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爷的娇娇白月光重生后

世子爷的娇娇白月光重生后

宁宁安安

古代言情/已完结

88.2万字

完结于2023-11-0107:10:14
沈云娇的亲娘为了救忠勇伯府苏老夫人而死,苏老夫人见沈云娇可怜,就把她养在自己膝下,对外称是远房的孙女。 这些年来,沈云娇和苏老夫人相依为命,在经历退亲之后,沈云娇发誓一辈子陪在苏老夫人身边。 可是后来,苏老夫人病逝了。 也就是那一天,沈云娇才发现伯府众人的狼子野心! 他们见沈云娇发现了他们的秘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人灭口! 鲜血模糊了沈云娇的视线,她最后看到的是苏老夫人的外孙,定北侯侯爷轻柔地擦拭她面庞上的泪。 定北侯骁勇善战、铁面无情,还是天子近臣。这些年来不少人想把自己的女儿送去给定北侯,但直到如今,他身边仍旧没有一个女人。 看着定北侯温柔痛苦的眼神,沈云娇突然想起了什么。 当年她被退亲,悄悄地躲在桃花林里哭泣,当时还是世子的萧时敬突然出现在桃花林里,声音低沉:“莫哭了,若是我娶你,如何?” 萧时敬是天之骄子,才华横溢,端着一张冰冷的脸,沈云娇平时很是怵这位世子爷。 沈云娇咬着唇,委委屈屈:“世子别和我开玩笑了。” 她落荒而逃,没有瞧见萧时敬失望的眼神。 沈云娇在萧时敬怀里,渐渐没了生气,一睁眼,又回到了被退亲那一日。

001退亲

京城,忠勇伯府苏家。

开春之后,天气暖和,丫鬟们将被褥都拿出来晒晒太阳,去去霉气。

丫鬟青玉抱着被褥出来,交给了小丫鬟。

她余光瞄见红玉从外头回来,一路要进主子的屋子里,她连忙走过去,拉住了红玉,“姑娘还在睡呢,昨夜哭了好久,好不容易才睡下的,你别进去,而且老夫人也说让姑娘多睡一会的。”

红玉穿着红色比甲,脸上还涂了一层薄薄的胭脂,她笑道:“老夫人那里可有热闹看呢,姑娘家里那位妹妹,正在老夫人的院子里跪着呢。”

青玉惊讶了一瞬,随即恶狠狠地啐了一口,“她还有脸过来呢!要不是因为她!罗家会来退亲吗!”

青玉越想越觉得委屈。

罗公子是苏老夫人千挑万选,为沈云娇挑选出来的夫婿,都已经定亲了,婚期定在今年下半年,结果被沈云娇同父异母的妹妹沈云雪横插一脚。

沈云娇不是忠勇侯府苏家的小姐,是苏老夫人收留的姑娘,在婚约上本来就艰难。

如今,罗公子为了沈云雪,让罗夫人来退亲了。

红玉抱着看好戏的想法,想去屋子里和沈云娇说一声。

青玉慢了一步追上去,压低声音说:“等姑娘醒了再说吧……”

青玉追着红玉进了屋子里,才发现沈云娇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发呆。

看到两个丫鬟进来,沈云娇才看了过去。

红玉嘻嘻地笑了两声,喊了一声姑娘就要过去。

她是和沈云娇一起长大的,沈云娇把她当成亲妹子一样,在私底下,从来就不要求她行礼的。

红玉笑着走到床边,被沈云娇清清冷冷的眸子一看,看得她心里毛毛的,连忙停了下来。

沈云娇的视线移到红玉的发髻上,正戴在红玉头上的红宝石簪子,还是苏老夫人特意赏赐给她的。

沈云娇想不明白,她对红玉这么好,为什么上一世红玉还要害她?一杯毒茶送她见了阎王!

可惜,她没有去阎王那边报到,而是回到了十五岁这年。

蓦地,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上一世最后的记忆,是萧时敬看着自己时温柔的眼神。

她抿了抿唇,心中泛起异样的情绪来。

一向高高在上如神祇一样的定北侯世子爷,对苏家的小姐们都是不苟言笑,全身散发着寒气不让人亲近的,竟然把只剩最后一口气的她抱在了怀里。

原来,冷冰冰的萧时敬,他的怀抱是温暖的。

“小姐?”青玉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她总觉得,自家小姐怪怪的。

沈云娇回过神来,一说话,声音嘶哑得厉害:“我要起来。”

哭了大半夜,声音不哑才怪。

青玉连忙去拿架子上的衣裳。

红玉回过神来,就在床沿坐了下来,带着一丝兴奋说:“姑娘,沈家那位姑娘正在老夫人的院子里跪着呢,等一下您见了她,先给她一巴掌!这样不知廉耻,抢自己姐姐的姻缘的人,就该痛打一顿!”

沈云娇的眉毛都不曾动一下。

重生之后,她以为再见到红玉,会恨不得立刻杀了红玉。

可现在,她很平静,平静得让红玉坐如针毡。

“姑娘,您到底怎么了呀?”红玉只觉得一拳打到了棉花里,生出浓浓的无力感来。

沈云娇把她当成亲妹子一样,何曾对她这样冰冷过。

为了讨好沈云娇,红玉试探地道:“那不如等一下,奴婢打沈二姑娘一顿,给您解气?”

沈云娇心里发冷,上辈子她怎么会认为红玉忠心为主,为了她不惜和苏家上下都撕破脸,她要报答红玉,就要对红玉更加的好。

现在她冷眼瞧着,就是红玉的擅自主张为她出头,让她在伯府里树敌无数。

恐怕除了苏老夫人,没人待见她。

上一世,若不是红玉送上来的一杯毒茶,恐怕其他的苏家人,还不知道要怎么奚落踩她。

沈云娇垂着眼帘,语气冰冷,“起来。”

红玉啊了一下,茫然不解。

沈云娇抬起眸子,眸子里戾气横生,“你弄脏了我的床。”

红玉一下子弹跳了起来,瞪大着眸子盯着沈云娇。

从前的时候,她还和沈云娇一张床上睡过呢,怎么现在就嫌弃她了?

她想刺两句,可瞧着沈云娇的脸色,又把话咽了下去,抿了抿唇站在一边。

青玉取了衣裳过来,服侍沈云娇穿上,又给沈云娇简单地盘了一个发髻。

瞧着镜子里才十五岁,鲜活的少女,沈云娇眼眶湿润。

既然上天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那她一定好护好苏老夫人!

不让苏老夫人和上辈子一样,死得不明不白的。

沈云娇沉默地站起来,往外走去。

青玉跟着走了几步,又飞快地跑回来,“你杵着做什么?”

红玉傲娇地哼了一声,因为沈云娇对她突然的冰冷,正一肚子的气呢。

她赌气地道:“姑娘看不上我,我跟着去做什么?”

青玉叹道:“你呀!”

青玉没再说什么,赶紧出去追赶沈云娇去了。

*

苏老夫人所居住的平康院里,丫鬟们进进出出、来来往往有条不紊的,除了脚步声不发出任何一丝嘈杂。

她们似乎都没瞧见,跪在院子里的女子。

饶是已经开春了,地上依旧是冷冰冰的。

沈云雪跪了快一个时辰了,跪得膝盖又冷又痛。

可是来的时候,她娘交过她了,一定要用苦肉计打动苏老夫人和沈云娇。

沈云娇最容易心软了,到时候不仅把罗家的亲事让出来,还会将苏老夫人为她准备的嫁妆拿出一部分来给沈云雪,到时候沈云雪就能风风光光地出嫁了!

沈云雪越想越激动,连膝盖上的疼痛都顾不得了。

她低下头,掩盖住面上的笑。

不知又跪了多久,只听院子门口的丫鬟在喊着沈姑娘,然后由远及近的丫鬟都停下来喊沈姑娘。

沈云雪猛地抬起头来,扭头看向门口的方向,只见一少女正自外走来,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沈云娇。

沈云娇穿一件丁香色的蝴蝶戏花褙子,看面料又软和又精致,肯定是上等的。

她的腰间一条绯色的腰封,勾勒出芊芊细腰,腰间挂着的双鱼玉佩,在阳光下散发着莹润的光泽。

沈云雪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给夫君心上人让位后

洛芙眼睁睁看着她夫君司马超为实现野心另娶公主,她不禁痛彻心扉。 司马超拥她入怀,轻声哄道:“阿芙,我心中只有你,待得了江山,我定会将你扶正。” 洛芙因痴恋于他,便信了。 直到司马超因顾忌他即将进门的公主妻,竟然连他们的孩子都不顾,洛芙才惊醒:一个如此狠心的人,对她又能有几许真心。 不过是他在骗,她在痴念罢了。 洛芙终于看清了枕边人,她寒了心,绝望的死在了司马超风光迎娶公主的前一日。 重新来过,洛芙决定再不重蹈覆辙,可她睁开眼,只见满堂喜红,她竟回到了与司马超的新婚之夜。 -- 一代枭雄司马超,逐鹿诸侯,一统天下,乃其毕生之志。为此,他不惜辜负了挚爱。 他想:待得了天下,他会给她天下至尊,届时在慢慢偿还欠她的深情也不迟。 殊不知错过便再难追回。当他对她回过头来,她早已转过了身去。 他得了天下,拥有一切,却唯独失了她。 当司马超见她对身侧男子笑靥如花,他终于是着了急,红了眼,悔不当初。 前世有误会!男主只是有野心,并不是渣男! 架空,仿魏晋 追妻文;男女双洁身心干净,1V1 新文《离侯门》发布,欢迎订阅!

鹊南枝·完结·41.5万字

娇娇一笑,糙汉他为美人折腰

沈千帷在燕州军营里光着屁股蛋子长大,素来是最见不得那三步一腿一软,五步腰肢酸的娇小姐,直到有一天,苏御史家的嫡出四小姐回了汴京,码头上惊鸿一瞥,一眼就望到心里去了。 然而这小丫头瞧着娇滴滴的,实则满肚子坏水儿的小狐狸一只,巧嘴一张,满汴京的闺秀公子,看谁不爽就骂谁,比那带刺儿的玫瑰还厉害几分。 这脾性,哪能一直惯着?可娇娇一笑,糙汉也软了心肠折了腰,一宠便是一辈子。 新书《东宫掌娇》已发布,宫斗非双洁爽文,有兴趣的朋友可移步一观~

画堂绣阁·完结·76.1万字

休了前夫后我成了郡王妃

武安侯爷年仅二十二,是本朝最年轻的侯爷,官拜礼部侍郎,前途无量。 陆宛芝身为武安侯夫人,乃是长安人人羡艳的命妇。 出嫁三年。陆宛芝将侯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可夫君一心全在外室女身上,不愿踏足她房门半步。 外室生子,夫君还想将外室子记在她的名下。 陆宛芝一纸养外室诉状递到长安府尹,休了武安侯。 长安府衙门前,武安侯恶狠狠地盯着陆宛芝:“和离之后,本侯想娶哪个贵女就能娶,倒是你,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做续弦了,还有哪个世家年轻公子愿意娶你?” 陆宛芝一身轻松道:“这就不牢侯爷费心了。” 和离后,长安人人笑话陆宛芝。 “不过就是侯爷疼爱外室而已,这外室终究是外室,这点肚量都没有。” “和离之后可是下堂弃妇,再想要嫁为侯爷做侯夫人可就难了。” “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了。” 陆园内,楚小郡王楚楚可怜,“芝芝,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身份?” 陆宛芝,“等你考上状元的时候。” 素来不学无术的楚小郡王,一心为爱考状元。

五月柚·完结·94.9万字

郡主长乐

人人都夸司宁命好,母亲是长公主,父亲是大将军,舅舅是皇帝,祖母是皇太后。 还嫁了个颇有才华的如意郎君。 但成婚不过短短三年,亲人尽皆离她而去。 夫君是间接害死他阿爹的凶手,她疲惫地觉得活着真的是太累了。 重生后司宁想通了,上一世焐了那么久也没有焐热的心,她不打算再焐了。 既然他无意,那自己何不放手,不如放彼此自由。 这偷来的一世,她只想守住她的亲人 **************************************** 中秋宫宴上,李肃看着司宁朝那位新进探花郎灿然一笑。 平日温润宽和的李侍郎眼中乍现戾色,手中的酒杯被捏个粉碎,红色的酒痕沾染了一手。 (ps: 男主是李肃,不会变。 女主父亲的死和李肃并没有关系,一切都是女主因为亲人骤然离世而产生的偏激想法。 女主父亲作为一个将军战死沙场,保家卫国,死得其所。 男主作为一个首辅,只是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不喜欢左滑返回,不必告知,谢谢~)

妍九笙·完结·102万字

继室她娇软动人

新书《为婢》已上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 ****** (先婚后爱,家长里短,1v1双洁) 杜景宜顶着命硬的身份嫁入了国公府,做了高门大户的六郎媳妇。 夫君乃是当朝炙手可热的大兴朝战神商少虞,却盛传克妻之名。 原以为是佳偶天成。 谁知成亲当夜,商少虞来盖头都没来得及掀开,留下一句“策州有危”便匆匆离去,这一走就是三年。 待班师回朝后,才想起来,府中多了位娇妻。 本想着她受委屈了,却发现躲在熙棠院的娇妻过得比谁都如鱼得水。 国公府上下过得扣扣搜搜,唯她一人养尊处优…… 杜景宜所求不过是安稳养老,却被迫在后宅中大杀四方。 先是床榻拱手让人一半,后是心中莫名挤进了一个人。 就在她沦陷之前。 那面硬心冷的大将军,却笑得温婉动人。 低声在她耳旁说道:还请夫人怜惜……

三只鳄梨·完结·137万字

小皇后是娇气包,阴鸷暴君夜夜哄

傅家嫡女幼年不慎掉入冰湖,自此心智受损,引京城嘲笑。 一朝成为皇权斗争的牺牲品,被选入宫给阴鸷偏执的少年君主做了皇后。 所有人都等着看好戏。 然而等着等着…… 小皇帝亲手将饭菜喂到她嘴里。 小皇帝弯腰将她从地上抱起。 小皇帝站在凤鸾宫外抱着被子,一声一声的哄:“窈窈,朕真没有收美人,放朕进去……” 没有人知道那年冰湖森寒,小女孩将他一点点推到岸上。 更没有人知道。 傅窈依偎在小皇帝怀里,脑海里闪过前世小皇帝死在她怀里的一幕幕。 这世,谁都不负谁。

墨色如春·完结·75.1万字

公府娇媳

【缺爱娇贵嘴硬心软千金*成熟稳重直爽腹黑小公爷】 谢知筠出身名门,千金之躯。 一朝联姻,她嫁给了肃国公府的小公爷卫戟。 卫戟出身草芥,但剑眉星目,俊若繁星,又战功赫赫,是一时的佳婿之选。 然而,谢知筠嫌弃卫戟经沙场,如刀戟冷酷,从床闱到日常都毫不体贴。 卫戟觉得她那娇矜样子特别有趣,故意逗她:“把琅嬛第一美人娶回家,不能碰,难道还要供着?” “……滚出去!” 谢知筠做了一场梦。 梦里,这个只会气她的男人死了,再没人替她,替百姓遮风挡雨。 醒来以后,看着身边的高大男人,谢知筠难得没有生气。 只是想要挽救卫戟的性命,似乎只能依靠一场又一场的欢喜事。 她恨得牙痒,张嘴咬了卫戟一口,决定抗争一把。 “狗男人……再这样,我就休夫!”

浅春山·完结·51.8万字

他的小徒弟腰软妩媚

盛宴铃是岭南一个小官之女,生得面若桃花,腰软妩媚,性子却呆呆糯糯,喜好读书。 十一岁时,她家住的巷子里住进个比她大十岁的病秧子,像极了一块枯木,难以接近。 但他学识渊博,还有好多书啊! 爱书如命的她便动了心思,日日送去好吃的,求他说些书上的道理。 缠着求着,终于成了他的小弟子。 后来,先生病逝,她也说了门京都的婚事,去了京都,住进京都姨母家待嫁。 * 宁朔本是太傅之子,谁知父亲被冤,满门被杀,他也被关在岭南了此残生。 再睁眼,竟然成了宁国公的嫡子,小弟子也成了表姑娘,住到了府上待嫁。 只是命不好,未婚夫心有所属,想要退婚。 最初,宁朔为她筹谋此事,想让她全身而退。 后来,宁朔为自己筹谋婚事:如何让她退进自己的怀里。 * 最初,盛宴铃觉得表兄极像先生,但不敢认。 后来,她咬牙切齿,觉得自己根本不认识先生:这真的是那个清冷自持的先生吗?

素织衣·完结·82.2万字

梦醒后,将军夫人丢掉恋爱脑

简介:先婚后爱,甜宠,1V1双洁 乔沅上京贵女,一书圣旨,嫁给了泥腿子将军齐存。 新婚三天,夫君远赴边境。 眼见一辈子要在锦绣窝打滚儿,可她做了个梦。 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结果还是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自尽 乔沅:我不要恋爱脑!!!!不要沉湖底!!! 班师回朝的齐存,发现自己跪求圣旨娶回来的娇妻竟被他人觊觎。 为了留住乔沅这个金丝雀,齐存斩渣男,斗皇子,换朝代。 以一国为牢笼,囚住她。 乔沅只求能和齐存相敬如宾,不成想齐存处处维护,抵死纠缠。 先是床榻被骗一半,后是芳心莫名被占。 某夜,乔沅摸黑进书房想看齐大将军如何哄庭哥儿入睡的笑话。 不料被齐大将军当场擒住。 齐存宽厚的大掌搂住细腰,下巴蹭着媳妇儿的头顶,翁声翁气:“奴家是柔柔弱弱的娇花,望官人怜惜。” 乔沅拍开他的手:“才不要,放开。”

五一生财·完结·2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