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辞归

燕辞归

玖拾陆

古代言情/已完结

154万字

完结于2024-05-1712:28:56
一场大火,烧尽了林云嫣的最后一丝希望。 滚滚浓烟,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乍然梦醒,人不能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 林云嫣的新生,从一手烂牌开始。

第1章一手烂牌

火光冲天。

林云嫣摔坐在地上,视线所及之处,一片狼藉。

空气里的灼烧感让她喘不过气来,滚烫的风裹挟着她,仿佛下一瞬,头发丝都会烧起来。

要逃出去!

门在哪儿?

浓烟滚滚,刺得林云嫣眼泪直流,没法擦拭,只能瞪大着眼珠子尝试辨明方向。

而后,她看到了倒在不远处的徐简。

“徐……”林云嫣才一开口,就被呛得直咳嗽。

徐简却是一动不动。

倏地,林云嫣意识到,徐简昏过去了。

前一刻的记忆也冲进了脑海里。

那时,她正与徐简查看此处,忽然间,毫无征兆的,屋顶坍塌了。

徐简眼疾手快将来不及反应的林云嫣推开,那些瓦片全砸在了他身上。

林云嫣虽离了坍塌的中心,却也被波及到、昏沉了好一会儿,再集中时,便是如今这处境了。

她尚且如此,更别说被砸个正着的徐简。

得把徐简救出来!

强忍着灼热,林云嫣用力扒拉着徐简身上的碎瓦。

越扒,她的心越沉。

徐简的脖颈上还能摸出脉搏,人却没有醒来的迹象。

更要命的是,先前推她那一下,导致徐简从轮椅上摔了下来,轮椅侧翻了,被一并砸翻了的桌椅压在底下。

没有轮椅,她要怎么把昏迷的徐简挪出屋子?

哪怕徐简醒了,他也不能行走,更何况现在这样……

抛下徐简,一个人逃出去,这应该是眼下最好的选择了。

林云嫣知道,可她做不到。

她和徐简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若失了徐简,她林云嫣活得过初一,也活不过十五。

甚至极有可能,凶手还在外头等着呢。

这间屋子无端端塌了,还能说是“年久失修”,但塌完就起火,岂会没有人为?

凶手的目的,就是要让她和徐简死在这里!

思及此处,一股愤恨之意涌起,顷刻间充满了心田。

可叹他们两人拼尽全力,还是功亏一篑,那些真相又要被遮掩起来、无法大白于天日!

瓦片划破了她的手指、掌心,血糊糊的,思绪也变得模糊起来,林云嫣用自己最后的力气挖着、挪着。

死是肯定要死了,起码,让徐简死得轻松些。

他的腿废了,吃不得劲儿。

如此重的碎瓦压着,多难受啊……

这些罪过、这些痛苦,不能让那群王八蛋尝尝,真是、真是死不瞑目!

喳喳——

喳喳——

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震耳欲聋。

那是,蝉鸣?

为什么会听到蝉鸣?

林云嫣猛地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一片白茫茫的光。

微怔了下,她察觉到,那是日光,盛夏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棂撒进来,映得殿内明亮极了。

而她,正斜靠在窗下的罗汉床上。

“郡主,您怎么了?”

林云嫣循声看去,下意识反问:“我怎么了?”

话一出口,那丫鬟的脸色就从怯怯变成了惊恐。

林云嫣皱眉,挽月怎得年轻了?

不对劲!

她忙又观察周围。

博古架上满是精美摆件,瓶里的花枝含苞待放,墙上挂着一童趣盎然的画轴,是她幼时杰作。

一景一物,皆是记忆中的模样。

这里分明是慈宁宫的西偏殿!

早年间,她时常进宫陪伴皇太后,遇着娘娘有事需她避开时,就会让她来这里小歇。

可自从皇太后薨逝后,她就再没有来过了。

年轻的挽月,多年不曾到过的偏殿,以及前一刻那烧得根本逃不出去的大火……

一个想法冒了出来,惊世骇俗,叫林云嫣不由自主深吸了一口气。

“您,”挽月试探着,又问,“您是不是魇着了?”

林云嫣的眼睫,轻微地颤了下。

魇着了吗?

那可真是一场噩梦,漫长、压抑,交织了无数算计、背叛,有明枪有暗箭。

她的家破人亡,徐简的走投无路,几年间,她与徐简撞得头破血流,妄图抓到手中的那一丝希望最终化作大火里的悲愤、痛苦、绝望,滚滚浓烟与炙热火焰张牙舞爪地嘲笑着他们的不自量力。

血淋淋的生动!

以至于,乍然梦醒,回到亮堂堂的偏殿,想起那一番经历,明媚的日光都无法照亮心底的阴霾。

它们都在那里,提醒着她,即便是一场梦,也是真真切切、痛彻心扉。

若不能扭转,她还会走向那个境地,把所有的苦痛再刻骨铭心一回。

人,不能在同一个坑里摔倒第二次。

不止自己不摔,她还要把挖坑的人一脚踹下去,让那些始作俑者连本带利地尝尝这番滋味!

睨着小心翼翼的挽月,林云嫣道:“我魇着了,我没怕,你怕什么?”

挽月被问住了。

好像是这么个理。

可是,先前郡主的样子,真的吓坏她了。

郡主本在闭目养神,倏地睁眼了,眼中阴郁戾气溢出,像是要与人拼命一般。

她家郡主有一双漂亮的眼睛,谁不夸一句眼眸含笑、扑闪扑闪会说话呢。

这双美目,何时有过那样的凶煞之气?

“奴婢胆小。”挽月怯怯道。

林云嫣闻言,反倒笑了笑。

她认识的挽月,忠心、坚韧,只这两点,就胜过千千万。

胆小又算得了什么?

“胆子这东西,练练就大了。”林云嫣道。

毕竟,谁还不是这么过来的呢。

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了垂帘外头。

“郡主,太妃到了,太后娘娘请您过去。”

林云嫣应了声,却没有急着出去,反而绕去里头,在梳妆镜前坐下。

镜中姑娘正值豆蔻,明眸皓齿,眉眼如画,珠花点缀发间,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摆动。

她梳的是姑娘头,眼下应是永嘉十三年之前。

因为十三年的开春,她就嫁给了徐简,梳起了妇人头。

那是十二年、又或是十一年?

看了眼替她整理碎发的挽月,林云嫣暗想:要不是皇太后等着,真该仔细问问。

不过,不管是哪一年,不管是什么状况,她都要好好活下去。

不好叫皇太后久候,林云嫣往正殿去。

一进内殿,她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四方桌旁的几人。

那张太后娘娘十分喜爱的花梨木镶骨八仙过海的桌子上,垒着马吊牌,她老人家与闻太妃、王嬷嬷围坐着,都乐呵呵看着她。

“快快快,”皇太后招了招手,“三缺一,等着你呢。”

是的。

林云嫣对皇太后的陪伴,大部分时候都在打马吊。

入了座,骰子一扔,抓牌立牌。

林云嫣:……

一手烂牌。

天怒人怨。

指腹捻过牌面,林云嫣弯了弯眼。

再烂的牌,她也得一步一步理顺了。

她的新生就从这么一堆牌开始。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辞金枝

辛柚天生一双异瞳,能偶尔看到他人将要发生的倒霉事。这是她的烦恼,亦是她的底气。 京城吃瓜群众突然发现:少卿府那个寄人篱下的表姑娘硬气起来了!

冬天的柳叶·完结·89.6万字

折月

薛姮照知道自己是个祸害,故而她有意无意地把自己藏起来。 这么多年京城里的人都知道薛家有位大小姐,却很少有人见过她。 可随着家族遭难,她也无法独善其身,入宫做了最低等的婢女。 深宫之中处处艰险,事事惊心。 她被人嫉恨、打压、觊觎、陷害…… 却总能化险为夷,出奇制胜。 四司总管钱三春:本总管有意提携,你竟不知好歹!不肯伺候我,就安排你去闹鬼的院子上夜! 几天后,钱三春投井而死。 何贵人:我看你这般妖艳,必是要勾引皇上!来人啊,给我烙毁她的脸! 一转眼,何贵人被降为庶人,贬到冷宫去刷马桶。 皇后:敢与本宫作对,叫你死无全尸! 三年后,废后坟头长满了野草。 薛姮照深知,做小伏低,苟且度日,终究只会如蝼蚁般被人碾死在脚下。 既然如此,倒不如放出手段来,于混沌中扭转乾坤…… 本文非重生非穿越,无空间无异能。 依旧正剧风。

只今·完结·101万字

一纸千金

重生造纸世家,贺显金做服务、推效应、卖概念,带领队伍做大做强。 凭实力成为陈家话事人的第二年。 为她梳妆的阿嬷说,“当家的,这胭脂打在颊骨,断人姻缘。” 贺显金面无表情:“打重点。” …… 昭德十八年奇闻之一: 垄断朝廷交子印刷业务的皇商陈家,当家人是个妾室带进来的异姓小姑娘。

董无渊·连载中·91.9万字

合喜

一个有点技能的拽巴女×一个总想证明自己不是只适合吃祖荫的凶巴男~ ****** 燕京苏家的大姑娘从田庄养完病回府后,似乎跟从前不一样了,她不仅令顽劣反叛的亲弟弟对其俯首贴耳,还使得京城赫赫有名的纨绔秦三爷甘心为其鞍前马后地跑腿。 与此同时在锁器一行具有霸主地位的苏家却正面临发家以来最严峻的考验:京城突然间冒出一位号称“鬼手”的制锁高手,传说制出的锁器比苏家的锁具更加复杂精密,已令城中大户不惜千金上门求锁,名气已经直逼当年苏家的开山祖师爷! 东林卫镇抚使韩陌有个从小与皇帝同吃同住的父亲,打小就在京城横着走,传说他插手的事情,说好要在三更办,就决不留人到五更,朝野上下莫不谈“韩”色变。 但韩大人最近也霉运缠身,自从被个丫头片子害得当街摔了个嘴啃泥,他丢脸丢大发了,还被反扣了一顶构陷朝臣的帽子。所以当再次遇上那臭丫头时,他怎么舍得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呢? 只是当他得偿所愿之后,前去拜请那位名噪京师、但经三请三顾才终于肯施舍一面的“鬼手”出山相助办案之时,面纱下露出来的那半张脸,看起来怎么有点眼熟??……

青铜穗·完结·95.9万字

尽欢颜

被众人怒骂的祸国妖女赵夕颜重生了。 为她惨死在少时的小竹马,在阳光中粲然一笑。 亲人皆在,故土安然。 春光方好,她正年少。 ----- 新书《度韶华》上线,欢迎书友们跳坑~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96.9万字

洛九针

陆三公子刻苦求学四年,学业有成即将平步青云 陆母深为儿子前程无量而开心,也为儿子的前程忧心 所以她决定毁掉那门不般配的婚约,将那个未婚妻赶出家门

希行·完结·89.6万字

长安好

京城那位胆小娇弱的第一美人不幸落到了人贩子手中。 京中众人摇头叹息:这波要完。 千里之外,废物美人睁开眼睛,反手就把人贩子给卖了—— …… 换了芯儿的少女挥霍着贩卖人贩子得来的银钱回到都城,才发现昔日的小弟如今都成了大佬,且一个个的都把“她”当作女儿养—— 一,二,三,四…… 所以,如今她竟有四个男妈妈?! …… 本文又名《美强惨女主重生后》《废物美人她为何突然倒拔垂杨柳》

非10·连载中·218万字

盛世春

梁宁才送走了沙场战死的大哥和二哥,万万没想到在准备跟六年前救下的孤儿履行婚约时,却被他给活活烧死! 醒来的她变成了傅家大小姐,而杀他的仇人已然身居高位,坐拥娇妻美妾,成了皇帝跟前的重臣…… 不怕! 她梁家姑小姐换一条赛道,依旧是那个杀伐果断的罗刹女! 只是小时候老跟他侄儿玩在一起的那个不懂尊长的臭小子,怎么老缠着她?

青铜穗·连载中·96.4万字

度韶华

十岁入京,十六岁政治联姻,二十守寡抚养儿子长大。 年少时的选择,在数年后化成一支支利箭,正中姜韶华的眉心。 她悲愤不甘,死不瞑目。 睁开眼,重回年少。 她毅然踏上和前世截然不同的路。一步一步,缓慢又坚定地向前,直至权力之巅! 这一世,命运只掌控在她自己手中。 她要这天下,安静倾听她的声音。 【乱世基建争霸女帝】

寻找失落的爱情·连载中·68.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