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年代当卷王

八零年代当卷王

大大大夏森啊

现代言情/连载中

38.3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0723:57:34
猝死的女博士盛楠一睁眼穿回了桃花屯的孤女盛男,父母双亡的她不仅要被亲奶送去山沟沟当后娘,还留下了五个嗷嗷待脯的妹妹。 家徒四壁,屋顶漏风,家里穷的到不出一粒米,一朝回到解放前的盛楠不认命,她一手养崽,一手奋斗,从桃花屯到小县城,再到首都最高学府,一路把自己的人生过的轰轰烈烈,如火如荼!

第1章重生?!

“姐……呜呜呜……”

天旋地转间,小孩的哭嚎声在盛楠的耳边回荡着,她迷迷糊糊间,还在想着实验数据内容,突兀的被打乱了思路后,腾的坐了起来。

“不准哭!”

盛楠揉着脑袋睁开眼,入目不是实验室雪白的墙壁和堆得比山还高的资料文献了。

而是一间危房。

土墙之上,簌簌的落着碎土,盛楠茫然的环顾四周,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屋顶漏风家徒四壁。

猝死的心悸感依旧残留在灵魂之中,盛楠浑身一震,看着在床边围着一圈瘦的跟大头娃娃一样的四个小女孩,陌生的记忆泄洪一般涌入她的脑袋。

她痛苦的往后一缩,却不小心碰到了一处绵软。

“哇哇哇……”婴孩的啼哭声尖锐的击打着盛楠的耳膜,她心口一颤,连忙缩回了手。

娘嘞,这是谁家的allright!

盛楠坐在床上,整整调息了十分钟,才没再次猝死。

她,盛楠,被同行称之为科研界卷神的女人,连续熬了一个星期苟在实验室的她,终于把自己卷死了。

一睁眼,她变成了70年代桃花屯的“盛男”,一个父母双亡,只剩下五个嗷嗷待哺的妹妹。

目前正面临着亲奶奶要将她卖给山旮旯里的老鳏夫做共妻的险境。

盛楠深深的吐了口气,她扭头看了看哭累了又攥着红彤彤的小手睡着了的小婴儿,又看了看那跟移动信号一样按照高矮排排站的四个小姑娘,艰难的咽了口口水。

四个小姑娘分别叫招娣,来娣,迎娣,盼娣

除了自己手边的小婴儿因为刚出生还没取名字,这个身体的父母对儿子的执念还真是有够变态的。

盛楠揉了揉脑袋,按照脑袋里的记忆,今天就是她那便宜老奶带媒婆来定亲了,真是……

开局即地狱啊。

她打量着这屋里的摆设,大抵是父母的死讯来的太突然,原主一直处于慌乱又茫然的状态,家里乱七八糟的根本没人收拾,另外四个小姑娘,最大的才11岁,最小的才4岁。

而“盛男”也不过是个15岁的小姑娘。

想起那老鳏夫的年纪和他家里几个歪瓜裂枣的儿子,她翻身下了床,走到墙角就翻出了一把旧砍柴刀,当着四个小姑娘的面将刀别在了腰间。

她脸色惨白,两双眼睛却冒着厉光,脑中很快有了对策。

没过多久,院子外就传来了老太太中气十足的吆喝声。

“死丫头!把门打开!”

“你们都在房间里呆着,不准出来。”盛楠扫了眼几个瘦的只剩骨头的小孩,冷声叮嘱完,就拎着砍柴刀气势汹汹的往外走。

门外的老太太领着一个媒婆,后头还跟着一个矮瘦的男人,他笑出一口黄牙,颇有些期待的搓了搓手掌。

老太太更是志得意满,对她来说这老大家的几个闺女,通通都是赔钱货,偏偏老大媳妇那不争气的肚子,断了她大儿子的后。

如今家里正是缺钱的时候,把大的那个卖出去换个彩礼钱,剩下小的能卖就卖,卖不了的就让她们自生自灭,反正她盛家铁定是养不起这么几个赔钱货了。

老太太想到老鳏夫的阔绰,眸底闪过一丝贪婪。

然而门一开,瘦巴巴的小姑娘手持柴刀目露寒光,扫视一圈后,目光钉在了老鳏夫的身上。

老鳏夫身高一米六,腰椎佝偻成弯弧形,花白的头发和掉了三分之二的牙齿,肉眼看起来的岁数都能当她爷了,他有三个娶不起老婆的儿子,记忆里的‘盛男’就是被卖过去做共妻的,甚至到最后都不止是那一家子的男人……

令人作呕的猜想让盛楠面色更加难看,她拔高了声音。

“奶奶!我好歹是你的亲孙女,可我爹娘尸骨未寒,你就要把我卖去伺候这老男人和他儿子,你就不怕我爹娘半夜找你吗!”

众人脸色大变,围观的村民只听说老太太给‘盛楠’找了户人家,可没听说是共妻啊。

“大丫这话啥意思啊?”

“什么叫伺候老男人和他儿子,不会是……”

这种事放到现在,也是让人戳脊梁骨的。

老太太脸色难看,龇牙咧嘴的瞪着盛楠。

“你胡咧咧什么呢!”

可盛楠却不怕她,大声的说。

“叔叔婶婶们,你们大可去打听,这个老男人家在娄村,老婆死后有三个儿子穷的娶不起媳妇了,他一个半只脚都要入土的人为啥子花六十块钱娶一个小姑娘,而不给自家儿子娶媳妇!”

听到这,围观的村民信了七八分,纷纷议论了起来。

“哎哟……造孽啊……”

“不会吧,盛婶子,这大丫也是你亲孙女啊~”

“是啊,盛大才死了多久,你这……哎……这不是糟践人吗!”

“你们懂什么!”老太太面色铁青,心底也发虚,嘴上却不敢承认。

“岁数大的会疼人,这丫头爹娘死了,我给她找个好归宿怎么了!”

听到这,盛楠嗤笑一声。

“奶奶你要是觉得岁数大会疼人那奶奶你自己嫁好了,反正他这岁数和我爷也差不多。”

“我呸你个死丫头!”老太太气的要动手打人,盛楠灵活的躲开后,拿着手里的砍刀就冲那老鳏夫去。

“就是你想要花一份钱让我给你们一家四口人当媳妇是吧,反正我奶说你会疼人,你把她娶了吧!你要是敢打我主意,我就砍死你!”

老太太气的发疯,老男人脸色煞白,也不知道这消息盛楠是怎么知道的,可由不得他多想,小姑娘正死死的盯着他,双手高高举起砍柴刀就劈下来,顿时什么念头都没有了,拔腿就跑。

“这疯丫头我要不起!不要了不要了!”

临走前,他还恨恨的瞪了那媒婆一眼,这事要是闹大了,他的名声也臭了,到时候别说是他了,就算是他儿子都娶不到老婆了。

媒婆吓得腿都软了,她也没想到这丫头这么疯,这么一闹,十里八乡谁还敢找她做媒,她心里又恼又悔,压低了声音在老太太耳边说道。

“大娘,你这孙女哪里是好拿捏的,当初你说的那么好听,现在闹的这么难看,你真是害死人了!这媒我是保不成了,以后你们家的姑娘我是真不敢招惹了!”

她说完就捂着脸跑了。

到了嘴边的鸭子不仅飞了,锅都被掀了,老太太气的两眼发昏,眼看着盛楠拎着刀走过来,她心里犯怵。

“盛男!你!你想干嘛!”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六零糙汉被末世女王轻松拿捏

一朝穿越,夏夜摇身一变,从末世称霸一方的霸主变成了东北团结大队的一个小可怜。 父母双亡,还多了一个拖油瓶弟弟。 夏夜表示,这都不是事儿,她可是手握‘十亩良田’的女人,吃不饱穿不暖,不存在的。 撸起袖子就是干! 于是乎,夏小军亲眼看着姐姐带着他虐渣渣,挣钱钱,生活简直不要太美好。 唯一让夏小军烦恼的就是,姐姐太受欢迎了,一个两个的总围着他姐姐转。 “姐,哪个是姐夫?” “你姐我就是那么肤浅的人吗?怎么可能会被一朵花眯了眼,姐姐我的愿望可是拥有一片花海……” 某男气极反笑,拎起夏夜的后衣领。 “小丫头飘了,欠收拾!”

童十六·连载中·34.8万字

重生八零,苏医生她在年代爆火了

【女强、致富、商战、团宠】 飞机失事,整形外女医生——苏小漓重生到一个陌生小县城, 什么都是假的,只有穷是真的。 没等她反过味来,就已经被亲戚卖出去了? 不用急,也不用怕, 看她收拾极品、乘势奋斗、牵手理想恋人,在八零年代后半程: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红尘炼心,好运连连! 纵横博弈、野蛮生长!

Lolasuli·连载中·70万字

年代文里的老实人罢工了

大学刚毕业的秦溪一觉醒来,穿进了自己昨晚熬夜看的年代文里,成为了里面逆来顺受的炮灰工具人。 书中秦溪那短暂的一生都在成全家人,从小就乖巧懂事,帮大人干活,兄弟姐妹六人中,只她没上过学,十六岁,一场秋雨,小感冒拖成急性肺炎,生命永远的终结在那年秋天。 这辈子换她来,乖巧懂事是不可能的,该干的干,不该她干的,谁也别想压着她干。

满地白霜·完结·103万字

重生1983:从夺回家产开始

穿到1983年,陆家馨面对的开局是,原主考高失利被拐,后妈面甜心黑,亲爹纯利己主义者。 地狱开局的陆设计师决定:后妈做初一,她做十五!亲爹不做人,她教他做人! 大学还要继续上,听说八十年代的港大含金量不错,她挥挥衣袖,勇闯港圈金融圈。 大哥大,哔哔机,舞池里的凌凌漆! 太平山,浅水湾,维多利亚女大款!

六月浩雪·连载中·75.8万字

下乡大东北,知青靠刺绣风靡全村

非遗刺绣传人易迟迟魂穿年代同名同姓小可怜。 父亲渣继母毒? 易迟迟说我擅长以毒攻毒。 替继姐下乡还要把工作让给她?! 易迟迟说想屁吃,好姐妹就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工作卖了,钱自己收着,反手送继姐去大西北! 道德绑架? 易迟迟冷笑,只要我没道德,别人就休想绑架我! 有人找麻烦? 都说了我是毒人,怎么就不听劝呢。 至于某个小哥哥…… 送你一幅鸳鸯比翼飞! 什么,你还要一幅凤凰于飞?!

相思不再念·连载中·39.4万字

穿越八零,大院美人惹不起了

奸商王女士垄断救命药品卖天价,被受害者家属砍死。 再睁开眼她成了自己那貌若天仙媚骨天成的“狐狸精”姥姥。 姥姥因为美貌被制药大院的女人害的‘失了名节’,自此后没人想娶她,却各个想泡她。 姥姥不得已,只能找个无能男人随便嫁了。 男人不爱也就罢了,还有个作精小姑子。 姥姥的大学名额要给小姑子。 姥姥的彩礼要给小姑子添嫁妆。 小姑子当小三他们家都要派姥姥去打原配,不然就要休了姥姥。 直到死,姥姥拼搏半生都在给渣男养妹妹。 穿成姥姥,小王脚踹渣男,手甩作精。 不仅如此,凭着自己当药监领导的经验,小王搞科研,拿批文,科技与狠活玩的风生水起,一不小心,她就“狐狸精”变成了人美心善的美女老板典型。 高精尖知识分子排成队的凭着她挑。 重生的渣男姥爷:明明躺赢就能获得一切,怎么药厂没了,别墅没了,豪车没了,乖巧懂事对他马首是瞻的温柔妹妹也变了呢? 尤其是上辈子装门面的妻子李胜龙,她怎么拿了自己的牌,还嫁给了别人呢?

娇花一小朵·完结·66.3万字

重生八零神医,功德在线加一

23世纪医学世家传人乔婉月穿越到了80年代,别人是白富美,她却是肥穷挫,还被婆家当成移动血库?离婚,必须离婚。 谁知恶毒婆婆说:女儿生二胎还要输血,啥时候女儿生了大胖小子,啥时候才能离婚,还厚颜无耻惦记她家一亩三分地。 更要命的是,便宜丈夫看到蜕变成绝代佳人的乔婉月,竟不舍得离婚了…… 乔婉月大怒,一脚踹翻便宜丈夫,摇身一变,成为千金难请的赤脚神医…… 意外获得盲盒系统,乔婉月开启了救人开盲盒的征途。 系统:接生成功,母子平安,功德值可开三次盲盒。 乔婉月:金块,古董,百年血玉,要发达了。 尝到甜头的乔婉月找到发家致富的渠道,救人上瘾,门诊一开,成了赤脚医生,各种有钱有势的人登门造访,一掷千金。 乔婉月救人救到手抽筋,山上采药却踩到山疙瘩,以为会被炸成粉末,谁知遇到个退伍回来的魏城英雄救美。 系统:魏城体内有子弹残片,治疗难度等级8,成功取出,可开启高级盲盒一次。 乔婉月:呵呵,高级盲盒开出一盒23世纪健胃消食片,嗯,不生气……原地毁灭吧! 后来,乔婉月被魏城抵在墙上,男人拿着红本本,炫耀着千辛万苦得来的媳妇…

尹家老六·完结·65.1万字

重回八零,假装欠债脱离苦海

【年代赶海发家日常】又胖又丑的楚漩重回到1983年的小渔村,这一世,她不想害沐辰泽家破人亡,直截了当拒绝了他那负责任式的提亲。 老天给了她一个重活的机会,她要牢牢抓住。这辈子只想分家、好好赶海过日子,没事减减肥,潜移默化教育小弟。 坑姐的小弟楚沣变成了她的忠粉,这个她能理解,不过……被夺初吻、被拒婚的沐辰泽不是应该鄙视她吗? 咦?怎么画风不对,难道遇上纯情型?

梓涛·连载中·81.1万字

闺女惨死后,年代老实人爹觉醒了

徐青木身为不得宠的儿子,半辈子老实听话,又因为接连生了七个女儿,向来低人一头。 爹娘嫌弃,他努力做个孝顺的儿子;兄弟欺负,他从不记仇; 就连村里人嘲笑他是绝户头,他也只是憨厚一笑。 有一天,徐青木突然“看”到了自己一家人的未来: 小女儿七丫被他娘失手推到石头上,高烧没了; 大女儿怀着孕被女婿打得大出血死了; 二女儿不甘心被卖给老鳏夫跳河了…… 全家人都不得善终! 徐青木疯了,带着妻女净身出户。 大队的人都在看他的好戏,想看他后悔。 然而一年年过去了,他们非但没有看到徐青木后悔,反而看着他家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 七丫徐舒馨死了,又重生了。 这一世,她不但要带着家人避开前世悲惨的下场,还要带领家人过上好日子。 手握福报系统,她先给亲爹找到一份好工作,让大姐和家暴男离婚,另嫁干部丈夫,让二姐到公社国营饭店上班……最重要的是,她们姐妹几人都要考大学…… 多年后,和平大队的人纷纷感叹:谁说生女不如男?

阿狸和猫猫·连载中·8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