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总的偏执娇妻重生了

沈总的偏执娇妻重生了

宛若七七

现代言情/已完结

91.2万字

完结于2023-09-3022:20:54
叶晚晚上辈子老公不爱儿子不亲,一朝重生,她幡然醒悟,这辈子她不要再全心全意、不顾一切的去爱一个人了。 索性她直接放飞自我,不再约束自己,开始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情。 沈屹工作繁忙,特别是被父亲选派海外建立分公司,他已经两个月不曾回家,不曾见到他的妻子。 妻子生日那天,他特意回国,却从佣人口中得知他的妻子去看某个歌手的演唱会了,沈屹连人都没见到,连夜离开了。 结婚纪念日那天,沈屹再次回国,却看到妻子带着一群狐朋狗友在别墅里开泳池派对,最后喝得烂醉,他连跟她说几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再次离开了。 初步完成国外公司建立,沈屹正式回国,回国前一天还特意打了电话问家里的佣人,确定了妻子在家,并且打算明天打算去接机,沈屹心底隐隐有些高兴。 第二天,沈屹在机场里见到了身穿露小吊带以及小短裤的妻子,看起来青春洋溢活力十足。 然而他的妻子却是挤在人堆里,对着一个戴墨镜的男人大声喊着:“老公!” 沈屹沉着脸,问着身旁一脸尴尬的助理,“我什么时候离婚了?” [土狗小甜文,不甜不要钱!女主小白花,不能大杀四方,后期有小团子!]

第1章最后的告别

叶晚晚半靠在床头,一旁佣人正端着托盘准备离开,叶晚晚突然出声问道:“舟舟呢?还没回来吗?”

佣人回头,十分恭敬的回答道:“太太,外面马上就要下暴雨了,老太太打电话来说路上不安全,小少爷今晚就住老宅,不回来了。”

闻言,叶晚晚的神情暗淡了几分,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浅浅的点了点头。

随后佣人便从卧室里离开,留下她一人安安静静的靠坐在床头。

她就那么呆呆愣愣的坐了好一会儿,才在床头柜上拿过了手机,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点了。

但这个时间点儿子沈闻舟应该还没有休息,叶晚晚犹豫几秒,还是把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里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明明只是短短的间隔时间,叶晚晚却觉得十分漫长。

终于,在电话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被人接通了。

“妈。”

十五岁的沈闻舟声音中还没带着几分稚气,可那话语中对叶晚晚的疏离也是显而易见的。

叶晚晚心头一痛,声音艰难的道:“舟舟。”

沈闻舟听出了她语气中透露出来的悲痛,但他没有说话,只是安安静静的等着母亲接下来的话。

然而他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听到电话那端的人说话,如果不是他还能听到那略微有些沉重的呼吸声,他都要以为电话已经挂断了。

最后还是沈闻舟先败下阵来,有些无奈,放缓了声音开口道:“外面天气不好,随时可能下大暴雨,奶奶不放心我回去,今晚我就住这儿了,您身体不好,早些休息吧。”

叶晚晚其实有好多好多话想要跟儿子说的,可那些话就像是一团被弄乱了毛线球一样,让她找不到头,根本无从说起。

最后只化作了一句,“好,那舟舟要照顾好自己。”

沈闻舟皱了皱眉头,他觉得母亲今天这通电话有些莫名其妙,可一时间又想不明白到底那儿不对劲儿,他还准备说点什么,可手机里已经传来了挂断的提示音。

看着通话结束的手机,沈闻舟静默了几秒钟,然后没再多想什么,放下手机躺下休息,他明天还要上学的。

叶晚晚在挂断电话之后,又给另一个男人打了电话。

那个男人叫沈屹,是她的丈夫,是她爱而不得的男人,是她这悲惨一生源头。

电话打过去,同样没过多久就被接通了,她下意识的叫了一声:“沈屹”。

电话另一端的男人沉沉的应了一声,然后问道:“怎么还没有休息,是睡不着吗?今晚吃药了吗?”

“吃过药了,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叶晚晚解释道。

以前听人说,人死之前是能够预感到的,她好像也预感到了,所以给儿子打了电话,也想给他打个电话,就算是最后的告别了。

可是电话接通之后才发现根本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他们之间,好像早已经在这些年里蹉跎得无话可说了。

同样的沉默半晌,沈屹开口道:“早些休息,我这边很快就忙完了,等回去之后……”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缠腰

十岁那年,他腼腆地喊着一声“姜姐”,瘦瘦小小,是听话的小奶狗,她学着大人的样子,亲他的额头安抚。 再见面,他一身笔挺西装搭配金丝眼镜,举手投足间如皑皑霜雪矜贵清绝,高不可攀。 撕下那副斯文败类的伪装,他终于在黑暗中露出了獠牙。 “这不是你教我的吗?”他从后面环绕住她的细腰索吻,声音带着蛊惑,近乎玩味地喊出那两个字,“姜姐。” 姜玖这才明白过来,对方早就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变成了一头偏执且腹黑的狂犬。

鹿闻笛·完结·123万字

离婚后,禁欲大佬跪求我复合

六年前,她嫁给江川第一贵胄封夜寒,一场丧偶式的婚姻,寒透了她的心,六年后再相遇,男人一改从前冷漠,送豪宅,送豪车,送股份……旁人问她,都是谁那么豪横天天给你送礼物?沈星晚尬笑,“我兄弟。” 这晚男人把她堵墙角,咬住她的耳朵,低低控诉,“我把你当老婆,你却把我当兄弟,没良心!” “……”沈星晚想问问,狗不狗?当年谁说的老死不相往来呢? 曾经高不可攀的禁欲男神,如今变成了她的忠犬老公,夜夜缠她,把她宠在了心尖尖儿上。 【架空背景,1V1,双洁,追妻火葬场,男主没有白月光,对女主宠宠宠,还有两只可爱的小包砸!】

半城凡雪·完结·81.1万字

野性撩惹

【禁欲清冷教授VS娇软尤物女主】 【双洁+久别重逢+甜宠无极限HE】 林染深夜跟朋友酒吧狂欢,醉酒间她靠在墙面,看到不远处有个穿着全套灰色运动服,面容清冷的男人。 而他的脸像极了记忆里的那人。 所有人都知道金融系高岭之花陆启跟林染不合。 两人堪称死敌。 眼看战争越来越强大,吃瓜群众的队伍也越来越大。 本以为是生死之战。 却没想,某天论坛竟被人爆料一张照片! 还是陆启把林染压着亲! 吃瓜群众:??? 卧槽,我磕的仇敌成CP了? “教授啊,这照片是真的假的啊?” 林染:“假的!” 陆启:“p的!” 两人异口同声。 群众的心这才放回肚子,假的就好,假的就好。 直到某某某天论坛又晒出两人的结婚证。 男的是陆启,女的是林染。 群众们:“???” 卧槽,教授不是说是假的吗? 惊#我磕的仇敌竟成了真CP! 惊#陆启跟林染结婚了!

温若甜·完结·60.3万字

失控沉沦

京圈太子爷薄烨脾性冷血,不近女色。 殊不知,薄烨别墅豢养个姑娘。 姑娘娇软如尤物,肌肤玉透骨,一颦一笑都惹得薄烨红眼。 某次拍卖,薄烨高价拍下钻戒。 三个月后出现在当红小花江阮手上。 京圈顿时炸开锅了。 媒体采访:“江小姐,请问薄总跟你是什么关系?” 江阮酒窝甜笑:“朋友而已。” 横店拍戏,被狗仔偷拍到落地窗接吻,直接热搜第一。 又被扒,薄烨疑似也在横店! 记者沸腾:“江小姐,跟您接吻的是薄总吗?” 江阮含笑淡定:“不知道哎,我的房间在隔壁。” 山里拍戏却突遭山震,眼看着身边人被碾压瞬间失去生命。 江阮万念俱灰。 失去意识之前,男人宛如天神般降临,江阮看到那张薄情寡淡的脸满是惊恐。 耳边不断传来渴求:“阮阮,别睡好不好,求你。” — 曾经的薄烨:我不信佛。 后来的薄烨:求佛佑吾妻,愿以十年寿命死后堕入阿鼻地狱永不入轮回路换之。

温若甜·连载中·77.2万字

大院疯批美人又纯又撩

【年代+甜宠+爽文+双洁+穿书】 唐初夏,胸大蜂腰大长腿,一张脸更是又纯又欲,可惜是个疯批美人! 顾北淮,肩宽腿长公狗腰,教条刻板能力强,私下却是桀骜不驯狂傲至极! 谁都知道顾北淮最厌恶的就是青梅竹马的唐初夏,而且两个人见面就互相嫌弃。 在所有人眼中,就算是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俩人,也不可能凑成一对。 谁知大院组织的相亲会上,妩媚动人的唐初夏被人抵在墙角,而动手的竟然是老古板顾北淮。 “不是喜欢我的吗?” 他双手死死地握住唐初夏的细腰,就听见唐初夏在他耳畔轻语:“领了证,让你亲个够可好?”

桔味喵·完结·129万字

失忆后错把前夫的死对头当老公

(1v1,爽虐前夫,男主上位,不喜勿喷) 滨城人人皆知顾荞爱沈遇白入骨,可三年后顾荞却提出离婚,还在离婚当天车祸失忆了,把前夫的死对头傅凌霄认错成老公。 傅凌霄看着眼前这个顾荞,不断提醒自己这不过是这女人为了帮沈遇白搞垮自己的手段,哼,他绝不可能上当!可是……她竟然搂着自己叫老公唉! 沈遇白以为顾荞就算离婚也不过就是闹一闹,然而却发现她是自己追妻火葬场都追不回的妻。 “荞荞,我知道自己错了,求你,回来。” 顾荞看着沈遇白跪在自己面前满眼悔恨的模样,却只是往傅凌霄怀里凑了凑。 “老公,我不认识他。” 傅凌霄搂紧怀里的小娇妻,当着死对头的面吻了吻她的额头。 “傅太太别怕,老公在呢。” 气的沈遇白差点当场升天。

明金·完结·161万字

和大佬闪婚后,他又撩又宠!

新书《撩疯!甩了偏执大佬后她又怂又乖》已发布,感兴趣的宝子可以去看看~ 溪南喜欢了程易十年。 大学毕业时她选择和他告白,但是惨遭拒绝。 自此之后,一个远赴国外,一个闯荡娱乐圈。 五年之后,溪南成为了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女明星,程易则成为了程家最年轻的掌门人,媒体口中的商业天才。 一纸婚约,将两个人又重新联系起来。 传闻易风集团的总裁程易行事雷厉风行,为人孤傲清贵,他的绯闻几乎为零,却又让无数人趋之若鹜。 但最新的报纸一出,京市所有名媛小姐都疯了。 据报道说: 程易已经隐婚,还曾在国外找过一位很有名的珠宝设计师,订下了一枚价值连城的钻戒。 某日,溪南正在家里看电视,忽然程易打电话过来让她去书房拿一份文件。 文件就放在书桌上,溪南一下便找到了。 但同时她也发现了程易的秘密,她随手打开了正放在柜子里的小黑盒。 里面装的正是一枚钻戒,足足有七八克拉,说是鸽子蛋也不为过。 溪南将钻戒戴在手上试了一下,尺寸完全合适。 一瞬间,心底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绽开,眼底浮动着一层不易察觉的惊讶和不知所措。 1.双向暗恋 2.双处 3.冷厉京圈大佬vs明艳女明星。

简易纯·完结·41.4万字

病态阴鸷!京圈大佬被宠成小哭包

前世,陆昭昭错信他人,间接害死了爱她入骨的男人。 重生回两人相亲第一天,陆昭昭果断拉着宋斯年领了结婚证。她忙着虐渣打脸,面对述情障碍的老公,陆昭昭就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爱他。 陆昭昭不知道的是,她是宋斯年唯一的光,他病态、偏执却唯独不敢把他真正面目暴露在她面前。 可纸终究包不住火,当他的一切被摆在她眼前的时候,宋斯年紧紧搂住了她的腰,红着眼,埋在她的颈窝里声音怯怯的问,“昭昭,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早晚得火·完结·149万字

退婚后,前任他叔对我疯狂爱慕

(新书《嫁给权臣后,女配被娇宠了》已开,多多支持哦~陶夭一朝穿越,成了媚色天成,艳绝天下的陶四小姐,未婚夫为另攀高枝,以她不够端庄贤淑为由,上门退婚。 陶夭当着渣男的面,霸气地撕毁了婚书不说,扭头便嫁了陆家掌权人陆九渊,成了国公夫人。 从此,渣男见了她,只能矮下身段,唤她一声婶娘。 某日,陆九渊在书房办公,下人来禀,“国公爷,夫人砸了人家酒楼。” 陆九渊顿了下,淡淡道:“小丫头罢了,不懂事,赔!” “国公爷,夫人打爆了尚书大人家公子的头。” “死了么?” 下人:“……” “还有事?”陆九渊不耐。 下人咽了咽口水,“夫人、夫人跑了?” “跑了是何意?”陆九渊淡然的神情终于变了。 “夫人、夫人说国公不是男人,她不要跟您过了。”下人顶着脑袋落地的风险,结结巴巴地回禀。 “咔嚓!” 回应下人的是,某个男人生生折断的毛笔。 待下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陆九渊已经风一样地走了。 当晚,陶夭便体会了一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滋味。 翌日,她扶着腰从陆九渊屋里出来时,怒声大骂,是哪个八婆造谣的? 呜呜,太凶残了! 陶夭悔不当初! (这是一个很甜很甜的故事,双洁,1v1!)

楚玥·完结·9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