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府的草包夫人重生后杀疯了

相府的草包夫人重生后杀疯了

燕字桥头书

古代言情/连载中

85.7万字

更新时间:2023-11-1211:09:44
活泼天真的将军府嫡女沈阿娇爱惨了别人家不要的未婚夫。 她扬言:“男未婚女未嫁,你既然被宋家退了婚,那何不入赘我沈家?” 陈遇安感激,他也爱极了这风一样明朗的女子,虽是赘婿,他不嫌弃。 但当他得知陈家就是被沈家弄倒台的,他的仇恨不允许他再爱沈阿娇。 当沈家处处羞辱他是赘婿时,他的自尊碎了一地,他再也没对沈阿娇笑过。 于是,当沈阿娇说,怀了他的孩子时,他冷着脸说:“你不配!” 后来,她倒在大雪里,孩子没了,一尸两命。 陈遇安悔得肠子都青了,但换回来的是一个杀伐果断,不再天真,却将他模仿得深入骨髓的沈阿娇。 沈阿娇重生了,这一世,她不要爱情,不要陈遇安了。 她只护着即将被陈遇安扳倒的沈家,她不要沈家灭门成河! 只是,当她休夫后…… 最后,那个悔得肠子都青了的陈遇安大雪天跪在她家门前,可怜兮兮地问:“阿娇,你还需要上门赘婿吗?”

第一章不死心

三更的腊月天黑沉沉,裹着风雪似刀。

冰冷的相府厢房里,一地的黑毒血和冷透的尸体,格外刺眼。

忽然,原本再也醒不过来的沈阿娇,忽然身体一颤!

随后,满眼惊愕瞪着一切!

“我……怎么又活了?”她感觉五脏六腑仿佛被万虫撕咬一样疼!

可她死后,不是一直没有痛感吗?

当她借着惨白月光看清周遭陈设后,她终于明白了!

她死后一年,又重生到死的那一日了!

她本是沈大将军嫡女,当今丞相陈遇安,则是她当初一眼便相中的红衣状元郎,还是被宋家退婚的赘婿。

可她心生喜欢,便求父亲做主,求了这门婚事。

只可惜,即便是被抛弃的陈遇安,也从来看不上她这草包。

而她的骄傲也不允许她求饶,讨好,于是就这么僵着。

只是,她的死皮赖脸换来的只是陈遇安的无所谓,以及厌烦透顶。

不仅如此,哪怕两人成亲了,陈遇安也仍旧对白月光宋雪莲恋恋不忘。

哪怕宋雪莲退婚于他,他也对宋雪莲痴心不改!

所以,陈遇安认为是沈阿娇强行嫁给他,毁了他和宋雪莲的姻缘。

三年后,陈遇安在沈家的扶持下,做了权倾朝野的丞相。

不到半年,就狼心狗肺地扳倒了沈将军府。

沈家,满门流放,途中全部被宋家的人弄死!

而她,早在沈家倒下的前一个月,就连同腹中的孩子,一起被宋雪莲用一碗毒药,杀死在这个寒冷的冬天!

死后一年,她不仅目睹了家人们的死,还目睹了很多秘密。

相府、尚书府、沈家,其中的各种秘密,她全知道了!

纵然她现在还是个故意藏拙的草包,她也有足够的手段力挽狂澜!

“看来老天爷都在帮我,助我复仇!陈遇安,宋雪莲,今生,我要你们全都死无葬身之地!”

沈阿娇眼神狠了又狠,立刻开始复仇!

她支撑着快要破碎的身体,走到冰冷的案牍边,提笔落字,苍劲有力,颇有将门之风。

遒劲有力地写下两个字:休夫!

写完后,她眼里的星光稀碎,那沉重的眸子仿佛抛下了什么,终于轻松了许多。

而后,她匆忙抓了件猩红的袍子裹在身上,拖着中毒已深的身体往外走去。

她要离开这吃人的相府。

为前世的愚蠢弥补,拯救即将被灭门的沈家!

沈阿娇往陈遇安的书房而去,此时,陈遇安刚从外头回来。

刚掌权相位,他一介寒门子弟,人微言轻,势单力薄,自然阻力无数。

幸得兵部尚书宋大人以及不少志同道合者支持,他才微微站稳了脚跟。

昏黄的灯光下,他俊美的容颜如同上天杰作,美人如画。

“安哥哥——”忽然,身后传来温柔之声入耳,刺激得陈遇安猛地合上了手中的竹简。

他俊眉一拧,狭长凤眸满是冰寒,抬头看去,又是宋雪莲。

他满脸冰寒不得已化开,勉强挤出一丝温度:“你怎么还在这里?”

一连半个月,宋雪莲每日都在这里,他似乎避不开似的。

宋雪莲见他态度依旧冷淡,心里微凉,但想着两人从前的纠葛,就不免又原谅了他现在的高傲。

宋雪莲笑着放下手中鸡汤:“姐姐还没好起来,安哥哥又分不开身,我总该帮帮忙。免得姐姐又闹腾起来,说安哥哥狼心狗肺,不顾她。”

听到这,那原本化开的寒霜又在眸中凝结。

陈遇安似预料到了什么似的,斜睨道:“她又生事端了?”

这语气不悦,带着责备和一点不耐烦。

沈阿娇病了,但十之八九是装的。

她总装病,甚至真的把自己弄生病,只为他去看她一眼。

若只是如此,他尚能忍受她的作。

可最近他不再上当,因为沈阿娇有事求他。

自从沈将军府不太平后,沈阿娇一直缠着他直言上书,为沈家功高震主以及其他罪行开脱。

文武百官无不是与将军府撇清责任,他陈遇安刚得圣宠,不代表真的有很重的话语权。

偏生沈阿娇缠得紧,他这才避而不见。

正想着,忽然门外传来一声低沉又带着烦躁的声音:“让开!我要见陈遇安!”

沈阿娇!

陈遇安眸子猛地一抖,心烦意乱地朝门外看去。

只见屋外纷飞大雪中,惨白的月光将一红衣斗篷娇娇女映衬得肤若凝脂面如霜。

只是,那白里透着惨白。

月余不见,她身形更加枯瘦了。

这得是闹得多厉害?

陈遇安不由得微微拧眉,眸底带着一丝心疼。

沈阿娇站在院子里,披着猩红的大斗篷。

头顶着大雪一言不发,微微红了眼角的模样,像极了一只小白兔。

又甜又娇,娇俏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陈遇安喉结不由得滚动,感到有些干燥。

可沈阿娇直视他的神情里,只有无边冷意和恨意。

那坚决又冷冽的眼神,似乎是来找他算账的。

他不免微微摇头,把剑眉一拧,低声道:“让她进来。”

冬日冷,再这么站着,冻坏了可怎么好?

宋雪莲眼底都是嫉妒,但陈遇安不曾看她一眼,因此就没瞧见她的惶恐,以及震惊!

沈阿娇怎么还没死?

她明明探了沈阿娇的鼻息,确定这女人死透了,她才离开的!

这才半个时辰,这女人怎么又活了?

这女人可是连续喝了一个月的毒药啊,怎么可能还活着!

但眼下不是纠结此事的时候,她得赶紧把沈阿娇打发走,否则这该死的女人,一定会状告她下毒之事!

“安哥哥,你可千万别心软,沈家这回是在劫难逃。陈家可是你千辛万苦才重建的,若因这蠢女人失了圣宠,你得不偿失。”宋雪莲说得小心翼翼,提心吊胆。

果然,陈遇安眉头拧得更深,目光虽未曾看向她,却变得比霜雪还冷:“聒噪。”

就俩字,却透着对她的这个退婚的前未婚妻的敷衍和厌恶。

宋雪莲一下红了眼,知道自己地位不如从前,只得装出委屈的模样到门口去。

一到门口,她便上前迎沈阿娇,苦口婆心道:“阿娇姐姐,从前你逼我与安哥哥退婚,已经让安哥哥失去一次重新爬起来的机会。这一次,安哥哥是靠着自己的才华才站稳脚跟,我们尚书府也会全力扶持安哥哥站得更稳。你若真心爱他,就别再拖累他蹚沈家的浑水了。你爹功高震主,满门抄斩是迟早的事,你死了这条心吧!”

啪!

宋雪莲话音才落,沈阿娇已经一巴掌呼了过去。

她如雪一般冷傲的神情落在宋雪莲脸上,好看的樱桃小嘴只一个字:“吵。”

这做派和陈遇安真是一模一样!

但比陈遇安更冷!

宋雪莲震惊不已,却又不得不忍下来,好,很好!打吧,让表哥陈遇安知道了才好!沈家死定了!

这一幕的确落在陈遇安眸底,等沈阿娇再看向陈遇安时,发现陈遇安狭长凤眸里,荡漾着对她的嫌弃。

动不动就打人,是沈阿娇没错。

这女人还是冲动无脑,刚才他竟然以为这女人转性了,呵,真是不该奢望。

他很快将视线收回来,似乎懒得多看她一眼,又似乎是在为宋雪莲抱不平,但沈阿娇不在乎。

待沈阿娇走到他身边后,将一封书信递到他手边,但他看也不看,只冷声道:“还不死心?”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穿越后喜当妈,老公给的太多了!

叶朝朝原本是个苦逼的社畜,结果一朝穿越,莫名其妙一个小孩子找上门,张嘴就喊妈,这也就算了,还来了一个陌生男人,非要让她拍戏。“不干!我只想躺平!”“片酬八千万。”“成交!”她也不想的,可对面给的实在太多了!“老婆,你喜欢这个吗?我给你买”“妈咪,你看我可爱吗?”一大一小围着叶朝朝团团转,结果八千万没到账,人还被忽悠走了,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花满楼上楼·连载中·44.7万字

腹黑大皇子他宠妻无度

她是天之娇娇女,九州九国里唯一的天命凰女,得之得天下,药王谷都尽在掌握。 退婚只可她提,和离亦是。 欺她辱她者下场惨烈,这一世,她绝不姑息! 可面对那个男人,她却只一句话:“小女子愿以身相许……”

桑葚樱花酱·连载中·65.8万字

穿成农家恶媳妇,将军成她掌中娇

【种田】+【穿越】+【逆袭】+【宠夫】+【非女尊】 一场地震,方晴柔穿越进了自己正在看的漫画中,成为那个刚被亲娘卖掉就得知要嫁夫婿丢了的悲催女人。 好不容易带着一家老小脱贫致富,那个丢了的未婚夫又自己找回来了! 方晴柔一口唾沫直奔对方俊脸:傻叉,上个山都能把自己给丢了,要你何用! 在外征战四方,流血不流泪的某将军忍不住哭唧唧:娘子,为夫找你们找的好辛苦啊~ 大夏挑衅,战乱四起,将军率军出征,奋勇厮杀,却寡不敌众,即将败北。 危难关头,只见方晴柔率领三万江湖人士齐上阵,她站在阵前高喊“给我杀!老娘有的是钱!”

弓长老八·连载中·8万字

未婚夫出家后,我竟有了三岁崽崽

大婚将近,未婚夫陆昀情愿剃度出家,也不愿娶祁语宁为妻。 祁郡主一时间沦为盛京笑柄。 婚事本就是陆家求的,若是陆昀悔婚大可退婚,他竟出家让自己被人笑话。 祁语宁今生头一次受此大辱,正想着如何报复未婚夫全家时…… 却发现她和前未婚夫那个名满盛京的兄长陆泽,竟有了一个三岁女儿! 小剧场: 香林寺中。 前未婚夫陆昀看着眼前冰冷米糠饭,两根小白菜,没有一滴油,心下万分后悔。 为何不娶祁语宁?偏偏要在此处受苦! 陆昀擦了擦锃光瓦亮的光头,走到祁语宁厢房前:“宁宁,我后悔了,我愿意娶你为妻,日后我的心中只有你,不出家了,咱们明天就拜堂成亲……” 厢房门缓缓打开,陆昀见着出来的陆泽一愣,“宁宁呢?哥,我愿意娶宁宁了,这寺庙我是我一天都待不下去了,我宁可娶祁语宁为妻。” 陆泽冷声:“寺庙待不下去?那就去漠北城军营去!” 陆昀:“???” 陆昀见着屋内出来脸色酡红的祁语宁:“宁宁郡主,我愿意娶你为妻……” 小萌娃从屋内探出脑袋来:“爹爹,他是想要娶我娘亲吗?” 陆昀:“!!!” 谁能告诉他,他才出家三个月,为何他大哥和祁郡主有三岁的女儿了?! 求收藏~

五月柚·连载中·15.6万字

寒门长嫂

秦绵绵一朝穿越,开局就被卖给傻子当媳妇儿。她穿过来的时候前身已经气急攻心而死,原主还被人灌了药。 拼尽全身力气也没跑掉,反而还被人救回的她意外激活了功德系统。 想赚点功德积分顺带还个人情,却发现这一家人其实并不是她想的那么不堪。 赚到了功德积分她还有点留恋付家人带来的温暖,逐渐适应了在付家的生活。 一不小心,凭借着功德系统她就带着付家成大户了。 又一不小心,她带着万胜村脱贫致富了。 再一个不小心,她发现了自家傻子夫君的秘密。 哦吼,玩脱了。 为了不被灭口她只能‘被迫’以身相许了,只是‘被迫’的时候她笑的略微有点大声.... 芳芳:我家哥哥单纯,嫂子善良,是天下一等一的大好人。 被秦绵绵坑过的受害者1号:你放屁!就属你嫂子心思最歹毒。 受害者2号:你放屁,你哥哥杀人不眨眼! 村民们:你们才是放屁,滚滚滚滚滚,再胡说统统打死!

一颗糖Y·连载中·11.4万字

她又宠冠六宫了

人人都道云予微命好,慧眼识珠救了当时还是容王的恒昌帝,从此一介平民医女翻身成贵人。 容王登基,所有人都以为云予微要一飞冲天了,却有谣言四起,原来当初救了恒昌帝的人另有其人,君不见,那传说中的白月光都要封后了吗? 那个云予微就要倒霉了! 幸灾乐祸的人们摩拳擦掌,准备随时上去踩一脚。 结果等来等去,等等!这人怎么宠冠六宫了?!

一筐滚滚·连载中·55万字

抄家流放后,嫁给山里汉被宠翻了

【传统古言+先婚后爱+宅斗甜宠+1v1双洁he】尚书府被抄,聂薇霜罚没云韶府。 她辗转被卖去乡下,被人关在笼子里,偶见一个后肩有蓝色落烙印的男人,在对方经过时,她死命抓住对方的衣角不松手。 蓝色烙印,跟那天闯进她家的人一样,她誓要搞清楚聂家所受之冤,还阖府上下清白! 阴差阳错,对方是买她回去当媳妇的…… 她只想查清真相,对方却只想跟她生娃过日子。 命运捉弄,山里汉摇身一变侯府世子。 聂薇霜抄手表示:种田浣衣我不行,宅斗当家我在行! 她,帮他操持家宅内院,小人作妖?拍死!银钱不够,她赚!萧条侯府,日益兴旺。 他,帮她查案,还她家人清白,给她旁人无法企及的尊荣、爱护与信任。 最终夫妻同心,克服万难,一个成了侯府主母,一个成了一代名将…… 【傲娇矜贵白切黑事业批落魄贵女vs深情专一潜力股山里汉侯门世子】

万岁橙·连载中·12万字

长公主她天天被死对头读心

【读心术男主VS疯批女主】 传闻长公主与赵家公子势同水火,赵家流放,长公主却把死对头圈在府中欺负,人人都说长公主多行不义必有报应。 终于,天道有轮回! 赵家公子一朝得势,所有人都期待着赵家公子会怎么折磨长公主,他却眼巴巴的追在长公主后头要名分。 被圈在怀中长公主暗骂道:狗男主! 赵家公子却一脸笑意的瞧着她:“心肝儿说谁是狗男主?” 长公主震惊:你竟然能听到我心声?! 是的,一直都能听见。

芋泥兔子·连载中·10.7万字

除了美貌,她还有一身霉气

家世好,样貌好,男主不爱,因爱生恨,作恶多端,结局很惨……妥妥的恶毒女二剧本落在董婉婉(萧玉)身上。 董婉婉,一个被穿越女主轻松碾压的倒霉蛋。 她是京城里最骄纵跋扈的将军府大小姐,一夕之间家破人亡,为了苟活于世间,她改了姓名,隐居偏远小镇。 偏偏倒霉体质缠身,烂桃花,凶杀命案,卷入纷争,无妄之灾……没有一刻是消停的。 还能怎么办呢? 将就将就,再苟活几十年吧。

南方宝藏·连载中·53.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