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烂太狠,我苟成修仙界团宠

摆烂太狠,我苟成修仙界团宠

耶味然然

仙侠奇缘/连载中

65.5万字

更新时间:2023-10-1023:58:00
木盎然身为作者,不慎穿进众多小说融汇的修仙世界中。 她成为出身天空仙都中的大小姐,又拥有一身绝佳根骨,哪怕她什么都不做,只要旁观故事发生,便有无数修为竞相来临,活得简直不要太如鱼得水…… 然而木盎然生平却有一个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之人! 那便是对谁都温文尔雅,唯独从初见起就恨不得她去死的的玄修道旭! …… …… 未卜林玄修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一卦知尽天下事,尤其是其中玄修道旭,深得未卜林真传,知晓前后千年事迹,然而风光如道旭,也有忧愁之事。 至宝卜算之境断言他日后有情劫,深爱一人不得也,乃是他飞升大劫。 长辈慌乱无措,四处寻求解救之法。 道旭却轻抬眼眸,淡淡道:“绝无可能发生之事。” 他淡如松竹,“我看到她的脸。” 闻名大陆的玄修继续说道,“我去杀了她便是。” 有一日再见道旭,木盎然恍然惊觉他已消停许久,遂问之。 道旭沉默不语,只定定看她。 木盎然顿了下,忽而弯腰笑出声,“哎呀呀,你还真爱上我啊……” 笑意无了,她眼眸冰霜凝结,“可惜……我这人记仇。” 道旭无言。 直至飞升的最后一刻,就像是既定的命运一般,道旭追逐在木盎然身后,她却很少回过头……

第一章穿越了!

木盎然一睁眼,眼前光芒大作,她不禁捂住眼睛,一脸懵逼。

她家豪华吊灯这么强的吗?

“雷灵根!”

木盎然吓了一跳。

她忍不住寻声望去,却听周围声音忽然嘈杂起来,刺目的光芒模糊了一切。

“怎么这个时候有灵根?”

“可恶!她可是岛主夫人的女儿!上次测灵根的是死人吗!”

“那怎么办?她都快十六岁了,得快点进入道容学院吧?”

“道容学院有什么好进的,一切都要看岛主夫人的意思。”

光芒渐渐减弱,木盎然僵硬的眨了眨眼睛。

她正站在一处豪华大殿里,殿柱抬眼望不到顶。而大殿两侧立着诸多仙风道骨的老头老太太,还有年轻绝美的少年少女,各个气质不同凡响,全都眼含震惊,更有人热泪盈眶。

大殿最上方坐立着一个人,华服款地,身姿曼妙,身边有貌美侍女侍奉。

最后木盎然僵硬的看向面前的石头。除去光芒,石头如同琉璃般通透。

测灵石,测灵根所用。

她的脑海里自然而然闪过这个知识点,哪怕她从来都不曾见过测灵石。

她这是……穿越了?

木盎然抬眼,大殿各处的夜明珠闪耀了她的眼,她一阵晕眩。

穿越?

木盎然迷茫闭眼,软倒在地上。

周围声音顿时一静。

有人道,“岛主夫人……”

高座之上,葱葱玉手漫不经心的捏起裙摆,“把她送到道容城吧。载承,此事就由你负责了。”

“可她这才测……”

高座之上的人垂眸看来,全场寂静无声。

道号载承的老头这才不慌不忙站出来行礼,“是。”

木盎然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既没有看到她的豪华吊灯也没有看到豪华大殿。

她揉着头站起来,举目四望,脸上的神情凝固了。

只见入眼所及,云海翻腾。庞大的飞舟穿越云海,白云与飞鸟飞过,晚霞离她如此之近。

她缓慢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我们正要前往道容城。”

旁边不知道何时出现一个老头,乐呵呵的看着她。

木盎然视线在他身后凝固,猛的扑过去,瞳孔放大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大地被衬得极为渺小,晚霞之下,一座天空之城静静悬浮着,美轮美奂。

木盎然喃喃道破天空之中的名讳,“天都仙城……”

“看来你的失魂症好了不少啊!”老头兴致勃勃的凑过来,满怀欣慰,“难道是因为测出灵根之故?那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木盎然的双唇颤抖。

她为何能认出天都仙城?因为眼前这座城池和她笔下创造的天都仙城一模一样!

空中群岛火山崩腾,巨木参天,虚幻得仿佛梦中仙境。

这是她费尽脑细胞,千辛万苦塑造的世界观!

木盎然瘫软在地上,脸色惨白一片。

她——木盎然,穿进自己的小说世界了?

她愣愣转头,“高座上那位,是木灵岛岛主夫人吗?”

老头乐呵呵摇头,在木盎然满怀希翼的目光下道,“不,她是您的母亲啊,大小姐。”

“……”

木灵岛岛主有众多子嗣,而她穿越的原身就是岛主夫人的亲生女儿,一个在小说里描写不多的小炮灰。

木盎然写过无数小说,但是在木灵岛描写最多的只有一部。

一部天生命格便是天煞孤星的主角怒而崛起,将整座天都仙城推向大地,从而毁灭世界的黑暗报复文。

当外表纯良的主角在结局反转,评论区也全都沦陷,到处都是对木盎然的一片骂声。

老头眯着眼乐呵呵,“大小姐,你怎么了?”

木盎然背后却升腾起一股寒意。

木盎然写的小说,没人比她更了解。

眼前这位老是乐呵呵的老头,不出意外应该是载承尊者,一个外表乐呵呵,实则精明至极的老头。

修仙文实力至上,载承尊者拥有练虚期修为,若是被他发现自己的异样……

不不不!

虽然处境突然,木盎然纷杂的思绪还是以最快的速度理清。

夺舍是一个人毁掉原主的灵魂取而代之,乃是修仙界如何都不能容忍的行为。

但是她一睁眼就在大殿上,连岛主夫人都没发现,眼前的载承尊者显然更不会怀疑。

至于原先的原主到哪里去……不会是和她互换身体了吧?

木盎然舔了舔唇,脑海里捕捉到载承尊者刚刚说的话。

如果这个在原著着墨不多的炮灰患有失魂症的话……

“我叫……什么名字?”

原著里,她对这位炮灰只是简单的着墨,除了姓木,她一无所知。

载承老头果然毫不意外,“木盎然啊大小姐,你叫木盎然。”他很是忧愁,“大小姐的失魂症还没好吗?”

木盎然却听不下去了。

木盎然……她也叫木盎然?

这个在原著着墨不多的小炮灰名字竟然和她一样!

木盎然脑海里忽然闪现了一些原主的生长记忆,最后定格在镜子中稚嫩的脸庞上。

不光名字一模一样,就连样貌都是年轻版的她。

木盎然扶额。

或许是原主患有失魂症的原因,她的记忆全都像是雾里看花一样隔着一层,直到如今记忆才缓缓显现出来。

她忽而一顿。

因为穿云越海的飞舟正在下降,木盎然忍不住往下看去。

一座庄严肃穆的高墙大院由远驰近,飞舟从脚下消失,载承尊者牵着她腾云驾雾到大门口。

天上无数流光飞来飞去,院内各种服饰的学子们停下脚步好奇的看着木盎然。院外各种奇装异服的修士正在叫卖呦呵,时不时有人拖着一头庞大妖兽的尸体直接原地贩卖。

木盎然沉默一会儿,“这是哪?”

“这里是道容城,而我们跨过这道门就是道容学院。”

载承老头带着她跨进道容学院,一进学院,院外的呦呵声顿时消失,面前广阔无比。

天上的流光像流星一样坠落在眼前,变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载承,你这是做什么?”

“院长别来无恙。老夫这是送大小姐来入学的,她住的地方在哪儿?”

木盎然和白发苍苍的老头对视。

道容学院的院长不就是……

木盎然一顿,目光了然。

是了,这不是他。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莫挨,我转修无情道了

大道独行,因果了了,还想挨我,你礼貌么? 时瑶在渡元婴雷劫时,陷入了心魔劫,看到了她日后为了气运之子徒弟去累死累活,为了宗门去拼死拼活,为了整个灵洲修仙界而魂飞魄散——气得时瑶拔剑而起。 成为元婴真君后,宗门竭力劝说时瑶收徒——累死累活? 时瑶:“先前本君忽然顿悟,今后转修无情道,此生绝不收徒。” 当掌门要时瑶带领宗门弟子前往秘境历炼——拼死拼活? 时瑶:“听说混沌海最近妖兽频频作乱,我已向太上长老请愿,即日就会自行前往混沌海坐镇。” 灵洲天神山封印破裂,魔族尽出,全灵洲修仙者都盼望着时瑶能出手镇压魔物——魂飞魄散? 时瑶:“……合着是牺牲我一个,幸福全灵洲是吧?”

笔尖蘸墨·连载中·91.9万字

我在修仙界做最卷的崽

火凰出生现代顶级豪门,是个不折不扣的卷王家族。 将酒楼开遍全国的她,成了业界top1,心理却出了问题: “人生变得好没意思,怎么办?” 下一秒,她胎穿修仙界。 啥也不说,卷起来! * 启蒙班月考,有一题问最喜欢的同窗是谁?为什么? 小崽崽们的答案惊人一致:火凰,因为火凰可好学啦。 小崽崽们没敢说出口的心声:有火凰天天缠着先生问问题,先生都没精力盯着他们,他们就可以尽情的玩耍啦,互抄作业啦,偷吃小零嘴啦…… 火凰:友情提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小崽崽们:啥意思,听不懂??? * 四宗入门考,看着面前俊美得天怒人怨的男子对她说:“小娃娃,本座乃神剑宗北辰真君,你可愿入本座门下?” 心里念叨着跳槽好久的火凰,高兴的接下了第一强者北辰真君抛来的橄榄枝。 有第一强者做靠山,书灵百味兴冲冲的问:“咱啥时候建立食修宗门?” 火凰是这样回复它:“我现在就半吊子水平,这时建宗门收弟子,不是误人子弟?” 百味鼓腮帮子:“所以……” 火凰接话:“所以,开宗立派那是拿到高级灵厨职称后,才该操心的事。” 第二天,修炼计划表出炉: 一日三餐是食修时间,上午研究阵法,下午练剑,上半夜炼器,下半夜修炼。

舒洁·完结·54.6万字

我靠作死称霸修仙界

苏澄穿到一本男频爽文中,绑定了一个叫“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系统,系统给的任务是:达成因外界因素而死的任务结局。

长夜九歌·连载中·111万字

筑基后,仙子她想咸鱼

【无CP】沈多熟悉了修仙剧本,却测出无灵根被送去种田,敢信?反正她不信! 半夜跳窗沈多赌对了,拜得道门大宗的元婴师父,一路披【不】荆【知】折【不】棘【觉】踏回修仙界。 她心想顺风顺水筑个基御上剑,这辈子的梦想就算完成了。 不料,原本还等着她再接再励结金丹修元婴的师父,突然发现好大徒今天一意峰摘个桃,明个儿二念峰钓尾虾,后天三思峰采点灵茶仙露,大后天上百岁谷割豆子去了…… 于是,望徒成仙的师父拎把剑声传数个峰头:“沈多,你给老子死回四时峰来。” 一时惊得各峰人飞鸟跳围观: “岁和发怒了。” “岁和也会骂人?” “我想知道,岁和真揍沈多不?” 揍,沈多用她两辈子的信誉作证,所以小姑娘手【抓】忙【耳】脚【挠】乱【腮】一通,极【无】尽【法】孝【可】心【施】的捧着一碗鲜虾豆腐汤来见:“师父,徒儿忙了大半月,亲手磨豆点浆想给您尝个鲜。 保证灵力十足味道鲜美当场化神坐地飞升……” 岁和:天道,请速速收了这个孽徒吧!

修仙呢没空·完结·86.4万字

穿书后我卷疯了修仙界

新书《穿成修二代我叛出家族》已发,欢迎大家来捧场~ (无cp修仙) 穿成修仙文中的送宝女配,林安然只想苟住性命,猥琐发育。可谁知竟误入女主的送宝窝。 大师兄是女主修炼路上第一块试金石,金丹修为被筑基的女主反杀虐菜夺宝…… 二师兄是个作死男配,勾搭女主身边的高冷男配还嘲讽女主,被女主设计弄死夺了千年妖丹…… 三师兄老实憨厚,爱慕女主多年,为女主倾尽所有,爱而不得最终黑化,被男主一剑捅死…… 生活不易,安然叹气! 看样子苟是苟不住了,只能开卷!卷到天昏地暗,卷到日夜无光,卷出一条生路!

玖玖有余粮·连载中·49.5万字

我家小师妹奶凶且超强

江卿虞作为现代社会的一名鬼畜修仙者,得师长启蒙,黑暗里摸索爬行百年的苗苗,一朝渡劫,被天雷劈去了修仙界。 江卿虞:喵的,一朝回到解放前! 身受重伤,洗了算了←_← 等等! 修真界? 就是那个睡觉吃饭都能修炼的修真界? 垂死病中惊坐起! 江卿虞:扶我起来!我还能活! 重来一世,这一次,绝不是一人! 被抛弃?我有师兄师姐! 被群殴?我有挚友同袍! 被欺负?我有一堆师长! 江卿虞:家人们谁懂啊!龙傲天错拿甜妹团宠剧本,还能怎么办?只能扮猪吃虎咯~ 后来…… 魔族来犯! 众人:关门!放食人鱼(虞)! 养成系,群像文

月色娟·完结·71.4万字

穿成反派,我靠崩坏剧情成团宠

避雷:非无逻辑爽文,女主穿越了也是一般智商,想看女主从头到尾聪明绝顶,请绕道!! 齐月穿书了!!! 在这里,她三岁就没了母亲,而自己的亲生父亲是位修仙界大佬,常年都在闭关修炼。于是等到齐月九岁时,她才被接到修仙界。 而这时距离原剧情发展也只剩下十年了。 十年后,现代白领的女主会穿越过来,然后带着金手指在修仙开启她的逆袭之旅。 齐月作为这个故事中阻拦男女主在一起的恶毒女配,也终将会迎来自己的凄惨结局:在兽潮陷害女主被宗门放弃,最终落得一个被邪修采补的下场。 在参加完化神大典救下一个半妖后,无意间梦到自己结局的齐月:嗯……额!呃!好像……这个剧情,还没开始就已经偏了。 书中原主是五岁就已经被接回宗门了,而她九岁才到宗门;原主在合欢宗有师承,但她没有;原主直到二十三岁才服了一颗极品筑基丹顺利筑基。而她,齐月低头看了看自己,生来是先天火灵体,又是单火灵根,修炼的也是宗门的天阶功法,这样的条件还二十三岁才筑基,她怕是要被掌门师兄给抽死吧!

沉色冥冥·连载中·66.2万字

小师妹她修长生道

剑宗有位天才小师妹,一剑可令天地变色,一剑可破万丈南海。 —— 有人心生倾慕之情,欲上剑宗告白,好心人良言相劝:“千万年来,修无情道者,唯有一人杀妻证道飞升,剑宗那位修的就是无情道,道友三思而行啊!” 一旁路过的三师兄:小师妹什么时候改修无情道了? —— 女主是个天真烂漫、勤奋刻苦的小姑娘 【注:本文无cp】

迁忧·连载中·94.4万字

全宗门除了我都是大佬

[团宠+马甲+大佬+修仙] 曲卉紫前世在一个小宗门里长大,宗门破败不堪,全是老弱病残。为了养活宗门的大家,她参加佣兵小队狩猎,结果成了女主视角的反派白莲花,直接被作为诱饵死在了兽潮中。 重生归来,曲卉紫发誓这次一定要躲避危险保护好宗门,好好给师父养老,但是发现宗门里这些老弱病残怎么不对劲? 老到没力气修炼的师父:北边又有妖兽进犯领地,伤了紫儿,待我擒来妖王教训教训。 弱到走路大喘气的大师姐:什么天阶九转玲珑丹,还不如给我们紫儿当糖豆。 病到每日咳血的二师兄:人族又不守规矩,竟然嘲笑紫儿,寻几个魔王将那几人杀了。 残到只能坐轮椅的小师弟:你当你是为什么能重生? 夭寿啦,原来她宗门里都是大佬。 大佬们以为揭破马甲之后就可以开心的宠紫儿,结果却被曲卉紫反向带飞。 带师父突破桎梏延年益寿,带师姐以丹入道自创道统,带师兄平息风波一统魔界,带师弟杀回上界潇洒复仇。 曲卉紫:那些宠我的,我都要百倍宠回去!

怀阙·完结·56.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