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在死对头魔尊怀里肆意撩

重生后,在死对头魔尊怀里肆意撩

一方朔漠

玄幻言情/已完结

90.8万字

完结于2023-09-2600:01:00
隔壁《重生发疯,这高门主母我不当了!》已开,有兴趣可戳 【重生正派天之娇女VS穿书死对头魔尊】 * 修真界第一奇才宁香殒落了,据说死前堕入魔道,理智全失,她的师门为控制事态,不得已扒去她剑骨,沉她入永无轮回的墨潭。 * 宁香死后魂魄飘荡在上空,看着她用命去守护的师门用最脏的话语抹黑她,连轮回都不肯让她入,反倒是她的死对头魔尊将她尸身捞出,更是不惜自爆拉整个师门给她陪葬,只觉讽刺又诧异。 * 彻底失去意识前,她想,若有来生,她不要再守护师门了,她只想守住那个笨魔。 * 上天垂怜,宁香重生在她以半条性命封印住莫吟行的当日。 这一次,全师门的人都看到,那个最是嫉魔如仇的第一剑修丢掉手中诛魔剑,在莫吟行诧异眼神下主动被他挟持为人质,让他带她离开。 * 到了魔界后,宁香意外发现莫吟行对她喜好拿捏极准—— 松软的大床、粉色漂亮衣裳、半夜一定要起来吃的青果... 和她年少曾救下的小妖一样令她吃惊。 * 莫吟行有两个秘密。 一是他喜欢的纸片人成真,二是他还未成为魔尊前,曾和她一起生活过三年。 她是星星般耀眼的天之娇女,他从没奢望能触碰到,但某一天,星星却意外朝他奔来。

第一章我若说是,你可信我?

“啪!!”

响亮巴掌声传入宁香耳中,让她迷蒙的思绪逐渐变得清醒。

眼前是一棵绽放大片粉白合欢花的巨树,系在树杈上的粉纱幔正随晚风吹拂猎猎作响。

巨树下瘫坐着一名少女,少女藏匿在凌乱青丝下的面容和她有六分相似,只是此刻右脸却高高肿起,面上浸满的泪液显得她娇弱堪怜

这不是宁香头一次看见她养妹摆出这副作态,只是有点奇怪为何此刻的宁柔看起来像是年轻许多。

她记得她身死时宁柔已二十了,而今,怎得瞧着像是十七岁?

没等她想明白,就听瘫坐在树下的宁柔委屈开口道:

“二姐,我知道你很不高兴今年生辰又是同我的一起操办,我作为一个后来到宁家的养女,的确也不应该享受这种待遇,你对我动手,我能理解的......”

宁香听完宁柔所说,看了眼现今还好好生长着的合欢树,又低头看了眼被她攥紧在右手里的东西,突然明白,她或许是在死后重生回到了三年前?!

少女震惊间,周遭不知何时聚集了不少邵阳峰弟子,议论声开始此起彼伏。

“这不是二师姐吗?她什么时候从十杀境出来的?”

“好像就是半柱香前的事情,不过看这样子二师姐的心眼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她们两个的生辰一起操办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吧?怎么每一年她都要在这时候找小师妹的麻烦,瞧瞧小师妹那右脸,都被打肿了啧啧。”

“哼,这还不好猜,二师姐整天冷着一张脸跟个冰块一样,又只知道埋头修炼,对比起她,咱们小师妹不讨喜多了,不久前还送了不少邵阳峰弟子一人一个剑穗,依我看,她就是嫉妒了没地方发泄才拿小师妹撒气!”

宁香对这些议论并未放在心上,而是垂眸去看还装作一副可怜兮兮模样的宁柔,翕动起干裂出血的唇瓣问道:“宁柔,你确定我只是因为不满这件事才动手打的你?”

少女迎风而立,身着的纯白弟子服沾了不少血迹灰尘,此刻即便身处议论旋涡也仍未受到任何影响,反倒像一只孤冷伤鹤,冷冷盯着宁柔瞧。

她丹凤眼的左眸内长有一个青蓝色胎记,乍一看过去,很容易给人一种天生异瞳的错觉,且眸色一浅,眼里的神情便瞧的更明显,宁柔被宁香眼里的冰冷刺的打了个哆嗦,继续装傻道:

“二姐姐这说的是什么话,若不是因为此事,还能是为何事?我......”

宁柔话没说完,湿润的眼睛便因看见了什么发亮了一瞬,水雾再次弥漫上她双眸:“大师兄,你怎么来了?”

宁香循声望去,来人穿着和她同色弟子服,身形高挑、五官英气,额间正中生了一颗肉痣,像是坠落凡尘的佛子,气质超然。

来人正是邵阳峰大师兄,也是作为她未婚夫的缪玉轩。

见他来了后不说先关心关心她这个还带一身伤的未婚妻,反倒去扶哭的梨花带雨的宁柔,宁香倒也不意外,而是淡定从纳戒取出愈伤丸吞下,为待会儿见一人做准备。

缪玉轩替宁柔擦拭好泪液,又给了她一瓶上好伤药膏后便从宁柔和周遭弟子口中了解了大概情况,英气的脸上很快浮现出恼意。

他紧拧起眉头,看向宁香的眼里满是失望:

“宁香,你究竟是何时变成这副模样的?在我记忆中你明明是最明事理、最不屑恃强凌弱之人,而今怎么会任性妄为到连丝毫修为都无的小师妹都下的了狠心打?!”

宁香听着和上辈子如出一辙的质问话,收起药瓶凉凉道:

“掌掴这事我认,别的,我可没说要认。不过现在听完你说的,我只后悔刚才怎么下手的时候没再重一点,最好是把她的嘴也打肿,让她说不出假话!”

宁香说罢,冷瞥了一眼缩在缪玉轩身后的宁柔,吓的她立马紧了紧攥着缪玉轩衣袖的手,像只受惊的小白兔。

缪玉轩察觉到宁柔对宁香的惧意,安抚了下她后黑沉着面道:“宁香,你还要继续死不悔改!你若现在立刻和小师妹道歉,这件事便算了,不若今日我必将替她讨回一个公道!!”

“公道?”宁香看着眼前在前世算是间接害她身死的青年,不知是在问这件事,还是在问什么旁的,讽刺一笑,“你怎知你即将行的会是讨要公道,而不是偏袒纵恶?”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缪玉轩眉头拧的更深了些,“难不成在场众人都在撒谎,就你宁香一人清清白白?”

宁香视线直直望进他眼中,长有青蓝胎记的左眸内染上一些期待:“我若说是,你可信我?”

少女问罢,张开一直握着什么的右手,露出里面碎成几块的佩剑形玉坠:

“她偷偷进我洞府拿了此物,我让她还给我,她嘴上说着要还,还的时候却故意先松手让它摔碎在地,你说,给她这的一巴掌她受的冤不冤?”

围观弟子却不解:

“不就是一个玉坠吗?至于直接给小师妹一巴掌?二师姐未免心思太过狭隘了些!”

“是啊,而且我也不相信心地善良的小师妹会故意做这种事情,二师姐你给小师妹泼脏水也要有证据吧?”

缪玉轩和宁香相识最久,别人或许不知道她手里的玉坠有何含义,但他却十分清楚。

若是因此事她才动手打了宁柔,那的确是情有可原。

但......

他低头看了一眼楚楚可怜的宁柔,再次抬头时避开了宁香的视线注视,抿唇道:“我只信我听到和看到的。”

宁香见状自嘲一笑,眼里盛有的最后一丝期待黯淡了下去,清醒渐渐灌满她那双异瞳:

“既如此,那我就给你们看看你们想要的证据,我宁香从来行得正坐得端,是我的错我会认,不是,便是天道逼迫,我亦不会认!”

话毕,一块附着在洞府上的石头被宁香用修为吸入手中。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魔尊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新书已发《剑尊携美飞升,早亡原配气活了!》欢迎收藏 魔尊万年忌日这天,魔道酝酿了一件大事。 修真界叫得上名号的魔头,纷纷齐聚祭坛,献上积攒多年的宝物。 一道道华光飞入祭坛,沉睡的魔尊即将苏醒。 魔头们激动不已。 祭坛大开,一道身影从中走出,他们纷纷跪倒在地,俯首称臣。 半晌,娇柔的女声在头顶响起。“平身吧。” 魔头们惊愕抬头。 魔道史籍离了个大谱,竟连魔尊性别都能搞错! * 虞曦是棺材板成精。 自有灵识起,身体里装着魔尊尸骨,尸骨上的气息消失不见,她也陷入沉睡。 再睁眼时,源源不断的灵光汇入体内,她得以化形成精,走出祭坛。 魔道众生称她为尊,奉她为主。 后来有一天,她又遇到熟悉的气息。 对方是修真界有名的高岭之花,一人一剑走天下,从不为情折腰。 正魔大会上,虞曦抽到与对方比试,上台后,大胆发言。 “我的身体装过你。” “你有印象吗?” 众魔道、正道修士:!!!!!!

予山青·完结·60.7万字

穿成男二心魔,全书人设都崩了

陆棠棠绑定心魔系统,必须改写原著男二惨死结局才能回家。 那个孤清冷傲一心拯救苍生的男二,为圣母女主背黑锅无数,默默无闻付出还死的敷衍。 陆棠棠不淡定了! ——男二你这个大冤种! 于是,顾承风的意识中就多出了一个爱唠叨,还会经常变成粉红色的心魔。 “神仙打架,你别帮忙,我们看完热闹捡漏就行。” “这颗仙丹,别给女主,你先尝尝味道!” “谁闯祸谁背锅,这事和你没关系!” 可就在她帮着顾承风登上修仙界巅峰,也从他意识中脱离出来,有了实体之后,一切都变了。 冤种男二竟为了她,与主角和整个仙门正派为敌,甚至不惜堕入魔道,成了比原著反派还要强大的存在!! 陆棠棠不淡定了! ——男二,你正常一点! 顾承风不舍得她受半点委屈,将她紧紧抱入怀里,一双深眸嗜血又偏执。 “你教我自私自利,为自己着想。” “你,就是我的私心。”

数星渔火·连载中·37万字

绝色嫡女一睁眼,禁欲太子掐腰宠

发现自己重生了,白宪嫄喜极而泣! 前世,身为顶级门阀世家的嫡女,她原本有个幸福美满的家。 阿爹温厚,阿娘能干,祖母慈祥,弟弟可爱,她还有个人人羡慕的未婚夫。 这一切,自阿爹失踪多年的发妻和嫡女回来开始,全变了! 未婚夫变心,爹娘、祖母、弟弟接连去世,白宪嫄声名狼藉逃亡他乡,最后被人一剑贯穿了心脏! 这些都拜那对母女所赐! 老天垂怜!居然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要揭穿那对母女的真面目,将他们大卸八块喂狗! “哭什么?”突然,身边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你发现自己中了毒,就该去找你未婚夫,谁让你来找我?现在又哭!” 白宪嫄浑身一僵,转头看向那人。 这该死的重生时间点…… 这位,是跟了她多年的贴身侍卫于仞。 她中了毒,刚强迫他给自己解完毒。 上一世,她给钱让他走人。 这次……她不打算那样干了,她打算嫁给他。 然而后来,当白宪嫄打赢了家族保卫战,却被皇帝钦点为太子妃。 她不愿,但为了全家性命,不得不嫁。 新婚夜,盖头被挑开,她看到于仞穿着大红喜服,手拿如意喜秤,挑眉问:“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1v1,双洁,男强女强)

夏虫语·连载中·71万字

我在星际饲养龙神

隔壁《重生发疯,这高门主母我不当了!》已开,感兴趣可以去瞅瞅呀~ 【穿书痴女公主VS害羞自卑龙神】(痴女是指痴迷感情哦~) (星际) * 乔玫年少时曾见过神迹。 高不可攀的龙神于滔天巨浪中对她伸出援手,救她于危难。 她记得清晰,他有一身漂亮黑鳞,金色瞳仁里盛有星辰大海,令她一眼再难忘。 * 再次相见,她成功穿进他在的甜宠星际文,成为里面眷属觉醒失败,即将被流放垃圾星GG的炮灰公主。 而当年那个风光的龙神,如今却变得伤痕累累,污浊混臭,躺在圣弃兽行列无人问津。 * 圣兽眷属重测当日,乔玫越过所有圣兽,坚定走向坠落尘埃的龙神,停在他身前。 她洇红着眼尾藏起眸中骇人痴迷,以一种绝对侵略性的姿势逼近,将手中眷属石递给他,目光虔诚: “龙神大人,您愿意选我吗?” * 千万年来都是备受尊崇的龙神步入无人信仰它的时代。 缺少了愿力和供奉,他变得虚弱无比,濒临死亡。 又是一年圣兽眷属觉醒日,他不抱任何期望躺在角落等待煎熬结束,却意外听见一道脚步声停在觉醒域前。 * 他以为,它会像以往千百万次那样离它越来越远,但这次,它却带着庞大到令他震惊的愿力,精准停在他身前。

一方朔漠·完结·79.1万字

小皇后是娇气包,阴鸷暴君夜夜哄

傅家嫡女幼年不慎掉入冰湖,自此心智受损,引京城嘲笑。 一朝成为皇权斗争的牺牲品,被选入宫给阴鸷偏执的少年君主做了皇后。 所有人都等着看好戏。 然而等着等着…… 小皇帝亲手将饭菜喂到她嘴里。 小皇帝弯腰将她从地上抱起。 小皇帝站在凤鸾宫外抱着被子,一声一声的哄:“窈窈,朕真没有收美人,放朕进去……” 没有人知道那年冰湖森寒,小女孩将他一点点推到岸上。 更没有人知道。 傅窈依偎在小皇帝怀里,脑海里闪过前世小皇帝死在她怀里的一幕幕。 这世,谁都不负谁。

墨色如春·完结·75.1万字

岁岁嘉宁

【单纯明艳公主×腹黑偏执权臣】【1v1】 穿进死对头的贴身玉佩怎么办? 对方日日夜夜磋磨她怎么办? 某日,谢霜歌忍无可忍,躲开了对方欠揍的手。 楚无恨:“?” 他再伸手,又抓空,他的玉佩在他眼皮底下妖娆的躲开了。 楚无恨:“野鬼?” 谢霜歌:“大胆!” 楚无恨闻言玩味的笑了起来,“原来是公主,是臣有眼无珠。” 谢霜歌:“知道还不把手拿开?” 楚无恨轻笑着抓住玉佩,细细摩挲,“情难自禁,公主见谅。” 谢霜歌:……滚啊! * 谢霜歌身为大燕最尊贵的公主,向来心想事成,直到遇到楚无恨,一切都变了。 他总是炽热深沉的看着她,然后千方百计给她心上人使绊子。 谢霜歌起初以为他有病,直到进了他的玉佩,她才发现是她有眼无珠。 心上人黑心烂肺,接近她只为前途。 死对头手段狠绝,却对她呵护备至。 谢霜歌思量片刻,果断投身死对头的怀抱,心上人?死一边去! 嗯,真香。

非扶·完结·66.7万字

女配她拒绝娇妻文学

姜芙临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是一本书的女配。 女主独立坚韧,她是依靠未婚夫活着的菟丝花。 到最后,她死于妖魔横生的那一年。 再一次睁眼,她回到了那年。 姜芙觉得,人不能同时在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女主光芒万丈,她只想守护好自己的家人。 女主自带锦鲤体质,那她就离得远远的。 她没有执着做男主的未婚娇妻。 可前一世的大反派依旧在她身后跟着,看着她作妖作死。 - 楼弃这人危险的很,上一辈子姜芙就发现了。 高深莫测,喜怒无常,活脱脱一个大反派。 姜芙重活一世当然知道大反派的厉害,于是巴巴地上前抱人大腿。 姜芙:“大佬您缺个妹妹吗,我嘴甜。” 大反派亲她:“一般。” 姜芙:“大佬您缺个婢女吗?我什么都能干。” 大反派笑盈盈,让她滚。 姜芙一咬牙:“实在不行,我当你夫人?” 她笃定,大佬看不上她。 大反派站起身来,在她耳边说:“上一辈子......我就觊觎姜小姐了。” 前世今生,爱迎万难。

卿卿诱我·完结·32.8万字

惊!冷冰冰世子被娇软美人撩动心

朝华长公主大病一场后,发现自己竟是一本书里的恶毒女配。 心思恶毒,心狠手辣,还是一个恋爱恼。 被自己心心念念的白月光男主,千刀万剐,五马分尸而死。 好在绑定恶女系统,只有拉拢大反派驸马便能改写悲惨结局。 …… 谢卷不觉得娶了公主是人生美事,只能看不能碰,每天都好郁闷。 有一天公主性情大变,竟然允许他睡榻? 朝华笑道:“我们才是夫妻,不提外人。只要驸马高兴,什么都可以。” 谢卷:…… 莫不是病糊涂了。 朝华一心只想改写结局,结果…… 朝华:“……”一个个怎么人设都崩了?

风花雪玉·完结·31.1万字

强取病娇太子血续命后

一场大战,灼月为救玄岐身死。 玄岐的玄力主再生,可生万物,为复活灼月亲手把自己的心脏剜给了她。 用自己的玄力制造了一方小世界,滋养灼月神魂…… 晏栖一夕之间成为了月氏国唯一的公主月欢,母胎染毒,神医诊断活不过二十岁。 每每毒发,犹如万鬼撕咬。 唯有至阴之血能缓解她的毒发之症,而大周太子江岐正是百年难寻的至阴之体。 月氏发兵大周,大周最尊贵的太子沦为质子。 蛰伏的龙,一朝反噬。 十九岁那年,晏栖死于月氏城墙,死在了他的剑下,嗜杀的帝王抱着冰冷的尸体,瞬间白了头。 疯魔的帝王开疆拓土,大杀四方,寻遍天下术士,一次次的割腕取血,只为复活死去的爱人。 晏栖再次醒来的时候,安乐殿里,男人嗓音艰涩暗哑,“你是月欢,还是晏栖?” 她泛红的目光灼灼的落在那头白发之上,“——阿岐,我是灼月。”

余鸢归鱼·完结·63.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