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八零,从挖金矿开始

回到八零,从挖金矿开始

无名.月色

现代言情/连载中

96.9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2123:50:38
赵文多,二十一世纪英武极别的建筑设计师。一次现场勘测时出了意外,为救一名工人失足坠下楼。重生到了平行世界八十年代中期,成了同名姓的赵家三姑娘。 在这个被后世称为黄金的时代,打猎、买矿、圈地,做生意赚钱,带着家人努力的朝着奔富的大道一溜快跑…… 片段一: 赵家大姐跟渣男刚扯了离婚证,转头就被个小鲜肉逼了婚。 小鲜肉的妈都不作他想,只以为凭着自家经济实力背景,娶个二婚的农女,那就是小菜一碟。这个婚事板上钉钉,十拿九稳。 去送聘礼当天,正赶上金饰珠宝公司搞活动,赵家老三送了赵家大姐两大盒的首饰。 小鲜肉跟他妈道:“忘记跟你说了,他们家是干首饰珠宝的,之前还开过金矿——” 瞬间,手里两天前从这里买的‘三金’它不香了。

第一章打架

这一年的冬天比往常来的要早些,将才入冬就下了一场鹅毛大雪,雪停了量起来足有一尺多厚,这一脚踩上去就是个雪窝子。

冬季里日头落山的早,不到六点钟天儿就已经擦了黑。

赵文多在山上砍子小半天的柴,下了东山将才拐进村里,隔着家十几米远就听见一阵吵嚷声,半人多高的围墙外站了七八个村民,通往院子里的道儿被看热闹的人堵的严严实实。

“让让,让让——”赵文多阴沉张脸,没好声气儿的拨愣着挡碍着的人群。

这些人正看着热闹起劲儿呢,突然被推开正想开口骂这是哪个不长眼睛的,没瞅见站着人吗,往里头挤什么挤,一回头就见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拉长着张脸,冷眼里直飞刀子。

“哟,是三姑娘回来了,都闪闪——”

赵文多拖着柴禾扫出一条道儿来,院子中间她妈挺着个大肚子正插着腰,冲着对面站着的瘦高个女人大骂:“你那嘴就是粪缸,喷出来的东西臭哄哄的狗都不稀闻,要不是你到处瞎BB,那种话怎么会传出来?”

瘦高个女人状似心虚的扭了扭头,赵文多一下子认了出来,这是村会计王春茂的媳妇丁美凤,这女人有个外号叫大喇叭,平时是个爱道张家长李家短的长舌妇。

“李翠珍,你—你别冤枉好人。”丁美凤硬辩解的道:“我可什么都没说,你家二姑娘咋天回来昏倒在村口,当时可是不少人都看见了,这嘴长在人家身上,他们要说什么谁管得着,干什么你非得赖在我身上?”

“你还不想承认,那先前你在大门外瞎咧咧什么,别跟我说你那是狗腚,放出的屁还能塞回去。”要不是在院里头听见那些难听的话,李翠珍也不能跑出去把大喇叭薅进来。

丁美凤眼见被揪住了尾巴,脸色是一阵红一阵白,实在是无言再作狡辩,索性也不抵赖了,要丢丑大家一起丢,干脆撒破脸皮。缓了缓后哼笑了声:“我说的那些话也是一片好意,这大冬天的发生那种事,这怎么说也是够遭罪了,你这当妈的为了遮羞怕被人知道,愣是不带姑娘去医院瞧瞧,还狠心的叫她去上班儿,我这外人瞅着都觉着不忍心。我也就说了这么两句话,叫你给听见了,这就把我扯进院子里,不依不饶的骂了这么半天。”

李翠珍被她倒打一耙的行径给气的‘唾’了口,道:“你别把屎盆子扣我姑娘身上,什么这事儿那事儿,告诉你丁美凤,什么事儿都没有,你要是再瞎乱造谣我就撒了你那张破嘴。”

“我造谣?哼哼—,得了吧李翠珍,昨天都有人瞅见你二姑娘叫人给扑倒了,都流血了,你就别再遮遮掩掩了,到了这会儿谁都知道你家二姑娘叫街里那吴三儿给强X了,还装什么装?”

“你——我姑娘没有——”

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是好出口的,又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李翠珍是气急加交,一时语塞找不到话来应对,叫她该怎么解释,说那血不是那啥弄的,是姑娘来了月事透出来的?女儿家的私秘事,怎么好说给外人听,院子里围了这些人大半儿是老爷们,这口是张不了哇!再者了,就是说出来了又能有几个人相信?

李翠珍这一语塞,有些人自发的认为丁美凤说出了真相,这赵家的二姑娘昨天确确实是叫人给毁了清白,要不然怎么不见她出来证明一下。

可也不想想,这清白实在是没法证。再者一个姑娘家,被人这样说三道四,哪里还有脸站在这么多人面前,不躲在角落里哭就算不错了。

而事实上,这会儿赵家的二姑娘赵文兰也的的确就躲在屋里头,哭的是上气不接下气。大姑娘赵文英和最小的四姑娘赵文男站在旁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她,只是忧心不已的不时瞧瞧外头的动静。

至于这家里唯一的男性——赵明玉那就更加指望不上,当着这么多村人的面,他连句话都不敢太大声,操着手蹲在房门口,觉着丢脸把头转了过去,直哀声叹气。

事情到了这一步,显然说什么都无计于事。言语匮乏,反驳无力,除了挨着各色的眼光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明明没有发生的事情,偏偏又不好去证明,这着实叫人委屈气闷。

院子四下里开始响起了小声喳喳,三三俩俩的都在低头议论着这事儿的真识性。有同情婉惜的,也有嘲讽笑话的,一时间说什么话的都有。

丁美凤先前被骂的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这下子算是找回了场子,扬高了下巴笑眯眯的朝着四下里瞅,得意状毫不掩饰。

李翠珍气的快要昏了,撑着后腰在那直喘粗气,心里合计着这会儿谁能站出来为她和她家的二姑娘说句公道话,脑子里转了一圈儿也没寻思出个合适人来。

眼瞅着村人们纷纷议论,赵家人又没有合适的解释,这件事就要被定性的时候,就听见冷脆的一声道:“妈,你做饭了没,我饿了!”

赵文多这一出声,关注焦点在丁美凤和李翠珍身上的众人这才回过神儿来,就看见小姑娘木着张脸,直板板的站在那里,那冷冷淡漠的模样,就好像周围的这些人都变成了空气,全然没进她的眼。

李翠珍心里乱糟糟的脑袋也都成了浆糊,这一声冷冰冰‘妈’叫的她像是盛夏三伏天里吃进嘴里根小豆冰棍,顿时就清醒了。

“……三姑娘,你回来了!”李翠珍一时也没考虑其他的,赵文多平时就对饭和吃的特别执着,加上今天又山上砍了一天的柴禾,这会儿肯定是饿了,想也没想的直觉就道了句:“这就让你大姐做饭去!”这句话刚一说完,回过味儿似的就拉长了脸,饭饭饭,就知道饭,你没看见都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了,哪还有心思吃饭哪?

李翠珍这刚想吼上一嗓子,转念又一寻思不太对劲儿啊,这满院子里都站满了人,刚才那些话有一个算一个都能听见。这三姑娘显然是回来了好一会儿了,只不过她跟丁美凤吵吵没注意。两边儿都打成这样了,她做为赵家姑娘不说着急上火,至少也该问一句怎么回事儿才对,这八竿子打不着的冒出这么句话来,到底是几个意思?

赵文多也不给她狐疑发问的机会,径自观若不无人的从身后的柴禾捆里拎出那只兔子,抬手冲着李翠珍扬了扬:“妈,我上山砍柴禾打着一只兔子,今天晚上炖吃了。”

“啊?……哦,好!”前一秒还处于撒逼状态的李翠珍,显然还不在状态,对于女儿这游离在战斗外的话题一时还适应无能,就从这单字往外崩的语句,可想而知大脑还处于当机短路中。

上一刻还火药味刺鼻,撕的你死我活,冷不丁就转到吃饭上头了,在场的这些人也都没反应过来,莫名的瞅着赵文多——和手里的那只兔子。

这年月哪家都没有余粮,半饥不饱的肚子多少天都进不了一丁肉渣儿,这乍然看见肉食动物鼻子尖自动就回味起来了肉香,唾液腺不自然的分泌口水。

赵文多都不用细看就知道众人的注意力已经被她吸引了过来,人群里那一道道咽口水的细声就是最好的证明。

李翠珍的回答本来就只是个引线,做晚饭那就得有料理好的食材。赵文多借着这个由头把背后别着的镰刀抽了出来,左手拎着俩兔耳朵,右手一刀就削下去,兔子立时身首异处。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八零年代当卷王

猝死的女博士盛楠一睁眼穿回了桃花屯的孤女盛男,父母双亡的她不仅要被亲奶送去山沟沟当后娘,还留下了五个嗷嗷待脯的妹妹。 家徒四壁,屋顶漏风,家里穷的到不出一粒米,一朝回到解放前的盛楠不认命,她一手养崽,一手奋斗,从桃花屯到小县城,再到首都最高学府,一路把自己的人生过的轰轰烈烈,如火如荼!

大大大夏森啊·连载中·33.4万字

穿书八零,小寡妇卷成富婆

林兰穿书八零,成了个带娃的小寡妇, 睁眼,就有人上门逼债,出门是左右邻里嫌弃鄙夷的目光! 她一个靠自己努力有房有铺的人,还会栽在八零? 外忧内困之下,她捡起前世的手艺,在外卖兰花豆、豌豆糕、开铺子…… 大嫂说,林兰,那人不错,身强体壮还很顾家。 没时间,我生意忙。 舅母说,你个寡妇还挑啥,人家是万元户,不嫌弃你带个孩子,你就知足吧! 万元户啊!呵呵! 某男看着上门给林兰介绍对象的三姑六婆,两眼直冒寒光,奋力追妻!

周记的九命病猫·完结·101万字

穿越到年代文中吃饱喝足

从天天饿肚子的末世被队友坑进年代文中,江苏瑜像是掉进米缸的仓鼠,简直高兴疯了。后来发现不光穿越还穿书,掌握着先知,这不是妥妥的人生赢家吗,随后发现主角不是自己,不过没关系,虽然开局是地狱模式,亲娘死了,后娘大着肚子等进门。可她又不是真正的小孩,不仅一点都没有觉得苦,反而兴冲冲计划了分家,养鸡养鸭,带着小少年舅舅和两个妹妹过的比村里任何人家,比主角都吃得饱穿得暖.........

青柠葡萄·完结·78.5万字

九十年代小奋斗

肖红在梦里看到一本书,里面是自己悲催的一生。 为了改变命运,她巧妙的离开想把自己换彩礼的亲爹后妈。 为了跟亲妈后爹过日子,为了搞定迷信的继奶奶,她对算命的威胁利诱,终于顺利留下准备咸鱼躺。 问题是,她只是想挣点小钱改善生活,为什么最后却变成了带领全村人脱贫致富来着?

酷美人·完结·79.9万字

重生年代好年华

姜馨玉前脚刚和相亲结婚大半年的丈夫提出离婚,后脚发生车祸,来到了缺衣少食物资匮乏的年代,没多久她发现,还没来得及成为她前夫的丈夫也来到了这个年代…

沈湖·连载中·136万字

穿越八零,大院美人惹不起了

奸商王女士垄断救命药品卖天价,被受害者家属砍死。 再睁开眼她成了自己那貌若天仙媚骨天成的“狐狸精”姥姥。 姥姥因为美貌被制药大院的女人害的‘失了名节’,自此后没人想娶她,却各个想泡她。 姥姥不得已,只能找个无能男人随便嫁了。 男人不爱也就罢了,还有个作精小姑子。 姥姥的大学名额要给小姑子。 姥姥的彩礼要给小姑子添嫁妆。 小姑子当小三他们家都要派姥姥去打原配,不然就要休了姥姥。 直到死,姥姥拼搏半生都在给渣男养妹妹。 穿成姥姥,小王脚踹渣男,手甩作精。 不仅如此,凭着自己当药监领导的经验,小王搞科研,拿批文,科技与狠活玩的风生水起,一不小心,她就“狐狸精”变成了人美心善的美女老板典型。 高精尖知识分子排成队的凭着她挑。 重生的渣男姥爷:明明躺赢就能获得一切,怎么药厂没了,别墅没了,豪车没了,乖巧懂事对他马首是瞻的温柔妹妹也变了呢? 尤其是上辈子装门面的妻子李胜龙,她怎么拿了自己的牌,还嫁给了别人呢?

娇花一小朵·完结·66.3万字

软萌崽崽在年代文躺赢

满妮有个在部队的大哥,只是他会在三年后牺牲; 满妮还有个在家的二哥,只是他会一遇女主误终身; 满妮还还有个急着嫁人的姐姐,只是她会被家暴而亡; 满妮还还还有个书呆子的三哥,只是他会在将来断手断脚残疾一生; 最最最最重要的是,满妮,她有个穿越而来的妈! 至于满妮自己……

成兰子·连载中·84.9万字

八零寡妇对照组,吃瓜养崽穷开心

【年代+养崽+不当后妈+古穿今乐子人+事业脑】 (内有奇葩众多,上演闹剧百态) 向阳大队有两个年轻寡妇。 两个人从小是对照组。 一个嫁给全村最有力的糙汉;一个嫁给中看不中用的知青 一个丈夫牺牲在保护集体财产的火灾中;一个丈夫死在抛妻弃女跑路的火车上 一个勤快质朴,家里家外一把抓;一个奸馋懒滑,全靠娘家人补贴 一个带着顶门立户的儿子,一个带着调皮捣蛋的女儿…… 白柳对男人消失哀悼一秒钟,立即恢复正常生活 该吃吃该喝喝,能偷懒继续偷懒! 好不容易重活一次生在和平年代,总要把没享受的享受够 村里男女老少提起白柳就摇头:孤儿寡母不会过过,以后有她们母女苦头吃! 你要问村里小孩儿:糖豆妈妈最最最最厉害! 哎哎哎,等等,狗男人你咋还活着???

毛线抄手·完结·100万字

重回八零,假装欠债脱离苦海

【年代赶海发家日常】又胖又丑的楚漩重回到1983年的小渔村,这一世,她不想害沐辰泽家破人亡,直截了当拒绝了他那负责任式的提亲。 老天给了她一个重活的机会,她要牢牢抓住。这辈子只想分家、好好赶海过日子,没事减减肥,潜移默化教育小弟。 坑姐的小弟楚沣变成了她的忠粉,这个她能理解,不过……被夺初吻、被拒婚的沐辰泽不是应该鄙视她吗? 咦?怎么画风不对,难道遇上纯情型?

梓涛·连载中·75.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