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月

折月

只今

古代言情/连载中

88.4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2118:10:07
薛姮照知道自己是个祸害,故而她有意无意地把自己藏起来。 这么多年京城里的人都知道薛家有位大小姐,却很少有人见过她。 可随着家族遭难,她也无法独善其身,入宫做了最低等的婢女。 深宫之中处处艰险,事事惊心。 她被人嫉恨、打压、觊觎、陷害…… 却总能化险为夷,出奇制胜。 四司总管钱三春:本总管有意提携,你竟不知好歹!不肯伺候我,就安排你去闹鬼的院子上夜! 几天后,钱三春投井而死。 何贵人:我看你这般妖艳,必是要勾引皇上!来人啊,给我烙毁她的脸! 一转眼,何贵人被降为庶人,贬到冷宫去刷马桶。 皇后:敢与本宫作对,叫你死无全尸! 三年后,废后坟头长满了野草。 薛姮照深知,做小伏低,苟且度日,终究只会如蝼蚁般被人碾死在脚下。 既然如此,倒不如放出手段来,于混沌中扭转乾坤…… 本文非重生非穿越,无空间无异能。 依旧正剧风。

第一章宫苑深深深几许

冬至日,大雪满京师。

钦天监的三重密室内,素纱帷幕中央设着一张朱漆条案,上头安放着一排白玉律管。

时近正午,刻着冬至字样的律管中飞出一缕葭灰,预示着冬至交节,阳气初生。

都说冬至是大吉日。

此时禁宫中按例正在举行大宴,尽管废太子谋逆案也才过去两个月光景。

在这场腥风血雨中,废太子和废后仰药死,废太子妃自缢。

一批朝臣被株连,又一批新贵登台。

铜虎山的残血犹在,而东宫阶前的红梅已育出了点点花苞。

这世间最尊崇最威严的地方,亦是最残忍最黑暗的所在。

禁宫西北的夹道上,一大一小两个太监正带着一队新入宫的使女由北往南走。

零琼碎玉中,迎面走过来一位年长的宫女。

她身后跟着个撑伞的青衣小宫女。

大小太监见了她,连忙站住脚,堆起笑来问好。

“凝翠姑姑,这么冷的天儿,您怎么过这里来了?”

“这些都是刚入宫的?”凝翠姑姑漫了一眼那些宫女,她的嗓音带着寒风吹不散的沉稳淡然,“你们要把她们带去哪里?”

“回姑姑的话,这五十人都是罪臣之女,因宫里人手实在不够,方才开恩,从流放的罪臣家眷里选出这么些人来。”大太监说,“她们是没资格去十二监听差的,只能在四司八局做事。先领过去训话,而后要学规矩,再分派到各处去。”

“我们宫里上个月放出去两个人还没补缺,年下又要跪经抄经,须得补两个会写字的来。

我这会儿还有旁的事,你告诉钱三春,让他替我留下两个好的。”

“姑姑放心,小的们一定把话传到。”大小太监忙说。

“那就有劳了。”凝翠说完让开了路,这队人继续向前走去。

“真是可怜,”撑伞的小宫女望着那群人的背影叹道,“这些人原本都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如今俱作了下等宫婢。

这宫里是何等的难熬,真不知她们能不能受得住。

尤其是西边倒数第二个,瞧她那荏弱的身子,怕是风再大些就要被吹走了。不知是谁家的?看着好面生。”

这些人之前大多都是能随着家中长辈进宫请安的,多多少少都见过。

但是那一位,小宫女却从未打过照面。

如此寒冷的天气里,这些女子身上只穿着粗布薄棉衣,压根儿搪不住风雪。

手脸冻得僵红,脚都有些不听使唤。

可是她们中的大多数人,依旧沉肩挺背,尽量不显瑟缩之态。

凝翠姑姑也早留意到小宫女说的那人。

她的确有些弱不胜衣,但掩盖不掉出众的美貌和高贵的气度,一望即知是几代书香累世富贵堆出来的掌上明珠。

这样的人儿,须得养在绮罗深闺,捧在手心里加倍呵护。

便是出嫁,也须得十里红妆,配金龟婿。

可惜,如今却沦落成深宫中的一叶漂萍。

天底下再也没有比这里水更深的了,且冰冷刺骨,处处有漩涡,不知何时就把这朵小小浮萍给吞没了。

薛姮照的双脚早已经冻得没了知觉,可还是挺直了脊背,每一步都走得端庄。

她的祖父薛昶官至中书令,谥号文忠。

父亲薛应臣任国子监祭酒,星弼阁大学士。因上书言废太子案,被责越职言事,触怒龙颜。

接下来便被革职抄家,阖家流放到岭南瘴疠之地。

薛姮照因为自幼体弱,所以常年陪着祖母在东都老宅生活,只偶尔回京城小住。

即便入京,也是深居简出,鲜与人往来。

因此如今一起入宫的这些人,哪一个和她都不熟悉。

长长的甬道一眼望不到头,两面暗红色的宫墙夹着一条雪路,狭窄凄冷,一如她们这些人将要经受的命运。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雪似乎小了些,太阳隔着铅云隐隐透出一抹红来。

夹道东边的侧门转出两个太监,抬着一具尸首,正好和这队人碰了个对面。

巷子里裹风,一阵朔风把盖在尸首上的白布掀了起来,露出一张凝固了的惊恐的脸。

圆睁的双眼和青紫色的面庞令人汗毛倒竖,原本整齐的队伍顿时乱了。

薛姮照旁边的林扶菲最是胆小,偏那尸体又离她最近。

她吓得跌坐在地上,险些把薛姮照也带倒。

抬着尸首的两个太监没说话,只是伸手把白布盖好了,继续往北走去。

他们的脸好似甬路上的砖石,又冷又硬,毫无表情。

林扶菲是林家唯一的女儿,她上头有八个哥哥,每一个都对她疼爱有加。

平日里她见到一只毛虫都会吓得变颜变色,要被母亲搂进怀里安抚个半日方才能好。

如今看见了狰狞的死人脸,立刻吓得哭了起来。

领队的大太监走过来喝道:“哭什么?!还不快站好了,真是不懂规矩!去晚了,皮不揭了你们的!

他越是斥责,林扶菲哭得越凶。

那哭声里满是害怕和委屈。

渐渐的,周围人也开始不满起来,她这个样子,可能会连累到大家。

大太监上前欲踢她,这时薛姮照对林扶菲伸出了手。

她的手腕雪白纤细,让林扶菲不太敢紧握。

“再不起来就要挨打了。”薛姮照的声音虽低,却是那般清澈。

好似锦瑟的羽音,清徊婉转,动人心弦。

但她的目光却很镇定也很冷,仿佛在告诫林扶菲不可任性。

林扶菲鬼使神差地不再哭了。

“真是太倒霉了,”她起身后小声埋怨,腿依旧发软,抑制不住地打颤,但还是没忘向薛姮照道谢,“多谢你。”

薛姮照没说话,只是在林扶菲站稳之后利落地把手收了回去。

和她之前伸手出去一样利落。

队伍又慢慢走起来,那小太监搓着手说道:“早起就听说蘼芜院又死了人,这是第三个了吧?

都说那院子自从刘贵人死了之后就闹鬼,可也真够邪性的。”

“你敢是冻昏头了?!”大太监听了这话顿时板起脸来,斥责道,“圣上最厌恶这等胡言乱语,你可要当心!”

小太监悚然,忙挤出一个笑来,像极了裂开的冻柿子,连声赔不是道:“师父说得是,我真是昏了头胡说。有真龙天子镇着,哪会有什么邪祟。”

圣上如今春秋高,很是厌恶不吉之语。

曾有个御前太监讲天气的时候无意中说了句“老健春寒秋后热”,便被处以杖毙之刑。

所以,无论是前朝的大臣,还是后宫的人,都知道绝不可犯忌。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辞金枝

辛柚天生一双异瞳,能偶尔看到他人将要发生的倒霉事。这是她的烦恼,亦是她的底气。 京城吃瓜群众突然发现:少卿府那个寄人篱下的表姑娘硬气起来了!

冬天的柳叶·连载中·82.1万字

夺荆钗

新书《驭君》,欢迎大家阅读 …… 十年前,晋王失意,宋绘月父亲代晋王受过,宋家随晋王到潭州小心度日。 十年后,宋绘月年满十六,议下婚事,预备出嫁,以为可以平静过一生。 不料卧龙抬头,贵人按捺不住,涌入潭州,将潭州搅成一滩浑水,将宋绘月的婚事搅黄,将宋家搅的支离破碎。 一无所有的宋绘月,只能杀出一条血路,一战成名。 * 致力夺位的晋王:“这个狠心的坏月亮。” 杀心难改的护院:“愿与大娘子执鞭坠镫。” 不知谁能巧夺荆钗,揽月入怀。

坠欢可拾·完结·107万字

合喜

一个有点技能的拽巴女×一个总想证明自己不是只适合吃祖荫的凶巴男~ ****** 燕京苏家的大姑娘从田庄养完病回府后,似乎跟从前不一样了,她不仅令顽劣反叛的亲弟弟对其俯首贴耳,还使得京城赫赫有名的纨绔秦三爷甘心为其鞍前马后地跑腿。 与此同时在锁器一行具有霸主地位的苏家却正面临发家以来最严峻的考验:京城突然间冒出一位号称“鬼手”的制锁高手,传说制出的锁器比苏家的锁具更加复杂精密,已令城中大户不惜千金上门求锁,名气已经直逼当年苏家的开山祖师爷! 东林卫镇抚使韩陌有个从小与皇帝同吃同住的父亲,打小就在京城横着走,传说他插手的事情,说好要在三更办,就决不留人到五更,朝野上下莫不谈“韩”色变。 但韩大人最近也霉运缠身,自从被个丫头片子害得当街摔了个嘴啃泥,他丢脸丢大发了,还被反扣了一顶构陷朝臣的帽子。所以当再次遇上那臭丫头时,他怎么舍得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呢? 只是当他得偿所愿之后,前去拜请那位名噪京师、但经三请三顾才终于肯施舍一面的“鬼手”出山相助办案之时,面纱下露出来的那半张脸,看起来怎么有点眼熟??……

青铜穗·完结·95.9万字

尽欢颜

被众人怒骂的祸国妖女赵夕颜重生了。 为她惨死在少时的小竹马,在阳光中粲然一笑。 亲人皆在,故土安然。 春光方好,她正年少。 ----- 新书《度韶华》上线,欢迎书友们跳坑~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96.9万字

驭君

初见时。 他是一肩挑起一家人的卖饼人,是苦读不怠的读书郎,是心怀远志的少年。 她是娇憨懵懂的小妹妹,是高高在上的娇女,是惊扰他的一股风。 邬瑾却没想到,年幼的莫聆风,已经在暗中张开了天罗地网,将他的一生都网了进去。

坠欢可拾·完结·92.7万字

万贯娘子

时隔三年,南栀重生了,成了宁川首富之女,却所嫁非人,夫婿和青梅竹马暗渡陈仓,一家子想方设法要谋她财害她命。南栀冷笑,那就让他们知道害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等她终于解决了原主的烂摊子,打算开始为自己复仇时,却发现曾经的未婚夫当上了太子,娶了她最看不上的女人,还帮着那女的欺负她。 曾经总把三纲五常挂嘴边,对她摆臭脸的家伙,成了人人唾弃又敬畏的权臣。 曾经满腔抱负誓要为大齐开疆扩土的男子,解甲归田马放南山,游山玩水去了。 后来南栀才知道,有些人从没忘记过她,他们在用他们的方式追查真相,为她复仇。 而她也将以商为途,以医为刃,誓要为家族,为固北十万英灵讨回公道。

紫伊281·连载中·67万字

燕辞归

一场大火,烧尽了林云嫣的最后一丝希望。 滚滚浓烟,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乍然梦醒,人不能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 林云嫣的新生,从一手烂牌开始。

玖拾陆·连载中·125万字

盛世春

梁宁才送走了沙场战死的大哥和二哥,万万没想到在准备跟六年前救下的孤儿履行婚约时,却被他给活活烧死! 醒来的她变成了傅家大小姐,而杀他的仇人已然身居高位,坐拥娇妻美妾,成了皇帝跟前的重臣…… 不怕! 她梁家姑小姐换一条赛道,依旧是那个杀伐果断的罗刹女! 只是小时候老跟他侄儿玩在一起的那个不懂尊长的臭小子,怎么老缠着她?

青铜穗·连载中·63万字

度韶华

十岁入京,十六岁政治联姻,二十守寡抚养儿子长大。 年少时的选择,在数年后化成一支支利箭,正中姜韶华的眉心。 她悲愤不甘,死不瞑目。 睁开眼,重回年少。 她毅然踏上和前世截然不同的路。一步一步,缓慢又坚定地向前,直至权力之巅! 这一世,命运只掌控在她自己手中。 她要这天下,安静倾听她的声音。 【乱世基建争霸女帝】

寻找失落的爱情·连载中·33.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