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用你的多巴胺送我回家

请用你的多巴胺送我回家

白鞍

科幻空间/已完结

121万字

完结于2024-03-1308:25:25
【双女主+快穿】【高维战争】【极度烧脑】 人为什么活着?宇宙从何而来?若有神明创造了我,那神明又是被谁创造? 这些始终在哲学史上徘徊难解的问题,至今仍未有一个答案。 而我们普通人,似乎也无需去思考这些问题。 只要活着,工作顺心、婚姻美满,若是能像罗兰那样多颜多金,就更完美了。 可命运是如此的捉弄着人。 方晓玲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家庭妇女,却卷入时空穿梭的轨道,被迫解答着这些难题。 她本以为“回家”就能结束一切。 却没想到,那只是和“神明”斗争的开始……

第一章所谓绅士

“自信是女孩子最重要的东西,当有男人看你的时候,你的目光不要逃开,要与他对视,仰起头,将自己的锁骨大大方方地展现出来……”

视频里的女讲师侃侃而谈,方晓玲走在路上,低头看着手机,下意识拉了下自己的高领毛衣……

突然,被什么结实的撞到了手臂,手机脱手而出,掉在地上。

撞她的是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他把手机揣进西装口袋里,上下打量着方晓玲。

“看什么看!你眼瞎啊?”男人先发制人地怒吼道,眼神落在她的锁骨上,“真是丑人多作怪!”

“我……我没有。”方晓玲结结巴巴,想到要做出改变,又咬紧牙关赶紧按照视频里说的去做。

她扬起下巴,将高领的毛衣使劲往下拽,好不容易露出更多的锁骨,她一笑,牙缝里还有早上吃的韭菜。

男人以为她有什么毛病,打了个寒颤,也没再纠缠,转身赶紧走了。

方晓玲捡起屏幕已经被摔出裂纹的手机,暗自窃喜,“这就是自信的力量,看来这位精通人性的女讲师还是很厉害的,赶紧点点关注。”

她正开心地以为自己找到了宝藏,却听到不远处“哎哟”一声,那男人还没走远,又被一个不看路的女人撞到了,那女人穿着高跟鞋,在他脚背上结结实实地踩了一脚。

这么宽的人行道,能踩到人的脚?这……明显是故意的吧?

可那男人抬起头看到女人的那一刻,自己却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满是抱歉,这全程仅仅几秒的时间。

“你没事吧?”那男人一瘸一拐地走过去,连忙扶佯装倒地的女人,“非常抱歉。”

那女人没有抬头看他,只是委屈地揉着自己的脚踝,“没事,我没那么娇惯的。”女人伸出手,扶着男人的手臂想要站起来,却又突然“哎呀!”一声,瘫坐回地上。

“嘶——”女人仿佛忍受着剧痛,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迟迟不流出来,就像一汪清澈的湖水般楚楚动人。

“真是做作……”方晓玲不屑地撇了撇嘴,突然感觉到刚才被撞到的肩膀正隐隐作痛,可是她除了能自己揉一揉以外,别无他法。

再看不远处的另一边,男人此时正不断地抱歉并安慰着女人,连说话的用词方式都发生了改变,“真的万分抱歉女士,如果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我愿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弥补之前的过错。”

方晓玲有些发懵,她开始怀疑此时不远处那个西装革履的绅士,真的和刚才对她出言不逊的男人是同一个人吗?

女人眨巴着眼睛,用着细声细语地萝莉音说到,“不好意思哥哥,你能背我去旁边的咖啡厅嘛?”

方晓玲打了个冷颤,“咦~~~夹子音,恶心死了。”

可男人非但没有觉得什么不正常,反而涨红了脸,对女人的话有求必应,强忍着脚痛将女人背起来,咬牙切齿地走向了咖啡厅。

不知道是不是方晓玲的错觉,他们进入咖啡厅之前,她好像看到女人偏头冲她眨了下眼。

“谢谢哥哥,你可真是个绅士。”女人微微扬起嘴角,“坐下来聊一会吗?”

“咳咳,不……不了。”男人只感觉脚面剧痛,似乎是骨折了,但他打算在女人面前,以无所谓的态度展现出自己的坚强,“那个,能加个好友吗?”

“当然。”女人从皮包里掏出手机。

方晓玲听不见两个人在说什么,但透过咖啡厅的玻璃落地窗,能把两个人的一举一动看得一清二楚,男人加完好友,一瘸一拐地走出门,赶紧找了辆出租车去医院救治。

女人看着男人离去时忽高忽低的背影,捂着嘴偷笑,很明显从一开始,她就打算捉弄那个男人。

“这女的可真会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方晓玲酸酸地说了一句,手机却传来了消息提示音,是一个陌生人加她为好友,备注上写着:方晓玲,骂人就不可爱了。

方晓玲有些惊讶,她四处望了望,猛然发现窗子里的女人正看着她,并冲她摇了摇手里的手机。

她愣了半晌,越琢磨越是觉得脊背发凉,刚才自己骂的很大声么?好像压根就没发出声吧?

好在是光天化日,好奇心最终还是战胜了人类本能上对未知的恐惧,她添加了好友,回复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账号?

手机上没有回复,只见那女人轻轻敲了敲窗子,又冲她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去。

漂亮的女人容易让人放下戒备,不仅仅是对男人,对于方晓玲仍然奏效。

那女人像电脑合成出来的动漫CG,如果说出现在大荧幕里,方晓玲或许还会很喜欢,可那女人就活生生地坐在咖啡厅里,更过分的是,脸上竟是一点瑕疵都没有,越是仔细看,越是感觉美得不太真实。

这女人的存在,简直就是在昭告天下长相平凡的女人:命运是如此不公。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方晓玲推开了咖啡厅的门,有些不情愿地走进去,坐在了女人的对面。

女人正常说话的声音有些偏御姐风,她叫服务生过来,点了一杯温水,然后问都没问,又为方晓玲点了一杯卡布奇诺。

“你认识我?”方晓玲在脑海中努力回忆着自己的亲戚同学和朋友,就是和眼前的这位女人对不上号,可是女人居然连方晓玲最爱喝的是卡布奇诺都知道,这让她更加想要一探究竟,“你到底是谁啊?”

“我叫罗兰,是可以帮你的人。”

“帮我?咱们都不认识,你能帮我什么啊?”方晓玲上下打量着罗兰,“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方晓玲,二十三岁,目前住在品山街青花公寓九层二室……”罗兰看着她的双眼,笑眯眯地继续,“三围七十七、六十、八十,哦不,现在的你,腰围应该六十五了吧?身高……”

“停停!”方晓玲打住了她,有些紧张地说,“你……你调查我?”

“你电影看太多了。”罗兰接过服务生递来的温水,轻轻抿了一口,唇印留在杯子的边缘,“看来你的确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但这不重要。”

方晓玲在桌下的双手攥成了一团,手心里湿乎乎的。

她应该认识这个女人?

平平无奇的她,配吗?

就在方晓玲盘算的时候,服务生已经将咖啡规整地摆在她身前的桌子上,可她并没有心情去喝。

“别害怕,我是来帮你的。”罗兰仿佛看出了她的担心,把桌子上的糖包打开,往方晓玲的咖啡杯里倒入了三分之一,“你有没有印象,上个月八号,你去过沧澜国际一期五号楼三单元三十二层?”

由于卡布奇诺本身就很甜,大部分人都是不会再放糖的,可就连加三分之一包糖这样的习惯,罗兰也了解的一清二楚。

方晓玲有些怀疑人生。

方晓玲用勺子搅拌着咖啡,脑袋里想起了很多国外的特工电影。

罗兰并没有打断她的胡思乱想,而是耐心地等待着,直到她回过神以后,罗兰才再次复述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方晓玲并没有思考太久,“九月八号……别说九月,我从来都没去过什么沧澜国际,闲的没事我去那干嘛?”

罗兰不给她任何时间,立刻问,“那你九月八号那天在干嘛?”

方晓玲愣了半天,不明所以地说,“我……我哪记得啊?你这人真奇怪,你到底是谁啊?我不认识你,再胡说我报警了!”

“你老公沈毅。”

方晓玲瞳孔猛地一震。

“你们的结婚纪念日是九月九号,你却不记得前一天发生的事情?那你们是如何相爱的?又是怎么定下的婚约,你自己都不觉得奇怪?”

这些话正戳到了方晓玲的痛处,她只知道,从上大学开始,她就暗恋着沈毅,毕业以后两个人几乎没有什么交际,她不敢表白,却又深深地思念,那段时间,对她来说是种煎熬。

可有一天她醒过来,却突然发现自己和沈毅结为了夫妻,可这是怎么发生的,她根本就不清楚。而且之前大半年的时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她一点都不记得了。

方晓玲紧绷着的肩膀终于放松下来,既然对方什么都知道,她也没必要再瞒着什么了,“我的确不记得了,周围的人都说我失忆了,难道说……我是在那时候认识你的?我们是朋友吗?”

“失忆……”罗兰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喃喃道,“原来当事人并不记得,怪不得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活习惯。”

“你说什么?当事人?”方晓玲的心瞬间凉了半截,“我犯法了么?你……你是警察?”

罗兰似乎在心里确定了什么事情,她的视线终于从方晓玲的身上移开,看向了窗外的车来车往的街道,“别担心,我不是警察。”

犹豫了一会,罗兰继续说:“你结婚的嫁妆是我出的,因为……我,就是你!”

???

“……的朋友。”

方晓玲提到嗓子眼的心还是没有落下,她听说自己结婚的时候拿出了六十万给沈毅买车,却不知道自己到底从哪里弄到的钱,“是你帮我结的婚?”

金钱的力量让方晓玲将椅子往罗兰身边靠近了一点,“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虽然她做梦都想有个富婆闺蜜包养自己,但真的攀上了白富美,还是不可置信。

罗兰摇了摇头,充满了怜悯地看着她,轻轻用手捏了捏方晓玲的头发,少说有一周都没洗了,“为什么你又改回了上大学时的发型,之前的发型不好看吗?”

“那种大波浪不适合我啦,我就觉得齐刘海好看!”

罗兰无奈地收回手,“那高领毛衣和背带裤又是什么搭配?谁教你这么穿的?”

“怎么啦?网上的穿搭教程啊,不好看吗?”

“这又是哪个营销号发的穿搭教程?你自己没有鉴别能力的吗?你觉得这样穿好看?”罗兰就像在恨铁不成钢的教训一个学生,“你不知道沈毅最近和他那个女同事很暧昧吗?就因为你……简直不可理喻。”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方晓玲的声音越来越小,“烫一次头发要五百,剪一次头发要三十,更何况,并不是发型的原因吧,女孩子自信才是最主要的……吧?这可是专家说的。”

“自信和普信是两码事。”罗兰看着正喝咖啡的方晓玲,缓缓蹙下了眉头,“你记住,真正有价值的信息,不会轻易被免费放到网上,那些营销号只想割你的韭菜。别再跟那些骗人的女讲师学习没用的东西了,有那个时间。”罗兰抢过方晓玲手里的咖啡杯,“你不如控制一下自己的身材,糖是会上瘾的。”

“……凭什么这么说我?!”方晓玲显然不愿听了,抱怨道,“又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多金多颜,上天的宠儿有什么资格来教育我们这些平凡的人?你又有多少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臭显摆什么呀?我就是这么差劲行了吧?!”

“你知道就好。”

未等方晓玲炸毛,罗兰继续道:“所以我是来帮你的。”

“不需要!”

“那你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

“请您帮我,谢谢!”方晓玲毕恭毕敬,“那您要怎么帮我?”

“我来是帮助你和沈毅重归于好的。”她浅浅笑着。

方晓玲有些懵。

“你说,刚才那个穿西装的男人,为什么对你那么不礼貌,对我却很绅士呢?”罗兰耐着性子说,“无礼男也会有绅士的一面,只不过看人下菜碟罢了。”

“那是因为你漂亮,你能装,你还会嗲嗲的夹子音,谁不会啊?我只是不屑那个样子而已?!”

“人们总把不幸怪罪于自身的命运,却从不考虑是不是自己的所作所为。”罗兰盯着方晓玲的双眼,“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不幸担责,你的老公变成现在这样,你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哟,你这意思是受害者有罪论了?”方晓玲不屑道,“你要是出门被人强了,是不是还怪自己穿的太妖艳了?”

“方晓玲,你这人真的很不讨喜。”罗兰摇了摇头,拎着包起身离开了,路过门前的服务生时塞给他几张钞票,头也不回的说道,“不用找了。”

方晓玲翻了个白眼,端起身前的卡布奇诺,咕嘟咕嘟的喝到见底,又将杯子按在桌上,“有钱了不起呀?谁稀罕!”

她正生着闷气,手机却在这时来了条消息,是沈毅发来的:晓玲,我们离婚吧。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从前有个妖怪村

“从前有个妖怪村,妖怪村里有个人……” 流传于都市的传说,是历史?还是预言? 姜圆在十岁生日时,与家里的猫一同穿越到妖怪世界,当书中的妖怪村不再只是纸上记载的三言两语,当她被迫接受选中的命运,她又该何去何从? 这一人一猫,终踏入这奇幻世界,开启了冒险之旅……

儒娓·连载中·16.8万字

仙道饲养员

方·高级星兽机甲工程师·寄草穿越仙侠大陆猪猪饲养员,面前摆着三条路: A:苟活性命于兽场,不求富贵于同门。 B:玄不救非,无氪改命,肝生万物,从兽奴岗位一步一步往上爬。 C:巧用系统,科学育兽,赚钱升级两手抓。 方·穷逼饲养员·寄草冷漠脸:傻子都知道选C。 试炼赛场外,众位同门人心惶惶—— “墙角蹲着的兽奴嘴里到底念叨的是什么?” “好像嘀咕什么大弟大弟……大弟小弟……估计是个疯子吧。” 多年后,作为宗门斗战第一人,器、武双修的方·驭兽师·寄草再次面临选择: A:服从命令,带领宗门上下一齐对抗妖兽,做个称职的三界守门人。 B:归隐山林,留芳万古,远离乱世纷争。 C:斩尽世间因果,突破最强修仙境界,成为大荒最后的神。 身后跟着五只灵宠的方寄草竖起中指:老娘选D。 众师兄弟欢呼:我那脸皮如墙的小师妹带着她的五只猥琐灵宠杀回来了!尔等妖孽受死吧!

锦鲤圆宝·连载中·25.6万字

病弱美人在废土世界超凶

林夜无意中点入一个小广告,发现却是一个无比真实的游戏,触觉、嗅觉、都与现实无疑。 在游戏中,残疾的双腿可以站起来,曾经的格斗技术、射击能力有了用武之地。 游戏大神被她救了,老玩家叫她夜姐,在这个世界中所有的游戏经验都要重头开始,没有玩过游戏的林夜反而占尽了优势。 当林夜慢慢的适应这个游戏后,发现这个世界真实的可怕,真的不像只是个游戏而已,可她不管,在这个世界中可以跑可以跳可以重新找回优秀的自己,她就是要用自己的一腔热血保护这个‘方舟’基地。

是小群吖·完结·48.5万字

如何杀死一条龙

新书《赛博陷落》已发,依然大女主,无男主,欢迎支持! 【无cp+非传统修仙+不穿越不重生+心狠手辣复仇+反派女主】 “扶摇!你心狠手辣逆天而行,居然敢屠戮龙族!你必遭天谴不得好死!我倾尽龙族之力诅咒于你!我诅咒你生生世世都不得好死!” 王小苔笑了笑,“哦?是么?真令人害怕。 “不过你诅咒的是扶摇,关我什么事?” 她踩过老龙王死了一地的龙子龙孙的尸首,踩着老龙王已经彻底断裂,深可见骨的龙尾,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慢慢低下头,靠近了老龙王还在流血的耳朵,笑得像朵花一样,一字一顿地说:“记住了,我的名字,不叫扶摇,我叫王,小,苔。” PS:先抑后扬,前面有多压抑后面就有多爽! 来看小苔屠龙啦!不是一只,而是一窝!

白夜梦我·完结·53.8万字

星光乍泄

【小虐小甜,爹系弟弟男友,男女主专注搞事业】 穆承承含着金汤匙出生,却在半路被亲爹妈坑了。 南城第一名媛落魄的四处碰壁。 前有假面总裁疯狂PUA。 后有幕后女大佬设计陷害。 还好穆承承在摸爬滚打间收获了预备影帝白之帆。 - “成人年的喜欢不是表白。” “是什么?” “是勾引。” - “导演,我觉得男一号的吻戏可以都删了。” “穆总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我们这个戏还是言情剧?” “做,悬疑吧。” - 星光乍泄的尽头是你不顾一切的走向我。 ........................................ *男德满分顶流影帝vs疯批女制片人所向披靡的女强爽文。 *姐弟当道,不喜者勿进。 *真假富豪的博弈,娱乐圈的腥风血雨。 .......................................... *全文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猫小玖·连载中·16.3万字

都有远方

尤玥有一个秘密。 她从小就会做预知梦,她曾试图挣扎和抵抗那些糟糕的未来,却眼睁睁看着命运巨轮压垮她。 未来无法改变,尤玥彻底躺平。 直到有一天……她梦到了自己的死亡。 惊醒后,她拼命自救,眼看着刀落下,一个少年挡在她身前,救了她。 叶晋年。 从此以后,死亡预知梦如影随形。 而叶晋年一次次在关键时刻出现,救下她,尤玥意识到这一切,或许隐藏着巨大的阴谋。 - “我想看看,跨不过的中秋夜,月亮有多圆。” “祝我们,都有未来,走向远方。” - 高概念软科幻悬疑,HE(应该)。 外冷内热咸鱼少女x热情正气赤子少年

时梧Toki·完结·34.9万字

我在修仙界升级打怪谈恋爱

一场意外的旅行,让秦镜语穿越到了昊虚天界。 在那里,她遇到了两个落魄的神仙。 一个是明岁镜的镜灵,一个则是前玄越东洲之主圣越神君。 他们对她别有企图,甚至时时想要抛弃她,可教给她的东西却是整个昊虚天界最顶级的。 靠着他们的帮助,以及自我勤修不辍,秦镜语慢慢由一只人人皆可欺负的小菜鸡,变成了人人顶礼膜拜的神! ———————————————————— 秦爷爷送给秦镜语一串神秘的手串,它好似带有莫名的神力。 凡是被它看中的“猎物”,最后不是被它炼化,就是被它收服。 靠着它,秦镜语时不时就会收获一名宠物。 它们当中,有爬行类,有哺乳类,有鸟类,有虫类,有精怪类,还有妖类… 每次秦镜语出现人前,都会因为他们而引起旁人阵阵侧目。 没有办法,宠物们化形时参考的模板颜值是天花板级别,就算随便借鉴一点,都能引起尖叫。 除此之外,这些宠物还十分喜欢在外胡混,经常不是招惹了某个大宗门的冷心大弟子,就是偷了某修仙大家族的单身长老的心……

春夏万木·连载中·66.4万字

花月记

陶月儿大龄失亲、失婚、失友,流离失所,生活前景一片渺茫,在绝望之际,遇到慈幼局同样孤苦的花伶。 花伶神秘、强大、不苟言笑,对人冷漠又毒舌。偏偏对陶月儿宠爱有加。他给了陶月儿一座花房——花房倚靠大树,周边百花开遍,且可以随着陶月儿的指派随意移动。 陶月儿终于有了自己的家。 在花伶的陪伴下,陶月儿也渐渐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原来女子不是到了年纪就该嫁人,女子也可以成为玄修者,进入九方寮,成为九方术士。世界宏大,年龄、容貌、家世在玄修者的世界里,可以忽略不计。只有力量才是说话的底气。 而花伶给她的目标却格外的宏大——她要去到蓬莱,成为五名通天者之一。 她的未来,当与天地同岁,日月齐光。 无人问津的大龄剩女、人畜无害的良善老白兔VS隐姓埋名冷眼旁观世事无常的颜值逆天刻薄毒舌冷血仙主 同为底层屁民,无门无派,但男女搭配,除魔不累! 看天下最强仙主,如何诱导废物步步成才……

柏夏·完结·60万字

这个女剃头匠功夫了得

唐青因为一次剃阴头卷入李家遗产风波,从此平静的理发生涯不再平静,普通的人民理发店不再普通,街坊邻居都夸她这个女剃头匠功夫了得!(又名《人民理发店》)

鬼隶主·完结·10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