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君

驭君

坠欢可拾

古代言情/已完结

92.7万字

完结于2024-02-1923:14:33
初见时。 他是一肩挑起一家人的卖饼人,是苦读不怠的读书郎,是心怀远志的少年。 她是娇憨懵懂的小妹妹,是高高在上的娇女,是惊扰他的一股风。 邬瑾却没想到,年幼的莫聆风,已经在暗中张开了天罗地网,将他的一生都网了进去。

第一章卖饼郎

大昭国元章二十年,边关宽州,二月初十。

戌时,邬瑾肩着两个叠好的笼屉,右手向上扶稳,深深弯下腰,左手提着木架,一步步到了裕花街。

寻了个人多之处,支好木架,放稳笼屉,他清了清嗓子,放声喊道:“炊饼!油饼!糖饼!”

少年人的声音清脆响亮,穿窗入户,又迅速淹没在浮动的乐声之中。

艳色的光,在寒风中是摇曳的影子,是游动的鱼,是妓子眼角眉梢稍纵即逝的风情,倏忽飘荡至邬瑾的脸上,混在食物香气中,浮在笼屉之上。

夜色暗下去,游人渐多,夜色沉下去,游人渐少,小贩三三两两交谈着花街逸事,邬瑾冻的来回颠着两只脚,又把冰凉的两只手揣在袖子里,看着对面花团锦簇的燕馆。

提起一口气,他扯开嗓子又喊了一声:“糖饼——又香又甜——七文一个!”

“油——”

道上忽然响起的马蹄声盖住了他的声音,窃窃私语的声音也全都不见,只剩下马蹄从青石板上井井有条踏过。

十来匹黄花马由仆人牵了出来,又有四五顶轿子陆续抬上,守候在大门前方,与此同时,两个下人从里面推开了门,火光、酒香、脂粉、乐声瞬间层层叠叠铺了出来。

门里先出来的是六个护卫,整整齐齐立在了马旁,不苟言笑,目不斜视,仿佛是蜡人。

紧接着是一连串的大笑。

一群穿着各色锦缎长袍的男子满面红光出来,眼睛里冒着醉光,带着一阵酒香卷至轿边,却没有告辞上轿,而是继续等着里面的人出来。

邬瑾低头去看剩下十来个饼,再一抬头,正瞧见燕馆门内一人出来,穿一身鹤氅,肩着个头扎角髻的小姑娘,廊下灯笼里的一簇光全照在了她身上。

头发乌青,没有头饰耳饰,凤眼长而大,黑睛微藏,面庞柔美稚气,脖颈上挂着一副赤金“长命百岁”项圈,在灯火下黄灿灿的耀目。

察觉到邬瑾的目光,小女孩居高临下的垂了头,看向邬瑾,显出深而长的双眼皮痕迹,随后伸手一指:“饼。”

紧跟着的下人一溜烟跑了过来,也不问价,只让邬瑾赶紧包饼,全都要了。

邬瑾连忙去摸油纸出来,一个个包上扎紧,将递过来的一钱银子咬了咬,又摸出铜钱来找钱,下人见主子们已经上马,那二三十文钱也不要了,拿了饼一股风似的追了过去。

马蹄声再次响彻街头,只留给小贩们一道烟尘。

就在众人羡慕邬瑾今日运气好之际,一个挑着担子的汉子疾步从街角走过来,对着邬瑾大声道:“瑾哥儿,你爹在雄石峡掉下去了,刚送回来!你快回去。”

邬瑾听了,一颗心猛地往下沉,脸色霎时间白了三分。

他爹在雄山寺凿石窟佛像,雄石峡两侧险峻,犹如刀削,下边是湍流,人站在崖边都目眩心摇,两脚打颤,更遑论掉入深涧中。

他大声谢过送信的人,蹲身肩起笼子,拎着木架,一手扶住饼笼,快步往家跑去。

已近半夜,月再明也照不亮天幕,邬瑾从灯火通明的街市一路跑至偏僻乌黑的十石街,脚下石板路越走越窄,最后一脚迈进了泥泞中。

点灯费油,十石街少有人点灯,此时也是如此,他在黑暗里侧着身子前行,手肘不停撞在两侧堆积的杂物上,两侧寸尺不空的屋子紧迫的压向他,把他压的气喘吁吁。

两只手冰冷地抓牢了笼屉和木架,看到黑暗中透出来的一点亮光和挤满的人,他才放慢脚步。

“瑾哥儿回来了!”

“快进去,哎,可怜。”

“瑾哥儿今年才十四吧,往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围观的人群让开一条路,邬瑾低头穿过,肩膀撞过好几个坚实的胸膛,才进了门。

院子里浮着一股浓浓的药味,弟弟邬意正站在门外哭,抬眼看到邬瑾,连忙擦了眼泪上前,接过木架:“大哥……阿爹……”

邬瑾稳住自己,归置好饼笼,低声道:“我去看看。”

他走到正屋门口,屋子里也立着两三个妇人,七嘴八舌的安慰邬母,一个大夫坐在八仙桌边开方,邬母眼睛通红,等着拿方子抓药。

“阿娘,我回来了。”

那几个妇人听到声音,都扭头看向门口,见邬瑾垂手立在门边,神情坚毅有力,可以当得了半个家,又是十石街唯一一个考进州学的,前途本是一片大好,可惜了。

一个家里少了个壮劳力,哪里还读的起书,州学不要束脩,可那文房四宝却费钱的很。

大夫也将方子开好,递给邬母,邬瑾认得大夫是有名的“李一贴”,一贴就能活命,诊金是二两银子,顾不上看邬父情形,连忙打开矮橱,把家里存下的一贯多钱都拿了出来,又将身上今日赚到的钱凑了凑,合出来两贯钱,交给大夫。

邬母送街坊和大夫出门,邬瑾又匆匆回了趟自己的屋子,从枕头底下翻出来留着买笔的两百文给弟弟,让他赶紧去抓药。

等弟弟也出了门,他立刻去看父亲的伤势。

邬父面如金纸,双目紧闭,被子随着他的身体起伏,然后在下半段骤然坍塌——双腿膝盖往下,没了踪影。

“阿娘,”他眼里含着一点泪,没看进门的邬母,“我、我先不念书了。”

邬母黄瘦的面孔忽的锐利起来:“不行!你只管念你的书,这些事不用你管,出去,睡觉去,明天还要上课!”

“阿娘,我等阿爹好了再去读书也是一样的,我多做些饼,把下个月的屋子赁钱挣出来。”

邬母用粗粝的手掌把他推了出去:“我有办法,不用你管,我会打饼,意哥儿晚点儿开蒙,当初你不是也做了三年学徒,卖了一年饼,十二岁才开蒙的。”

她一路把邬瑾推回屋子里去,又把油灯点上,才带上门出去点火熬药。

她极力地将这道门变成一个屏障,隔绝开乌七八糟的家事,让邬家出一个光耀门楣的读书种子。

邬瑾在桌边坐下,沉默地听着外面的动静,直到听到弟弟回来的声音,才摊开竹纸,磨白砚,取过鸡毛笔,蘸墨写道:“元章......”

一落笔,墨便浮于纸上,纷然而散,字难成形。

纸、笔、墨都不好,字大半寸,都难书。

邬瑾抬起笔来,拔去杂毛,再次落笔:“二十年二月初十,晴好,卖饼两笼,父伤重,望好。”

停顿半晌,他顺了顺笔,再次落笔纸上:“老天爷知道我们家有多少钱。”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折月

薛姮照知道自己是个祸害,故而她有意无意地把自己藏起来。 这么多年京城里的人都知道薛家有位大小姐,却很少有人见过她。 可随着家族遭难,她也无法独善其身,入宫做了最低等的婢女。 深宫之中处处艰险,事事惊心。 她被人嫉恨、打压、觊觎、陷害…… 却总能化险为夷,出奇制胜。 四司总管钱三春:本总管有意提携,你竟不知好歹!不肯伺候我,就安排你去闹鬼的院子上夜! 几天后,钱三春投井而死。 何贵人:我看你这般妖艳,必是要勾引皇上!来人啊,给我烙毁她的脸! 一转眼,何贵人被降为庶人,贬到冷宫去刷马桶。 皇后:敢与本宫作对,叫你死无全尸! 三年后,废后坟头长满了野草。 薛姮照深知,做小伏低,苟且度日,终究只会如蝼蚁般被人碾死在脚下。 既然如此,倒不如放出手段来,于混沌中扭转乾坤…… 本文非重生非穿越,无空间无异能。 依旧正剧风。

只今·连载中·99万字

纾春

【少女身,熟女心】 前世,崔礼礼守着贞节牌坊熬了十八年, 熬到看两只苍蝇,都羡慕它们成双成对, 她被困于逼仄内宅,香消玉殒。 终于, 老天也看不下去,让她重活一世 京城首富的千金,还谈什么婚论什么嫁? 若问崔礼礼这辈子还有何念想—— 没玩够! 一定要离那个掐自己桃花的男人远远的!

神婆阿甘·连载中·56.3万字

宋渊欢之

新文《修真界甩锅第一,团队精神第二》开坑,来吧来吧~撒花~ 宋欢穿越到古代成了猎户家的女儿,上无父母长辈,下只有年幼弟弟。 家里没田没地,只能自食其力,做陷阱捕猎物,为解决生活开销,为让阿弟能够读书识字,精打细算,时刻关注物价波动。 正愁眉之际,送上门了一个隽秀小童生。 女主主外,做陷阱,捕猎,开荒,种菜,硝制皮毛…… 无处可去的小童生主内:教导阿弟读书识字,操持家务。 女主:明年目标年收入十两! 游学路上,浅踏江湖(隐语、标行、老合、变绝点、土匪等等)、看山河、记物价、察朝廷局势。 且看因女主这只蝴蝶振翅,会让在她身边经过多年潜移默化的两个男人给朝廷、百姓带来如何变化。 (女主没有经商天赋,全靠一身武力)

柒耶·完结·91.4万字

尽欢颜

被众人怒骂的祸国妖女赵夕颜重生了。 为她惨死在少时的小竹马,在阳光中粲然一笑。 亲人皆在,故土安然。 春光方好,她正年少。 ----- 新书《度韶华》上线,欢迎书友们跳坑~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96.9万字

思美人

新书《香珠儿》已发!!作为资深政敌的子女,见面理应分外眼红,好好的厮杀一场、拼个你死我活才是。 但秦想想就特别一些,她倒霉得连穆霆都懒得落井下石。 从初见,就一切都脱了轨。 【全架空,慢热文,非大爽文,女主不是很强,男主很暴躁,都是不完美的人设,介意勿进】

二阿农·完结·76.1万字

二嫁

桑拧月丧夫守寡,身陷泥泞时,一起长大的表姐伸出援手,将她接到夫家照顾。 桑拧月感激涕零,熟料表姐面上温婉妥帖,私下算盘却打的叮当响。既想掠夺她家中藏宝,又想将她送与王爷做妾。 桑拧月费心周旋,阴差阳错与表姐的大伯哥有染…… 女配般文案: 周宝璐前世听从父母之命嫁了个书生,落得个年纪轻轻守寡的下场。反倒是寄居自家的可怜表妹,走了狗屎运,一朝嫁到武安侯府。 一个是寡妇弃妇,一个是贵妇宗妇。 冠屦倒施,周宝璐恨出了血...... 人生洗牌重来,周宝璐将表妹推给前世早死的书生,自己抢了表妹的机缘嫁到武安侯府。 她要走一走前世表妹走过荣华之路。 只是熬啊熬,前世孤独终老的侯爷大哥再婚了,儿子也有了…… 有了亲生子,她儿子还如何继承武安侯府?

二三意·完结·110万字

燕辞归

一场大火,烧尽了林云嫣的最后一丝希望。 滚滚浓烟,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乍然梦醒,人不能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 林云嫣的新生,从一手烂牌开始。

玖拾陆·连载中·143万字

他的小徒弟腰软妩媚

盛宴铃是岭南一个小官之女,生得面若桃花,腰软妩媚,性子却呆呆糯糯,喜好读书。 十一岁时,她家住的巷子里住进个比她大十岁的病秧子,像极了一块枯木,难以接近。 但他学识渊博,还有好多书啊! 爱书如命的她便动了心思,日日送去好吃的,求他说些书上的道理。 缠着求着,终于成了他的小弟子。 后来,先生病逝,她也说了门京都的婚事,去了京都,住进京都姨母家待嫁。 * 宁朔本是太傅之子,谁知父亲被冤,满门被杀,他也被关在岭南了此残生。 再睁眼,竟然成了宁国公的嫡子,小弟子也成了表姑娘,住到了府上待嫁。 只是命不好,未婚夫心有所属,想要退婚。 最初,宁朔为她筹谋此事,想让她全身而退。 后来,宁朔为自己筹谋婚事:如何让她退进自己的怀里。 * 最初,盛宴铃觉得表兄极像先生,但不敢认。 后来,她咬牙切齿,觉得自己根本不认识先生:这真的是那个清冷自持的先生吗?

素织衣·完结·82.2万字

盛世春

梁宁才送走了沙场战死的大哥和二哥,万万没想到在准备跟六年前救下的孤儿履行婚约时,却被他给活活烧死! 醒来的她变成了傅家大小姐,而杀他的仇人已然身居高位,坐拥娇妻美妾,成了皇帝跟前的重臣…… 不怕! 她梁家姑小姐换一条赛道,依旧是那个杀伐果断的罗刹女! 只是小时候老跟他侄儿玩在一起的那个不懂尊长的臭小子,怎么老缠着她?

青铜穗·连载中·83.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