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他陷入

诱他陷入

御尘寰

现代言情/已完结

37.9万字

完结于2023-07-3102:17:32
坊间传闻,岑二少因为给已分手的初恋女友做手术失败,从此对手术间有了阴影,再也没办法拿起手术刀,成了医坛一大憾事。 出生医学世家,16岁便以一篇论文震惊医学界,年纪轻轻就蜚声医坛的岑二少就这样从家族中的神坛跌落谷底。 但没有人知道,牵动他的心的,从始至终都不是他的那位“初恋女友”。 霍家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除了岑二少。 她从六岁起就跟在他屁股后,上他上过的学校,学他学过的专业,看着他恋爱、分手、为情所困,只等着有一天能够堂堂正正的站在他身边。 但是一场车祸,把他从她的记忆里剥离,她记得全世界,缺独独忘了他。 原来没有他的世界是这样的。 【假失忆,真甜宠,1V1】

第1章霍家小公主回来了

车祸失去意识前,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拨通了男朋友的电话,但被他挂断。

我是他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不可以在上班时间联系他。

我在手术室里抢救,而男朋友在隔壁给他白月光做手术。

三年后,在我结婚前夕,他跪在我面前,“求你不要离开我,我可以接受地下情,甚至……第三者。”

我录下他卑微恳求我的样子,转手发给了他的白月光。

*

从早上开始,医院的群里就在不停地弹消息。

岑北辰坐诊出来,已经一千多条未读,他揉了揉眉心,什么时候医院已经这么闲了?

回到科室,正换衣服的时候,听到科室主任和副主任聊天。

“主任,今年医院扩招,应该能多来几个人吧?真是快要累死了。”

“有两个住院医师,三个实习医生,可都是我抢破头的。”主任的话里带着几丝得意。

“诶呀,这可真不错。”副主任翻动着桌子上的资料,“这个哈弗大学的研究生选择了咱们科室?”

“那是。”主任更得意了,“这姑娘本科在金城大学,师从许教授,许教授教出来的,那不个个是人材?”

“这要是留在哈弗读博,前途就更好了……”

岑北辰系扣子的手顿了下,转身走过去,把桌上的简历拿起来。

“差点忘了,北辰也是跟许教授?快要博士毕业了吧?”科室主任抬头看着岑北辰,眼底却闪过一抹惋惜。

“论文还差一点。”终于回来了么?看着简历上的照片,岑北辰轻轻地抿起唇,捏着简历的手也微微用力,若是仔细听,也能听出他此刻的声线都有些紧绷。

论文差一点,差的是什么,不用说,科室主任心知肚明。

自从三年前,岑北辰一场手术事故之后,就再也没办法拿手术刀了。

拿不了手术刀,论文中的很多就只是论点,缺的就是实操的环节。

沉默了片刻,科室主任转移话题,“说起来,这应该是你的学妹了,以后可得多多照顾。”

岑北辰把简历放回桌上,指尖覆在照片上,沉声道,“我带她。”

科室主任一开始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在副主任的脸上看到同样诧异的表情之后,才确认自己听到了什么。

岑北辰曾经也带过实习医生,不过自从三年前那件事开始,他不能再进手术室,自然也就没办法再带实习医生了。今年他也刚刚考到主治医师,倒是有资格带住院医师,但是……

见主任半天没说话,岑北辰又重复了一遍,“我带她。”说完抬手系好最后一个扣子,转身离开。

“这……”副主任脸色有些尴尬,这几年科室重点的年轻医生都是他来带,剩下的分给科室有经验的医生,本来还想寒暄着几句之后,跟主任说他来带这个人,哪知道就被岑北辰抢了先,“这合适么?”

科室主任看着岑北辰的背影,半响才道,“其实当年,也不算什么大事故,他就是过不来那个坎,手术中情况瞬息万变,又哪有十全十美的?他是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给他个机会,也许……”

“咱们科室已经有个不能进手术室的了,要是再教出来一个……”副主任不服气,“这么优秀的人,可别一进门就给毁了。”

“就让他带吧。”科室主任拍板定了下来,“我也会盯着的,另外的交给你安排,也多用心些。”

说完,科室主任开心的站起来,去跟其他科室主任炫耀自己的战果去了。

副主任看着桌上的简历,冷哼一声,“拽什么拽,医院是他家开的就可以为所欲为?兄弟姐妹们哪个在医院不是首席医生了?自己连手术刀都拿不了,要不是靠着关系哪有医院愿意留?呸!就看你能带出个什么花来。”

*

出了医院,刚上车,岑北辰的手机又“叮叮叮”发出几条信息的提示音。

他拿过手机,是群聊。

【听说霍家的小公主回来了,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啊,我家医院收到了简历。】

【果然还是要去你们岑家的医院,让我猜猜,是咱们岑二爷在的神经外科吧?】

【就你聪明。】

【但你们可以拒收啊,不然岑二爷不是又要头疼了?】说这话的人,还顺便@了一下岑北辰。

【世界排名第一的医学院研究生,又是许教授亲自写的推荐信,怎么可能拒收?】

【浅姐,情敌预警啊。】

群里说到这,就安静了下来,岑北辰一直没说话,差不多过了十几分钟,云浅才回了一条,【别乱说,哪有什么情敌?】

【就是,在二少眼里的是情敌,都不在二少眼里,只能算是自作多情。】

【@二少,来盛世喝酒啊,过了今天,清静的日子可就没咯。】

【快来吧,浅姐也在,你俩都多久没同框了?】

群里的消息一直在跳,大家都开始回忆曾经那位霍家小公主为了岑北辰做过的惊天动地的事。

【我记得她上初中开始就每天给二少送早饭是吧?二少吃过么?都丢进垃圾桶了吧?】

【吃什么啊?我可是每天都见到二少陪浅姐吃早饭,从高一到大三,除去实习,一天不落。】

【每年二少的生日她都搞得轰轰烈烈的,生日礼物流水似的送过来。】

【听说二少开始去医院实习的时候,她就跟长在医院了一样。】

【这个我知道,还故意挂二少的号,进了门诊就不出来,有几次都是二少叫了保安才把她赶走。】

【哈哈哈,独角戏唱这么多年,累不累?现在又狗皮膏药一样粘上来了,这次跟二少在一个科室,更可以二十四小时黏着了。】

【岑暖姐,你们真的不怕影响你们医院的声誉么?不怕闹出点什么大事来?】

【医院有自己的规章制度,违反制度自然有处罚。】

【我都开始有点迫不期待了。】

【有什么迫不期待的,那就是个疯女人,当初为了逼二少见面,自导自演车祸,自己的命都不在乎,有什么资格做个医生?】

【是诶,那场车祸差不多就是捡回一条命吧?当时要不是许教授在,估计人都没了。】

看到最后一条信息,岑北辰的眉心蓦地一跳,拧着眉打字,【都吃饱了撑得没事干?】

【散了散了,让人心塞的人就不要再提了。】有和事佬见岑北辰生气,赶紧附和了一句。

正要收起手机,云浅的信息发了过来,【别太烦躁,三年不见,她可能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幼稚了。】

岑北辰没回信息,关了手机屏,把手机扔到一边,发动了车子。

他倒是希望她像以前一样幼稚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只对你服软

简介一: 陈宴作为陈家私生子,一直流放在外,不被陈家接纳。 他穷困潦倒,为了给母亲赚钱治病,不得不与对他一见钟情的周棠虚意逢迎。 只因周棠人傻钱多,对他如痴如迷。 他病态冷漠的看着周棠对他越陷越深,他也以为他对她不会动情,然而周棠却像个小太阳,一遍遍的将他从泥泞中拉起。 他也以为周棠会永久迷恋他,没想到他拒绝了她的表白,周棠却真的从他的世界彻底消失。 这一次,陈宴终于知道,周棠也是个心狠的人,是真的可以这么干脆的不要他。 再重逢,他已经是北城顶贵,她是被前男友骗得失心失家的人。 他病态的想让周棠在他身边也吃尽苦痛,没想到他才是重蹈覆辙,越陷越深的那个,甚至丢盔弃甲,偏执到周棠对哪个人笑一下,他都能嫉妒发狂。 简介二: 周棠不顾一切的喜欢陈宴喜欢了三年,人尽皆知。 那天晚上,周棠当着所有人的面表白陈宴,陈宴却当着所有人的面拒绝,牵着白月光走了。 周棠心灰意冷,彻底和他断了联系。 后来,北城人都知万盛集团的总裁陈宴爱惨了白月光女星苏意。 周棠也一直这样认为。 直到周棠分手,主动去用心讨好另外的男人时,陈宴终于坐不住了。

圆子儿·连载中·136万字

缠腰

十岁那年,他腼腆地喊着一声“姜姐”,瘦瘦小小,是听话的小奶狗,她学着大人的样子,亲他的额头安抚。 再见面,他一身笔挺西装搭配金丝眼镜,举手投足间如皑皑霜雪矜贵清绝,高不可攀。 撕下那副斯文败类的伪装,他终于在黑暗中露出了獠牙。 “这不是你教我的吗?”他从后面环绕住她的细腰索吻,声音带着蛊惑,近乎玩味地喊出那两个字,“姜姐。” 姜玖这才明白过来,对方早就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变成了一头偏执且腹黑的狂犬。

鹿闻笛·完结·123万字

诱她深陷

周珩觊觎岑佳的第十年,终于彻底将她占为己有。 【爱你在心口难开大灰狼】vs【没心没肺大小姐】 微强取豪夺/玻璃渣拌白糖 *** 男主心路历程:她不爱我→她好像爱我→她到底爱不爱我→ 算了,我爱她吧! 女主心路历程:仙女不入爱河,搞钱搞钱搞钱!

花时玖·完结·60.1万字

情诫

苏酥是个“欺横霸市”的“小渣女”,她看上了君子端方的谢珩。 原以为是要费尽心思才能如愿,结果他深邃的眉眼一抬,从容就上了她的钩。 这时,苏小姐娇气的说:“虽然我家境好,但以后会好好对你。” 谢珩只笑不语。 后来,她才知,他是上京百年家族的继承人,他那时沉默是看不上她家的家底。 那天,家主继承大典上,谢珩一袭深沉黑衣肃穆威严,金丝边眼镜,手执三柱香烟焚香参拜。 手腕之上戴着的却是格格不入的兔子发绳。 那是此生例外。 可他伤了小姑娘的心,小姑娘就跑了,不要他了。 经年之后,世人皆知,谢家家主谢珩被一个小姑娘拿捏死死的。 旁人来问:“听闻谢太太驭夫之术很厉害?” 苏酥眉眼轻眨:“大概因为我漂亮吧,他一开始就是觊觎我的美色。”

原野听风·完结·67.2万字

延时热恋

【清冷骄矜京圈大小姐x矜贵深情京圈投行大佬】 林曦十七岁那年,伤了耳朵暂时失语。父母车祸离世,她和哥哥相依为命。后来哥哥工作调动离开,她被接到临市外婆家生活。期间,哥哥嘱托朋友来看她,来得最频繁的,就是那个比她大了五岁的“三哥”——秦屿。 京市距离临市一百多公里,他坚持陪她看医生,耐心教她讲话,甚至每晚都会准时出现在她的校门口。他将仅有的温柔全都留给了她,但一切又在她鼓起勇气表白前戛然而止。暗恋未果,家里又突生变故,她远走他乡和他彻底断了联系。 再见面,是她七年后回国相亲,被他堵在餐厅走廊,“楼下那个就是你的相亲对象?怎么在国外待了几年眼光越来越差了。身边有更好的选择,你还能看上他?” “谁是更好的选择?” 她下意识追问。 秦屿:“我。” 【青梅竹马,破镜重圆,双向暗恋小甜饼】

陆方之·完结·50.3万字

离婚后,林医生每天都想复合

白沐沐性格又乖又甜,长了张宜家宜室的脸,这辈子做的最疯狂的事,莫过于和只见过两次面的相亲对象结婚了。 婚后,她与林路宁相濡以沫,本以为会日久情深,却不料最终只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利用。 离婚前一天,白沐沐红着眼问他: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清冷矜贵的林医生凝视着她,话语犹如最尖最冷的刀,狠狠戳进了白沐沐仅剩的自尊心。 “我们,从一开始不就是假结婚吗?” 林路宁以为白沐沐爱他,不会离开他,却没想到,那个一向乖甜听话的女人,毅然决然地离开了他。 他找了无数地方,也没找到那个他早已深入骨髓的女人。 多年后,大西北的荒凉之地,白沐沐与林路宁重逢。 那个一向矜贵理智的男人,发了疯似地攥着她的手不放:沐沐,不要再把我当作陌生人,求你了! 白沐沐挣脱开他的手,似笑非笑间,多了几分他当初的模样:林医生,请自重。

鱼又水·完结·43.3万字

尝桃

陈氏家族聚会上,有人起哄问陈京裴:“裴哥,你的初吻,是什么味道的?” 陈京裴略微沉吟,想起那个阳光温暖的慵懒午后,小姑娘怯生生的喂他一瓣桃。 他笑容邪性桀骜,目光挑衅般的投向那个坐在他堂哥身边吃桃的女孩,一字一顿道:“桃子味。” 宣枳:“……” 现在戒桃还来得及吗? … 无人知晓,他们曾经疯狂相爱过。 陈京裴VS宣枳 CP名:奉枳陈婚 【有钱有颜的游戏公司大老板X娇软漂亮的一线记者】

火几·完结·23.3万字

惹火红玫瑰

离婚前,许枝是容州市人人称羡的商太太。 都说她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才能嫁给商既明这样的男人。 离婚后,她纵情享乐,享受单身。 别人都说许枝是魔怔了,才撇了商太太的位置不要,要离婚。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两年婚姻带给她如何的身心俱疲。 再后来,商先生看着醉倒的她,终于按耐不住,上前一把将人抱起,委屈的像个摇着尾巴的大狗狗。 “老婆,玩够了,就回来把婚合了吧。” 许枝冷笑推开:“商先生,请自重!我们可没关系。”

容漂亮·完结·53.5万字

戒断偏爱

(横刀夺爱,双洁,书香世家假君子vs肤白貌美伪月光) 戚岁宁当了周靳晏五年的白月光,成了杭城无人不知的吉祥物。 周靳晏是天之骄子,走到哪里都是被捧着的主儿。唯独在追求戚岁宁这件事上,一次次的碰壁。 戚岁宁出国那几年,周大少爷身边美人环绕,也不过是婉婉类卿,个个都像极了戚岁宁这个白月光。 再后来白月光归国,生日那天,周靳晏在众人面前求婚,后者却无辜又柔弱的说:“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戚岁宁一直知道白月光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温柔婉约,柔弱可怜,她也一直兢兢业业的扮演着。 直到后来祁家大门前,温雅俊美的男人撑伞走过来,对自己说:“岁岁,演技真差。” 杭城第一财阀祁聿礼是百年书香门第养出来的继承人,矜贵自持,温文尔雅,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端方君子。 彼时大雪覆城,戚岁宁为了摆脱周靳晏的控制,主动找上他。 小姑娘眼泪汪汪,蹲在伞下可怜兮兮的说:“祁先生。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你能不能和我假订婚。” 却无人知偏僻的刺青店,温雅如玉的男人款款进门,在锁骨处刻下了一朵木兰花色。 他爱的人不是白月光,而是山巅上剔透的霜雪,而他心甘情愿的暖她一生一世。 #你的白月光我看上了 #痴情苦等不如横刀夺爱

傅五瑶·完结·45.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