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侧

帝王侧

雪中回眸

古代言情/连载中

35万字

更新时间:2023-07-2918:39:01
【正文第三人称,全员恶人,没有恋爱脑,也不提倡爱情。】 在赐婚的圣旨下来之前,我从未想过我的夫君会是薛绍冲。虽说我俩几乎一起长大,都在这宫中读书玩耍,也算是青梅竹马。 只是我们既交不得心,也知不得己,平时玩耍时候也算的投契。他爱骑射,我也跟着他学得一手好箭术。我擅丹青,他也曾央我为他画画。他是贵妃生的皇子,我是皇后的亲侄女。他尊贵,我也不差。 但是我们两个人都未曾想过会是对方的良配。 无他,因为他的母亲举西凉全力辅佐了皇帝登基,却没有得到皇后之位。 而我的姑母却因家族势力,无所出却稳坐中宫。 他的母亲是西凉铁血公主代战,巾帼不让须眉。 我的姑母,正是那苦守寒窑十八载,一朝出世凰在天的王宝钏。 如今皇帝登基已经十载,还不曾立下太子。我俩这个婚事啊,可真是不能好过啊。

第0001章少年行

“姐姐,姐姐,姐姐,为什么不去啊,去啊!太液池边都是美人,你不去不后悔吗?”二公主拽着王稚衣袖,力气用的不小,险些把她衣袖拉下来。

王稚赶紧收回自己的衣袖:“好公主,你去就是了嘛,你要把我袖子拉掉了。”

“掉了就掉了嘛,你反正如今长个子,衣裳总是小了。回头叫母后给你做新的。”二公主又来抱住她的胳膊:“求你了,去嘛去嘛。”

“就咱俩去啊?被抓住了多尴尬啊?你要是能叫别人一起,我就陪你去。你父皇选美人你去干什么啊?等选进来了,还愁看不见?”王稚叹口气,二公主正是爱玩的时候,十二岁的姑娘,偏爱看美人,成天是使不完的劲儿。

“不是,父皇选不了几个的。其他的我岂不是看不着了?我跟你说,不光咱俩,闲云姐姐也会去,就不知道大姐姐今日去不去。快走快走,咱们找个好地方躲着。”

“等一下,衣裳叫你拽成这样了,我得换一件啊。别急,没开始呢,什么时候去都可以。”王稚摇摇头。

她比公主大了三岁,虽然还没及笄,今年也算十五了。

正是暮春三月,皇帝登基后第二次选秀,不过大安朝选秀并不要什么高门大户,高门大户也不来受这个屈辱。

基本都是些民间女子和小官小吏家的女子。

王稚换了一身粉色的裙子出来,二公主已经急得不行了。

姐妹两个便也不多话,直接出门。

王稚住在公主们住的仙居殿,距离太液池不算太远。纵然大明宫大,可她们年纪不大啊,有的是力气。

小半个时辰后,也就到了。

太液池边,衣香鬓影,不过她们俩还没走近,就见一个穿着男装的宫女正候着。见了人就请安:“二公主,王姑娘,大公主叫奴婢候着您两位呢,说是知道您两位肯定来。与其瞎跑找不到好地方,不如去那边亭子里。”

王稚看过去,果然见一处亭子里坐着几个人。

二公主一下就激动起来:“你看你看!我说什么来着?不止咱俩吧?娇娇姐姐快!”

说罢就提着裙摆要跑了。

被王稚捏住发包:“好公主,你好歹注意一下,那么多人你一个公主就跑过去啊?仪态呢?回头你母妃打你板子你别哭。”

“哦哦哦仪态仪态,走走走。”二公主不在意的道。

两个人带着几个宫女,就那么袅袅婷婷的过去,仪态嘛,人前总是做一下才对。

亭子还没上去就听见一个破锣嗓子:“哈哈,我就知道她们俩肯定来,还有这好事不凑热闹的?”

“姜文宇,我娘说变声的时候不能说话,否则日后一直就这样了。”王稚上去就道。

说罢不等对方回答,就对着众人一福身,规矩仪态是十足好的:“给二皇子,大公主,诸位哥哥姐姐请安。”

“过来坐。”大公主一招手:“我们方才打赌你来不来。”

“是啊,结果是大家都觉得你们肯定来,没得赌。”姜文宇看着王稚:“你少骗我,我几个堂哥都没一辈子这样。”

王稚叹气,心说你这声音真是刺激死我了。

“大姐,你又去校场了吧?”二公主过去坐在大公主身边。

“对呀,你俩偷懒。”大公主也捏了捏二公主的发包。

比起二公主还是两个发包的样式,大公主却不是中原人的发髻。

而作西凉打扮,一头小辫子,陪着改良版的西凉服装,这衣裳是很好看的,沿袭了前朝(唐朝)裙摆的样子,又有西凉衣裳的一些精髓。

头上是用红珊瑚等物装饰,十分的明艳活泼。

她也如她母亲一般,生的美丽又英气。

二公主就是纯粹的中原女子样貌,也随了她母亲,柔美可爱。

有宫人送来茶水点心果子,笑着道:“就快开始了。等娘娘们和陛下过来就可以了。”

二公主不甚在意,她已经开始看美人了。

就是看着看着就叹气:“不行,大姐姐,娇娇姐姐,闲云姐姐都太好看,我看她们都不如你们哎。”

“嘴甜。”大公主捡了一块点心塞她嘴里。

二公主就啃着点心继续摇头晃脑:“我觉得以后我可能嫁不出去了,虽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但是我要找什么驸马?天天看你们。”

西凉虎拍胸口:“我我我,嫁我!”

被二皇子踹了一脚他也不怕,嘿嘿笑:“我不好看吗?”

“你不如我二哥。”二公主哼道。

二公主口中的二哥,便是当今的二皇子,薛绍冲。

他今日也是西凉打扮。一身大红的改良版劲装。一头小辫子。

乌黑发丝甚至在阳光下泛着蓝。

一只耳朵上还带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耳圈,面容生的锋利。长长眉入鬓,一双狭长的眼睛黑而有神。

鼻梁高挺,人中深邃,一双唇也生的轮廓分明。

确实是长得好看,只是也透着一些冷意。正好他是个不爱说话的,若是不熟悉的人见了,更生几分惧怕。

还好这个亭子里的小伙伴们都是熟悉他的人,知道他只是生的冷,人倒也是好相处的。

“娇娇姐,你画了多少二哥了?你可藏好,日后二嫂要打你我们不拦着。”二公主道。

王稚哈哈一笑:“打我干什么?日后二皇子娶妻,我就把我画的画打包送去做贺礼。保准二皇子妃高兴的谢我。”

她画美人都是经过美人同意的,何况他薛绍冲还主动要求自己帮他画画给他母妃呢。

果然,二皇子对此是没什么话说的。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闲话,外头就听见皇后娘娘驾到,贤妃娘娘驾到,荣妃娘娘驾到等。

再一会,就是陛下驾到。

他们几个也得过去问安。

【照旧先说几句:首先女主胎穿。这个朝代是唐灭了之后的架空朝代,所以规矩什么的比较随意。没有后头宋朝清朝那么礼数严格。大家你你我我也没什么大事。

然后,男主是个皇子,一对一不可能的。介意的可以退,不要来杠我,反正我也不听。

再然后,这个文它理论上是个正剧,也不是说不能有爱情,但是上来就天雷勾地火的我建议换一个,肯定不能。

男女主的立场它有点对立,就是那种男主怕女主家权力太大不许他上位把他们母子干死,女主家怕男主上位回头把她全家干死这样。

女主的姑妈是王宝钏,男主的妈是代战公主。皇帝就是薛平贵。所以以下几点我必须说清楚,首先这个故事起源是京剧《红棕烈马》后头一切衍生都是打这里来的。戏本子而已,没有历史原型。唐朝有个薛仁贵人家是个大将军,跟薛平贵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哈。

其次,《红棕烈马》里头哪有恋爱脑啊,一个比一个现实,全是利益至上。

最后,为什么我想写这个故事呢,就是因为气不过挖野菜!最初的故事里,人家哪里挖野菜了?以及当皇后18天就死了似乎是张爱玲说的,市面上没有这个本子。最初的本子里,王宝钏和代战分别掌管一宫就结束了。没有谁死,就这样了。有问题后头再补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折月

薛姮照知道自己是个祸害,故而她有意无意地把自己藏起来。 这么多年京城里的人都知道薛家有位大小姐,却很少有人见过她。 可随着家族遭难,她也无法独善其身,入宫做了最低等的婢女。 深宫之中处处艰险,事事惊心。 她被人嫉恨、打压、觊觎、陷害…… 却总能化险为夷,出奇制胜。 四司总管钱三春:本总管有意提携,你竟不知好歹!不肯伺候我,就安排你去闹鬼的院子上夜! 几天后,钱三春投井而死。 何贵人:我看你这般妖艳,必是要勾引皇上!来人啊,给我烙毁她的脸! 一转眼,何贵人被降为庶人,贬到冷宫去刷马桶。 皇后:敢与本宫作对,叫你死无全尸! 三年后,废后坟头长满了野草。 薛姮照深知,做小伏低,苟且度日,终究只会如蝼蚁般被人碾死在脚下。 既然如此,倒不如放出手段来,于混沌中扭转乾坤…… 本文非重生非穿越,无空间无异能。 依旧正剧风。

只今·连载中·99万字

吃瓜贵妃的自我修养

封奕登基之前没有人想要嫁给他这个没存在感不受宠的皇子,登基之后后宫里塞满了朝中重臣的女儿。 看着伤眼,处着心烦,宠幸她们都觉得自己脏了自己的龙体。 他决定选一个性子泼辣嚣张跋扈爱吃醋的女子进宫,替他将这些垃圾全都打进冷宫。 宋云昭穿到古代十四年,一直猥琐发育,苟着度日,就等着剧情开启,然后化身嚣张跋扈泼辣善妒的恶女,等到落选好挑一个夫婿逍遥快活的过日子。 后来,宋云昭看着对着她笑的十分宠溺的陛下说道:“昭昭,过来。” 宋云昭只觉得大事不妙,脚底发凉,狗皇帝面带温柔眼神冰冷,分明是想拿她当刀使!

暗香·完结·149万字

娘娘她一心只想高升

陆菀宁作为忠勇侯府的五姑娘,即便是生的花容月貌,也从没有想过要进宫去争那一份泼天富贵。 可谁成想她那失了孩子,再不能有孕的贵妃堂姐却偏偏看中了她的好相貌,以及没了父亲好拿捏,非要她进宫。 反抗不能,陆菀宁想干脆就随了她们的愿。 不就是进宫吗?她进就是了。 她不但要进宫,她还要一步一步成为宠妃,取堂姐而代之。 终有一天,她会让堂姐为了今日的选择感到后悔。 避雷:宫斗文,非双洁,非1V1,不能接受者请绕道

杨阿宅·完结·67.6万字

东宫掌娇

初入东宫,方玧顶着替嫁傀儡,叛臣之女的名头,活的小心翼翼,步步谨慎。 她清楚,自己这个庶女是被当做弃子,丢出来糊弄先帝遗诏罢了。 以便保住她那尊贵的嫡姐能做上大皇子的妾室,好搏给家中一个从龙之功,光宗耀祖。 父亲冷眼,“能入东宫是你的福气,家中养你多年,你当知恩图报。” 嫡姐嘲讽,“你本是卑贱庶出,替我入东宫,是你的福气。” 方玧垂眸遮住眼底的奕奕寒光,“父亲放心,养育之恩,女儿必定涌泉相报。” 凭他们,也想踩着她的骨血巴结新贵,步步高升,富贵荣华? 多年后,方玧懒懒依在刚登基的太子怀中,看那昔日不可一世的那群人如猪狗般趴在她脚下求饶。 “留或不留,爱妃说了算。”身穿龙袍的男人,笑意温柔。 方玧媚眼微抬,素手轻摆。 “杀了吧,聒噪。” 他们想推她入火坑,那她偏要浴火重生,让这群卑鄙无耻,豺狼成性之人,懊悔无及,尝尽苦果!

画堂绣阁·完结·142万字

做太子妃的这件大事

都说太子妃是内定的皇后,在继母手底下苦熬多年的温璟还是很满意这门婚事。 虽说太子姜绪风的处境委实不太好,不过,温璟秉承着干一行爱一行的原则,也算得上兢兢业业。 没成想,看着温温柔柔的太子殿下是个腹黑boy。 温璟从太子妃当上了皇后,然前路漫漫,还得继续努力。 太子妃如此多娇,引太子殿下竟折腰。

春上水·完结·28.3万字

驭君

初见时。 他是一肩挑起一家人的卖饼人,是苦读不怠的读书郎,是心怀远志的少年。 她是娇憨懵懂的小妹妹,是高高在上的娇女,是惊扰他的一股风。 邬瑾却没想到,年幼的莫聆风,已经在暗中张开了天罗地网,将他的一生都网了进去。

坠欢可拾·完结·92.7万字

燕辞归

一场大火,烧尽了林云嫣的最后一丝希望。 滚滚浓烟,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乍然梦醒,人不能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 林云嫣的新生,从一手烂牌开始。

玖拾陆·连载中·143万字

度韶华

十岁入京,十六岁政治联姻,二十守寡抚养儿子长大。 年少时的选择,在数年后化成一支支利箭,正中姜韶华的眉心。 她悲愤不甘,死不瞑目。 睁开眼,重回年少。 她毅然踏上和前世截然不同的路。一步一步,缓慢又坚定地向前,直至权力之巅! 这一世,命运只掌控在她自己手中。 她要这天下,安静倾听她的声音。 【乱世基建争霸女帝】

寻找失落的爱情·连载中·54.6万字

宫阙有时晴

沈时晴,先大学士之女,宁安伯府谢家二少夫人。 人人皆知她寡言淡泊,柔软可欺。 婚后第七年,她被幽禁城外佛堂,谢家上下逼她自请下堂。 赵肃睿,当朝皇帝,年号昭德,十六岁登基。 每年皆兴起战事,北伐西征,逢战必胜,对下严酷,是天下皆知的暴君。 一日,昭德帝正在朝堂上大发雷霆,命人把直言上书的文官捉拿下狱。 一晃神,却发现自己面前立着一尊佛像,而“他”正跪在佛像前,被人逼着背“三从四德”。 被幽禁的沈时晴却发现,自己突然穿着龙袍站在大殿之上,而面前却跪着自己的公公。 自此,宁安伯府二少夫人成了拳打燕京的混世魔王。 好杀善战的当朝陛下,却变得比从前更让人难以琢磨了。 无人知晓的私语之时,沈时晴笑容温软: “陛下替我跪佛堂,我替陛下定八方。” 正文完结,番外在专栏《山河自垂照》免费看

六喑·完结·71.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