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慎王携娘子在京城杀疯了

惊!慎王携娘子在京城杀疯了

黛黛海绵

古代言情/连载中

60.4万字

更新时间:2023-12-0423:43:20
【甜爽(男强女强)+1v1】 许栀研究做一半,莫名其妙穿成了古代农村人人喊打的荡妇。 年纪轻轻靠爬床嫁人。 有了娃后,还想靠爬床勾搭野男人。 理所当然的,她快被人打死了。 结果却让她得知,一切都是白莲花闺蜜一家设计的? 剔肤剜骨,钻心刺血。 她替原主受了不该受的苦,这仇自然也要她来报! 刚想假死,遁走。 尸身却被孩她亲爹掳走了?! * 许栀本来以为复仇很难,结果却是…… 某温柔貌美如花的孩她爹:“夫人,一切交给为夫就好。” 一转身,男人眼神瞬间变得可怖,沉声道:“欺负栀栀者,杀!” 更别提把她捧在心尖尖的将军爹爹,武功高强的美女侍卫,斯斯文文却天生神力的大师兄,壮如程咬金却喜欢嘤嘤嘤的三师姐…… 许栀:还努力啥啊!躺平吧!

第1章穿越过来就挨打

“啪!”

重重一鞭抽在许栀早就血肉模糊的背上,顿时血肉飞溅。

许栀疼的闷哼一声,费力睁开沉重的眼皮,眼前宛若刑场般血淋淋的一幕让她傻了眼。

这是哪里?!

她不是在医院做研究吗?

眼前几十个古装打扮的男女老少围着她,脸色皆是鄙夷的愤愤之色,指指点点的同时口中还说着“荡妇”“偷腥”等字眼。

许栀还没来及反应,忽然,一只精致的绣花鞋踩住了她的手指。

来人长着张瓜子脸,秀丽的脸蛋上泪痕点点。

“小栀,你我情同姐妹,我也不想对你下如此重手,可你背着我哥哥出轨偷情在先……”

“我也是为了我们村的名声着想,你别怪我。”

女子手帕拭泪,柔声低泣,可踩住许栀的脚却使劲一碾。

手骨瞬间碎裂,剧烈的疼痛让许栀整个人猛的一颤,嘶哑的喉咙发出模糊的痛呼。

几乎是一瞬间,脑中白光闪过,一大段陌生的记忆涌入。

她穿越了,这是古代一个叫“晴明国”的地方。

原主也叫许栀,是个孤儿,好不容易被人收养,那户人家却只把她当免费劳动力,每日非打即骂,活的连狗都不如。

笄礼后,原主被好闺蜜王宁宁邀请去家里玩,却莫名其妙的跟闺蜜的哥哥生米煮成熟饭,被迫嫁入了王家。

生下了个体弱多病的小女儿。

本就因送上门不受王家待见的原主,因为这个女儿,活的更加艰难。

现在,原主再次被套上偷情的帽子,活活打死。

只有接收完原主记忆的许栀清楚,原主是被人陷害的!

她被人下了药,但还是努力逃了出来,遇到了自己的婆婆才彻底得救!

怎么会是这群人口中的淫娃荡妇。

许栀背上的脓血不停顺着颈脖低落,透过血色模糊的眼睛,她看见了王宁宁那张和善的脸上,疯狂扭曲的杀意。

“我那么信你,为什么...要给我下药!”

许栀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替原主问出了那句她死前如何都想不明白的话。

原主的记忆中,是王宁宁打着为圆圆治病的旗号,将她骗去了客栈,给她下了春药!

许栀强撑着一口气,挺直脊背,倔强的抬眼。

“我从未做过对不起你哥哥的事,我与那个大夫什么都没发生……那日婆母也在的!”

许栀强撑着一口气,咬牙忍住心头那股巨大的痛楚,在人群中搜寻着婆婆的身影。

“你还有脸提我娘?”

王宁宁声音陡然拔高了几个度,当着村民的面一把抓住许栀的头发,迫使她仰着脸,愤声道:

“我娘现在都被你气的下不了床了!她亲眼见着你和那奸夫脱光了滚在一起,当天回来便给圆圆滴血验亲,结果她根本不是我哥的血脉!”

“你撒谎!”

许栀猛地扑到王宁宁面前,身上的锁链发出碰撞声,根本近不了她的身。

灵魂的沉重感,让她大口大口喘着气。

这是原主残留在这具身体的不甘,愤怒与恨意。

“呸,真是个浪荡的贱货,竟然连孩子都不是王家的!”

“我们以前还以为她是个好姑娘,真是心机深沉的毒妇!快把这个恶心人的贱妇吊死吧!真是祸害!”

村民纷纷群情激昂的指责许栀,唾骂不断。

王宁宁饰在手帕下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面上还是一副心痛好友堕落而落泪的模样:“小栀与我情同姐妹,又曾是我嫂嫂,我再劝劝她吧,若能承认,也能少受些苦头。”

村民感叹王宁宁的善良,越发觉得许栀不可饶恕。

王宁宁凑近许栀,弯腰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语气中充满无尽的恶意:“我哥哥根本就不行,一开始就是我为了给我哥哥娶个新娘陷害你的。”

她顿了顿,似乎想到什么开心的事情,娇笑道:“就连那晚的野男人,都是路边随便拉来的。”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冷王爆宠:重生医妃美炸了!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前世,慕昭昭不甘被算计背叛,一刀割断了未婚夫的喉咙。 随后点燃了自己的衣裙,用最惨烈的方式给一生画上了句点。 却没想到之后的某一天清晨醒来,她竟然带着前世的记忆重生了! 真是老天怜悯。 前世她太冲动了,真不该就那么草草收场。 重活一世,她必要将那对狗男女引以为傲的东西通通毁掉。 不过—— 她只是小小的利用了一下那个杀神王爷,他怎么就还缠着她不放了? “王爷,妾貌比无盐,怕吓着王爷。” “你的意思是,本王的胆量还比不过齐宣王?” “王爷对着妾脸上的守宫刺,下得去口吗?” “本王生冷不忌……” 只是被他生吞活剥的那夜之后,貌似无盐的慕昭昭突然变得倾国倾城是肿么肥事? 某冷酷无情的杀神王爷顿时慌了神,恨不得把慕昭昭揣怀里,走哪带哪,防贼一样地盯着身边的男人,逮谁跟谁宣示主权: “慕昭昭——本王的!”

三更月明·连载中·55.3万字

重生:凤掌九天

庆功宴的一坛酒,竟然让她重新回到了三年前。上一世,一门忠烈的振国将军府,惨死在了皇权的猜忌之下。幸好在她临死前,知道了这一切原来都是一场谋算。 当她魂魄重活一世,萧锦瑟定要改变命运,亲手断了那蠢货的皇帝梦,帝王路。 在她惨死,灵魂飘荡的时候,亲眼看着一个男人抱着自己的牌位哭泣,他一生没有娶妻,临死前,怀中还抱着自己的牌位。既然上一世,对方为她付出这么多,那么这一世,她便还他一个锦绣江山。 既然如此,上天都看不过去,给她重生的机会,那就亲手断了他的帝王路。 当神女降世,天下归一的传言,再次被人提起,也是她向那些为了权势地位陷害过她的人的还击。

青梅酒半壶·连载中·48.6万字

穿越之将门嫡妻

星际指挥官薛棠一朝穿越,成了即将下堂的嫡妻。 丈夫秦眀渊失踪, 外,有奸佞小人世家大族对秦家的权势虎视眈眈, 内,有三个不学无术的小叔子和一个长歪了的小姑子, 薛棠闭了闭眼,和离什么的先放一放,被原主带歪的这些废物必须领回正道,快被原主败光的家业也要抢救回来。 众人纷纷诧异。那个刁蛮跋扈贪图享乐的女人,为何一下变得又美又飒? 半年后,秦眀渊回归, 昔日的对手扬言:“薛棠是我的白月光。” 秦眀渊:头上要绿?! 后来,秦眀渊发现,不知多少男人等着他们和离! 再后来,他又发现,政界、商界、民间,薛棠通吃,最头疼的是,男女通吃! 和离容易,追妻却是火葬场!

镜业斯·连载中·24.8万字

折芙蓉:守寡重生后被奸臣娇养了

夫君畏罪潜逃,下落失踪,生死不明,刚成为新妇的姜月,几日之间又成了寡妇。 姜月想:那只能由她替夫君守好这个家。 即便献身佞臣,来换取家族安宁,她也无怨。 谁知最后,她却发现,夫君未亡,已另娶他人。 膝下养子,只认生母,不认养母。 身背不洁污名,含恨而终。 重启人生,她依为肖家妇。 夺商铺,通官府。 断了肖礼然的腾达之路。 她以身为注,和佞臣博弈。 顾墨权势滔天,各色佳人自荐枕席依旧不为所动。 其处事风格狠辣,狠戾无情,又让人谈之色变。 可偏偏对姜月未伤分毫。 后来,肖礼然被捕。 她成了罪臣之妻,流放千里。 人人都以为她下场凄惨, 不料,顾墨深夜便将人带回。 第二日,她华冠丽服,与顾墨相携赴刑场监刑,正对上肖礼然震惊的目光。 小剧场: 夜深人静,姜月跪坐床边,长发如瀑,低眉垂首,十分乖顺。 姜月眼泛水光,声音软糯无助:”但凭世子吩咐!“ 顾墨凑近唇瓣厮磨“府上还未有夫人,你来任职。”

薯片乖乖·完结·54.8万字

穿越医妃被高冷王爷宠上天

神医祈钰一朝穿越,成了一个痴傻王妃,还是被拉着陪葬的那种。好在她医术了得,用独门秘术将某王爷从棺材里捞了出来,当场表演一个诈尸。 人人都说死过一次后祈家那个草包二小姐仿佛变了个人,不仅拳打白莲、脚踢绿茶,还有起死回生之术,十八般武艺样样齐全,将整个京城闹得天翻地覆。 满朝文武都跪求王爷休妻,某王爷却面无表情地回怼道:本王宠出来的,不服憋着。

琳月不归·连载中·72.8万字

重生后,王妃她拒绝红杏出墙

大昭第一贵女,万千宠爱在一身,却真心错付,做了渣男庶妹的垫脚石,最终落了个家破人亡、身死子丧的下场。 重生归来,渣男和庶妹还想欺她害她利用她?我要你们自食恶果、身败名裂、万劫不复! 她在复仇之路上披荆斩棘、断情绝爱,护一切当年未能保护之人,更把病娇夫君宠上天,可病娇夫君却不满意。 “杜诗音,我几时说过要那些没用的东西?” “那殿下想要什么?” “我要你,你的真心!”

温柔一锤·连载中·42.7万字

神医卦妃倾天下

慕涴宁堂堂真千金,错换人生,被国公府哄骗回去给个假货替嫁! 世人嘲讽讥辱,娘家偏心暗害,婆婆嫌弃针对,连夫君也鄙夷轻蔑她! 可惜,频出恶意,一遇上她,注定全部白给! 人人轻贱的乡野村姑,脱去马甲,摇身一变千年一遇玄医天才,不但医毒双绝,看相打卦、卜筮风水,更是无一不精! 引得各国王公贵族竞相折腰,收获一帮大佬迷弟迷妹。 她挥一挥衣袖藏好孕肚不带走一片云彩,跟便宜老公说拜拜。 “找你的锦鲤侧妃去!” 禁欲残王撕毁休书缠上身,阴沉着脸将她抵在墙上,“本王不养鱼,本王只要你。”

财迷金百万·完结·39.6万字

重生后,这侯门佳媳我不当了

前世夫君一箭穿心, 将自己和未出世的孩子射杀于城墙之上! 只为助他白月光。 今生,自己只想让他慢慢在悔恨中死去, 独美香的很! 心中无男人,拔刀自然神!

小楠妈妈·连载中·22.1万字

嫡女重生:反派奸臣又投怀送抱了

前世,南夏帮五皇子夺嫡成功,他却不堪重负假借祈福归隐。 独留她处理一地鸡毛,无奈之下遇上大奸臣。 眼看功成身退,五皇子带子回来逼宫。 她吐血而亡,对天发誓,若有来生,她定翻天覆地! 侯府中,生母唾弃,偏房设计,姐妹恶斗。 好! 很好! 那她便狠狠撕了他们伪善嘴脸,敢陷害她,定让他们后悔来这世上! 前世都辱她是妖后,今生她便当最坏的奸人! 某大奸臣马车被她狠狠拦住,“此路是我开,想从此路过,留下买命财!” 秦北寒幽幽一笑:“要钱没有,要人一个。”

墨小绿仙·连载中·90.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