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有一双黄金眼

她有一双黄金眼

雾都故事

古代言情/已完结

37.4万字

完结于2023-09-1200:06:20
一道赐平妻的圣旨,毁了乔安忆的生活,也夺走了无数人的性命。 十年后,一个叫梅雪的医女从蜀地而来,搅乱了京城洛阳的一池春水。 蜀王世子病危的消息传了十几年,可他不但没有死,还活成了全京城闺秀心中的白月光。 总是碰到主子在梅姑娘的怀里撒娇,狗粮吃到撑的高远恨不得把自己的两只眼睛都给戳瞎了才好。

第1章太平镇

明德二十年,川西,太平镇。

初春时节,一夜风雨过后,早开的海棠花落了满地。

溪水潺潺,屋檐错落,沿河而建的小镇子,几乎每个角落都种着几丛翠竹。

人们都知道汪家媳妇前天生了个白头发白眉毛的怪胎,年轻的媳妇受不住惊吓和婆家人的咒骂,当天晚上就悬了梁。

现在汪老婆子要把怪胎扔去沉塘,几乎整个镇子的闲人都跑来看热闹。

春寒料峭的时节,孩子被赤身扔在破竹篮里,浑身青紫,一动不动,连一丝微弱的哭声也没有。

汪婆子怒气冲冲地走在最前面,边走还边大声咒骂儿媳妇是个灾星,死了还要连累她们一家人。

跟在后面看热闹的人群议论纷纷,有说汪家倒霉的,也有说汪婆子心狠手辣的,但并没有人敢靠近。

偏安川西山坳里的太平镇许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

行进间,喧闹的人群忽然停了下来,议论声也戛然而止。

清风徐来,绿云流动。一个年轻的姑娘安静地站在拐角处的石阶上。

浅青色的半旧外裳无一丝纹饰,只在洁白的领巾上绣了两只小小的绿色蝴蝶,翩然欲飞的样子。

一根原色的木簪挽了鸦青的长发,洁白的耳垂上戴着一对再普通不过的银丁香。

台阶两旁拥满了翠竹,微风阵阵,女子裙裾轻飘,似与周围的景致融成了一体。

明明是个年轻的女子,可乍一看,竟让人恍惚间生出“君子如玉”的错觉来。

青衣姑娘就这样安静地站着,面无表情地看着汪婆子和她身后看热闹的人群。

汪婆子先露了怯,嗫喏着后退了几步没敢说话,也不敢和青衣姑娘对视。

她的儿媳是难产,请了青衣姑娘上门帮忙。

当天,青衣姑娘就曾劝告过她,请她善待儿媳和刚出生的孩子。

人们显然都认识这位青衣姑娘,而且似乎也十分敬畏她,青衣姑娘的眼神扫过人群,许多人都急忙低了头。

压抑的静寂中,青衣姑娘走向汪婆子,边走边解下了自己身上的薄披风。

把一锭银子放在破竹篮里,青衣姑娘这才小心地用披风裹好婴儿抱在了怀里。

也并不看汪婆子,径自抱了孩子转身就走。

看见银子,汪婆子脸上的惶恐不安骤然消失,竟然抓起银子拔腿就跑。

人群复又喧闹起来,有两个妇人追上青衣姑娘,试探着劝说:

“梅姑娘,我们都知道你是好心,但这……这样的怪物养在身边,不仅你要倒霉,怕是我们整个镇上的人都要跟着倒霉的。”

青衣姑娘停住脚步,瞥了那两个妇人一眼,把怀里的孩子抱的更紧了一些,客气而又疏离地扭头对众人说:

“这个孩子不是什么怪物,他只是生了病而已,而且病因不在他娘,在于他的父亲。

我可以告诉诸位,今后,无论他父亲的续弦是谁,只要生的是男孩,就一定会和这个孩子一样。”

众人再次震惊,就有人大叫:

“那汪家岂不是要绝后了?”

青衣姑娘不接话,只微微闭了闭眼睛。

再次抬眸,青衣姑娘的眼底冰凉一片,淡淡地看着众人说:

“我既然收养了这孩子,从今往后他的祸福便只由我一个人担着。诸位若害怕被连累,只管来和我说一声,我们一定马上离开太平镇,绝不连累众位乡亲。”

话音刚落,青衣姑娘已经抬脚离去。

纤细的身影消失在翠竹环绕的小巷里,挺直,倔强,带着不沾尘埃的冷清。

有老者走出人群,责骂那两个多嘴的妇人:

“浑扯些什么?梅姑娘若是走了,咱们还往哪里寻她这样好的大夫?”

许多人都点头,一个汉子也指了刚才说话的妇人怒道:

“刘家的,你哥哥肺痨都快要死了,还不是来咱们太平镇让梅姑娘给医好的,你有什么脸对梅姑娘说三道四?”

两个妇人被斥责得面红耳赤,又无法辩驳,只得灰溜溜地跑开了。

人群三三两两地散开,街边的竹楼上,站在窗口的黑衣男子冷冷地嗤笑了一声。

黑衣男子身材高大,面容冷峻,健壮的体格一看便知道是个常年习武之人。

站在他旁边的红衣小公子听见黑衣男子冷笑,就皱了眉头说:

“沈清扬,你笑什么笑?你别看那丫头一副善人的样子,其实是个铁石心肠的坏家伙,我就差给她跪下了,可她还是不肯去成都给表哥治病。”

红衣公子生的极俊俏,面如冠玉,唇红齿白,所以即使是生气,看起来也是别有一番韵致。

沈清扬哼了一声,低头紧了紧手上的护腕,不紧不慢地说:

“你请不动她是因为你没有抓住她的软肋而已。”

红衣公子大为惊讶,瞪了眼睛说:

“梅姑娘在这十里八乡是出了名的好大夫,我还真就没听谁说过她一句坏话,你怎么就…….”

沈清扬明显不耐烦再多说,挑眉看向窗外说:

“你也不用大惊小怪,京城那边的消息这几天就能到,若我的猜测是真的,一定能让她乖乖跟着我们去成都。”

沈清扬说完转身就走,高大的身躯行走在竹制的楼梯上,竟然没有丝毫响声。

红衣公子呆立在原地,良久才飞快地追下楼去。

梅雪抱着孩子回到家,张嬷嬷已经把棉被烤得热烘烘的,玉容站在院门口,接过梅雪怀里的孩子,飞一般地往卧房里跑去。

小小的孩子对周围的一切都毫无反应,连眼皮都泛着青紫。

梅雪反复将自己的双手放在热水中烫得通红,然后伸进被子里轻轻揉搓孩子的手心和脚心。

玉容蹲在床边扒拉炭盆,边扒拉边不停地打量孩子的反应。

着急之下,玉容的脸涨得通红。

张嬷嬷倒是沉着,端着温水耐心地往孩子的嘴里喂。

主仆三人一直忙到午后,昏迷的孩子才终于醒了过来。

依然睁不开眼睛,哭声小得几乎听不见,但好歹会吮吸温水了。

张嬷嬷大喜,忙热了羊奶端进来喂给孩子吃。

确定孩子没有发热,梅雪松了口气,洗净手脸后给自己倒了杯热茶。

玉容惴惴不安地站在梅雪身边,窥着她的脸色说:

“姑娘,我和嬷嬷已经把细软都收拾好了,咱们还按计划走吗?”

梅雪没说话,扭脸看着床上的孩子,良久才抿了抿嘴唇说:

“过两天吧,等这孩子好些了我们再走。”

梅雪说完就出了屋子,张嬷嬷和玉容相望无言。

那位姓萧的公子第一次上门请姑娘去成都,姑娘直接拒绝了,但是,当天晚上姑娘就吩咐她们收拾行装。

却也不多解释,只说了句“他是京城来的。”

张嬷嬷和玉容都是老夫人去世前收留的可怜人,她们只知道老夫人也是京城口音,数年前带着姑娘落脚太平镇行医为生,再多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若真的说奇怪,也就只有两点。姑娘虽然医术极好,但从不张扬。每月的前三天看诊以维持生计,其余时间闭门不出,不愿意抢了同行的饭碗。

再就是姑娘从不远行,连太平镇都不出,所以时常有病患千里迢迢的赶来太平镇。

人们都说姑娘最擅长医治肺病,连肺痨都能治得好。

可姑娘对她们说过,她治好的那些咳痰咳血的病人都不是肺痨,肺痨是不可能痊愈的。

日子过得平淡安稳,张嬷嬷和玉容不明白,为什么见了一个京城里来的公子,姑娘就忽然间非要离开太平镇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闺门荣婿

陆明薇重生回被退婚当天。 祸害了她一辈子的渣男正当着她的面侃侃而谈:“薇薇,我知道我一表人才,可你也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我们虽然无缘,你也不会再遇上比我更好的人,但你总归要好好的过日子,不要自轻自贱才是。” 上一辈子虚伪惯了的陆明薇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朝着这个臭男人呸了一口:“我夸你,是因为我这个人特别虚伪,不是因为你真的牛逼,请你照照镜子,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知,谢谢!” ...... 崔明楼挑了挑眉,他从前只觉得陆明薇除了虚伪之外,还有眼瞎的毛病,这回两个毛病都一起治好了。 陆明薇上辈子孤老终生,是盛京圈子里出了名的老姑婆。 重生一世,她决定痛改前非,男人算什么?她只想独自美丽。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的路越走越不对了。 多金纨绔小王爷,潇洒风流帅将军,年少有为酷首辅,都对她另眼相待。

秦兮·连载中·147万字

贵女景昭

父亲是伯府庶子,虽由嫡母教养长大,可终是不得嫡母喜爱。 在伯府,唯有三房是他们一家子真正的小家。 母亲曾幻想过无数次,离开伯府后,一家子其乐融融。 谁知一场婚约,父母惨死。 她因撞破堂姐丑事,也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直至那一日,深山里来了一位将军,安葬她的尸骨。 一朝苏醒。 她竟回到了初回京都的那一年。 这一次,她不仅要逆天改命,更要护下父母兄长。 以及报答前世所欠下的埋骨恩情。 她应下婚事,步步为营。 可谁知一切筹谋之后,她竟发现更大的惊天隐秘……

于勺·连载中·57.7万字

重生之夺玉

被父母捧在手心长大的宣州城第一美女林如玉,被救她出火海的“好郎君”推入地狱,活生生剜了她的心。 这一世,林如玉要夺回自己的人生。 新书《天灾第十年跟姐去种田》已开坑,欢迎大家移步阅读。

南极蓝·完结·75.4万字

名门第一儿媳

他说:我们可以合离。 她说:不,我要做你父亲的儿媳! 一切尘埃落定,她终于在改朝换代的山河震荡中保全了一家老小。 秦王妃:殿下,我们可以合离了? 秦王:你休想~! PS:大唐架空背景~ 【能文能武没落士族大小姐VS老爹让我疼媳妇之霸道秦王】

冷青衫·连载中·250万字

红妆伐谋

医学生云九安莫名到了个好地方,发现这个地方的人们很有意思,所有人似乎都非常善于表演。 有的明明自私狠毒,却扮着贤妻的角色;有的明明薄情,却是情深不寿的多情郎;有的明明卓智又心黑,别人却以为是个怂逼。 云九安以最丑的面目示人,既低调又高调的做着每一件事,就为摆脱多情郎的算计,为自己谋个好营生。 听说德昌侯府家宋二公子是个怂货,长着张无人能及的脸,说着最怂的话,干最怂的事——有心人给他设了一个陷阱,他就被逼着不得不娶了长得实在不乍地的云九安。 宋二公子做梦都笑醒,这个陷阱他喜欢,别人不识此小女子的真面目,他识得。她想跟别人跑路,偏就有好心人把她抓来送上了他的枕席——他喜欢被人当猎物的感觉,猎人往往是以猎物的形式出现,就算躺平也能得尝所愿。 他以为他已经够不动声色了,焉知有一人隐忍经年,一直都在谋算着把他的心头好诓走…… 这只是一个深闺女子一步步强大搅动风云的故事。

十三嫣·完结·68.1万字

嫡女谋权

重活一世,陆微雨誓要早作筹谋,藏起锋芒装病娇,扮猪照样能吃虎。父亲失踪、族人争权,她锋芒毕露,强势夺下家主之权,一肩扛起陆氏一族的未来! 完结文:《农门凰女》、《农门猎女》

白羽凤麟·完结·115万字

大宋女术师

大字不识几个的苏亦欣,掉进湖里一趟,醒来后直接开了挂。 顾卿爵愁的很,媳妇这么厉害怎么破? 唔,自己这副皮囊尚可,实在不行那就躺平吧!

悠然南菊·连载中·185万字

万贯娘子

时隔三年,南栀重生了,成了宁川首富之女,却所嫁非人,夫婿和青梅竹马暗渡陈仓,一家子想方设法要谋她财害她命。南栀冷笑,那就让他们知道害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等她终于解决了原主的烂摊子,打算开始为自己复仇时,却发现曾经的未婚夫当上了太子,娶了她最看不上的女人,还帮着那女的欺负她。 曾经总把三纲五常挂嘴边,对她摆臭脸的家伙,成了人人唾弃又敬畏的权臣。 曾经满腔抱负誓要为大齐开疆扩土的男子,解甲归田马放南山,游山玩水去了。 后来南栀才知道,有些人从没忘记过她,他们在用他们的方式追查真相,为她复仇。 而她也将以商为途,以医为刃,誓要为家族,为固北十万英灵讨回公道。

紫伊281·完结·85.3万字

花千变

【新书《惊鸿楼》已发布】 话说明老太爷在云梦山上修仙十五载,硬生生修出了一个女儿,明家三位老爷看着这个能当自己孙女的小妹子,有点懵。 明大小姐一睁眼,就回到了前世扶灵回乡的路上,那个害她倒霉20年的未婚夫又出现了,明大小姐跺跺脚,退婚!

姚颖怡·完结·13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