手,懂事的说,“父亲,母亲,我和清音姐姐一见如故,自然是期望她留下来的,但是我想姐姐心中定然是十分愧疚这么多年占据了我的身份,也无脸再在侯府留下了吧。”

云清音心中恨极,却又舍不得日后的绫罗绸缎穿不尽,珍馐美食吃不完的生活,冷漠地抽回手。

“父亲母亲不要女儿了,那女儿在这个世上也没有可以留恋的东西,既然如此,女儿活着还有什么盼头,还不如死了算了……”

说着,当即从头上拔下一枚钗子,锋利的一面刺向自己腹部。

沈南韵冷冰冰的盯着云清音,上一世的时候,她自卑自己学识浅薄,因此常常唯唯诺诺,而云清音却变本加厉,差点将自己害死。

既然上天给了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就是看不惯云清音太过猖狂,这一次,她一定要云清音付出代价。

沈南韵记得,上一世就是云清音使了这出苦肉计,让许氏心疼的不行,伤好之后也没再提过让云清音离开的事情。

从那以后,云清音便想尽了法子让她出丑,让她和父亲母亲离心。

沈南韵冷笑一笑,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让这个贱人得逞,她瞅准了时机,扑了上去。

云清音在心中算好了钗子刺的位置,特意避开了心肺这些重要的地方,让伤看着重,却不至于会流血。

只是,距离她不远的沈南韵像是突然被绊了一下,直直的朝她扑了过来,手好巧不巧的压在云清音握着钗子的手上,迫使她刺向腹前正中。

云清音重重落地,两眼一黑,彻底的晕了过去。

“快叫大夫!”

忠勇侯和许氏两个人心疼的不行,急急的走过去将云清音扶了起来。

着急忙乱的一众人却没有发现,在场的一个下人悄悄的退了出去。

不知道昏迷了多长时间,云清音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都疼,特别是肚子那里,像是刺了一刀一样,再看四周,古色古香的古代的房间的布置。

与此同时,一股记忆涌进她的脑海之中。

她穿书了,穿成了一本名叫【真千金归来后杀疯了】中和自己同名同姓的侯府假千金。

云清音嘴角抽了抽,却还是凝集精神,在心中默默的把剧情梳理了一遍。

书中真千金重生回到侯府,假千金故技重施,一番苦肉计之后,成功的留在了侯府,但是她不知道的是,这次的真千金再也不是上一世任她拿捏的傻子了,真千金第一世死后,魂魄到了另外一个大陆,学了不少的东西,重生归来,见招拆招,各种打脸假千金,假千金最后落得一个被赶出府,流落街头,最终冻死在冬日的下场。

好惨。

云清音一个激灵回神,心里唾骂自己,你还同情别人,她的下场就是来日你的下场!

真千金自带女主气运,和她过招讨不得好,况且,也确实是她这具身子的原主占据了别人的身份,既然如此,她便让一切都归到正途上。

打定了主意,云清音便一刻不耽搁的准备去找忠勇侯和许氏说清楚。

流朱端着汤药过来,见她起身,急声阻止,“小姐,你伤还没好,你这是去做什么?”

“我已经不是这侯府的小姐了,你以后也不用在我身边伺候了。”云清音因为起得急,扯到了伤口,疼的皱眉。

流朱急道,“小姐快别这么说,侯爷和夫人已经答应让小姐留下了,以后小姐还是侯府的千金……”

云清音摆摆手,“我意已决,你莫要再劝了,扶我过去见侯爷夫人。”

流朱知道云清音不喜欢旁人过问她的事情,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侯府真千金归来的缘故,她明显的感觉到云清音变了一些。

不过,作为丫鬟,云清音嚣张跋扈的脾气给她的阴影太深,她还是不敢太放肆。

只能听从云清音的命令,扶着云清音前往正堂。

云清音昏迷的这几天,许氏已经为沈南韵重新布置出来了一个又大又豪华的院落,完全把她受伤的事情抛之脑后了。

忠勇侯和许氏听见外面人传报云清音过来时,夫妻两个对视了一眼。

虽然已经同意这个女儿留下来了,但是许氏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女儿。

“不会是知道了我给南韵布置的院子,她心里不高兴,过来闹的吧?”

许氏一脸的担忧,同时这会也不太想见她,疼爱了那么久的孩子,突然被告诉不是她亲生的,许氏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相处。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休了前夫后我成了郡王妃

武安侯爷年仅二十二,是本朝最年轻的侯爷,官拜礼部侍郎,前途无量。 陆宛芝身为武安侯夫人,乃是长安人人羡艳的命妇。 出嫁三年。陆宛芝将侯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可夫君一心全在外室女身上,不愿踏足她房门半步。 外室生子,夫君还想将外室子记在她的名下。 陆宛芝一纸养外室诉状递到长安府尹,休了武安侯。 长安府衙门前,武安侯恶狠狠地盯着陆宛芝:“和离之后,本侯想娶哪个贵女就能娶,倒是你,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做续弦了,还有哪个世家年轻公子愿意娶你?” 陆宛芝一身轻松道:“这就不牢侯爷费心了。” 和离后,长安人人笑话陆宛芝。 “不过就是侯爷疼爱外室而已,这外室终究是外室,这点肚量都没有。” “和离之后可是下堂弃妇,再想要嫁为侯爷做侯夫人可就难了。” “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了。” 陆园内,楚小郡王楚楚可怜,“芝芝,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身份?” 陆宛芝,“等你考上状元的时候。” 素来不学无术的楚小郡王,一心为爱考状元。

五月柚·完结·94.9万字

穿到古代后我捡了个病娇夫君

有着天才医生美誉的顾云洁遭遇车祸成为了一个肥傻村姑,脸大腰粗力气大刚与童生未婚夫退了亲就捡了个便宜相公回家。相公太病娇,走一步喘三下,只能靠她养家,相公负责貌美如花。空间在手,还从山上捡回一个奶娃娃。做生意,养相公,养娃娃,一手银针走天下,变成人人羡慕的白富美。 众人盼着她的便宜相公早点断气好娶她回家,孰不知便宜相公病好了,身份也不简单。 小剧场: 顾云洁从空间里新得了一株药材,打算种到山上看看能不能人工种植,谁知挖坑挖到一半,挖出来一个还没有断气的三岁女娃娃。小奶娃被救醒后,入眼便是顾云洁和楚寒钰的脸,直接扑进顾云洁的怀里:“娘亲。” 随后又扑进楚寒钰的怀里,喊了一句:“爹爹。” 顾云洁挑眉:“夫君,你这是喜当爹了?” 楚寒钰同样挑眉:“恭喜娘子喜当娘。”

水中花·完结·87.1万字

今日大吉宜和离

堂堂二十一世纪玄门掌门,一朝穿越,竟成了受刑致死的王府弃妃! 丈夫不疼,婆婆不爱,情敌一堆,儿子古怪。 苏识夏看着手里一把稀烂的牌,无比心塞。 好在还有玄术在手,空间在怀,灭渣男,斗白莲,翻身奋斗把命改。 至于某位曾弃了她的王爷? 呵呵,一张休书奉上,拜拜了您嘞!

言千焱·连载中·92.5万字

宫变后,小医女带着太子去种田

宫中发生政变,小医女林惜柔带着小太监李慎,逃到一处穷山村里避祸隐居。两人隐瞒身份装成小夫妻,过起了没(鸡)羞(飞)没(狗)臊(跳)的对食生活。 行医,种田,教书,本以为可以安稳度日平静过完一生,但林惜柔渐渐发现,身边的小太监是个假太监! 其野心不仅要她,还要整个天下。 喂喂喂,说好的小太监呢?为什么成了真太子? 可她只想种田啊!

泠泠十三弦·完结·42.2万字

魂穿古今,养女她要换个夫君

时樱很清楚,作为时家的养女,她比不上时家的亲女,所以为了所谓的养育之恩,甚至连自己的夫君都让了。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死了,死在时家亲女的手中,被放干了全身的血液血祭而亡。 重活一世,当融合那个异世的残魂,看到了异世那样绚丽多姿的精彩世界,她才发现原来她的爱恨情仇是那样的狭隘。 把自己的一生都押注在男人身上的自己实在是太可笑了,就连那满腔的恨意都显得那样的微不足道了。 在异世界她学会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什么都比不上爱自己重要! 那么多漂亮衣裳不好穿么!那么多精美首饰不好戴么!那么多美食不好吃么! 有那么多她都不曾体验过的东西,世界太精彩了,她何必让自己深陷泥淖之中。 所以重生一次,时樱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自己换个夫君! 但是谁能料到啊,看着围在身边转的男人,时樱抱紧了自己,小心肝都在颤。 喂喂!别过来啊!她是想要换个夫君,可也没想要这个人啊!而且他这是什么脑回路!

焰漓·完结·24.9万字

相爷他早亡的夫人诈尸了

[无才无德泼辣农妇VS摔了脑子不择手段双标相爷,附加一只奶声奶气娘宝崽] - 婚后五年,她兢兢业业抚养幼子、孝顺公婆,满怀期待地等着参军戍边的相公归来。 一朝上京寻夫途中遭遇暗杀,母子俩惨死于冬日的深谷中,公婆也不慎跌落破冰口,葬身湖底。 而她那了无音讯的相公却在盛京城里封侯拜相,迎娶皇家贵女。 带着滔天恨意,慕微微重生了。 这一次,她再也不要傻傻地去爱一个抛妻弃子的负心人。 正妻之位? 她要。 中馈之权? 她也要。 郡主要和她抢男人? 可以,一顶小轿后门进,洗洗与我家做妾便是。 - 自从府中有了夫人与幼子,陆定远的日子过得着实有些挠心。 人前,她言笑晏晏,待人接物皆礼数周到,不争不抢尽显主母气度。 人后,她将他撵去给旁人,连选的院子都恨不能离他十万八千里远。 笑话,他堂堂宰相之尊,岂能受此等冷待? “柏哥儿,同你娘说,爹发热了,浑身难受。” 小人儿丝毫不懂他那黑心爹打的什么主意,老实巴交地转告他娘亲,并得到了一个非常靠谱的建议。 “爹,娘说叫你哪儿凉快哪待着。” “……”使苦肉计没得逞的陆相爷当场黑了脸。

辞朝朝·连载中·15.3万字

真千金带着全家去种田

当抱错消息出来的时候,李念勉以为会是“豪门争斗” 当真假千金对决的时候,李念勉以为会是“宅斗商战” 当修真戒指出现的时候,李念勉以为会是“逆天修道” 她也不知道,最后怎么画风就变成了带着爸妈去种田了。

吸猫续命·连载中·21.6万字

穿成团宠小姑姑,我把全家卷暴富

卷王林宝宝穿成农家团宠。 以为这次终于可以闲鱼?大错特错。 家里有扒着大哥吸血的混蛋老爹,好吃懒做的泼辣老娘,不是懒就是混的五个哥哥以及侄子侄女若干。 唯一正常点的就是家里花五两银子给她买回来的相公顾时,可那小子好像在暗搓搓存私房钱? 林宝宝:闲鱼是不可能闲鱼的,还得带着大家一块儿卷! 幸好,老天还给她安排了一个金手指…… …… 渐渐的,大河村村民发现。 每天睡到日上三竿的林家二房变了,天不亮就全家出动下地干活,不是在开荒就是在开荒的路上。 短短半年已然从全村最穷最懒变成田产最多的大户。 摔,还让不让人活了。 大河村某村民: “爹,天都黑了,要不咱回去了吧。” “回啥回?没看到林家的人都还在地里干活。” 某村民:“……”

小小小瓶子·连载中·14.2万字

我在古代开农家乐

一朝穿成将军糟糠之妻,谁知竟然被活活打死丟在乱葬岗群尸之中。 开局地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无论是江湖义气,还是做人底线,今天这事必须血债血偿。深山遇到遇到深受重伤已残废的落难夫君。某妻:本姐姐换了个芯子已经不认识你了。 但山中有狼,山下有狠毒的渣将军,所以林浮月只能跟某男搭伙过日子,她凭着上辈子的半吊子医术把一帮残废治好了。被大家奉为神医,她带着一百多号人打猎吃肉,开荒种地,夫妻俩也在日渐相处中相互爱上了对方,最终相认,成为真夫妻。他们在艰难求生中,还没开始报仇,突厥再犯,渣将军不战而逃,夫妻俩成为边境百姓们心中的神,带着乡亲们,种药草开制药厂,开农家乐,养猪,养鸡,养鹅,一不小心就暴富全球……

呆川傻流·完结·61.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