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腰

缠腰

鹿闻笛

现代言情/已完结

123万字

完结于2023-11-2923:58:45
十岁那年,他腼腆地喊着一声“姜姐”,瘦瘦小小,是听话的小奶狗,她学着大人的样子,亲他的额头安抚。 再见面,他一身笔挺西装搭配金丝眼镜,举手投足间如皑皑霜雪矜贵清绝,高不可攀。 撕下那副斯文败类的伪装,他终于在黑暗中露出了獠牙。 “这不是你教我的吗?”他从后面环绕住她的细腰索吻,声音带着蛊惑,近乎玩味地喊出那两个字,“姜姐。” 姜玖这才明白过来,对方早就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变成了一头偏执且腹黑的狂犬。

第1章:压制

姜玖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订婚前夕,被男朋友的兄弟给压到了床上。

“江斯延,你做什么!”

姜玖下意识地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却被他轻而易举地压制。

男人勾了勾唇,温润儒雅的脸上缓缓露出一丝笑意,“你马上要订婚了,我自然来送你一个好东西。”

说着,他打开手机,播放视频,里面立即传来一阵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姜玖面色羞红,不愿再看,却被江斯延的大手掐住了下巴,强迫她无法避开。

下一秒,姜玖动作微微一顿,视频里的男人她自然熟悉不过,正是自己就要订婚的男友,梁旭!

而他却和视频里的女人玩的起劲!

姜玖的脸色瞬间苍白,一时之间脑袋乱哄哄的,根本无法相信。

江斯延目光落在姜玖的脸上,眼眸深处,翻涌着几分病态的暗盲,一字一句,“他配不上你,不如,我娶你。”

姜玖眼角微微泛红,“江斯延,你别发疯!”

“呵。”

江斯延自嘲一笑,缓缓俯身,用冰冷的唇角贴着她的耳垂一字一句,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带着致命的诱惑,逼着她坠落,“你宁愿被这种人吃个干净,也不愿意试试……被你养大的我吗?”

姜玖目光死死地盯着面前的男人,那个当年只会跟在她身后,腼腆的喊着她一声“姜姐”的小奶狗,六年不见,如今却摇身一变,成为了可以扑倒她的狂犬。

十三年前,姜玖父母离异,两个人为了自己的事业,都不愿意带上姜玖这个小拖油瓶,所以年仅十岁的姜玖跟着奶奶回到了乡下,在那里,她遇到了一个瘦弱的小男孩。

小时候的江斯延远没有现在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和壁垒分明的肌肉线条,或许是发育的迟缓,小时候的江斯延在她眼里瘦不拉几的,再加上生的白皙,跟个小姑娘一样。

那个时候她在院子里玩,刚好看到村里几个坏小孩欺负江斯延,就出来喝止,再加上奶奶说江斯延也是跟着爷爷生活,所以姜玖自然而然的以为他和自己同病相怜,把他划入了和自己一样的区域。

小时候的女孩子会比同龄人男孩子长得高一点,哪怕她只比江斯延大了半年,却被姜玖搂着肩膀逼着喊了她七年的“姜姐”。

再见面,他是梁旭的兄弟。

如今的他身材高大修长,肤色偏冷,眉骨如棱,薄唇如刻,脸上戴着一副金丝细边眼镜,衬衣的纽扣总是扣到最上方的位置,给人一种沉稳却又极致内敛的禁欲感。

江斯延居高临下的欣赏着姜玖此时脸上的表情,低声喊着她的名字,似乎对她的分神很不满意。

他的声音里却像是强压着一只凶兽,会随时随地破体而出,把她拆皮果腹。

姜玖伸出手,推开江斯延,“我要亲自确认。”

江斯延从容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角,身上那股子乖戾气息缓缓消失,依旧一副斯文败类的模样,从容淡定。

“我送你回去。”

姜玖此时脑袋里乱糟糟的,她不明白江斯延为什么会发疯,也不知道,男友梁旭到底是不是真的背叛了她。

可是视频难不成也是假的?

被江斯延送回家的时候,姜玖还是有些失神,她推门下车,却被男人抓住了胳膊。

车内暖色的灯光下,江斯延的五官显得有些阴郁,“不给我个吻别吗?”

姜玖皱眉,“江斯延……”

男人勾唇,“这还是你教我的。”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春日折欢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双洁) 七年时间,商应辞以一己之力,让商氏成了青城最负盛名的高门。众人艳羡施意眼光好,高攀良人,余生无忧。 只有施意知道,那个为她跑遍青城买反季桃子的少年,早就消失了。 青城的春日,施意咬着雪糕从超市走出来,看见商应辞和乔家的小姐在街边相拥,难舍难分。 她安静看着,下一秒将订婚戒指和雪糕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数月后,施家小公主和青城新贵沈先生的婚事传的沸沸扬扬。商应辞死死抵着施家的大门,声线颤抖:“这才几个月?” “施意一脸漠然:“几个月足够我桃子过敏了。” — 施意记事时沈荡就已经是她家的常客了,少年一身洗涤发白的衣裳,从管家手中接过钱,离开时背影挺直单薄。 岂止云泥之别。 后来十九岁的沈荡跪在雪地里,小公主撑伞走过,眉眼间都是厌恶,“一个伸手问我家要钱的穷小子罢了!” 一去经年,当年一贫如洗的少年成了商业新贵。没有报复,他甚至吝惜对她多一个眼神。 直到后来一贯不形于色的男人醉酒后红了眼眶,扣着她的手腕声音低哑:“施施,现在呢?现在我配得上你了吗?” 见到施意的那刻沈荡才明白,那些靠时光释怀的人,是经不起再见的。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傅五瑶·完结·38.9万字

野性撩惹

【禁欲清冷教授VS娇软尤物女主】 【双洁+久别重逢+甜宠无极限HE】 林染深夜跟朋友酒吧狂欢,醉酒间她靠在墙面,看到不远处有个穿着全套灰色运动服,面容清冷的男人。 而他的脸像极了记忆里的那人。 所有人都知道金融系高岭之花陆启跟林染不合。 两人堪称死敌。 眼看战争越来越强大,吃瓜群众的队伍也越来越大。 本以为是生死之战。 却没想,某天论坛竟被人爆料一张照片! 还是陆启把林染压着亲! 吃瓜群众:??? 卧槽,我磕的仇敌成CP了? “教授啊,这照片是真的假的啊?” 林染:“假的!” 陆启:“p的!” 两人异口同声。 群众的心这才放回肚子,假的就好,假的就好。 直到某某某天论坛又晒出两人的结婚证。 男的是陆启,女的是林染。 群众们:“???” 卧槽,教授不是说是假的吗? 惊#我磕的仇敌竟成了真CP! 惊#陆启跟林染结婚了!

温若甜·完结·60.3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淮。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淮,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淮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淮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淮,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完结·60万字

失控沉沦

京圈太子爷薄烨脾性冷血,不近女色。 殊不知,薄烨别墅豢养个姑娘。 姑娘娇软如尤物,肌肤玉透骨,一颦一笑都惹得薄烨红眼。 某次拍卖,薄烨高价拍下钻戒。 三个月后出现在当红小花江阮手上。 京圈顿时炸开锅了。 媒体采访:“江小姐,请问薄总跟你是什么关系?” 江阮酒窝甜笑:“朋友而已。” 横店拍戏,被狗仔偷拍到落地窗接吻,直接热搜第一。 又被扒,薄烨疑似也在横店! 记者沸腾:“江小姐,跟您接吻的是薄总吗?” 江阮含笑淡定:“不知道哎,我的房间在隔壁。” 山里拍戏却突遭山震,眼看着身边人被碾压瞬间失去生命。 江阮万念俱灰。 失去意识之前,男人宛如天神般降临,江阮看到那张薄情寡淡的脸满是惊恐。 耳边不断传来渴求:“阮阮,别睡好不好,求你。” — 曾经的薄烨:我不信佛。 后来的薄烨:求佛佑吾妻,愿以十年寿命死后堕入阿鼻地狱永不入轮回路换之。

温若甜·连载中·78.4万字

情诫

苏酥是个“欺横霸市”的“小渣女”,她看上了君子端方的谢珩。 原以为是要费尽心思才能如愿,结果他深邃的眉眼一抬,从容就上了她的钩。 这时,苏小姐娇气的说:“虽然我家境好,但以后会好好对你。” 谢珩只笑不语。 后来,她才知,他是上京百年家族的继承人,他那时沉默是看不上她家的家底。 那天,家主继承大典上,谢珩一袭深沉黑衣肃穆威严,金丝边眼镜,手执三柱香烟焚香参拜。 手腕之上戴着的却是格格不入的兔子发绳。 那是此生例外。 可他伤了小姑娘的心,小姑娘就跑了,不要他了。 经年之后,世人皆知,谢家家主谢珩被一个小姑娘拿捏死死的。 旁人来问:“听闻谢太太驭夫之术很厉害?” 苏酥眉眼轻眨:“大概因为我漂亮吧,他一开始就是觊觎我的美色。”

原野听风·完结·67.2万字

延时热恋

【清冷骄矜京圈大小姐x矜贵深情京圈投行大佬】 林曦十七岁那年,伤了耳朵暂时失语。父母车祸离世,她和哥哥相依为命。后来哥哥工作调动离开,她被接到临市外婆家生活。期间,哥哥嘱托朋友来看她,来得最频繁的,就是那个比她大了五岁的“三哥”——秦屿。 京市距离临市一百多公里,他坚持陪她看医生,耐心教她讲话,甚至每晚都会准时出现在她的校门口。他将仅有的温柔全都留给了她,但一切又在她鼓起勇气表白前戛然而止。暗恋未果,家里又突生变故,她远走他乡和他彻底断了联系。 再见面,是她七年后回国相亲,被他堵在餐厅走廊,“楼下那个就是你的相亲对象?怎么在国外待了几年眼光越来越差了。身边有更好的选择,你还能看上他?” “谁是更好的选择?” 她下意识追问。 秦屿:“我。” 【青梅竹马,破镜重圆,双向暗恋小甜饼】

陆方之·完结·50.3万字

戒断偏爱

(横刀夺爱,双洁,书香世家假君子vs肤白貌美伪月光) 戚岁宁当了周靳晏五年的白月光,成了杭城无人不知的吉祥物。 周靳晏是天之骄子,走到哪里都是被捧着的主儿。唯独在追求戚岁宁这件事上,一次次的碰壁。 戚岁宁出国那几年,周大少爷身边美人环绕,也不过是婉婉类卿,个个都像极了戚岁宁这个白月光。 再后来白月光归国,生日那天,周靳晏在众人面前求婚,后者却无辜又柔弱的说:“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戚岁宁一直知道白月光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温柔婉约,柔弱可怜,她也一直兢兢业业的扮演着。 直到后来祁家大门前,温雅俊美的男人撑伞走过来,对自己说:“岁岁,演技真差。” 杭城第一财阀祁聿礼是百年书香门第养出来的继承人,矜贵自持,温文尔雅,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端方君子。 彼时大雪覆城,戚岁宁为了摆脱周靳晏的控制,主动找上他。 小姑娘眼泪汪汪,蹲在伞下可怜兮兮的说:“祁先生。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你能不能和我假订婚。” 却无人知偏僻的刺青店,温雅如玉的男人款款进门,在锁骨处刻下了一朵木兰花色。 他爱的人不是白月光,而是山巅上剔透的霜雪,而他心甘情愿的暖她一生一世。 #你的白月光我看上了 #痴情苦等不如横刀夺爱

傅五瑶·完结·45.7万字

独占偏宠:陆医生他蓄谋已久

机缘巧合之下,唐苏发现她曾经暗恋的高冷男神就住对门, 八年了,他根本不记得她,唐苏只好把小心思收敛起来,装不认识。 每次见面,她都中规中矩地喊他陆医生。 …… 某一天,陆寒在午休,唐苏溜进了他办公室。 值班护士惊坐起,冲着唐苏一边喊“站住”一边跟了过去。 等护士赶到,唐苏坐在椅子上,伸腿勾了下陆寒的腿,撒娇:“陆医生,我腿疼,你给看看?” 陆寒退后一步,转头对护士说:“你先出去,我会处理。” 护士点头,还体贴地帮他们关上门,心里却在嘀咕,这都不知道是第几个对陆寒投怀送抱的女人了,每一个都是哭着出来的。 一会儿,办公室的门开了。 护士抬眼看去,唐苏果然红着眼圈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 护士了然一笑,暗道唐苏不自量力。 随后,陆寒匆匆从办公室里追出来。 径直掠过护士,一把捞住唐苏的腰,把她打横抱起,转身往办公室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对着唐苏低声哄道:“不是让你等我一会儿,腿疼还自己乱走什么?” …… 婚后,陆医生外出开会,手术支援,带薪学习,终日不着家,打电话都没人接,唐苏俨然成了一个新婚弃妇。 她在她的抖音账号的个人介绍上写上:守活寡。 然后—— 某个风雨交加的晚上,陆医生回来了。 没多久,她把抖音账号的个人介绍上改成:求放过。

格子虫·连载中·107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温迎喜欢港城太子爷十年,一夕,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 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在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男二上位.

岁莳·连载中·52.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