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赢!炮灰爹他成首辅了

躺赢!炮灰爹他成首辅了

佳若飞雪

古代言情/连载中

11.8万字

更新时间:2023-06-1007:00:00
谢容昭重生了! 重生后才发觉,不但她自己是炮灰女配,她全家都是书中炮灰。 软弱亲娘早早病逝,天才未婚夫凄惨而死,就连她那惊才绝艳、才高八斗的美人爹都先残后亡! 这一世,她要带着家人一并摆脱炮灰命! 于是炮灰女配化身团宠锦鲤。 小锦鲤喜欢谁,谁走运;讨厌谁,谁倒霉! 有人欺负小锦鲤? 才高心黑的美人爹分分钟算计得你家破人亡! 有人瞧不起小锦鲤? 面冷心狠的未婚夫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而她,一个五岁的小女娃扛起大旗,赚钱养家卖卖萌。 上辈子属于她父亲和未婚夫的荣光,她要统统拿回来! 不愿意让她父亲步入仕途?父亲直接平步青云! 想让她未婚夫神童的名头殒落?未婚夫一鸣惊人! 想要谢家从根子上烂掉?谢家一门三进士,一跃成当朝勋贵!

第1章我还能活吗?

“让你欺负我!让你害我爹娘!我让你们死无全尸!”

谢容昭一刀将昏迷不醒的方大少的人头砍了下来,动作干净,毫不拖泥带水,一个转身,同样的手法,一颗接一颗的头颅被她无情收割。

等到她杀得筋疲力尽之时,已浑身是血,看上去恐怖瘆人。

她的手不停在抖,不是吓的,而是因为砍了太多的人,手腕已经没有了力气。

“阿爹,阿娘,你们的仇我报了,原谅昭昭让你们等了那么多年哦,昭昭这就来寻你们。”

谢容昭整个人魔怔了一般,满是鲜血的脸上,竟然还带着笑,手中的火把不停挥舞着,不过一刻钟,整个方家大宅已是陷入了一片火海!

谢容昭大笑着,一步一步地走入火海,弯了多年的脊背挺直,感觉不到温度,也感觉不到疼痛,她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解脱。

恍惚中,她似乎是看到了自己的阿爹阿娘来接她,他们身后似乎还跟着景舟哥哥,她听到了他们在叫她……

“乖宝,我们回家了。”

“昭昭,我来接你了。”

一场大火,成为了高县的一桩悬案,多年未破……

昏睡中的小女娃只觉得自己浑身都痛,火燎燎的那种痛,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被烫熟了!

“爹,娘!”

小女娃的五官几乎都要皱到了一起,脸色苍白,唇无血色,手脚还在不停地挣扎着,显然这是被梦魇着了。

终于,小女娃低呼了一声,眼睛缓缓地睁开了。

等到好不容易彻底地清醒了,谢容昭揉揉眼,轻叹一声,又梦到上辈子的事了。

重生回来有将近半个月了,她好不容易才确信自己是真地回到了五岁之时,只是每日仍然会有所恍惚,前世记忆总会时不时地跳出来。

谢容昭动了一下,有些陈旧的小床也跟着晃了一下,外面传来了一阵咒骂声。

“不过是一个赔钱货而已,还要闹着吃什么蛋乳羹,当真是将她给惯得无法无天了!那羊乳多精贵,是留给几个孙子吃的,她不过一个贱丫头,哪儿来的福气吃这个?滚出去!”

不用想,谢容昭也能猜到这是阿奶在斥责去厨房给自己做小食的阿娘了。

思及阿娘此时在长辈面前受辱,谢容昭除了心疼之外,竟是什么也做不了。

“不过是说了你几句,做这副样子给谁看?进门这么多年,也不见你能生个儿子出来,真是半点儿用也没有!”

“真是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我们谢家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个扫把星进门!我看那个赔钱货跟你一样都是来我们谢家讨债的!”

……

谢阿奶刻薄的话一句又一句往外冒,谢容昭都怀疑这老太太是不是天生就会骂人,这么半天,竟是没有一句重复的。

突地,空气中似乎是安静了一瞬,紧接着,似乎是听到了老太太踢踢踏踏回屋的声音,嘴里头似乎是还骂骂咧咧的,不过声音小了许多,听不怎么真切了。

“让你受委屈了,听说乖宝病了,我进去看看,你不是要给乖宝做蛋乳羹?快去吧。”

谢容昭的眼睛亮了亮,是阿爹的声音,今天是阿爹休沐的日子!

果然,下一刻,谢容昭就听到了唤她的声音。

“乖宝,醒了吗?爹爹给你带糖了哦!”

谢修文的声音似乎天生就有着一种魔力,清冷和温润交织在一起,不仅不违和,反而还极其吸引人,且只有在叫她乖宝的时候,声音里才会明显地多出几分暖意来。

她有多久没有听到阿爹的声音了?

上辈子阿爹的嗓子毁了,如果不是因为要救她,也不会被人算计得命都没了。

谢容昭觉得眼泪又要掉下来了,连忙抬手揉了下眼。

“阿爹!”

软乎乎的声音响起时,谢修文也推门进来了。

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小棉袄正坐在床上,两只眼睛还迷迷瞪瞪的样子,真是可爱。

谢容昭伸出手,表情委屈:“阿爹抱抱!”

重生回来半个月了,谢容昭也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能要什么了。

她不求自己大富大贵,只求父亲母亲平安康健,她便愿意舍出自己的寿元来换!

思及此,谢容昭一下子扑到谢修文怀里,小胳膊攀上他的脖颈,紧紧地搂着,生怕一会儿再不见了。

看到女儿对自己如此依赖,谢修文也高兴,可是随后又觉得脖子上湿湿的,便意识到宝贝女儿这是哭了。

“乖宝,怎么了?可是身子不舒服?你说出来,别让阿爹担心呀。”

谢修文小心翼翼地哄着,就怕乖女儿病情再加重了,以手试了试女儿额头的温度,确定没有发热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谢容昭不肯从他怀里出来,只是摇头,嘴里哼哼着:“我想阿爹,我要阿爹抱抱。”

谢修文愣了一下后失笑,只以为是自己这回有半个月没回来,女儿想他了,再加上她又生了病,定然是比平时要娇气一些的,自以为是弄明白了女儿的心思,便大手轻拍了拍她的后背,还微微晃动着手臂,像是哄婴孩一般地哄着五岁的宝贝女儿。

“阿爹,什么是替人挡灾呀?会给很多银子吗?”谢容昭眨着一双亮闪闪的大眼睛,颇为天真地问道。

谢修文心里一突,面上不显道:“怎么突然问及这个?”

谢容昭不以为然,又问:“听她们说的呀,说只要我去方家住上半年,就给咱们家好多银子。”

谢修文神色庄重了些:“你都是从哪里听来的话?”

谢容昭以为自己做错了事,小声道:“迷迷糊糊的时候,大伯娘和二姐姐说的呀。她们说大伯欠了方家银钱,方三小姐命中有劫难,我过去住半年,替她挡了灾,就能回来了。”

谢容昭现在到底还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所以她尽量让自己说的话不是太顺畅圆满,否则就不像是一个孩子的表现了。

不过该说的重点,也都说明白了。

谢修文想到刚刚在外头时妻子提及的干亲一事,心里便有了数。

不过是一些个小把戏,竟然诳到他身上来了!

谢容昭又故作懵懂道:“阿爹,若是替人挡灾的话,那灾难是不是就要落在我头上了?那我还能活吗?”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穿成年代文早逝长嫂后她改嫁了

云清欢好不容易熬成影后,结果一睁眼穿成年代文里大佬的早逝长嫂。 在这本年代文里,云清欢改嫁后直接一尸两命惨死,徒留下三岁儿子成为书里的大反派,作天作地最后把自己给作死了。 而大反派敢如此胆大妄为的大靠山就是云清欢那个沉默寡言没见过两次面的柏耐寒。 穿越过来面对娘家逼嫁和婆婆的撮合,云清欢看了看那沉默寡言的男人道,“我们干脆假结婚吧!” 不然这一天天的都想算计她的婚事,烦都烦死了! 男人一顿,目光幽幽的看了过来,没有说话。 云清欢以为她这荒唐的建议男人不会同意,没想到第二天男人就拉着她去领了结婚证。 村里人都说这刘婆子会算计! 所有人都等着看笑话,觉得扫把星云清欢跟残疾人柏耐寒早晚得离! 就连云清欢自己都觉得这婚早晚要离,暗戳戳打算蹲机会逃走这个家,离大反派和他背后的大佬远远的,省的哪天成了炮灰都不知道。 但谁知道这被所有人都不看好的婚姻反而越来越牢固。 云清欢这扫把星还成了大导演! 柏耐寒也成了大老板,还把云清欢宠上了天! 村里等着看笑话的人:“……”

鲤袖·连载中·19.8万字

王爷的宠妃又撩又野

前世,宋玖一心倾慕的男人,只是拿她当棋子,为的就是颠覆整个宋家。 将军府满门忠烈,却遭奸人算计无一生还。 宋玖含恨而终,死不瞑目。 重生回到过去,百年将门依旧风光无限,宋玖狠狠握拳,这辈子,她拼死也要护住整个宋家,叫上辈子算计她,背叛她的仇人都后悔来这世上一遭。 萧卿寒:“五姑娘,咱们不合适,这门亲事就此作罢。” 宋玖:“……” 这辈子她可没打算退亲。 “不合适?不可能,我百搭!

一团丸丸·连载中·15.3万字

锦绣春归

上一世里,辛念背刺了冤家对头的夫君,然后满怀怨愤死在骗她的渣男刀下,堪称有眼无珠死不瞑目群体中的典型。 这一世重生归来,她要抓住一切机会,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最重要的是:她要保护好自己最可爱的两个宝贝,再不让他们受一丁点儿伤害,早早夭折。 还有谭锋,我等着你,欠我的血债,你得拿命来偿。 至于顾长亭,其实…… 等等,你说你最爱的是谁?我?顾长亭,是你发烧了还是我听错?

梨花白·连载中·17.5万字

守寡重生后,摄政王上位做我夫君

姜云裳前世未见夫君先守寡,勤劳奋斗了一辈子,为了陆家被人践踏,忍辱负重保住了整个陆家,带着他们从一败涂地到重新崛起,成为无人可比的大家族。 可直到她快要死的时候,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个骗局。 她堂堂的大小姐是被算计进了别人的幸福里当垫脚石,还赔上了自己的整个家族。 姜云裳死不瞑目,做了十世任务换来了重生复仇的机会。 再次重生,她带着满身本事归来,这一次她绝对让骗她,算计她的人都生不如死,让他们尝尝被人算计的感觉。 只是那个谁,不是权势滔天吗,脚跺一跺天下都要跟着抖一抖。 咋到了她这里却成了个要亲亲抱抱,吃醋打滚的撒娇怪。 这反差有点儿大呀。

雨中飞蛾·连载中·19.9万字

穿书成贵女,她本想躺平

她,穿书了! 亲娘是尊贵的长公主,亲外祖母是一朝太后,亲舅舅是坐拥天下的皇帝。 她是个有封号、有封地,有钱又有势的郡主。 这实实在在的贵女生活,她本以为可以彻底躺平了。 可是,她很快就发现,她安心的似乎有点早了。。。。。? 1.本文架空,不值得考据,认真你就输了; 2.1V1,双洁; 3.人各有所好,您若不喜,烦请关闭。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可以不爱,请不要伤害! 最后,郑重的谢谢大家支持,你们的支持是我的动力! 已完结《佛系宫女想要小富即安》《重生之谋离》。

柳烟翠·连载中·25.2万字

踹了渣男前夫后,我实现财富自由

遭骗婚,PUA,怀孕了更不安生,一屋子奇葩亲戚鸡飞狗跳。 张小溪表示这种狗血的重生剧本她演不来! 作为前世知名企业家,她深刻明白经济才是生活质量的基础,为了实现财务自由,她干起老本行。 期货、股票、电商、网红孵化…… 女人怎么能认命呢? 当个单亲妈妈又怎么样? 当张小溪站在发布会舞台上侃侃而谈的时候,陆总在一旁递水。 “小溪,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张小溪盯着这位昔日的老板,调侃:“你能把我儿子当亲生的?” “如果我的下半辈子是你,我乐意喜当爹!”

青魁含烟·连载中·28.5万字

魂穿古今,养女她要换个夫君

时樱很清楚,作为时家的养女,她比不上时家的亲女,所以为了所谓的养育之恩,甚至连自己的夫君都让了。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死了,死在时家亲女的手中,被放干了全身的血液血祭而亡。 重活一世,当融合那个异世的残魂,看到了异世那样绚丽多姿的精彩世界,她才发现原来她的爱恨情仇是那样的狭隘。 把自己的一生都押注在男人身上的自己实在是太可笑了,就连那满腔的恨意都显得那样的微不足道了。 在异世界她学会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什么都比不上爱自己重要! 那么多漂亮衣裳不好穿么!那么多精美首饰不好戴么!那么多美食不好吃么! 有那么多她都不曾体验过的东西,世界太精彩了,她何必让自己深陷泥淖之中。 所以重生一次,时樱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自己换个夫君! 但是谁能料到啊,看着围在身边转的男人,时樱抱紧了自己,小心肝都在颤。 喂喂!别过来啊!她是想要换个夫君,可也没想要这个人啊!而且他这是什么脑回路!

焰漓·连载中·9.4万字

重生恶女后她只想种田

前世含不明之冤而死。一朝重生,青眼开,灵泉来。智斗妯娌,狂甩莲花,种种田挣挣钱顺便拐个大理寺卿带领一家老小齐奔小康! 情节一: 萧瑟第一次见颜可,掀起眼皮,诱哄道:"小孩可要说实话。" 颜可点点头,一本正经撒谎道:"实话!" 萧瑟第二次见颜可。小女孩手拿砖头正在跟人干架,一边打一边不屑:"弱鸡!"萧瑟眼皮狠狠跳了跳……

一春明月·连载中·22.4万字

侯府假千金回村后,她赚疯了

假千金在真千金回来之后,不仅不夹起尾巴做人,反而陷害,污蔑真千金,最后却被真千金疯狂打脸,落得一个流落街头的下场。 穿过来的云清音表示:咱这就走 跟在身边的小丫鬟天天愁:小姐在府上过的都是奴仆成群的日子,哪里能过的惯乡下的日子,以后受苦了不是还得灰溜溜回去,何必跑出来受这一番罪呢。 云清音:幸福的生活是靠自己奋斗出来的! 于是撸起袖子重操旧业,在古代开饭馆,一不小心就开成了古代版网红店。 乡亲们:听说吃了她家饭菜的学子无一落榜,吃的多了,还能高中状元呢 于是,饭馆的生意空前火爆。 云清音每天乐歪歪的数银子 . 新科状元郎五官英俊,清风霁月,只可远观,瞧着云清音的时候,却是一副幽怨的模样,“你最近没有再认别的哥哥吧?” 云清音想到昨夜的惩罚,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就差对天发誓了。 状元郎勾勾唇。 云清音欲哭无泪:谁说他好相处来着

云家阿音·连载中·41.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