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时热恋

延时热恋

陆方之

现代言情/已完结

50.3万字

完结于2023-07-3104:49:18
【清冷骄矜京圈大小姐x矜贵深情京圈投行大佬】 林曦十七岁那年,伤了耳朵暂时失语。父母车祸离世,她和哥哥相依为命。后来哥哥工作调动离开,她被接到临市外婆家生活。期间,哥哥嘱托朋友来看她,来得最频繁的,就是那个比她大了五岁的“三哥”——秦屿。 京市距离临市一百多公里,他坚持陪她看医生,耐心教她讲话,甚至每晚都会准时出现在她的校门口。他将仅有的温柔全都留给了她,但一切又在她鼓起勇气表白前戛然而止。暗恋未果,家里又突生变故,她远走他乡和他彻底断了联系。 再见面,是她七年后回国相亲,被他堵在餐厅走廊,“楼下那个就是你的相亲对象?怎么在国外待了几年眼光越来越差了。身边有更好的选择,你还能看上他?” “谁是更好的选择?” 她下意识追问。 秦屿:“我。” 【青梅竹马,破镜重圆,双向暗恋小甜饼】

第1章相亲

晚八点,拥有百年历史的城南餐厅人满为患。

大堂内,几名侍者偷偷打量着坐在角落位置的身影,小声议论:“这么久她只要了一杯喝的,到底点不点菜啊?”

“半小时前我去问过了,她等的人还没到。”

“这也太久了吧。她真的是来吃饭的?还是假名媛来摆拍?”

说着,几人再次看向角落。

落地窗前,长发女生一袭L家当季新款连衣裙,侧身面向窗外,看打扮也就二十多岁的年纪。从他们这个角度只能依稀看到她的侧脸,但她撑在脸侧手腕上的那块钻表格外醒目,让人迟迟移不开眼。

角落位置,林曦再次低头看了下时间,眉心轻蹙。

她昨晚刚回国,是临时被叫来相亲的。

距离和相亲对象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整整一个小时。

再有耐心,这个时候她也坐不下去了。

刚准备起身,店门口突然传来骚动。林曦没太在意,低头掏出钱包。她刚刚点了杯饮料,还没买单。

抬头不经意的一瞥,恰好发现进来的女人穿了一件和她同款的裙子。下一秒女人微微偏头,在看清对方的五官后,林曦呼吸一滞。

秦屿的未婚妻!

她要是在这里,那秦屿……

动了动僵硬的脖子,林曦视线落在门口,果不其然看到了那抹被众人簇拥进来的熟悉身影。

男人身着高定西装,尽显贵气。目测应该有一八五以上,宽肩窄腰身材匀称。和身边身材臃肿的老总形成鲜明对比。从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下颌线条清晰的侧脸。

她下意识想要回避,可目光却控制不住的追随着对方,直到他消失在二楼楼梯拐角。

“那是秦屿?!”

“谁?”

“投行大佬秦屿啊,LX资本就是他创立的。你手机里现在最少有三个常用APP都是他们公司投资的项目。我在京市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他真人!”

“这么年轻?他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吧?”

“怎么可能,少说也得三十多了,公司都多少年了啊。”

旁边桌上的客人正在激烈讨论着秦屿的年龄。

林曦还有些恍惚,没经过大脑就回了一句:“他还不到二十九。”

“不会吧?”旁边的客人抬头,惊讶地看着她:“你和他什么关系?认识?”

林曦被问得一愣。

她和秦屿是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她哥是这些小辈里的老大哥,她是老幺。按照年纪排下来,她得叫秦屿一声三哥才行。

她出国那年十七岁,秦屿二十一。他生日在十一月,现在确实才二十八岁。

关系嘛……也就仅此而已。

“不认识。”她耸肩一笑:“我听别人说的。”

买完单,她逃似的快步向外走,迎面撞上一位青年。对方在见到她时眼前一亮。

“林曦是吗?我看过你的照片,我是路北!”

眼前男生戴着黑框眼镜,面容稍显青涩,身上也是一套阿玛尼黑色西装,只不过和刚才秦屿那套质感差了太多。穿在他身上,倒有种故作成熟的既视感。

收回视线,林曦没什么表情的点头,“是我。”

路北腼腆的笑了笑,反应过来赶紧道歉:

“是这样的,我本来快到了,但是路上突然接到领导电话,就回去处理了一下工作上的事。”

林曦并不吃他这一套,“那你应该先给我打通电话说明情况,我们完全可以改天再约。而不是像今天这样,留我一个人在这里白白浪费时间。”

伯母说路北现在在航天局工作,其母是伯母的前领导。本来伯母是想把自己的小同事介绍给他,没想到那女生临时爽约,这才找到她。

现在看来,他和那个女生还真是天生一对啊。

一个爽约一个迟到,至于她嘛……妥妥的大冤种。

路北尴尬的挠头:“你还没吃饭吧?要不我们先坐下吃点东西?”

林曦的耐心早就耗尽,加上楼上那位还在,她可不想继续在这里待下去。

摆摆手,忙拒绝道:“我刚回国事情有点多,改天吧。”

路北难掩失落,可他迟到在先,也不好强求。“那你是要回大院?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麻烦,我今晚不回那边。”不知为何,林曦心中悸动不安,不经意地抬首朝二楼瞥了一眼。

——

城南餐厅二楼包厢。

主位的男人迟迟未动,在座的其余几人也不敢造次。

距离较近的老总殷勤的给他倒着酒,“听说秦总最近一直在分公司忙,好一阵子没回京市了,所以今天特地订了京市的地方菜。这家餐厅的菜是之前宫里御厨留下来的手艺,秦总尝尝?”

话落,秦屿狭眸微微抬起,随意扫了眼桌上,“最近身体欠佳,没什么胃口,饭就不吃了。”

末了,他又淡淡补上一句:“抱歉。”

根本听不出几分歉意。

在场的都是老狐狸,怎么会听不出他话里的敷衍。可就算如此,他们也不敢拆穿。

好不容易等到秦屿回京,饭可以不吃,这生意得谈。

几位老总对视一眼,才起了个头,声音就被一阵突兀的铃声打断。

身后,随行特助将手机递上来。迟疑了一下,秦屿起身接过手机。

他一走,在场几人面面相觑,只好试探的看向主位另一侧面容精致的年轻女人。

女人微微笑道:“三哥接完电话就回来,我们先吃。”

她这么说其他人也就放下心来。过了会儿有人忍不住问:“宋小姐和秦总是不是好事将近了啊?到时候可得记得给我们也送张喜帖啊!”

女人红唇上扬,“当然,到时候各位一定要到场。”

——

包厢外,秦屿在靠窗的位置停住,他偏头点了支烟,才不紧不慢地按下接听。

“秦总,林曦小姐昨晚回国了。”

听到熟悉的名字,秦屿波澜不惊的脸上有一瞬的怔松。回过神,他捻了捻指尖的烟,语气平静:“在大院?”

电话那边沉默了数秒,“现在的话,林小姐应该在和路市长家那位公子……吃饭。”

“吃饭?”

“额,相亲。”那边更正道。

秦屿皱眉,“在哪儿?”

“城南餐厅。就是林小姐小时候总说菜难吃,还吃吐了的那一家。”

好似冥冥之中有所感应,秦屿下意识垂眸朝楼下看去。

餐厅大堂内有一对“小情侣”正在拉拉扯扯。女生表情有些许的不耐烦,男生好像一直在道歉。

紧接着像是做贼心虚,女生偷偷瞄了眼他所在的位置,不偏不倚对上他的目光。她怔愣了一秒,眼里的漠然迅速被错愕取代。

秦屿呼吸跟着一沉,如寒潭般深邃的眼底墨色翻涌。他强压住情绪,喉结上下轻滚几次,时隔多年终于再次叫出她的名字,“林曦,上来。”

【作者的话:短篇40万字。每晚双更。双向暗恋,高干子弟,双京圈!有误会慢热,偏群像,前期亲情线比较多,有大篇回忆,建议勿看。

友情提示:涉及到的专业知识皆来自网络,有问题请大家友好指出,会积极改正!一切设定为剧情服务,不要代入现实。好文千千万不行咱就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春日折欢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双洁) 七年时间,商应辞以一己之力,让商氏成了青城最负盛名的高门。众人艳羡施意眼光好,高攀良人,余生无忧。 只有施意知道,那个为她跑遍青城买反季桃子的少年,早就消失了。 青城的春日,施意咬着雪糕从超市走出来,看见商应辞和乔家的小姐在街边相拥,难舍难分。 她安静看着,下一秒将订婚戒指和雪糕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数月后,施家小公主和青城新贵沈先生的婚事传的沸沸扬扬。商应辞死死抵着施家的大门,声线颤抖:“这才几个月?” “施意一脸漠然:“几个月足够我桃子过敏了。” — 施意记事时沈荡就已经是她家的常客了,少年一身洗涤发白的衣裳,从管家手中接过钱,离开时背影挺直单薄。 岂止云泥之别。 后来十九岁的沈荡跪在雪地里,小公主撑伞走过,眉眼间都是厌恶,“一个伸手问我家要钱的穷小子罢了!” 一去经年,当年一贫如洗的少年成了商业新贵。没有报复,他甚至吝惜对她多一个眼神。 直到后来一贯不形于色的男人醉酒后红了眼眶,扣着她的手腕声音低哑:“施施,现在呢?现在我配得上你了吗?” 见到施意的那刻沈荡才明白,那些靠时光释怀的人,是经不起再见的。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傅五瑶·完结·38.9万字

肆意轻哄

推新文《今夜热恋》(景川×邵灵) 景大队长有个从校服到婚纱的女朋友,在他口中是碰不得凶不得的哭包,得捧在心尖上哄。 等见到了大家才发现,虽然有点掉人设,但貌似景大队长才是得被捧在心尖上哄的那个人。 月夜朦胧,她轻攀着他的肩膀,笑得让他恍神。 “就这么喜欢我?”她声音里满是戏谑。 一如那年穿着校服的盛夏,蝉鸣声里的对白,他低头看着她,“就这么喜欢我?” 他对上她眼底的笑意,揽着纤纤细腰自嘲轻笑。 对,就是这么喜欢她,喜欢得……不得了了。 对于邵灵来说,景川就像是一池泉水,而她是一尾濒死的鱼,能让她重新鲜活。 她不知道的是,邵灵对于景川来说,是一味药,产生了依懒性就很难戒掉的药。 而此间年少,惟余月光与你,皆是绝色。

果茶爱清酒·完结·41.9万字

溺在玫瑰海

姜家总家有位手握公司大股的大小姐,6岁父母去世留下遗产被强制扭送出国,12岁时拜入著名香水学校教授名下学习,19岁已经成为国际诸多香水的幕后配方合作人。 21岁被分家的人叫回国内处理烂摊子,去找那位素未谋面的未婚夫求他施以援手。 分家:“你乖乖去找沈辞川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要是不听话,就让你在这里混不下去!” 分家小公主:“你离沈辞川远一点,只有我才配得上他!” 姜云渺:“……呵。” 姜云渺第一次见沈辞川的时候就被他惊艳到了。 长得帅气,身材优秀。不吸烟不喝酒,禁欲自律圈子干净。家庭简单,也很有钱。 重要的是名字很好使。 清除公司毒瘤,撵走吸血鬼分家,护着姜云渺这朵小玫瑰大杀四方。 22岁的姜云渺被沈辞川抵在天台上厮磨求婚,烟花绽放的时候拥吻在一起。沈辞川拥抱着喜欢的人,满心欢喜。 他喜欢她的热烈,喜欢她的直率,喜欢她在自己平淡的生命中绽放。 沈辞川28岁那年,终于娶到了肖想已久的小玫瑰,并发誓一生一世呵护她。 【骄纵热烈貌美调香师×外冷内热高冷总裁】 He,轻松,甜宠,sc

祸七·完结·49.2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准。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准,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准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准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准,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完结·60万字

情诫

苏酥是个“欺横霸市”的“小渣女”,她看上了君子端方的谢珩。 原以为是要费尽心思才能如愿,结果他深邃的眉眼一抬,从容就上了她的钩。 这时,苏小姐娇气的说:“虽然我家境好,但以后会好好对你。” 谢珩只笑不语。 后来,她才知,他是上京百年家族的继承人,他那时沉默是看不上她家的家底。 那天,家主继承大典上,谢珩一袭深沉黑衣肃穆威严,金丝边眼镜,手执三柱香烟焚香参拜。 手腕之上戴着的却是格格不入的兔子发绳。 那是此生例外。 可他伤了小姑娘的心,小姑娘就跑了,不要他了。 经年之后,世人皆知,谢家家主谢珩被一个小姑娘拿捏死死的。 旁人来问:“听闻谢太太驭夫之术很厉害?” 苏酥眉眼轻眨:“大概因为我漂亮吧,他一开始就是觊觎我的美色。”

原野听风·完结·67.2万字

偏宠娇软

【人间尤物小妖精vs恋爱脑小狼狗】 * 姜眠当初凭着一张照片走红娱乐圈,照片里的女人美得旖旎清绝,看向镜头时慵懒肆意的笑容,令人过目难忘。 偏偏除了这颠倒众生的颜值外演技却遭人闲话,全网称之“花瓶美人”,她却丝毫不在意:“太美了也怪我?” #关于颜值封印了我的演技# 自姜眠入圈以来资源拿到手软,嚣张得有些无法无天令人眼红。 就连经纪人都有些看不下去:“我说祖宗我送你去改头换面下,洗洗礼?” 姜眠:“不想。” 后来大家在关注度最高的综艺上意外地看到了姜眠的身影,全网嗤笑质疑。 让她震惊的是遇到了“失联老公”。 录制时:“姜眠,迟到30秒,罚练!” 私下里:“老婆,我错了,我罚跪!” 后来,姜眠靠着这档综艺圈粉无数。 * 北城傅氏新任总裁眼光毒辣,做事雷厉风行,一上任便轰动整个财经圈。 这天姜眠出席一活动,被问及理想型,她毫不犹豫道:“肯定要man呐!要是有身性感的小麦色那简直要戳在我心口上了。” 傅斯忱:??哪来的小麦色。 活动结束后姜眠给家里的男人吓了一跳:“傅斯忱,你…你怎么黑了。” 男人垂着脑袋看着怀里的女人:“想要戳在你心口上。” — 我爱你,义无反顾

梨涡清甜·完结·50.4万字

戒断偏爱

(横刀夺爱,双洁,书香世家假君子vs肤白貌美伪月光) 戚岁宁当了周靳晏五年的白月光,成了杭城无人不知的吉祥物。 周靳晏是天之骄子,走到哪里都是被捧着的主儿。唯独在追求戚岁宁这件事上,一次次的碰壁。 戚岁宁出国那几年,周大少爷身边美人环绕,也不过是婉婉类卿,个个都像极了戚岁宁这个白月光。 再后来白月光归国,生日那天,周靳晏在众人面前求婚,后者却无辜又柔弱的说:“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戚岁宁一直知道白月光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温柔婉约,柔弱可怜,她也一直兢兢业业的扮演着。 直到后来祁家大门前,温雅俊美的男人撑伞走过来,对自己说:“岁岁,演技真差。” 杭城第一财阀祁聿礼是百年书香门第养出来的继承人,矜贵自持,温文尔雅,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端方君子。 彼时大雪覆城,戚岁宁为了摆脱周靳晏的控制,主动找上他。 小姑娘眼泪汪汪,蹲在伞下可怜兮兮的说:“祁先生。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你能不能和我假订婚。” 却无人知偏僻的刺青店,温雅如玉的男人款款进门,在锁骨处刻下了一朵木兰花色。 他爱的人不是白月光,而是山巅上剔透的霜雪,而他心甘情愿的暖她一生一世。 #你的白月光我看上了 #痴情苦等不如横刀夺爱

傅五瑶·完结·45.7万字

偷吻月光

【医学生VS神经外科医生】 云糯在二十岁这年喜欢上了周崇月。两人年龄、辈分和阅历的差距,让她一次次望而却步,以至于在一起后,迫于各方压力,她强烈要求地下恋。 面对女孩的坚持,男人嘴上答应,实则明里暗里,无时无刻不在宣示自己的主权。 某次团建,科室新来的实习生云糯抽到真心话。 同事问:“在场所有男性中,有没有你喜欢的类型?” 云糯说:“没有。” 同事点头正准备继续,坐于角落的周医生却淡声打断:“刚刚那个问题,让她重新答。” 众人:?? 团建结束后,云糯路过洗手间时,被同科室的一名规培生师兄拦住表白。她不知所措愣在原地,还没开口,旁边男厕就走出来一人。 周崇月一边洗着手一边警告:“最好死了这条心,她家长不许。” “她家长?” “我。” 云糯:…… 众人眼中的周崇月:医术高超,为人正派且自律。 云糯眼中的周崇月:年纪大,会疼人,就是心眼小。 但无论哪一面,云糯觉得,有些人从一出生起,就注定要成为她的英雄。 *大叔和少女,年龄差12岁。 *双C,无虐,暗搓搓的甜。

匪匪有意·完结·50.4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温迎喜欢港城太子爷十年,一夕,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 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在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男二上位.

岁莳·连载中·5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