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他不想和离

世子他不想和离

戈娆

古代言情/已完结

112万字

完结于2023-11-3000:05:00
[1V1]朝离静静地靠在那棵最爱的歪脖子树下,回顾自己这短暂的一生。 出嫁三载,悲大于喜,最后化为那声声叹息,还有无尽的悔意。 早知那人是没有心的,她却一头栽了进去,将一颗真心捧到他面前,任由他肆意践踏。 高门内,厉害的公主婆婆、狠厉小姑子、好色兄弟和难处的妯娌,她在后宅如履薄冰,却得不到夫君该有的维护。 三年来,她被蹉跎得遍体鳞伤,落得了个重病缠身,药石无灵的下场。 一朝重生,朝离咽下过往心酸,势要与那人和离。 然而遇到了点麻烦,那人态度好似变了。 企鹅群号:337119078(刚申请的) (PS:书名和简介已经说的很清楚男主是谁,不接受写作指导,弃书不必留言,看到了会删。)

第1章重生新婚夜

正月初六,宜嫁娶。

京城镇北侯府一片热闹非凡,前庭那些杯筹交错的贺客各个脸上都挂着笑容,晚上在逐渐平息。

男子一身嫣红的喜服,从前厅走向后院,步履略微有些虚浮,似是带了些许醉意。

却不会有人知晓,此人眼中满是清明。

红色灯笼挂在内院走廊上,火光在男子脸上忽明忽暗,看不真切他的五官。

须臾,男子缓步走向长廊尽头的院子。

院子外守着的丫鬟见状,赶紧对着新房大喊。

“世子回来了!”

“新郎官回房了!”

随着喊声,新房内坐于床上那道盖着红盖头的身影忽然一动。

可惜,屋内只有新娘独坐,并未有人发现新娘子有何不妥。

朝离有些愣怔,只觉得浑身乏力,头痛欲裂,她想抬手揉揉胀痛的额角,发现面前被东西给挡住了。

听到‘世子’二字之际,朝离颤抖,浑身如同置于冰窖一般,脑子里更是混乱不堪。

他来了?

世子,新郎官!

朝离脑子里一个念头快速闪过,呼吸也急促了些许,紧紧地抿唇不敢发出声音,后背隐隐透出湿意。

待身体恢复感知后,朝离快速掀起头上的盖头,打量起四周围。

满目的红罗帐,残烛的微光明灭不定。

朝离面上血色褪去,整个人轻颤,被满室的红刺到双眸。

龙凤红烛高燃,颗颗烛泪如血,入眼处的红色喜字剪成了花儿,既精巧又讨喜,随处可见红绸绑着不少礼品。

这,俨然是三年前她与那人成亲的场景!

见状,朝离不可置信地抚上脸颊,微凉的触感让她心中大振。

仍是不敢相信,她又将手抚上心口。

胸腹疼痛消失不见,呼吸也不再沉重,她已经许久没有过这样舒适的感受。

好似想到什么,朝离抬起左手,掀起嫁衣的长袖。

左臂的肌肤光嫩,如同上好白玉一般,但朝离却是眉头紧锁,因为她的左臂外侧上本该有一块掌心大小的伤疤才对。

眼前熟悉又陌生的情形,让朝离终于反应过来。

她,回到了三年前。

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

门口的男子模样出众,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

这人虽俊美却危险,长发垂直用红冠束住,左手置于小腹,右手背在身后,高贵清冷的双眸让人不寒而栗。

四目相对,顾含章目光淡漠,背后的右手轻握成拳又快速松开。

嫁衣在朝离身上,显得她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只是那一双朱唇却紧抿着。

朝离低头,避开顾含章的目光。

前世他总以这样的眼神看她,好像她只是陌生人,她却自欺欺人觉得两人恩爱无比,举案齐眉。

往事浮上心头,思绪也逐渐飘远。

顾含章素来是清冷俊逸的,不悲不喜,与人说话时也神色淡淡,仿佛端着架子。

当初为了能够与顾含章成婚,朝离更是舍下脸面去求外祖父帮忙。

要知道,顾含章的身份并不一般,他乃是京城高门镇北侯府的世子,镇北侯府向来得圣宠,在京城也是高门大户,更别说还与太后有关系。

老侯爷将其自小培养,顾含章也争气,能文能武,模样更是出众。

与顾含章年龄相仿的公子们还在努力考取功名,老侯爷却已入宫请旨,跨过他的父亲将封为镇北侯府世子,只要日后顾含章稍微有一点建树,便可直接承袭镇北侯的爵位。

因此说他是全京城无数闺阁女子的梦中夫婿也不为过,说亲的人几乎踏破镇北侯府的大门。

不曾想,太后一旨赐婚却将朝离指给了顾含章。

知道消息后,闺阁的女子们更是第二日红肿了眼睛。

宛若晴天霹雳一般,女子们伤心不已,所有人眼中,朝离根本就配不上顾含章。

按照顾含章的身份,太后怎么会给他和朝离赐婚?

也是,朝离的父亲朝律只是一个四品的太常寺少卿,朝离嫁给镇北侯府世子属实高攀。

唯有少数人知晓,这场婚事有原因。

说来也是巧,朝离的外祖父曾经在回京的路上救过顾含章父亲顾清寒,因此便得了顾清寒一个承诺。

而后朝离到了说亲年纪,加之爱慕顾含章,她外祖父也就舍去老脸找顾清寒携恩以报。

所以顾含章这是替父报恩,无法拒绝。

朝离以为,顾含章乐意这门婚事,毕竟镇北侯府三媒六聘倒也是礼数周全。

后来才知晓,他的心里非常反感被人强压着成亲,所谓的三媒六聘皆是侯府中人打点,皆与他无关。

若不是无意间被亲人说出,朝离不会知道,原来这场婚事让顾含章厌恶,他觉得自己像一件物品用来被当做谢礼,偿还一场恩情。

偏生朝离满心欢喜地出嫁,哪怕是一直知晓顾含章向来性子冷,也觉得自己有的是机会,惦念着顾含章总能看到她的好。

好可惜,三年的时间里,她终究还是没能将他那颗冰凉的心焐热。

曾经所经历的一切如走马观花一般在朝离眼前闪过,那些被他刺痛的场景仿佛就在昨日,她忍不住怀疑究竟是自己重生,还是南柯一梦。

若这一切只是梦多好,所有的痛苦都不复存在。

可是朝离心如明镜,那都不是梦,都是真实经历的一切,没人能感同身受。

想来,她死后重生回到了三年前的新婚之夜。

“满意了?”

薄唇吐出几个字,顾含章面无表情关上房门,满脸冷漠。

朝离苦涩一笑,果不其然,如同上一世般的态度。

红烛泣血,暧昧的烛光摇曳,像是在嘲笑她的一厢情愿。

是啊,今日这场婚事,本就是顾含章心不甘情不愿的。

一步错,满盘皆输。

也罢,绝不能让悲剧重演!

“世子,我知你不愿与我成婚,是我强求。”

朝离的声音很轻,透着一丝喑哑,她睁大眼睛不愿让泪落下。

哪怕下定决心,可经历的酸楚也不似作假。

下轿时不搀扶、入洞房后赶走所有丫鬟,独留她独自等待,上一世已能看出他对这场婚事的不在意。

顾含章置若未闻,抬脚走向朝离,缓缓靠近床榻,神色晦暗难明。

“已然如此,多说无益。”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给夫君心上人让位后

洛芙眼睁睁看着她夫君司马超为实现野心另娶公主,她不禁痛彻心扉。 司马超拥她入怀,轻声哄道:“阿芙,我心中只有你,待得了江山,我定会将你扶正。” 洛芙因痴恋于他,便信了。 直到司马超因顾忌他即将进门的公主妻,竟然连他们的孩子都不顾,洛芙才惊醒:一个如此狠心的人,对她又能有几许真心。 不过是他在骗,她在痴念罢了。 洛芙终于看清了枕边人,她寒了心,绝望的死在了司马超风光迎娶公主的前一日。 重新来过,洛芙决定再不重蹈覆辙,可她睁开眼,只见满堂喜红,她竟回到了与司马超的新婚之夜。 -- 一代枭雄司马超,逐鹿诸侯,一统天下,乃其毕生之志。为此,他不惜辜负了挚爱。 他想:待得了天下,他会给她天下至尊,届时在慢慢偿还欠她的深情也不迟。 殊不知错过便再难追回。当他对她回过头来,她早已转过了身去。 他得了天下,拥有一切,却唯独失了她。 当司马超见她对身侧男子笑靥如花,他终于是着了急,红了眼,悔不当初。 前世有误会!男主只是有野心,并不是渣男! 架空,仿魏晋 追妻文;男女双洁身心干净,1V1 新文《离侯门》发布,欢迎订阅!

鹊南枝·完结·41.5万字

休了前夫后我成了郡王妃

武安侯爷年仅二十二,是本朝最年轻的侯爷,官拜礼部侍郎,前途无量。 陆宛芝身为武安侯夫人,乃是长安人人羡艳的命妇。 出嫁三年。陆宛芝将侯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可夫君一心全在外室女身上,不愿踏足她房门半步。 外室生子,夫君还想将外室子记在她的名下。 陆宛芝一纸养外室诉状递到长安府尹,休了武安侯。 长安府衙门前,武安侯恶狠狠地盯着陆宛芝:“和离之后,本侯想娶哪个贵女就能娶,倒是你,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做续弦了,还有哪个世家年轻公子愿意娶你?” 陆宛芝一身轻松道:“这就不牢侯爷费心了。” 和离后,长安人人笑话陆宛芝。 “不过就是侯爷疼爱外室而已,这外室终究是外室,这点肚量都没有。” “和离之后可是下堂弃妇,再想要嫁为侯爷做侯夫人可就难了。” “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了。” 陆园内,楚小郡王楚楚可怜,“芝芝,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身份?” 陆宛芝,“等你考上状元的时候。” 素来不学无术的楚小郡王,一心为爱考状元。

五月柚·完结·94.9万字

郡主长乐

人人都夸司宁命好,母亲是长公主,父亲是大将军,舅舅是皇帝,祖母是皇太后。 还嫁了个颇有才华的如意郎君。 但成婚不过短短三年,亲人尽皆离她而去。 夫君是间接害死他阿爹的凶手,她疲惫地觉得活着真的是太累了。 重生后司宁想通了,上一世焐了那么久也没有焐热的心,她不打算再焐了。 既然他无意,那自己何不放手,不如放彼此自由。 这偷来的一世,她只想守住她的亲人 **************************************** 中秋宫宴上,李肃看着司宁朝那位新进探花郎灿然一笑。 平日温润宽和的李侍郎眼中乍现戾色,手中的酒杯被捏个粉碎,红色的酒痕沾染了一手。 (ps: 男主是李肃,不会变。 女主父亲的死和李肃并没有关系,一切都是女主因为亲人骤然离世而产生的偏激想法。 女主父亲作为一个将军战死沙场,保家卫国,死得其所。 男主作为一个首辅,只是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不喜欢左滑返回,不必告知,谢谢~)

妍九笙·完结·102万字

继室她娇软动人

新书《为婢》已上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 ****** (先婚后爱,家长里短,1v1双洁) 杜景宜顶着命硬的身份嫁入了国公府,做了高门大户的六郎媳妇。 夫君乃是当朝炙手可热的大兴朝战神商少虞,却盛传克妻之名。 原以为是佳偶天成。 谁知成亲当夜,商少虞来盖头都没来得及掀开,留下一句“策州有危”便匆匆离去,这一走就是三年。 待班师回朝后,才想起来,府中多了位娇妻。 本想着她受委屈了,却发现躲在熙棠院的娇妻过得比谁都如鱼得水。 国公府上下过得扣扣搜搜,唯她一人养尊处优…… 杜景宜所求不过是安稳养老,却被迫在后宅中大杀四方。 先是床榻拱手让人一半,后是心中莫名挤进了一个人。 就在她沦陷之前。 那面硬心冷的大将军,却笑得温婉动人。 低声在她耳旁说道:还请夫人怜惜……

三只鳄梨·完结·137万字

绝色嫡女一睁眼,禁欲太子掐腰宠

发现自己重生了,白宪嫄喜极而泣! 前世,身为顶级门阀世家的嫡女,她原本有个幸福美满的家。 阿爹温厚,阿娘能干,祖母慈祥,弟弟可爱,她还有个人人羡慕的未婚夫。 这一切,自阿爹失踪多年的发妻和嫡女回来开始,全变了! 未婚夫变心,爹娘、祖母、弟弟接连去世,白宪嫄声名狼藉逃亡他乡,最后被人一剑贯穿了心脏! 这些都拜那对母女所赐! 老天垂怜!居然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要揭穿那对母女的真面目,将他们大卸八块喂狗! “哭什么?”突然,身边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你发现自己中了毒,就该去找你未婚夫,谁让你来找我?现在又哭!” 白宪嫄浑身一僵,转头看向那人。 这该死的重生时间点…… 这位,是跟了她多年的贴身侍卫于仞。 她中了毒,刚强迫他给自己解完毒。 上一世,她给钱让他走人。 这次……她不打算那样干了,她打算嫁给他。 然而后来,当白宪嫄打赢了家族保卫战,却被皇帝钦点为太子妃。 她不愿,但为了全家性命,不得不嫁。 新婚夜,盖头被挑开,她看到于仞穿着大红喜服,手拿如意喜秤,挑眉问:“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1v1,双洁,男强女强)

夏虫语·连载中·71万字

放弃白月光后:发现夫君黑化了

新书《和离后,与夫君活成对照组》已开 京城中的人都说安红韶有福气, 人人看不起的庶出丫头能嫁给连如期那样的好男人。 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 成亲五载,安红韶从没在乎过连如期。 因为她心中有个白月光。 白月光会甜言蜜语, 白月光也会风花雪月。 直到家中出事,连如期惨死 她受尽世态炎凉,才看到了安稳少言连如期的好。 再睁眼,她刚和连如期定亲, 这一世,她只想好好跟连如期搞事业。 不想,一日铺子外头聚满了人, 安红韶也凑了过去,恰巧看到了白月光高中探花受人追捧,感叹的多瞧了两眼, 原本木讷少言的连如期,突然出现, 阴恻恻的凑到她的耳边,“好看吗?这么喜欢,将那皮剥下来送你如何?”

沉欢·完结·98.9万字

重生之高门主母

镇国公府世子李陵,英隽异勇,是个铮铮好男儿。 他的娇妻沈氏却觉得跟他过得憋闷。成婚五年,她对他百般柔顺,他却对她没有丁点热乎劲。 若单是因他性子冷,她也认了。 可匈奴来犯,九公主就要被逼着去和亲。李陵居然“冲冠一怒”,为了公主表妹,请旨出征。 她终于明白了他冷待她的原因。 她气得不想跟他过了。 和离书都拟好了,就等着李陵归来署字。 谁知,一觉醒来后,她竟回到了跟李陵新婚时...... --- 李陵娶了个乖巧的小妻子,对他千依百顺。新婚月余,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 这几日,李陵却发现新妇有些不对劲。 清晨再不伺候他着衣了;吃饭也不给他布菜盛汤了;夜里他刚靠近她,她便转过身去了。 威严冷肃的李陵忍不住了。 他凑上前:“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 她只给了他个白眼。 李陵抓抓头:“初来府中,夫人可是不甚适应?” 她又低头不语。 某日,观马球赛时,他见她对着场上某男掩面一笑;某日,又见她手托香腮,读着某才子的诗发呆;还有次宫宴,他竟见太子爷朝她微微笑了一下...... 李陵的心一日比一日乱了。 新文《宠妾跑路后,清冷世子失控了》已发布,欢迎阅读!

鹊南枝·完结·162万字

公府娇媳

【缺爱娇贵嘴硬心软千金*成熟稳重直爽腹黑小公爷】 谢知筠出身名门,千金之躯。 一朝联姻,她嫁给了肃国公府的小公爷卫戟。 卫戟出身草芥,但剑眉星目,俊若繁星,又战功赫赫,是一时的佳婿之选。 然而,谢知筠嫌弃卫戟经沙场,如刀戟冷酷,从床闱到日常都毫不体贴。 卫戟觉得她那娇矜样子特别有趣,故意逗她:“把琅嬛第一美人娶回家,不能碰,难道还要供着?” “……滚出去!” 谢知筠做了一场梦。 梦里,这个只会气她的男人死了,再没人替她,替百姓遮风挡雨。 醒来以后,看着身边的高大男人,谢知筠难得没有生气。 只是想要挽救卫戟的性命,似乎只能依靠一场又一场的欢喜事。 她恨得牙痒,张嘴咬了卫戟一口,决定抗争一把。 “狗男人……再这样,我就休夫!”

浅春山·完结·51.8万字

退婚后,前任他叔对我疯狂爱慕

(新书《嫁给权臣后,女配被娇宠了》已开,多多支持哦~陶夭一朝穿越,成了媚色天成,艳绝天下的陶四小姐,未婚夫为另攀高枝,以她不够端庄贤淑为由,上门退婚。 陶夭当着渣男的面,霸气地撕毁了婚书不说,扭头便嫁了陆家掌权人陆九渊,成了国公夫人。 从此,渣男见了她,只能矮下身段,唤她一声婶娘。 某日,陆九渊在书房办公,下人来禀,“国公爷,夫人砸了人家酒楼。” 陆九渊顿了下,淡淡道:“小丫头罢了,不懂事,赔!” “国公爷,夫人打爆了尚书大人家公子的头。” “死了么?” 下人:“……” “还有事?”陆九渊不耐。 下人咽了咽口水,“夫人、夫人跑了?” “跑了是何意?”陆九渊淡然的神情终于变了。 “夫人、夫人说国公不是男人,她不要跟您过了。”下人顶着脑袋落地的风险,结结巴巴地回禀。 “咔嚓!” 回应下人的是,某个男人生生折断的毛笔。 待下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陆九渊已经风一样地走了。 当晚,陶夭便体会了一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滋味。 翌日,她扶着腰从陆九渊屋里出来时,怒声大骂,是哪个八婆造谣的? 呜呜,太凶残了! 陶夭悔不当初! (这是一个很甜很甜的故事,双洁,1v1!)

楚玥·完结·9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