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裙反臣逼我当昏君

一裙反臣逼我当昏君

老猫钓鲨鱼

古代言情/连载中

114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1100:02:47
【免费+女强+历史群像】又名《满堂天子皆是裙下臣》 被穿越女夺走气运的华胥储君元无忧觉醒了,她退敌于兵临城下,扶国破于门前,还没来得及建设满目疮痍的母国,就被反臣所迫逃到男尊中原,开启历练。 就连以前朝女帝遗孤的身份回长安,被当吉祥物一样供奉,都是东有北齐男妲己前夫哥杀她表忠,西有北周男褒姒狗皇帝借她夺权亲政;前朝有叛将、谗臣架空她的实权,身边有娇夫难驯,诱哄她当昏君,玩物丧志。 有多年在女尊治国安邦思维经验的,华胥女帝元无忧摇头表示:男人影响老娘开疆扩土,一统后三国的速度! 结果元无忧刚复兴汉室当上大隋女帝,回头一看,满堂全是各家天子来当卧底:她手下长史是南陈太子陈叔宝,府司马是党项王拓跋宁丛,头号迷弟是吐谷浑王!不止家有退位想当男后的宇文怀璧,外面还有前夫哥兰陵王,北齐妲己高延宗……于是满堂天子成反臣,一心把女帝逼成昏君! 这是一条热血少女在乱世杀出的硬核生存血路,论在男尊做女帝需具备的思维和才能,以及如何养成恋爱脑小娇夫。 (半南北朝半架空,言情买股,写实女尊爽文。) *** 因全免书无低保,本书纯是为爱发电,会随缘更新,如有宝宝喜欢看,可以评论催更砸比心支持。

01被穿越女顶替的真太女恢复记忆了

卷一:《一梦华胥·开局继承小破国》

面前呈青灰颓败之色的石碑被砸了个坑,血迹拖拽出一道猩红。而石碑底下,此刻正趴着一具衣不蔽体的女尸,她到死手里还攥着一根楸木拐棍。

远山都隐在浓墨夜色里,虽入四月初夏,西北风一刮仍是天寒地冻。天地间仅剩护城河边这块《玄女赐书》碑。

“惨死”碑下的“女尸”并不知晓,她那破烂的袖子,已将白到刺眼的手臂曝给寒风。

有人一脚踩在她胳膊上!发出沉闷的骨裂声,自冻僵的脉搏底下、碾压出了滚热的脓血。

元无忧猛然被痛觉拉回了一丝意识,却无法撑起异常沉重的、冻僵的身体。

躯壳之外又黑又冷。

踩在她身上的红裙女子,肩披着刚从死尸上剥下的、厚实的墨狐皮。此人即是西域霸主华胥国那位、三年前一改温良,骤变残暴的储君。

(shè)厍有余瞧她皮肉皲裂开、流出脓来也未痛吟,确认是死了。

——“你杀人灭口!?”

破空袭来的质问,挟着匆急的脚步声,素来持重的东方帝王甩着宫灯上前,却只瞧见脸埋在油绿草堆里的女尸,登时震怒难抑。

厍有余转而一脚踩到死尸背上,语气松懒,

“我本想养她用作血奴,可这傻子竟敢盗走先帝的墨狐皮,还妄称搞大了皇夫的肚子,本宫将她撞死碑前,你该解气才是。陛下不长记性么?上个月她合谋人贩子把你掳走,给你下药欲行淫污,亏我及时赶到,把人打成了瞎子,竟又被她逃脱!”

漫不经心的话越说越锋利,她似乎意识到了咄咄逼人,又语气温和些道:

“当日若不是你信她挑唆,疑我假冒储君,怎会酿成边境叛乱,你身陷异国?如今她又与我争你腹中孩儿的亲娘,你岂能再信?”

踩在元无忧后心那一脚,硬生生把她疼醒了。

眼盲之人的其他感官会异常灵敏,此刻她就恨自己长了耳朵。

俩人吵的像搁她头顶放炮仗,每一句话都狠狠楔进了她脑中,噼里啪啦的炸裂。冻僵到失去知觉的躯壳之下,隐有血流回暖,煨烫遍身。

字字锥心的羞辱,对男尊帝王犹如当头喝棒。

宇文怀璧垂在袖管的手,几乎捏碎灯杆,白玉面具下射出一双狠厉的凤目,

“够了!你便可信么?你若是真储君,何必每月薅着她一人取血?你要软禁寡人到何时?鲜卑男人不会有孕,在部下赶来之前,寡人绝不信你国庸医的半句妖言!

按之前约定,明早羌兵马踏黑水城之时,你除掉老顽固登基,寡人要把满城贱民挫骨扬灰。”

“呵…啊呀——!”

红裙女子才讥笑一声,便被土里跳出的棍子抽在脚踝,登时向前扑去,啃了一嘴草泥。

掀翻了踩背大姐后,元无忧撑着拐棍,从草堆里拔出脸,晃悠悠坐起。

揭眼皮看见的模糊鬼火,把她晃的心口直蹦,又被冷风呛住,连忙抱着臂膀咳嗽起来。

大声密谋的俩人,眼瞧着姑娘的死尸坐起来,还瞪着淬亮的眼,从满脸黑发往外看!

地上齐腰红裙的女储君,登时脸上血色尽褪,

“握日…尸变了啊!!”

女子连滚带爬逃离了案发现场,风度全无。

而一旁身长七尺的鲜卑天子,穿黑衣往那一杵像是高不可越的山,见此情形也摇了两晃,登时身子骨便单薄似纸,后挪了两步。

宇文怀璧攥紧灯杆,一双蓝灰凤眸惊怖的瞧着“诈尸”少女,她却没意识到自己多有冲击力。

被冻醒的元无忧,手脚像后配的,连一抬胳膊去摸后脑勺,都咔嚓直响。幸好搁石碑上撞出的血窟窿结了痂,不至于失血过多。

被寒风舔舐过的手腕,突然传来一阵翻起倒刺般的刺痛,元无忧怔怔去瞧:

入目是厚厚的一层、崩裂渗血的新痂。是昨夜黑水城门口,她被厍有余割腕取血留下的!

眼前是久违的人间,风刮得护城河两岸芦苇飘摇,远处城墙高筑,还有俩活生生的人凑过来瞧她。

欣慰的泪水倏然从元无忧的鼻腔涌出,回忆和刺痛一幕幕逼上脑海。

——三年前的华胥,储君元无忧在母皇灵前,被穿越女联合反臣贼道、灌下了朱砂酒。

醒来已躺在界碑底下,被顶着她的脸的冕服太女骂,因她在接待外宾场合,不肯给邻国男帝当下轿石,便要薅着她头发往石碑上撞死。

原来她失忆变傻,当了假太女三年的血奴,一觉从十五岁睡到十八。直到这一下撞散淤血,方才觉醒记忆。

元无忧是先帝和一众遗老,殚精竭虑教养出的贤德储君。却在先帝棺椁前,被朝臣造了反,又找个跋扈残暴的昏君顶替她。

她痛心疾首:早知道这帮乱臣喜欢暴君,她何必装的那么辛苦!

元无忧当场揭发厍有余冒名顶替,却无人信,加上她每月放血,身体都瘘了,打又打不过,只能逃走。

而厍有余取她的血,是为压制蛊毒。那蛊是从元无忧身上移栽的,唯有她能压制。

刚才还当着死尸唇枪舌战的两国君主,彼时一个赛一个安静,地上只闻蝈蝈叫。

惊魂未定的厍有余,退至男子身后,红裙之下腿还伸不直,她大着胆子回头看——

一具满脸疤痕的“女尸”正盘腿大坐,脏皱的粗布灰衣,绷在她肌理紧实的身躯上,不捉襟便已见肘。

那只晾在寒风里的苍白手臂,布满血痂淤脓,掩不住迸发的力量感,她却拿来擦鼻涕。

不擦不行了,清涕把她嘴唇裹了一层红润。

宇文怀璧见状,顿时胃里翻涌作呕。这玩应儿咋瞅都是弱智,一般人豁不出来。

养尊处优的鲜卑天子把心一横,提灯上前。

脚步声有条不紊的踩得草叶窸窣,一双云纹锦靴几乎是踩着她头顶、落在她脚边。

戴着玉质面具的东方帝王,满头墨发梳成了马尾,即便压垂到了后脑,仍平整的一丝不乱。

他一开口是铺天盖地的压迫感:

“一个月前…你勾结人牙子掳走邻国之君,究竟受何人指使?”

他说话声极低,嗓子又清澈,慵懒的音色裹挟着森然冷意,是地道的西北秦腔,掷地有声。

厍有余被他这句指桑骂槐拉回了神,好家伙,他还挺猜忌多疑,一嘴把俩人都内涵了。

一个月前,边境叛军如同蝗虫过境,把宇文怀璧的冕服连带人,一股脑都给打晕掳掠走。

当他衣衫不整的醒来,旁边躺着华胥太女,羞赧的解释说,给他解了情药的毒……随后他为联络部下,只能跟她回去,却惨遭御医诊出滑脉,又被她以养胎之名软禁。

他跟她自幼便是冤家对头,莫说肢体接触,就连对视都嫌晦气。直到昨晚城门外,出现了俩死对头,还争着对他怀的崽子负责。

宇文怀璧:晦气!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谈什么恋爱我要在大清朝当首富

一脚滑竟然穿越了,还是最最熟悉的大清朝! 谁没看过两三部清宫剧,和帅阿哥谈恋爱这种好事竟然也落在自己头上了 没想到两年过去,不要说阿哥了,连贫都没脱了,谈什么恋爱我要在大清朝当首富!

EV星星糖小贝·连载中·7.7万字

扶娇

人狠话不多丞相之女x淡定却毒舌摄政王 【古言江湖武侠权谋双强双洁1v1】 她,本是大梁殷氏国相独女,锦衣玉食承欢父母膝下,一朝大梁政变,引得家破人亡,汲汲营营流落武林…… 父亲惨死真相尚未得知,母亲青天白日无缘失踪,江湖风云涌动,各门派中明枪暗箭,她勤学武艺腹谋心机,终获机缘重返上京。 两袖金针翩然画荷,高堂权谋她迎风直往,这一路结局将会如何,她苦寻一切,是否与那被皇室守护的麒麟木密不可分? 他,本是南夏尊贵无双的摄政王,号得百万军士,问剑春城之间,策马可断万里路,独坐盏前亦如那苍山云雾…… 他穿得一身花绣龙袍,孤身来了这大梁国都,势要拿得那世间奇物麒麟木,夹竹剑斩开些许纷争,他深知自己此行目的,可为何却在与她对视之际迷了双眼? 他挥剑毁去半壁万年不化的海砚山冰雪,违背自己以往崇尚和平的心气,直刺北辽新帝,救她危难之时…… 她动用禁术耗尽内力为他挡下前辈真气,她撕下裙衣为他做了锦席,她走在那无边无际的大山里,同他隐晦的诉说着心里声音。 是对立也好,是救赎也罢,任世间黑白灰界限不清,风沙席卷尘埃掠过山川湖海,请相信,瓢泼暴雨中,总有人肯陪你走完这一程。

玉清微霖·连载中·93.3万字

我在魔法学院御剑飞行

作为蜀山仙道盟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大师姐——诗道涵,将代表蜀山前往西方的霍拉加卡魔法学院进修,只因为在三年学期结束之后,她就可以直接回到蜀山担任长老。 古老东方的道门玄法,与西方的神奇魔法,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

北冥府·连载中·81.5万字

她又宠冠六宫了

人人都道云予微命好,慧眼识珠救了当时还是容王的恒昌帝,从此一介平民医女翻身成贵人。 容王登基,所有人都以为云予微要一飞冲天了,却有谣言四起,原来当初救了恒昌帝的人另有其人,君不见,那传说中的白月光都要封后了吗? 那个云予微就要倒霉了! 幸灾乐祸的人们摩拳擦掌,准备随时上去踩一脚。 结果等来等去,等等!这人怎么宠冠六宫了?!

一筐滚滚·完结·68.9万字

穿到女尊国后我抛夫弃子了

景恒有二国,为男尊国景隆和女尊国恒阳。 明明身处二十一世纪的现代,这两国却为了男尊还是女尊的问题对立抗衡,似是要不死不休。 一朝穿越,戈馥成了女尊国的郡主,虽父母双亡,却是皇帝的亲侄女。然而看似尊贵的身份,却因为皇帝有子无女,而陷入尴尬危险的境地。 她只想遗世独立,继续上辈子热爱的事业,然而后院都是皇帝塞进来的侍郎,虽有心将一切纷纷扰扰隔离,却依旧被扰了心境。 恰在这时,天上掉下个美郎君,挚友劝她不要错过这良辰美景,下人劝她该及时行乐,美郎君也眉目传情,她便半推半就笑纳了。 却不想,正是浓情蜜意时,却得知自己被算计怀了身孕,那美郎君身份有异,所图不过是挟稚女谋取恒阳国国祚。 生死挣扎产子之际,却是异象显现,让戈馥踏入了情绪师这个被她称之为是人形核武器的行列。 索性上天保佑,她生下的是儿子不是女儿。痛定思痛之下,她选择了抛夫弃子,独自奔赴新的世界。 PS:本文又名《女尊郡主和男尊将军的爱情PK》 PS:文案上是女主视角,不代表事实真相

雪凤凰·连载中·21.8万字

武皇万岁!

家国天下,情义和权利交织,仁慈与残忍并举。 她一路挣脱命运,走到天下至尊的位置上,不是靠美貌,亦没有偶然。 十三岁,她为了摆脱兄长的摆布,一路奔跑,满身狼藉,拦在马车前自荐入宫,哭着说: “若是国公不救救我们,我们只有一起去死了。” 二十五岁,为了摆脱眼见枯槁的余生,她对着爱慕的新帝说: “我入后宫,一样可以成为陛下的一把刀。就是不知道陛下愿不愿意牺牲色相,以后位相许。” 等到了六十多岁,丈夫去世,眼见着两人携手奋斗了一生的成果要被人抹去,她直接宣告天下: “既然李家的朝堂我不能置喙,那今后这朝堂,便姓武了!” …… 她,是大唐千万优秀女性的缩影,亦是疆域广阔、海纳百川、人文自信的大唐风貌所成就。 她,是传说中的那位女帝。 (为了躲避编排祖宗的愧疚,男主李治改为李善,女主名叫武柔。)

甭加慧·连载中·69.7万字

学艺不精,祖宗显灵

太子陆启安体弱多病,瑞帝命太医想尽办法,可惜病情反复始终不见好。 一日太子病危,瑞帝下令命国师乐瞳替太子招魂。 国师发现太子魂魄有异,似要离体,马上动手做法。 最终太子清醒过来,却……不太对劲……

木霄·连载中·25.4万字

快穿:卡牌毁坏者

【无CP+女强+伪群像+卡牌流+快穿】 卡牌都市——一座以制卡为生的都市,无数怀揣梦想的缔造者或兢兢业业或醉生梦死。 卡牌都市论坛〉故事爱好会〉不吐不快 树洞|缔造者的穿越方式千奇百怪,你roll到了哪种? 高赞回答之一—— 用户“立沧为刀”: 谢邀,人在极夜区,刚从修仙界回来。 我在路上冻个半死,看见有支笔就捡了起来,然后我穿越了。 …… 楼中楼回复—— 立沧为刀:对,没错,笔是无墨笔,就是长得略潦草,笔杆子上刻字都是歪的。 …… [该条评论疑似包含不友善内容,点击展开折叠] 立沧为刀:问我在修仙界干了什么?当然是把不该出现的家伙都刀掉(笑) …… [该条评论已被管理员删除,点击查看原因] 立沧为刀:不该出现的家伙?当然是一些卡牌都市没有但故事里到处都是的东西。 ———————— 【食用说明】 1.主角团全女。 2.女主性格有点屑,不太好用常规道德标准去要求她。 3.随心塞梗。 4.作者是个设定狂魔,会根据每一个世界观设定调整用词,介意请出门左转。

何建安·连载中·76.4万字

宫斗想赢?苟不如癫!

现代女大学生苏斐然穿越到后宫中,本想当个安分守己、不惹火上身,却发现这个世界癫得她根本没办法当个小透明! “贵妃娘娘,为什么诸位姐妹都迟到了,只罚我一人去佛堂诵经?” “因为你进门的时候先迈了右脚。” “???” 行,那就让你们看看现代人是怎么发癫的!

深海油条·连载中·24.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