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郎逃婚后,她嫁入了将门

新郎逃婚后,她嫁入了将门

彦泽

古代言情/连载中

55.7万字

更新时间:2023-12-2922:46:16
新婚之日,陆涵之的新郎跟程君泽的新娘逃婚了,在两家颜面扫地成为京城笑柄的时候,陆涵之咬着牙坐上了程家的花轿。从此,本以为将会与书生才子花前月下吟诗作对的陆涵之,嫁入了世代将门之家。 一场误会与偏见,两段交换姻缘让京城百姓津津乐道了许久,直到白头相守,儿孙满堂,再回想当初的选择,陆涵之凝视身边人,终于说出一句,“还好遇见了你。”

第一章新婚

“姑娘,将头上的首饰取下来吧!”一群人簇拥着新姑爷离开新房,碧草见自家主子额上冒着汗,劝道。

陆涵之小幅度的点了点头,不是她矜持,而是这一头的钗环首饰压得她不敢乱动。

见碧草动手替主子摘下头上的首饰,守在一旁的碧荷也来帮忙,提醒道:“以后不能叫姑娘了,要称大奶奶。”

碧草跟碧荷都是自小服侍陆涵之的,喊了这些年的姑娘如今要改口实在不习惯。可新姑爷是宁国公世子,公府规矩大,她们初来乍到,万万不能因为这些落人口实,给主子惹来麻烦。

想到这门婚事,便是陆涵之都有些恍惚。陆家是书香门第,陆涵之的祖父曾官至丞相,如今退下来了,只担着太傅的虚衔;陆涵之的父亲也是科举出身,十四年前考取状元,如今刚过不惑之年,已经官至正四品顺天府丞,陆家不敢说煊赫,但在京城也算得上清流名门。因此,父亲外任数年带着刚刚及笄的陆涵之回京,上门提亲的人家从来就没少过。

陆家是书香门第,寻常走动的也都是读书人家,从没想过跟勋贵中顶尖的宁国公府结亲,在此之前,父亲为陆涵之择定的夫婿,本是同窗好友之子,名李明昊,年十八,去年刚刚考取举人功名。父辈是同窗好友,男方又聪明好学,原本是人人羡慕的一门好亲,谁知样样齐备,陆涵之连嫁衣都披上身了,却传来消息说,未婚夫跟人私奔了。

得到这个消息时,陆涵之说不清是羞愤多些,还是委屈多些。她与李明昊定亲一年多,相见不过两三回,其实谈不上什么感情,可新婚之日,未婚夫带着旁人私奔,却是将陆涵之、陆家的脸面丢在地上踩。

陆涵之想起前世玩笑间,说起面子值几文钱,现在却实实在在的感受到,被人扔在地上的脸面重过千金,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因此,丢了新娘的宁国公府上门提亲时,陆涵之没什么犹豫,一口答应了下来。她不知宁国公世子为人如何,但已经看清了李明昊的无情、没担当,与其守着没有半点指望的李家,她宁愿赌一回。

从前虽没有交集,但宁国公世子程君泽,陆涵之还是听过的。宁国公府是开国功臣,世袭罔替的国公爵位,哪怕程家早已交了兵权,也没人敢轻视,更何况程君泽的长姐嫁入东宫,正是现今的东宫太子妃,要说家世陆家算得上高攀了程家。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陆涵之应下婚事,踏上花轿时,母亲殷殷叮嘱,叫她在婆家谨守本分,讨得婆家欢心,不为提携陆家什么,只盼着她在程家能顺遂平安。

程家显赫,先前与世子定亲的姑娘是平南侯周家的姑娘,程家与周家是世交,听说早早就定下了儿女亲事,等周家姑娘及笄了,便商议着完婚,偏巧的,跟陆家的婚期就定在同一天。不过今天大约真的是个好日子,陆涵之坐着花轿出门,一路上还遇到了好几支迎亲的队伍。

正胡思乱想间,新房的门被敲响了,外头道:“大奶奶,老夫人吩咐奴婢送些吃食过来。”

因为情况特殊,陆涵之从前也从未打听过宁国公府的情况,国公府的人,也只在京城各家宴会上,见过国公府的女眷。程家老夫人陆涵之也见过两回,印象里是一位温和慈祥的老太太,听说老夫人让人给她送吃的来,陆涵之看向碧草,碧草会意打开门,将人带了进来。

送东西的小丫鬟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恭敬有礼的模样,并不敢在屋里乱看,将食盒放下,里头的东西一一取出来,又向陆涵之行了个礼,道:“老夫人说今日忙乱,也来不及问大奶奶的喜好,请大奶奶先尝尝,若有不合口的,吩咐奴婢另外去取就是。”

陆涵之看桌上的饭食,两菜一汤还有点心,主食也有米饭和精巧的小笼包,不算铺张,但她一个人也完全足够了,当下道:“已经很好了,劳烦你替我谢谢老夫人。”

小丫鬟连道不敢,陆涵之表示没有问题,她也没在这边多留,福了福身便退了出去,她确实没说假话,今日世子大婚,府上都忙着,恨不得一个人当成两个用,她给这边送了吃食来,还得回老夫人那里做事。

陆涵之这一天过得算得上跌宕起伏,别说习俗上新娘子成婚这一日就没得几口饭吃,出了那么多事,她也实在没什么胃口吃东西。眼下一切尘埃落定,虽然日后的生活还得慢慢看,但总体来说国公府对她还算重视,陆涵之绷紧的心神松了,也确实觉得饿了。

碧荷心细,见陆涵之坐下来,便替她盛了一碗百合银耳羹,递给她道:“大奶奶先润润嗓子。”

陆涵之点头,接过碗慢慢地喝了半碗,这才动筷吃东西,陆家祖籍益州,虽然跟着父亲外放辗转去过不少地方,但陆家的饮食一直口味偏重,与国公府清淡精致的饮食不大一样。话虽如此,陆涵之喜辣同时也喜甜食,这清甜的银耳羹陆涵之吃着顺口,喝了一碗还想要,却被碧荷拦了下来,道:“大奶奶用些饭食点心,这羹汤不顶饿的。”

陆涵之也不强求,送来的饭食也没挑捡,一样吃了些也差不多饱了,见桌上还剩下不少,便向碧草两个道:“你们俩跟我跑了一整日了,剩下的你们分分先垫一垫。”

国公府当然不会饿着她们,但初来乍到的,对这府里算是两眼一抹黑,只能等着府上送来。碧草两个服侍陆涵之多年了,听陆涵之这么说,也就应了下来,只是这边离不得人,两人轮着去的。

这般又过了许久,陆涵之不知时辰,只觉得她几乎要睡着了,才听到外面喊:“世子回来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继室韶光

贺家女郎从小小六品翰林之女一跃成为国公府二夫人之时,大家却都等着看她的笑话:二手的夫君、难对付的妯娌……还有前妻留下来的一双儿女压在头顶上,怎么看也不是一门好亲事。 而陆府中,贺韶光看着眼前被香味勾来的一大家子,默默添了五六七八双筷子:“一起么?” 陆筱文成过一次亲,彼时他以为所有的夫妻都和他俩一样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没想到这次娶进来的新媳妇精力旺盛不说,还主动邀请他每日共进晚餐……唔,甚是美味,只是眼前这两个碍事的萝卜头能不能消失? 皇帝老儿听说近来京城里贺家风光无限:长子高中榜眼,次子远征归来战功赫赫,小女儿嫁到国公府凭一手厨艺征服了老夫人也征服了皇后。皇帝这才想起来当年被一怒之下发配到翰林院的爱卿来…… 贺韶光嫁了,陆家热闹了,且看她贺韶光怎么一路吃吃喝喝把生活过得鸡飞狗跳。

少梓不是勺子·完结·40.7万字

休了前夫后我成了郡王妃

武安侯爷年仅二十二,是本朝最年轻的侯爷,官拜礼部侍郎,前途无量。 陆宛芝身为武安侯夫人,乃是长安人人羡艳的命妇。 出嫁三年。陆宛芝将侯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可夫君一心全在外室女身上,不愿踏足她房门半步。 外室生子,夫君还想将外室子记在她的名下。 陆宛芝一纸养外室诉状递到长安府尹,休了武安侯。 长安府衙门前,武安侯恶狠狠地盯着陆宛芝:“和离之后,本侯想娶哪个贵女就能娶,倒是你,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做续弦了,还有哪个世家年轻公子愿意娶你?” 陆宛芝一身轻松道:“这就不牢侯爷费心了。” 和离后,长安人人笑话陆宛芝。 “不过就是侯爷疼爱外室而已,这外室终究是外室,这点肚量都没有。” “和离之后可是下堂弃妇,再想要嫁为侯爷做侯夫人可就难了。” “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了。” 陆园内,楚小郡王楚楚可怜,“芝芝,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身份?” 陆宛芝,“等你考上状元的时候。” 素来不学无术的楚小郡王,一心为爱考状元。

五月柚·完结·94.9万字

名门第一儿媳

他说:我们可以合离。 她说:不,我要做你父亲的儿媳! 一切尘埃落定,她终于在改朝换代的山河震荡中保全了一家老小。 秦王妃:殿下,我们可以合离了? 秦王:你休想~! PS:大唐架空背景~ 【能文能武没落士族大小姐VS老爹让我疼媳妇之霸道秦王】

冷青衫·连载中·250万字

春闺秘事

前世,赵明若嫁于安远侯府危时,她费心操劳,善待府上众人,一力将衰败的侯府打理到了鼎盛,却也伤了身体,滑了胎,再没有孕。 临死,她才知道夫君在外面娶了别的女人,他们恩爱白首,儿孙满堂。 另娶的女人更是婆母小姑极力撮合成的,侯府所有的人都知道唯独瞒着她,她就这样,一辈子顶着不能生的罪名愧疚的给所有人当牛做马,最后被活活被气死。 所以—— 在她面对人生第二次选择的时候,果断选了燕国公府那个缠绵病榻的世子。 夫君爱不爱她不要紧,能活多久才是关键,只要地位高,银子管够,夫君死的早,那她就可以在二十多岁的时候走上人生巅峰。 燕国公府世子:? 娘子每天都等着我病死,之后好继承我的家业,怎么办?求支招,挺急的。 —— 对赵明若而言,正是昨日种种譬如朝露死,来日春闺三千好风景。 浮生梦醒,心上人在眼前,最是完满好人生 先婚后爱

周自衡·连载中·44.8万字

世子他不想和离

[1V1]朝离静静地靠在那棵最爱的歪脖子树下,回顾自己这短暂的一生。 出嫁三载,悲大于喜,最后化为那声声叹息,还有无尽的悔意。 早知那人是没有心的,她却一头栽了进去,将一颗真心捧到他面前,任由他肆意践踏。 高门内,厉害的公主婆婆、狠厉小姑子、好色兄弟和难处的妯娌,她在后宅如履薄冰,却得不到夫君该有的维护。 三年来,她被蹉跎得遍体鳞伤,落得了个重病缠身,药石无灵的下场。 一朝重生,朝离咽下过往心酸,势要与那人和离。 然而遇到了点麻烦,那人态度好似变了。 企鹅群号:337119078(刚申请的) (PS:书名和简介已经说的很清楚男主是谁,不接受写作指导,弃书不必留言,看到了会删。)

戈娆·完结·112万字

继室她娇软动人

新书《为婢》已上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 ****** (先婚后爱,家长里短,1v1双洁) 杜景宜顶着命硬的身份嫁入了国公府,做了高门大户的六郎媳妇。 夫君乃是当朝炙手可热的大兴朝战神商少虞,却盛传克妻之名。 原以为是佳偶天成。 谁知成亲当夜,商少虞来盖头都没来得及掀开,留下一句“策州有危”便匆匆离去,这一走就是三年。 待班师回朝后,才想起来,府中多了位娇妻。 本想着她受委屈了,却发现躲在熙棠院的娇妻过得比谁都如鱼得水。 国公府上下过得扣扣搜搜,唯她一人养尊处优…… 杜景宜所求不过是安稳养老,却被迫在后宅中大杀四方。 先是床榻拱手让人一半,后是心中莫名挤进了一个人。 就在她沦陷之前。 那面硬心冷的大将军,却笑得温婉动人。 低声在她耳旁说道:还请夫人怜惜……

三只鳄梨·完结·137万字

将军府落魄?无所谓,夫人会出手

新婚第一天,苏简在一阵哭泣声中醒来。 “呜呜……小姐,将军……将军怎么就在今天出征了呢?” 苏简看着蹲在她床前哭的伤心的小丫鬟,有点儿懵。 “小姐自幼娇惯,如今偌大的将军府,连个主事的都没有,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苏简一阵头疼,但紧接着是接受后的欣喜,男人不在,上无婆母,下无姑嫂,唯有一个三四岁左右的小叔。虽说这将军府有些破,家里还穷!且还有好些人等待着被养活……但没有关系,搞钱而已嘛,她最喜欢的就是搞钱! 一年后: 将军府变了模样,将军府周围的田地,庄子,纷纷丰收。 两年后: 众人常常口提将军变成了话里话外都是我家夫人。 四年后: 人人只认将军夫人。 战詹近乎三年多的时间没有接到过家信,如今战事了却,他总算是带着赏赐荣归故里,寻思着让大家能一起过上好日子,但……眼前繁华的街道,面前高耸门庭的大户,当真是他的? “让让,你挡着我们夫人的路了。” 战詹让开了道路,见小厮开道,一个丫鬟搀扶着着苏简下了马车。虽多年未见,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的妻子,他正准备开口,不想……见苏简正抚摸着她的肚子,一脸慈爱。 “嫂嫂,我有小侄儿了吗?” 一声童言,瞬间震的战詹浑身僵硬,瞳孔瑟缩。

圆加·完结·51.5万字

公府娇媳

【缺爱娇贵嘴硬心软千金*成熟稳重直爽腹黑小公爷】 谢知筠出身名门,千金之躯。 一朝联姻,她嫁给了肃国公府的小公爷卫戟。 卫戟出身草芥,但剑眉星目,俊若繁星,又战功赫赫,是一时的佳婿之选。 然而,谢知筠嫌弃卫戟经沙场,如刀戟冷酷,从床闱到日常都毫不体贴。 卫戟觉得她那娇矜样子特别有趣,故意逗她:“把琅嬛第一美人娶回家,不能碰,难道还要供着?” “……滚出去!” 谢知筠做了一场梦。 梦里,这个只会气她的男人死了,再没人替她,替百姓遮风挡雨。 醒来以后,看着身边的高大男人,谢知筠难得没有生气。 只是想要挽救卫戟的性命,似乎只能依靠一场又一场的欢喜事。 她恨得牙痒,张嘴咬了卫戟一口,决定抗争一把。 “狗男人……再这样,我就休夫!”

浅春山·完结·51.8万字

侯府假千金回村后,她赚疯了

假千金在真千金回来之后,不仅不夹起尾巴做人,反而陷害,污蔑真千金,最后却被真千金疯狂打脸,落得一个流落街头的下场。 穿过来的云清音表示:咱这就走 跟在身边的小丫鬟天天愁:小姐在府上过的都是奴仆成群的日子,哪里能过的惯乡下的日子,以后受苦了不是还得灰溜溜回去,何必跑出来受这一番罪呢。 云清音:幸福的生活是靠自己奋斗出来的! 于是撸起袖子重操旧业,在古代开饭馆,一不小心就开成了古代版网红店。 乡亲们:听说吃了她家饭菜的学子无一落榜,吃的多了,还能高中状元呢 于是,饭馆的生意空前火爆。 云清音每天乐歪歪的数银子 . 新科状元郎五官英俊,清风霁月,只可远观,瞧着云清音的时候,却是一副幽怨的模样,“你最近没有再认别的哥哥吧?” 云清音想到昨夜的惩罚,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就差对天发誓了。 状元郎勾勾唇。 云清音欲哭无泪:谁说他好相处来着

云家阿音·完结·70.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