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曝光前世惊炸全网

我曝光前世惊炸全网

卿浅

现代言情/连载中

23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2617:32:15
【甜燃爽+双疯批+非遗传承+家国大义】 夜挽澜的身体被穿了,穿越者将她的生活变得乌烟瘴气后甩手走人,她终于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掌控权,却又被困在同一天无限循环999年。 无论她做什么事情,一切都会重来,被逼成了一个掌控无数技能的疯子。 脱离循环那天,面对残局,所有人都笑她回天无力,直到她的前世今生无意被曝光—— 夜挽澜从十丈高处轻功跃下,毫发无损 有人解释:她吊了威亚 夜挽澜一曲《破阵乐》,有死无伤 有人辩白:都是后期特效 夜挽澜再现太乙神针,妙手回春 有人掩饰:提前写好的剧本 此后,失落百年的武学秘法、缂丝技术、戏曲文艺重现于世…… 为她疯狂找借口的大佬们:…… 能不能收敛点? 他们快编不下去了! · 夜挽澜忽然发现她能听到古董的交谈,不经意间掌握了古今中外的八卦。 【绝对没人知道,天启大典在凤元宝塔下埋着】 次日,华夏典籍天启大典问世。 【我可是宁太祖的佩剑,我不会说太祖的宝藏在哪儿】 隔天,国际新闻报道宁太祖宝藏被发现。 后知后觉终于发现不对劲的古董们:??? 夜挽澜伸出手:我带你们回家 · 我神州瑰宝,终归华夏 新的时代,她是唯一的炬火 他以生命为赌,赌一个有她的神州盛世

001时间循环

天地幽蓝,星疏云散。

夜挽澜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因为被一个外来的灵魂占据了!

耳边是无数嘈杂的声音,她被扭断了右手指骨扔进了湖里,再醒来是半小时后。

“夜小姐,您醒了。”站在床头的是周贺尘的秘书,他公式化地笑,“您的手折了,但先生不允许您在认错前进行治疗,您需要明白他的苦心。”

夜挽澜神情漠然,她缓缓地握了下左手。

这么久了,外来的灵魂终于离开了,她重新掌控了自己的身体!

“您的表情又错了,请您时刻记着嘴角两边发力,露出微笑。”秘书又说,“您笑起来的时候会更像韵忆小姐,也能更得先生的欢心。”

“还有一件事情,您需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先生不喜欢死缠烂打、厚颜无耻的人,您——”

“咔!”

夜挽澜接好了自己的手指骨。

秘书的话戛然而止。

他惊疑不定地看着女孩,只见她抓起一件外套披在肩上,起身下楼。

愣了有一秒,秘书很快跟上,他叹息一声:“夜小姐,您虽然像韵忆小姐,但始终不是她,在先生这里没有特权,再闹下去这对您没有好处,您吃得苦还不够吗?”

周贺尘可以为了给盛韵忆过生日从北半球跑到南半球,放弃商谈会议,但夜挽澜没这个资格。

今天的夜挽澜有些反常,但秘书并未多想,他朝着别墅门口走进来的人恭恭敬敬地问好:“秦先生,您来了。”

秦先是周贺尘的发小。

他抬了抬下巴:“她是怎么回事?”

秘书目光怜悯:“夜小姐正闹脾气离家出走呢。”

这种手段他已经司空见惯了。

两年前,夜挽澜跟在周贺尘身边后,一直忍伏低做小,偶尔自尊心上来了主动离开,可只要周贺尘一句话,她还是会心甘情愿地回来,毫无尊严。

秦先咬着烟,漫不经心地笑:“闹脾气?”

整个江城都知道夜挽澜只是盛韵忆的替身。

原本她还能以一个替代品的身份继续陪在周贺尘身边,可一个月前,正主盛韵忆从国外学成归来,夜挽澜这个替身立刻失去了价值,只是她并不死心,依然纠缠不休。

但夜挽澜千不该万不该对盛韵忆动手,害她右手差点骨折。

盛韵忆是他们这个圈子的学霸兼画家,男男女女都以她为榜样,是所有人的白月光。

秦先也不例外,自然不可能放过夜挽澜这个罪魁祸首。

今天零点,他们几个兄弟姐妹以周贺尘的名义将夜挽澜约出来,断了她的手指,把她推下水,替盛韵忆报仇。

水珠还顺着女孩的发梢往下滴,晚风忽来,吹乱发丝,朦胧的水雾散开后是绝丽的眉眼,瑰姿艳逸。

漂亮的眉梢眼底却透着几分冰凉的凛冽,像是寒风中摇曳的荆棘玫瑰,冷香混合着杀伐血气,让人心尖一颤。

她目光淡扫,仿佛尘封已久的美就此苏醒,撼动凡世。

叶落无声,片刻寂静。

秦先一顿,一时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这么一张脸。

他怎么会认为一个替身比正主还美?

荒唐。

秦先心头烦躁,见到女孩停下脚步,转身向他走来。

他挑了下眉,笑意不明:“怎么,想通了来道歉,我可不会——”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在寂静的深夜十分清晰。

夜挽澜口吻平淡:“怎么断了?”

不等秦先反应,他的右手也被扣住,又是一声裂响。

“这只也断了。”

十指连心的疼痛让秦先腿一软,他跪在地上,身子不断地发抖,竟是疼得连惨叫都无法发出。

他脸色煞白,不敢置信。

夜挽澜又踩在他的脚踝处,两声脆响后,她微笑:“怎么都断了。”

更加剧烈的疼痛如浪潮般汹涌澎湃而来,秦先承受不住,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女孩大步离开,背影如刀。

秘书也惊呆了,好半晌,他才手指颤抖地联系周贺尘:“先生,出事了……”

**

别墅外,夜挽澜唇边的笑敛去。

她有一个秘密,她的身体在她将满十四岁那年被穿了。

这四年,夜挽澜看着穿越女将她平静的生活变得乌烟瘴气。

穿越女想当模特,于是放弃学业进圈走秀。

穿越女喜欢周贺尘,签下替身协议。

穿越女瞧不起她叔叔一家,让她众叛亲离,无法归家。

最后,穿越女不想玩了轻飘飘地离开去找新的生活,她才终于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控制权。

可未等她收拾残局,她又被时间困在了同一天,无限次轮回。

无论她做什么事情,都无法来到第二天。

她做事不用考虑任何后果,但同样也无法和其他人建立联系。

因为等到了零点之后,除了她的记忆外,一切都会重置,她会重新回到5月18日的零点,重复一模一样的开端。

她已经重复这一天整整九百九十九年了。

从最初的暴躁到平静再到漠然,夜挽澜终于习惯,开始利用她的无限次重生充实自身。

她走遍了江城以及周边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记得每一个时间点发生的大小事情,更精通无数技能,百种语言。

九十年前她开始学习文物修复和昆曲陶冶情操,以此压制杀性,只是生活依然乏味,没有尽头。

夜挽澜将头盔戴好,骑上摩托绝尘而去,执行一天的计划。

练字、习武、画画、唱戏……

最后一曲结束,天已暗沉。

“轰隆隆——”

乌云汇集,雷鸣声仿佛要劈开天幕,闪电与霓虹灯的光交织成海,雨雾吞噬夜色。

有点冷。

夜挽澜拢了拢外衣,订了家酒店过夜。

刷卡开门后,她脚步一顿。

窗户大开,狂风涌进,房间里已有一个不速之客。

那是一个男人。

他靠在床上,侧对着她,身形完美,线条精韧流畅,只是背影就彰显着力与美感。

几缕鬓发湿漉漉地贴在脸颊两侧,修长有力的小臂上青筋显露,显然在忍受着极大的折磨。

夜挽澜退出去又看了看门牌号:“这好像是我的房间。”

男人唇紧抿,声音沙哑地吐字:“出、去!”

夜挽澜走进来,关上门。

一个迷路的陌生人对她枯燥的人生来说十分有趣,她很珍惜这样的时光。

毕竟她已经废了秦先三十多万次,他的每一根骨头都被她碎过,已经没有任何新鲜感了。

夜挽澜不紧不慢地上前,弯身捏住男人的下巴,抬起他的头。

是一张让人惊艳的脸,堪称颠倒众生也不为过。

月光将他的眉眼染成银白色,他紧蹙着眉,眼神迷离,带着某种破碎感和危险美。

夜挽澜眉梢微抬。

江城的很多人她都见过,可她从来没见过这个男人。

“嘭!”

男人忽然动了。

他的眼神仍然不清明,但攻击迅猛,招招毙命。

夜挽澜眉目不动,也在同一时间做出了反击,游刃有余地接下每一招。

“砰!”

“叮铃铃——”

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夜挽澜空出一只手按下接听键。

通话开启,周贺尘冷冽的声音传来:“夜挽澜,欲擒故纵对我来说没有用,十分钟后滚到医院来。”

夜挽澜没应,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误闯她房间的男人身上。

他像是耗尽了力气,停了下来,用湿漉漉的眼眸看着她。

男人的瞳孔涣散,神智不清。

夜挽澜的手已经扣住了他的咽喉,将他禁锢在床上,动弹不得。

男人眼睫微动,容色苍白,犹如冷瓷,他忽然找到了一个她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攻击角度。

他微仰起头,吻上了她的唇。

准确地说是咬。

双唇冰冷,触碰的瞬间却似有野火燎原而起,错落的呼吸滚烫。

夜挽澜的下唇被他咬出了血。

这血似乎让他安静了下来,他喘息了一声,闭上眼靠在墙上。

良夜很静,男人破碎的呼吸声十分清晰,像是羽毛钻进心底来回跳跃。

手机那头静默片刻。

三秒后,周贺尘冷冷地问:“夜挽澜,你在做什么?”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大佬每天都在上热搜

入赘姜家后霸占姜家财产的父亲:“上学的时候,你成绩比不过你妹妹,她上的是顶级学府帝都大学,你呢?大学都没得上!” 继母:“就算你顶着你妹妹的光环进了娱乐圈,你也永远只能活在她的阴影里,你从小就比不过她,任何地方都比不过!” 网友:“什么十八线的野鸡也敢碰瓷顶流楚颜?学历?智商?哪一样你比得过?自取其辱罢了!” …… 姜里被全网黑的时候。 当天夜里,手下拿着查到的某位国际大佬的资料连滚带爬到这位爷跟前…… 漫长的沉默之后,这位爷看着自己夫人:“你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某宝宝:“你还不知道自己有个儿子。” “……”

南之情·连载中·21.8万字

满级归来:那个病秧子我罩了

徐星光被高空坠落的镜子砸中,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 她昏迷后,各路牛鬼蛇神纷纷显形—— 富翁男友卸下伪装,将她当做移动血库,数次抽血只为拯救真爱白月光? 亲娘车祸离奇身亡,渣爹高调迎娶昔日旧爱,还凭空冒出来一对比她大的私生儿女? 亲爹还说要拔她氧气罩,等她死了,送给霍家那病秧子? ... 醒来的徐星光:“感谢诸位厚爱,小女子一定加倍奉还。” 没人知道,卧床昏迷的那几年,徐星光魂穿十世,在不同世界搅弄风云。 昔日的璀璨明珠,早就修炼成了一块刚硬的金刚石,谁敢欺她,她就砸死谁。 * 这是一本女主魂穿十世归来,花式虐渣,带着个病秧子小跟班,凭借十世经历走上人生巅峰的大爽文。

帝歌·完结·169万字

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夜挽澜新书《我曝光前世惊炸全网》已开~】 司扶倾一睁眼,不仅被夺了气运,人人还让她滚出娱乐圈。 重活一次,她只想咸鱼躺,谁知现在圈内人只知拉踩营销,没点真本事,不好好磨炼演技,这样下去还能行?怎么也得收拾收拾。 司扶倾捏了捏手腕,动了。 后来,网上疯狂骂她不自量力倒贴郁曜,造谣她私生活不检点,而—— 国际天后:今天我能站在这里,多亏了倾倾 top1男顶流:离我妹妹远点@郁曜 就连国际运动会官方:恭喜司扶倾拿下第13枚个人金牌,等一个退圈 当天,全网瘫痪。 · 史书记载,胤皇年少成名,八方征战,平天下,安宇内,是大夏朝最年轻的帝王,他完美强大,心怀天下,却因病死于27岁,一生短暂,无妻无妾,无子无孙,是无数人的白月光男神。 无人知晓,他再睁开眼,来到了1500年后。 这一次,他看见了他遥想过的盛世大夏。 · 不久后胤皇身份曝光,司扶倾得知偶像竟然就在身边,她敬佩万分,只想—— 司扶倾:努力奋斗,报效大夏! 胤皇:以身相许 司扶倾:??? 我一心奋发上进你却想要我? · 全能颜巅女神×杀伐清贵帝王 从全网黑到封神顶流,顺便和男神1v1

卿浅·完结·346万字

偏执!疯批!真千金是朵黑莲花

东君国温家找回当初被医生判定为死婴的女儿,生的一副好皮囊,偏偏不知怎的是个瞎子,动不动就咳嗽吐血,身子弱的风一吹就能倒似的。 父亲不喜,两个哥哥对她小心提防,从小指定的未婚夫也在看了一眼后,背地里嫌弃,宁要代替品不要她。 众人皆说:“一个瞎子找回来有何用?温家有一个漂亮聪慧的女儿还不够?就因不是亲生?” 面对父亲的不喜,沈确视如无睹。 说一不二笑面虎大哥温凡:“不要把那些上不得台的小心思用在温家自己人身上,否则对你不客气!” 沈确:“谁待我好,我自然知道以同样的姿态回敬她,反之……” 当晚,心思不正的代替品痛苦的躺在沈确浴室门口,自己干干净净。 阴险狡诈影帝二哥温情:“温家不介意多双筷子,但你最好老老实实。” 沈确:“我不老实吗?” 一身白裙不染尘埃,笑意盈盈温柔待人。 除了把人打进ICU、撕了对方衣服,时不时喂几颗毒药,的确很‘老实’ 她的刺从不藏匿,“沈确并非麻雀。” 唯独在他面前没了。 沈确说:“总有一天,我会变得很强去找你的!” 她说:“我疼!” 她说:“别不要我!” 《寻觅重逢+白切黑+大小姐+扮猪吃虎》 《苏爽!》 PS:并非恋爱脑!

蓝煜与桉·连载中·44.7万字

在替身文里当玄学大师

玄门老祖姜七遭人暗算身陨异界,意外成为北城豪门姜家流落在外十几年的姜二小姐。 订婚宴上被放鸽子,未婚夫带着假千金出逃私奔。 离开姜家那夜,天生异象,七月的北城下了一场大雪。 司家那位出现在姜七面前,将伞盖过她的头顶,掩去她肩上的风雪。轻声问:“要不要跟我走?” 姜七站在伞下,目光凝视着雪幕中的男人。“你能给我什么?” 向来不苟言笑、手段狠厉的司家家主将人纳入怀中,靠在耳畔低语:“我许你人财兼得。” - 后来出了位可断人生死,知晓未来的大师。 地位高的不行,门槛都要被踏破,往来进出皆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姜七在外声名赫赫,唯独被人造谣婚姻不顺。  听人说司瑾郁心里放着一个死了十几年的白月光。 任凭外界如何风言风语,姜大师皆不为所动,宠夫无度,赚钱赚的飞起。 姜七说过:“司瑾郁,我不爱人,我没有心的。” 开始时不明白,后来男人才懂,她岂止是没有心,她连心跳都没有。  没关系,那又有什么关系,他爱她就够了。 直到司瑾郁魂飞魄散那夜,姜七俯身屈膝为他跪遍神州大地。 【甜宠1V1,没有白月光,从始至终都是女主一人】

沉安安·连载中·43.8万字

全网黑后大佬她搞科研内卷爆红了

科研第一人沈凉枝重生成全网黑的花瓶女星,参加一档科研综艺。 决赛当日,特邀评委席上坐的是她徒弟的徒孙。 徒子徒孙:我当时就给大魔王跪了。 * 听说大魔王退圈开了一家酒吧,各路神仙纷涌而至,蹦迪厅成了科研圈大型团建现场。 年过半百的研究院院长笨拙摇花手,和同行炫耀:她当年指导过我的论文。 哥哥不疼?冷漠如谪仙的哥哥曾为了她,再也不进实验室一步。 被豪门扫地出门?系统反手送她千亿资产。 没权没势?她的背后是整个科研圈。 * 同时合法拥有三个老公是种什么体验。 沈凉枝表示:雄竞修罗场,狗来了都得挨两巴掌。 清冷矜贵京圈太子爷:别墅钻石喜欢吗?跑车包包喜欢吗?送礼物的人喜欢吗? 貌美但贫穷的狐狸精:他只会买买买,不像我,还会心疼姐姐~ 自卑的白切黑偏执狂:枝枝,你嫌弃我有病的话,可以去爱别人,我不介意。 反手将子弹上膛。 【高智商大魔王女主vs多人格男主】

虞妤妤·连载中·41.1万字

重生可以撤回吗

钟少虞是修仙界难得一遇的奇才,也是修仙界鲜有的好人缘。 大师兄,万千少女心目中的白月光,对钟少虞一见钟情:“等天下无恶妖,我就娶你。” 小师弟,顽劣的很,怼天怼地怼空气,唯独对钟少虞言听计从:“我得回家问我师姐。” 就连隔壁山上的小师妹,都把钟少虞当成偶像一样供着:“钟少虞用的是这个颜色的剑穗,所以我也要用。” 后来……这些哄着围着她转的人联手把她挫骨扬灰了。 再后来,钟少虞没想到自己会再活过来,但是她睁眼遇见的不是那些把她挫骨扬灰的旧人,而是她曾经活着誓死要除去却没能除掉的大敌姜予。 那个时候的姜予,她都不是对手,这个时候的姜予,已经强到整个修仙界绕而远之。 钟少虞看着随随便便一巴掌就能拍死自己的姜予,险些哭出声来:嗷呜~重生可以撤回吗?

叶非夜·连载中·14.7万字

他在复仇剧本里恋爱脑

谢家一家都是学法律的,书香门第该有的优良品质谢商也都有,优雅,学识渊博,司香读经,还会琴棋书画。 但他是个疯子,会捧着佛经读,也会折断人手骨脚骨,很温柔,也很残忍。 谢商没当律师,开了家当铺,什么都可以当,只要故事够动人。 某天当铺来了个人,讲了个故事: 香城有一户姓温的人家,那家的女儿都随母姓。她们家的女儿会下蛊,那种让男人神魂颠倒的蛊,她们的爱人或是殉葬,或是出家,总之不是死就是一生孤苦。 谢商的小叔就死在了香城,于是他接了这单典当生意。 被蛊,被惑,刺激,深爱,爱而不得,痛不欲生。——这是谢商给温长龄那个小聋子准备好的剧本。 最后,拿到这个恋爱脑剧本的成了谢商。 温长龄:惊喜吗?谢商先生。 (不是穿书哦,是现言小甜文,书名里的剧本是蓄意而谋的意思)

顾南西·连载中·57.2万字

灯花笑

陆曈上山学医七年,归乡后发现物是人非。 长姐为人所害,香消玉殒, 兄长身陷囹圄,含冤九泉; 老父上京鸣冤,路遇水祸, 母亲一夜疯癫,焚于火中。 陆曈收拾收拾医箱,杀上京洲。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若无判官,我为阎罗! * 京中世宦家族接连出事, 殿前司指挥使裴云暎暗中调查此事, 仁心医馆的医女成了他的怀疑对象。 不过...... 没等他找到证据, 那姑娘先对他动手了。 * 疯批医女x心机指挥使,日更,每天早上七点更新,请支持正版茶~

千山茶客·连载中·46.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