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诱蓝月光

引诱蓝月光

李招招

现代言情/已完结

21.8万字

完结于2023-06-0117:30:16
欢迎观看新书《狂赎》快来跟我一起吧 小富婆云软枝心中一直有一位白月光,文圈赫赫有名的大佬作家裴时,长相出众,才气逼人,尽管未曾谋面,却治愈了她半生的痛。 一场冬雪,裴时亲自点了把火,伤痕累累的离开这个世界。 她忽然觉得,喜欢有什么用,你连他每天开不开心都不知道。 后来,她重活了一次,以最美好的年纪,奋不顾身去到裴时身边,化作一个软萌小可爱。 天天只干三件事:努力生活,喜欢裴时,让他知道。 “裴时先生,你过得不开心吗?” “裴时先生,你把心脏献给世界,可世界总是拒绝。” “裴时先生,我觉得你状态不对,我想帮帮你。” 终于有一天,大佬在花园里,又点了一场火,她以为他要自焚,匆匆忙忙跑回家,没想到他放下笔,给她做了一顿烤肉。 “我一直认为玩弄别人的感情是会遭报应的,所以我想跟你说,我想和你结婚。” …………

第一章:火光

火辣辣的夏天。

蝉鸣不绝于耳。

云软枝只带了两件清凉的碎花吊带裙,和几千元奖学金,就匆匆从姑妈家逃离。

想起姑妈家的种种不堪,那些逼迫与辱骂。

云软枝坐在最快一般高铁上,偏过头去,静静地遥望车窗外的山影与绿木后移,慢慢她想起了上一世。

她死了。

死在那个男人的葬礼上。

是自尽的。

男人也是自尽的。

她颤抖的睫毛缓缓闭上,一滴清泪从眼角落下,带上耳机隔绝外界声音,在不知不自觉中,呼吸声变得轻缓。

这具十七岁的身体已经两夜未曾闭眼,她分不清自己是睡着了,还是晕倒了。

总之。

她做了长长的一个梦。

梦里的男人靠坐在偌大的书架前,脚边放着他第一本成名作《荒林》,火炉噼里啪啦爆发火花,燃烧的很旺盛,仿佛要融化窗外的皑皑白雪。

本该是温和唯美的画面,却诡异地透露着死亡的氛围。

云软枝似一介幽魂,飘荡在房屋的上空,俯瞰一切。

她想挣脱飘浮的束缚,努力靠近那个男人,却越飘越远。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男人随意往家里浇上汽油,点燃书架,点燃窗帘。

巨高无比的书墙瞬间沸腾起鲜红的火焰,整个屋子浓烟四起。

男人站在窗前,托着白瓷一般的下巴,面容平静地接受死亡的侵袭,心甘情愿埋入火海深渊。

裴……裴时

裴时!!!

云软枝在梦境里绝望地大喊,一股钻心剜骨的痛蔓延在身体里,愈演愈烈,终于挣脱了梦境的束缚,眼前却蓦然传来刺眼的光亮。

睁开眼睛,她脸上早已泪痕遍布,心口传来密密麻麻的绞痛。

梦境如前世一般。

她默默爱了六年的月亮,好不容易靠近,月亮却消失殆尽。

“呀!姑娘,你没事儿吧?怎么哭了?”

云软枝怔了怔。

邻座的旅客从老式皮包里抽出一张纸,往她脸上擦了擦,又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你是哪里的学生?不舒服要跟大人说啊。”

云软枝反握住纸巾,将心里的那股难受劲儿压了下去。

“谢谢,我没不舒服。”

旅客有点惊讶,“那哭什么?你跟我儿子差不多大,考试没考好?”

回想起来,现在正是高考后的第二天,自己身穿蓝白相间的校服,满脸的疲倦,是个标标准准的高考生没错了。

至于成绩,前世她整个高中都在发愤图强,高考分数算是不错的,读了一所知名大学。

她小声地谢道:“谢谢,我考的还可以。”

旅客又微微一笑,仿佛打心底为她高兴,安慰道:“那多好呀,还哭什么呢?什么都不要紧,你这个年纪,未来有无限可能的。”

云软枝微微偏头,眼前不断出现裴时的身影。

是啊!她重生了,她的月亮也还在。

虽然遥不可及,但她有无限的可能,去拯救她的月亮。

想到这点,云软枝笑了,软软的眉眼笑的弯弯。

正想谢谢邻座旅客的安慰,一则缓慢的广播响起。

「尊敬的各位旅客,列车即将到达琼山市,请下车的旅客提前准备好行李,准备下车。下一站……」

对方早就拿着行李在车门前等着了,人挤人没意思,云软枝没急着凑过去。

半个小时后,云软枝出了高铁站,坐上了出租车,透过打开的车窗,眺望着满世界的车水马龙。

琼山市是个绿化很好的城市,风一扫过,绿化树摇曳的很风情。

正值暑期,夏日特有的滚烫气浪扑在身上,云软枝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城市有裴时,连空气都是甜的。

出租车到达一个老城区,云软枝下了车,她在这附近租了一个小户型的公寓。

房东已经按照她的要求,把所需的生活用品买好了,她几乎不用操心什么,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拎包入住。

云软枝打开房子的窗户,小区对面是一片老式洋房别墅区,与周围俭朴的筒子楼不同,采用了巨石建筑风格。

而离她最近的一座别墅格外夺目,黑色的铁栅栏配着白砖墙,院子里种的几株茉莉正是盛开的时候。

夜来香的藤蔓爬上窗户与阳台,只要天色一暗,就会给人一种神秘而古老的味道。

别墅里亮起了灯光,窗前闪过一抹高大的身影。

云软枝呼吸静止,声音卡在嗓子里,像是中了蛊毒一般,红着眼眶盯着那盏亮光。

随后,她不敢再看,关上窗户转身,猛地把头埋进沙发里,心脏狂跳不止,仿佛要从喉咙里跑出来。

应该没错,裴时先生应该还活着。

确认了这一点,云软枝揪着的心脏狠狠落下。

当时确定了裴时的死讯后,她第一时间与同事们赶到裴时的家,也就是这座漂亮的洋房,却已被火烧成了一片灰烬。

那时,她才刚刚进入裴时的工作室,只是抱着一位粉丝的心态,暗中崇拜着这位天神一般的大大,半分不敢逾越。

所有同事都笑她胆子小没出息,不像崇拜,反像做贼。

毕竟哪有人见了喜欢的人,连话都不敢说的。

明明裴时每天都在眼前,居然连签名书都不敢要。

有一次同事笑的太放肆,以至于被进门的裴时听见了。

她脸涨的通红,用余光打量那个长得惊艳的男人,见他没有介意的样子,才暗自庆幸,也确凿了自己的一见钟情。

没想到第二日,她的办公桌上便多了一本带有裴时签名的书,除了签名外,尾页还多了一句认真而有风骨的字体。

「愿你辞暮尔尔,烟火年年」

拿到签名书的那天,是云软枝活得最快乐的一天。

她傻愣愣地看着书上那行云流水的字体,嘴角都快咧到耳朵后面去了。

要命,裴时大大非但没有介意,还特意给她签了名!

于是,她这幅傻样又遭到了同事们新一轮的嘲笑,说虽然老板很好,但她看起来比恋爱脑还恋爱脑。

她丝毫不在意。

因为裴时曾是她昏暗人生中,唯一闪耀着的月光。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想翻译你的心声

【破镜重圆+双强双学霸+双向奔赴+天之骄子+救赎向+前期校园后期都市职场】 清冷美艳翻译官and天才痴情检察官 (主都市,前期校园篇不会太长) 沈钦年被宋云暮偷亲后,意外发现他们竟然是双向暗恋. 并打算第二天和宋云暮表白,谁知道宋云暮不辞而别了. 这一离开就是三年后。 宋云暮也没想到离开三年,再次与沈钦年重逢时竟然是在法庭上。 宋云暮会想起自己做过的事,对他避之不及。 某天晚上,华都检察院最不近女色的沈检将出了名的清冷美艳的宋翻译官堵在门口。 宋云暮闻着他一身酒气,红着脸捂着嘴:“你喝酒了?” 他眼角泛红,弯腰轻吻宋云暮的手背,痞笑着说:“嗯,那你讨厌吗?” 宋云暮脑子一片空白,吞吞吐吐地说:“你…你醉了…” 沈钦年越发靠近她,手握住她的手腕,眼底的笑意更深:“…不讨厌就好。” *排雷:1.女主心理方面有点问题(抑郁症+焦虑症) 2.女主原生家庭有问题,父母一些处事教育方面存在问题 ps:作者本人并非专业学法的,本文就当架空的小说世界来看,有些私设不要过多纠结这些,主要看文愉快就好.

秋慕星·完结·20.2万字

春日折欢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双洁) 七年时间,商应辞以一己之力,让商氏成了青城最负盛名的高门。众人艳羡施意眼光好,高攀良人,余生无忧。 只有施意知道,那个为她跑遍青城买反季桃子的少年,早就消失了。 青城的春日,施意咬着雪糕从超市走出来,看见商应辞和乔家的小姐在街边相拥,难舍难分。 她安静看着,下一秒将订婚戒指和雪糕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数月后,施家小公主和青城新贵沈先生的婚事传的沸沸扬扬。商应辞死死抵着施家的大门,声线颤抖:“这才几个月?” “施意一脸漠然:“几个月足够我桃子过敏了。” — 施意记事时沈荡就已经是她家的常客了,少年一身洗涤发白的衣裳,从管家手中接过钱,离开时背影挺直单薄。 岂止云泥之别。 后来十九岁的沈荡跪在雪地里,小公主撑伞走过,眉眼间都是厌恶,“一个伸手问我家要钱的穷小子罢了!” 一去经年,当年一贫如洗的少年成了商业新贵。没有报复,他甚至吝惜对她多一个眼神。 直到后来一贯不形于色的男人醉酒后红了眼眶,扣着她的手腕声音低哑:“施施,现在呢?现在我配得上你了吗?” 见到施意的那刻沈荡才明白,那些靠时光释怀的人,是经不起再见的。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傅五瑶·完结·38.9万字

予她宠溺

多年后被亲生父母寻回后,李绵绵多了一个楼上的帅哥哥。 顾辞晏把他宽大的校服系在李绵绵的腰上。 回家的路上,顾辞晏举着一把不符合自己气质的粉红小伞,跟在她身后,语气轻柔:“不怕,哥哥在后面没人能看见。” 几年后,李绵绵穿着短裙上楼梯。 顾辞晏还是和以前一样,拿着衣服在后面帮她挡着。 李绵棉疑惑的问:“我看网上的情侣男生都不让女朋友穿短裙,你为什么不说?” 顾辞晏摸了摸她头,说道:“只要你喜欢想穿什么穿什么,我在呢。” 乖巧懂事小可爱x温柔腹黑大哥哥

喃若若·完结·53.6万字

守一人

段影帝手腕上有一颗红绳系着的核雕一戴就是十年 他一直以为这是陈青梧单独送给他的礼物 直到某日同学聚会, 有个男生指着他手上的核雕说:“这玩意儿你还戴着呢?我的早就不见了。” 段影帝:“你的?” 男生:“对啊,毕业的时候陈青梧送的,她爷爷是核雕大师,高考前老爷子给咱班上的所有人都雕了一颗。” 段影帝:“……” 某天,陈青梧想对段影帝坦白核雕的秘密。 段影帝:“我知道,全班都有,都是你爷爷刻的。” 陈青梧:“对,全班都是我爷爷刻的,只有你那颗是我刻的。”

Hera轻轻·完结·31.4万字

忱夏

【新书已开,欢迎观看《狂赎》白切黑疯批故事】 叶眠重生回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年。 风刮倒她窗前的富贵竹,砸来了那个满身血腥的少年,她记得五年后,少年会做全江城有权势的男人。 他温柔似长风,骨子里却连血都是冷的。 可她没想到这个男人为了她自毁前程,变成人们眼里躲避不急的恶魔。 从此,她想拯救他。 热忱忱的夏季,四起的浓雾,她向少年伸出了手。 “听说你想逮捕我?“ “不,我想带你回家。” …………

李招招·完结·39万字

肆意轻哄

推新文《今夜热恋》(景川×邵灵) 景大队长有个从校服到婚纱的女朋友,在他口中是碰不得凶不得的哭包,得捧在心尖上哄。 等见到了大家才发现,虽然有点掉人设,但貌似景大队长才是得被捧在心尖上哄的那个人。 月夜朦胧,她轻攀着他的肩膀,笑得让他恍神。 “就这么喜欢我?”她声音里满是戏谑。 一如那年穿着校服的盛夏,蝉鸣声里的对白,他低头看着她,“就这么喜欢我?” 他对上她眼底的笑意,揽着纤纤细腰自嘲轻笑。 对,就是这么喜欢她,喜欢得……不得了了。 对于邵灵来说,景川就像是一池泉水,而她是一尾濒死的鱼,能让她重新鲜活。 她不知道的是,邵灵对于景川来说,是一味药,产生了依懒性就很难戒掉的药。 而此间年少,惟余月光与你,皆是绝色。

果茶爱清酒·完结·41.9万字

引诱折腰

在宋岩第三次获得奥运冠军的当天,全世界甚至还没来得及为这位堪称运动天才的青年彻夜欢呼,当晚,这位受世界瞩目的运动明星就被发现在家身亡,并在现场发现了一封情书 ——我此生疯狂贪恋风在耳边呼啸的快感,可是自从我望见你,我就知道,从此以后,我将比之更加贪恋地疯狂地爱着你。 当晚,余年意外地回到了过去,却意外发现,记忆中那个孤僻冷漠的少年对自己,心思竟然有几分青涩微妙。 她试探地迈开第一步,那天夜晚,少年在跑道上拼命奔跑,心跳疯狂到另他头晕目眩,可他抚摸心脏,却清楚地意识到,这一切都与他方才徒劳而可笑的奔跑无关,而是因为想要将她揉进血肉的贪婪。 在一个风淡而略冷的秋夜里,余年和他并肩而行,脑子里数学题昏昏涨涨,秋夜冰凉。 “余年。” 少年声音低沉,宽大的运动服外套落在她肩膀上。 少女生出一点逗弄心思,她踮起脚尖:“宋岩?” 她轻声而随意似的问:“你想看我跳舞吗?” 很多年后,已经成为宋岩妻子的余年看见了那天秋夜少年的日记。 ——如果荷尔蒙需要信徒,那我将终生誓死为之信仰。

云枝煮粥·完结·18.5万字

诱梨

宣家有个身子骨孱弱的三小姐,因体弱多病十八岁前一直养在江南。 在十八岁时,宣梨被接回了宣家老宅。她气质温婉,说话时总是柔柔的,像江南的春风一样绵软。 人们都说她柔弱可欺,说话大点声就能把她吓到眼眶通红,泫然欲泣。 可有人见过她气势凌人地逼问江澄的下落,也见过她掌掴诬陷自己的人。 江澄在遇见宣梨之前,一直是个我行我素的主。遇见她之后,会因为一句“烟味不好闻”而戒烟。也会在她生气的时候软了嗓音哀求:“小祖宗,理理我行不?” * 江澄:“她从来不是小白花,是开在我心上永不凋零的红玫瑰。” 宣梨:“你是我平淡岁月里最惊艳的风景,我的终点是你。”

未闻茗香·完结·27.5万字

岁岁嘉宁

【单纯明艳公主×腹黑偏执权臣】【1v1】 穿进死对头的贴身玉佩怎么办? 对方日日夜夜磋磨她怎么办? 某日,谢霜歌忍无可忍,躲开了对方欠揍的手。 楚无恨:“?” 他再伸手,又抓空,他的玉佩在他眼皮底下妖娆的躲开了。 楚无恨:“野鬼?” 谢霜歌:“大胆!” 楚无恨闻言玩味的笑了起来,“原来是公主,是臣有眼无珠。” 谢霜歌:“知道还不把手拿开?” 楚无恨轻笑着抓住玉佩,细细摩挲,“情难自禁,公主见谅。” 谢霜歌:……滚啊! * 谢霜歌身为大燕最尊贵的公主,向来心想事成,直到遇到楚无恨,一切都变了。 他总是炽热深沉的看着她,然后千方百计给她心上人使绊子。 谢霜歌起初以为他有病,直到进了他的玉佩,她才发现是她有眼无珠。 心上人黑心烂肺,接近她只为前途。 死对头手段狠绝,却对她呵护备至。 谢霜歌思量片刻,果断投身死对头的怀抱,心上人?死一边去! 嗯,真香。

非扶·完结·66.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