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寡后我养大了奸臣弟弟

守寡后我养大了奸臣弟弟

风吹小白菜

古代言情/连载中

24.4万字

更新时间:2023-06-1100:03:42
上辈子,魏紫被夫君和公婆一家辜负害死。 这辈子,魏紫决心为自己而活,读书认字、经商赚钱,顺便把婆家现今无人问津的妓生子、将来朝堂上最残暴嚣张的大奸臣——萧凤仙,养大养正。 多年后魏紫认祖归宗,成了夫君和公婆再也高攀不上的国公府大小姐。 满京城的贵女们造谣她年纪大嫁不出去。 那权势赫赫的朝堂新贵却弯下腰来,亲手替她拂去鞋面尘埃,于万人前求娶,“小姐,嫁我可好?” ———— 他是她亲手养大的少年。 也是心尖珍宝。 世人都说女子二嫁最难,可是那年魏紫二嫁,嫁给了十八岁就封侯拜相的少年王侯!

第1章怎知春色如许

十五岁就当了寡妇有多苦?

魏紫亲身体会。

公婆怕她年纪小耐不住寂寞,用脚镣将她拷住,困在后院,当牛做马。

而她到死才知道,她那进京赶考落水而亡的相公并没有死!

非但没死,还娶了昌平侯府的嫡女,跻身勋贵。

如今更是高中状元,风光无限!!!

而她,区区童养媳,非但被瞒了三年,最后,还被人当成累赘推入井中,溺毙而亡!

——

“懒货!”

刘婆子尖锐的叫喊声从外面传来。

魏紫压下恨意正要起身。

刘婆子破门而入。

“你个懒货,老夫人和小姐就要醒了,你还不赶紧起来烧水煮饭伺候她们!”

魏紫还没反应过来,刘婆子已经粗鲁将她提起来。

魏紫重心不稳,脚趔趄一下,铁链拖在地上闷声作响。

“干什么、你干什么?!”刘婆子见状猛地拉了一下她,“戴它可是为了你好,我们家待你不薄,你可别学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见到男人就张开腿,干出对不起公子的事儿!”

魏紫气红了眼眶。

到底是谁对不起谁!

她两辈子都清清白白一身!而那萧凤宵,此刻怕是早就搂上了侯府嫡女的腰!

而这群人竟还帮他瞒着她!

魏紫剜了刘婆子一眼。

“看什么看!”刘婆子作势又要凶她。

魏紫躲开,轻飘飘道,“刘婆婆也知道咱们院里有人不三不四?昨夜我从厨房回来,好像见着守门的老头儿从小门出去呢?”

刘婆子闻言,脸色一白。

昨儿夫人难得睡得早,守门老头儿又不当值,他喊的勤,刘婆子就没忍住。

魏紫没点破。

她现在在府里孤苦无依,知道刘婆子不三不四又有什么用?

不如警示一下,图个松快日子。

刘婆子将信将疑,自己也不敢暴露,作威作福道,“少动歪心思,老老实实给公子守寡”,没敢再多逗留,扭着腰离开。

魏紫孤零零站在窗前。

她发泄般推开窗:“守你娘的寡,你们全家自己守寡去吧!”

谁知,她刚骂完,不远处忽然传来怪异的笑声。

魏紫惊醒,寻声望去,对面是一座古朴的小书斋,书斋外的台阶上坐着一位闲云野鹤般的少年郎,正意味不明地觑着自己。

魏紫的脑袋轰然炸了。

这几天她只顾悲伤,竟然忘了这个人!

她的小叔子——萧凤仙!

现今萧家最卑贱肮脏的妓生子,将来天下最残暴嚣张的大奸臣!

萧凤仙是公公从外面带回来的儿子,据说是从前与他欢好的青楼妓子所生,很不受婆婆待见,常常骂他是野种。

可是魏紫知道,三年之后,十七岁的萧凤仙将成为开国以来最年轻的探花郎。

之后,平步青云,一手遮天。

只是,萧凤仙此人断情绝爱,邪门的很。

他拜大太监为义父,发明九九八十一种酷刑,随心所欲逮捕折磨达官显贵,不知有多少官员死在了他府上的牢狱里,他嚣张跋扈剑履上殿,就连皇子公主也不放在眼里。

他凭一己之力,活生生把长安官场变成了尸山血海。

坊市百姓,人送外号“小阎罗”。

萧凌霄曾仗着兄长身份打压萧凤仙,却吃了大亏,官品连贬三级不说,最后竟到了听见“萧凤仙”这三个字就惊恐到小便失禁的地步。

魏紫记得自己死后,魂魄游荡在萧家的宅子里,亲眼看见萧凤仙提着刀含着笑弑父杀兄,满宅子上百口人他一个也没放过,就连那位出身显赫的侯门千金也凄惨地死在了血泊里。

他生得那样好看,心思却那么狠毒!

再望向小书斋外的萧凤仙时,魏紫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

她刚刚那番咒骂,好像……

被他听见了。

萧凤仙微笑着打量窗后的少女,像是第一次认识这位寡嫂。

半晌,他道:“嫂嫂安好。”

魏紫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结结巴巴:“你……你也安好。”

细白的指尖无意识地抠弄窗棂,魏紫犹豫良久,鼓起勇气望向萧凤仙:“你……你刚刚可曾听见了什么?”

萧凤仙:“只听见过路的风声。”

魏紫正要松口气,就听见萧凤仙口吻无辜:“还听见一只死了伴儿的雌雀,大清早在那里唧唧歪歪地骂人。嫂嫂,弟弟愚昧,夫子在书院也未曾教过,不知道‘守你娘的寡’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给夫君心上人让位后

洛芙眼睁睁看着她夫君司马超为实现野心另娶公主,她不禁痛彻心扉。 司马超拥她入怀,轻声哄道:“阿芙,我心中只有你,待得了江山,我定会将你扶正。” 洛芙因痴恋于他,便信了。 直到司马超因顾忌他即将进门的公主妻,亲手杀了她腹中骨肉,洛芙才惊醒:一个对自己孩子都狠得下心肠的人,对她又能有几许真心。 不过是他在骗,她在痴念罢了。 洛芙终于看清了枕边人,她彻底寒了心,绝望的死在了司马超风光迎娶公主的前一日。 重新来过,洛芙决定再不重蹈覆辙,可她睁开眼,只见满堂喜红,她竟回到了与司马超的新婚之夜。 -- 一代枭雄司马超,逐鹿诸侯,一统天下,乃其毕生之志。为此,他不惜辜负了挚爱。 他想:待得了天下,他会给她天下至尊,届时在慢慢偿还欠她的深情也不迟。 殊不知错过便再难追回。当他对她回过头来,她早已转过了身去。 他得了天下,拥有一切,却唯独失了她。 当司马超见她对身侧男子笑靥如花,他终于是着了急,红了眼,悔不当初。 架空,仿魏晋 追妻文;男女双洁身心干净,1V1

鹊南枝·连载中·16万字

重生后,未来权臣他只想和我贴贴

重生归来的阮妤决定这一世换个活法, 摆脱了那被人算计的未来,给自己找了个新夫郎! 虽然说新的夫郎无钱无权,但生得极为俊逸,对她也是处处体贴,小意呵护,温柔无比。 婚后的阮妤一边开铺子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一边抽空打脸极品亲戚扬眉吐气; 除了自家那身体不算太好的夫君有些过分黏人让她遭架不住之外,日子倒是过得是充实紧凑又甜蜜; 直到某个夜黑风高夜, 她亲眼看到那个平日里走两步就喘,多看两页书就头痛的夫君,身穿玄色大氅,手里提着剑一剑斩杀了那对她意图不轨的王府世子…… 背对着月色回首望来的眼中是她从未曾见过的凛冽杀气。 阮妤捂着胸口,娇娇弱弱的转头就跑…… 不料身后的男人却提剑追上来,将她逼入墙角语气温和的循循善诱:“夫人,不是说今晚要陪为夫秉烛夜读的?” 阮妤乖巧赔笑:“夫君你不如先将你手里的剑收一收?”

扇子酱·连载中·25.3万字

重生嫁皇叔,被日日掐腰轻哄

【双重生+虐渣+甜宠+爽文+双强+双洁】 前世忍辱负重,舍弃名声却是养了个忘恩负义的恶狼,养子一碗断肠草送她和腹中的孩子归了西。 被人算计的害了华家满门。 重生回到出嫁前,她将计就计的让渣男渣女凑一对。 却没想到依然惹上那个霸道的狂徒…… 她原来只想寻个文采出众、温文尔雅的夫君日日泛舟采莲,闺房描眉。也过一过儿孙成群的普通日子。 可是总有人阻拦她实现这个梦想! 前世那个跟她扰乱宫闱的死对头居然来提亲了! “司马焦放开我,我还要嫁人的” “想嫁给别的男人,问过本王同不同意吗?” “不需要你的同意。” “那我就灭他满门,为了你毁天灭地在所不惜。” 华阳看着眼前偏执霸道的男人,咽了口口水 .......这厮的性格就如同那事儿一样的霸道和猛烈,她既然逃不掉,就 继续被他攥在手中吧。 【前世今生都1V1】

金陵梦不醒·连载中·20.2万字

嫡女娇媚,疯批摄政王拿命宠

顾卿是个疯子。 上辈子,沈家覆灭,爹爹枉死,全家二十几口人,尽数流放,唯独只有她留了下来。 她被叔父接到了家里,转眼被当作礼物送到了恶名在外的摄政王府。 而摄政王顾卿是个疯子,喜爱人皮美人灯,沈安歌最怕的,就是他拿着灯笼问:“好看吗?” 后来她因查案枉死,原以为终于解脱。 没想到顾卿抢了她的尸体。 她以为无法入土为安,所以才成灵魂体模样,她气急发誓:若能重来一世,她定然不会多管闲事,管他被下药还是打死,她通通看不见。 誓言刚发完,转眼她便重生了,她按照所发的誓言,兢兢业业扮演沈家大小姐,先是拒绝了那表里不一的周家提亲,后在宴会一展风华,打那些贵小姐的脸替沈家争得面子。 只不过,她还是遇见了那个疯子。 阴暗的巷子里,他倒在地上,下人禀告沈安歌:“小姐,你看那人多可怜,我们帮帮他。” 沈安歌一看,原来是他,眼神一横全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你家小姐我又不是菩萨,哪里管得了这么多,赶紧走。”

作家月夜·连载中·16.8万字

疯批皇子登基后,我逃不掉了

容清璋是大昭七皇子,生母更是宠冠天下的贵妃。 一朝惊变,贵妃失宠被囚冷宫,这位曾经最得宠的皇子,也落得个无人问津的结局。 小小年纪就尝到了人性最阴暗的恶。 十岁那年,舅舅给他送来一个小丫头。 从此这毫无规矩的小婢女,成了容清璋最信任的人。 教导她识文断字,舞枪弄枪,辨别人心。 两个半大孩子,在诡谲难测的后宫里,报团取暖,努力成长。 ** 应栗栗穿了,穿成一个被父母卖掉,后阴差阳错被送入冷宫,伺候落魄皇子的小可怜。 她尽最大努力,陪着他成长。 只等小可怜将来封王称帝后,放她自由,让她天地翱翔。 小可怜登基前夜,她美滋滋的幻想着未来的生活,却梦到自己生活在一本书里。 小可怜是男主,他疯狂的迷恋一位美艳心机女子。 自认没啥心眼的应栗栗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 帝后大婚,应栗栗成了史上第一位被绑缚手脚送入寝宫的皇后。 曾经那温润雅致的小殿下,此时已经是气势迫人、身高腿长的清隽美男。 他将心爱的姑娘禁锢在床榻一角,呼吸迫近,嗓音暗哑,甚是惑人:“小栗子,别生气,你了解我的性子,你越生气,我越无法自持!” 应栗栗:“……”

席妖妖·连载中·7.1万字

重生二嫁东宫,太子日日宠我

姜柟死了,前世,她不远万里从京城嫁到了南凌,成为了南凌郡王的正妻,不想南凌郡王另有所爱,不过把她当作往上爬的跳板。 利用殆尽后,他一把将她推入水中,让她的儿子亲眼看着母亲被父亲杀死。 重生到嫁给南凌郡王两年后,姜柟只有一个念头,带着儿子出逃! 却在私逃回京的路上,捡到了当朝太子! 传闻,当朝太子是个草包,可重生归来的她清楚的知道,太子只是藏拙,最终荣登九五。 她凭太子之力与南凌郡王和离,和离后,她只想独自带着儿子生活,却被太子请进了东宫,成了太子妃。

抹布豆豆·连载中·21.1万字

渣爹宠妾灭妻?侯府嫡女宅斗逆袭

谢云姝那个因军功而封侯的爹终于想起来将她们娘俩和祖母接往京城了。当初她爹离家入伍时她还在娘胎里,如今却是十七岁的大姑娘了。 据说,在京城侯府中,他爹有个县主平妻,还有他与平妻所出的一双儿女。县主平妻娘家势大,谢云姝的娘却只是个农家女。 穿越后的谢云姝浅浅一笑,咱有吃瓜系统在手,无所不知,大家好便好,若不好了,那就试试!

依依兰兮·连载中·11.1万字

世子爷的娇娇白月光重生后

沈云娇的亲娘为了救忠勇伯府苏老夫人而死,苏老夫人见沈云娇可怜,就把她养在自己膝下,对外称是远房的孙女。 这些年来,沈云娇和苏老夫人相依为命,在经历退亲之后,沈云娇发誓一辈子陪在苏老夫人身边。 可是后来,苏老夫人病逝了。 也就是那一天,沈云娇才发现伯府众人的狼子野心! 他们见沈云娇发现了他们的秘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人灭口! 鲜血模糊了沈云娇的视线,她最后看到的是苏老夫人的外孙,定北侯侯爷轻柔地擦拭她面庞上的泪。 定北侯骁勇善战、铁面无情,还是天子近臣。这些年来不少人想把自己的女儿送去给定北侯,但直到如今,他身边仍旧没有一个女人。 看着定北侯温柔痛苦的眼神,沈云娇突然想起了什么。 当年她被退亲,悄悄地躲在桃花林里哭泣,当时还是世子的萧时敬突然出现在桃花林里,声音低沉:“莫哭了,若是我娶你,如何?” 萧时敬是天之骄子,才华横溢,端着一张冰冷的脸,沈云娇平时很是怵这位世子爷。 沈云娇咬着唇,委委屈屈:“世子别和我开玩笑了。” 她落荒而逃,没有瞧见萧时敬失望的眼神。 沈云娇在萧时敬怀里,渐渐没了生气,一睁眼,又回到了被退亲那一日。

宁宁安安·连载中·29.9万字

天降暴力妻:侯爷的心尖尖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兰灵花·连载中·35.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