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京城老祖宗求我当替身

全京城老祖宗求我当替身

白小园

古代言情/已完结

91.1万字

完结于2023-10-2701:24:04
宣平侯府抱错的真千金沈灵犀找回来了。 生得冰肌玉骨、姿容无双。 只可惜却是棺材铺里养大的,任谁听了,都要道一声“晦气”。 宣平侯夫妇原也这么想,架不住老祖宗诈尸都要把大半家业传给她。 - 换过芯子的沈灵犀,立志要垄断大周殡葬行业。 为事主提供修容、入殓、下葬、烧纸丧葬一条龙服务 她有个不为人知的能力—— 只要牵上人的手,灵魂就能往对方身上走。 …… 于是,全京城人惊悚发现,自家刚咽气的老祖宗们,忽然卷起来了。 忠勇侯家老祖宗,骂完不孝孙:“去给我换套沈家十八层金丝纱的寿衣,我怕冷……” 武安伯家老祖宗,打完浪荡子:“烧几座最大的宅子,要沈家纸扎铺新出那几款,挑最贵的买……” 镇国公家老祖宗,休完恶毒媳:“仆婢三千,让、让沈灵犀亲自点上眼,别忘了给赏钱……” - 大周朝心狠手辣的皇太孙楚琰,觉得皇祖母一定对他有意见。 点名让他娶的皇太孙妃,竟是朵貌美心狠的黑心莲。 表面(眼眶红红,惊慌失措):“殿下流了好多血,怎么办……我好害怕。” 其实背地却说:“一碗血怎么够?还得再来一碗。” - 1V1HE 已完结《矜荣》《本王命不久矣》

第001章一场婚事

六月初九,是个顶顶好的日子。

黄历上说“宜嫁娶”,“宜入殓”。

宣平侯府最受宠的嫡女沈玉瑶出嫁了。

十里红妆,嫁给新科探花李安临。

京城里,不拘是谁听见这桩亲事,都要赞一声“般配”。

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沈玉瑶就不必说了,宣平侯沈济唯一的女儿,头顶上三个哥哥,个个都有出息,一出生便是含着金钥匙的金枝玉叶,人长得也极水灵,温婉大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李安临虽出身寒门,却是百年难遇的才子,文章写得花团锦簇,是皇帝御笔钦点的天子门生。

两家都对这桩亲事满意的不得了。

迎亲队伍把喜钱撒得跟天上下红雨似的。

送亲的妆抬从宣平侯府所在的明月巷,一直抬到李家住的牛角巷,一眼望不到头。

到了黄昏时分,花轿抬到李家门,李宅锣鼓喧天,新郎新娘欢天喜地拜天地,入洞房。

新郎李安临满面春风,被人簇拥着离开,去前厅宴客。

新娘子沈玉瑶则身穿大红喜服,头上蒙着盖头,满心欢喜坐在喜床上坐帐。

等到天黑,沈玉瑶的陪嫁妈妈张氏,笑着从新房里退出来,摸黑回屋抱了件绿罗裙,走进了一墙之隔的耳房。

耳房的角落里,点着一盏昏黄的油灯,油灯外头用黑纱罩着,保管在房外看不见半点光亮。

一个少女,在灯边抱膝而坐,只瞧侧脸的轮廓,便能知道,这少女的长相极美。

见张妈妈进来,少女抬起眼帘,一双清凌凌的杏眸,映着烛火的光芒,亮晶晶、澄澈澈的,纯净无垢,仿佛有种洞察人心的通透。

张妈妈心下暗叹,这双眼睛,像极了宣平侯府已故的大夫人安氏。

也难怪宣平侯府老祖宗,一见过她,便催促着宣平侯榜下捉婿,把隔壁那位抱错的假千金沈玉瑶,赶紧嫁出去,好给这位腾地方,将这位接回府去。

张妈妈认识眼前这位,倒并非因她是宣平侯府流落在外的真千金。

而是她曾经帮过自己一个大忙,欠下一份人情。

所以,前几日她找上门时,张妈妈才会应下来,今日背着自己的小主子,偷偷还这份人情。

“灵犀,你当真要这么做?”张妈妈神色惴惴,眼底是实打实的关切,“明日侯爷就接你回府,这假千金的婚事,是侯爷千挑万选定下的,若被你给搅黄了,侯爷知晓,回府以后你的日子怕就不好过了。”

少女站起身,从张妈妈手中接过绿罗裙,朝她眨了眨眼,笑着安抚:“妈妈切莫为我忧心,我既找你帮这个忙,此事定已深思熟虑过。”

她从袖中掏出一只绣着玉兰花的帕子,在张妈妈面前晃了晃。

芬芳的玉兰香气,瞬间涌进张妈妈的鼻腔。

不过几息之间,张妈妈只觉得脑袋晕晕的,眼前忽然变得模糊起来。

在她昏倒之前,只听见少女轻声道:“为了不连累妈妈,委屈你在地上睡半个时辰了……”

……

一刻钟后。

新房里,沈玉瑶坐在喜床上,鲜红的盖头遮挡住了她的视线,呼吸之间陌生的玉兰香气,让她有些昏昏欲睡。

“吱呀”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阵凉风拂过,惊得妆台上那对龙凤喜烛“噼啪”两声爆开了烛花。

来人轻巧关上房门,小步走到喜床前停下。

沈玉瑶看着视线里熟悉的绿罗裙,勉强打起精神,“碧玺,我好困,让碧珠在外头守着,你坐过来给我靠会儿。”

一个女声,在她耳畔轻笑,“姑娘且不忙睡,今夜有睡的时候。”

“你是何人?”

这不是碧玺的声音,沈玉瑶惊声质问,正欲掀开盖头,想看来人是谁。

手却忽然被一双柔软的手抓住,利落往背后一拧。

“救……唔……”

在她张口呼救时,那人“刷”的一下,扯下她的盖头,熟稔将口布塞进了她的口中。

突然的亮光令沈玉瑶眼前一晃,待她定睛,便看见一个肤白胜雪、容貌清丽,美得像从画上走下来似的少女,亭亭玉立在她床前。

少女身上穿着碧玺的绿罗裙,一双琉璃般澄澈的美目,正清凌凌瞧着自己。

是个女子。

这个认知让沈玉瑶心下微松。

“唔!”她瞪着少女,口中发出不满的呜声,“唔!唔!唔!”(放开我)

“嘘……”少女葱管似的指尖,在唇前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伸手从旁边扯下一段红绸,手脚麻利把沈玉瑶捆成粽子,绑在了拔步床的床头。

绑人的动作这么熟练,莫不是个女飞贼?

沈玉瑶眼底露了怯。

少女朝她笑笑,嗓音轻软温柔,“姑娘莫怕,我不是冲你来的,而是为你那夫君来的。过会儿你就知道,还是这样最好。”

她笑起来的时候,含着水光的杏眼,微微漾起一圈浅淡的涟漪。唇边有两朵浅浅的梨涡,衬的芙蓉般的小脸,好似夜里悄悄绽放的睡莲,既秾艳又有种清冷的娇美之色。

沈玉瑶一向觉得自己长得好看,可眼下,却有些自愧弗如了。

“为你那夫君来的。”

这句话的意思……她莫不是李安临偷偷养在外面的外室?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沈玉瑶心下一痛,眼底瞬间盈上一层水雾。

不久之后,全京城的人都该知道,她只是宣平侯府抱错的假千金。

倘若有这样貌美的外室在,婚后自己得不到夫君宠爱,这辈子便就全毁了。

少女似猜到她心中所想,眼中划过一抹怜惜,“姑娘莫伤心,你那个夫君不是个东西,不要也罢。”

沈玉瑶尚还没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便见对方蹲下身,从床下摸索一番,忽然拉出个一人身长、用红绸密密包裹的物事出来。

“嘶啦”一声,红绸最上端,被她用力撕开,露出一张苍白枯槁的女人脸!

是、是个女尸!!!

“唔!!!!!!”

沈玉瑶惊惧地睁大双眼,她何曾见过这样惊悚的场面,后脊连着头皮都在发麻。

她疯狂挣扎,可身体被红绸牢牢绑在床头,根本就动弹不了分毫。

“莫怕,莫怕。”

少女低声安抚,似是见惯这样的场面,朝沈玉瑶狡黠地眨眨眼,利落剥开裹着尸身的红绸,从随身的小包袱里拿出一些瓶瓶罐罐。

她一边在女尸脸上涂涂抹抹,一边轻声道:“她也叫瑶娘,是苏城人氏,家中无父无母亦无兄弟姊妹,靠着祖传的苏绣,在苏城开了间绣铺。五年前,她与李安临成亲时,李安临还是个替人抄书的穷秀才。”

“这些年瑶娘供李安临与他母亲李氏吃穿,供他读最好的书院,替他侍奉母亲。李安临金榜题名时候,她原以为从此熬出了头,以后便是探花娘子,带着所有家当上京来……没想到却换来李安临手里一尺红绸,把她生生勒死在城东青花巷的宅子里。”

少女的声音轻软空灵,把瑶娘的身世娓娓道来,令沈玉瑶一时间忘记了挣扎。

前后不过一刻钟,那具容貌苍白枯槁的女尸,在少女一双妙手涂抹之下,竟变得鲜活起来,肤如凝脂、腮若桃李、唇似涂朱……就好似马上要睁开眼睛,活过来一样。

“瑶娘,妆面化好了,要起来了!”少女将女尸扶起来,替她理了理被红绸裹乱的鬓发,笑着称赞:“你今日最好看,既是李安临大喜的日子,咱们无论如何都得去前厅讨杯喜酒喝。”

说着,少女从尸身大红的喜服上扯了几根极细的红线出来,绑在指尖。

沈玉瑶惊悚地发现——

少女不知用了什么法子,那只绑着红线的手指,稍稍动了动,尸身竟像忽然活过来一样,竟也跟着她动了起来!

诈……诈尸!!

这是鬼……鬼啊!

沈玉瑶惊骇到极点,浑身紧绷,拼命靠向床头,几乎快要吓晕过去!

少女朝她微微一笑,似想到什么,伸手将方才随手扔在喜床上的大红盖头,扯进手中。

是沈玉瑶的红盖头。

“这个借我们用用。”少女温声安慰:“姑娘莫怕,只有做过亏心事的人,才会怕鬼。再过会儿你那两个丫头就醒过来了,反正如今还没洞房,姑娘不如好生想想,这男人你还要不要。若你执意想跟他继续过日子,待哪日做了李安临第二个‘瑶娘’,记得来城东望仙村的福安堂,我给你熟客价呦!”

说罢,她将沈玉瑶的盖头,往那女尸头上一盖,和女尸互相“依偎”着,拉开房门,往外走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穿成侯门主母,我成了京圈白月光

一朝穿书,开局即寡妇,膝下还有三个不成器的孩子时刻准备弑母,方许谁也不惯着,直接家法伺候。 拳打宠妾灭妻混账大儿,脚踢夫君万岁恋爱脑小女,还剩下个黑心次子躲在一旁瑟瑟发抖。 智障大儿:母亲,为何您就看不到她的好? 方许:滚。 脑抽小女:母亲,只要能与他在一起,女儿宁可什么都不要! 方许:你也滚。 腹黑次子:母亲,骂了他们两个,就不能骂我了哦。 方许:顺嘴的事。 ...... 整顿完内宅,方许行医经商全面开花,立志成为寡妇top1! 实现财富自由后,方许本想独美,奈何她是锦鲤体质,随随便便捡回家几个人,都是京圈有名的大佬,嘴角笑到太阳穴,领赏领到手抽筋。 不仅成了京城团宠,还收获了命定爱情。 方许:我是个寡妇。 某首辅:寡妇不能有第二春吗?

橘橘兔·完结·90.2万字

辞金枝

辛柚天生一双异瞳,能偶尔看到他人将要发生的倒霉事。这是她的烦恼,亦是她的底气。 京城吃瓜群众突然发现:少卿府那个寄人篱下的表姑娘硬气起来了!

冬天的柳叶·完结·89.6万字

世子妃她会抓鬼

点苏干走阴干了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招鬼招得这么厉害的人,看着眼前快被鬼气腌入味的公子,她小心翼翼地问:“还活着呢?” 于是从这天开始,点苏不是在救人,就是在救人的路上,而宁渊不是在被鬼抓走,就是在被鬼抓走的路上…… (ps:女强文)

打王者总输·完结·75.8万字

我在古代靠抄家发家致富

【讨债+玄学+爽文】 凌初死了。 莫名其妙穿越了,穿成了尚书府的大姑娘。 然而却是一个不受宠的,刚出生就被道士批命,刑克六亲。 从小被送到道观里寄养,及笄才被接回府。 本以为从此能过上幸福美好的日子,谁知迎接她的却是满门斩首的圣旨。 为了保住小命,她豁出去配合锦衣卫将自己家抄了一个底朝天。 为此众叛亲离。 别人以为她要痛哭流涕,向家人忏悔求原谅。 她却在忙着四处讨债赚钱吃香喝辣,帮鬼魂完成遗愿攒功德延长自己的小命。 正当她小日子活得有滋有味时,却发现自己爹娘都是假的。 就在京都众人都在等着她回去跟假千金撕逼的时候, 她却转身进了闻风丧胆的锦衣卫,天天忙着跟着杀神一起满京都抄家。 已有完结文《福运嫡女,穿越后靠嘴炮带飞全家》。

半世书音·完结·103万字

大宋女术师

大字不识几个的苏亦欣,掉进湖里一趟,醒来后直接开了挂。 顾卿爵愁的很,媳妇这么厉害怎么破? 唔,自己这副皮囊尚可,实在不行那就躺平吧!

悠然南菊·连载中·196万字

摆烂小医仙,靠算命火爆整个王朝

凌剑宗摆烂咸鱼第一名的掌门大师姐,在最后一个小师叔飞身后,被师尊嫌弃的踹到下界修行。 苏青甜为了有一个稳定而长期的摆烂咸鱼生活,踩极品、虐渣渣,原本阴沉霾霾的将军府换了个模样。 因战负伤的小舅舅突然生龙活虎。 弃武从文的二舅高中状元。 中毒昏迷的大舅陡然苏醒。 一头发白的外公乐呵呵的看着自家的福气小团子,笑的合不拢嘴。 可小孙女却一脸惆怅,她喜欢的漂亮小哥哥,只有功德金光才能消除浑身纠缠的厉鬼血咒。 师尊:还摆烂吗? 苏青甜委屈:…… 一朝咸鱼秒变打工人! 谁知她还没出手,本应厉鬼缠身的小哥哥,冒着金灿灿又刺人眼的功德金光求抱抱。 苏青甜怒:滚,莫挨老子!

融兔·完结·85万字

长安好

京城那位胆小娇弱的第一美人不幸落到了人贩子手中。 京中众人摇头叹息:这波要完。 千里之外,废物美人睁开眼睛,反手就把人贩子给卖了—— …… 换了芯儿的少女挥霍着贩卖人贩子得来的银钱回到都城,才发现昔日的小弟如今都成了大佬,且一个个的都把“她”当作女儿养—— 一,二,三,四…… 所以,如今她竟有四个男妈妈?! …… 本文又名《美强惨女主重生后》《废物美人她为何突然倒拔垂杨柳》

非10·连载中·229万字

谢家的短命鬼长命百岁了

传说,死人的棺材板合不上,是生前有念,时间一久念就成了魔,不化解儿孙要倒霉。晏三合干的活,是替死人解心魔。有天她被谢三爷缠住,说他有心魔。晏三合:活人的事她不管。谢三爷:他们都说我短命,你就当我提前预定。然后,满京城的人都傻眼了,谢三爷今儿胭脂铺,明儿首饰铺。首饰铺掌:三爷,您这是唱哪一出?谢三爷:讨媳妇欢心。等等,他不是说不祸害姑娘家守活寡吗?谁这么倒霉?晏三合:我。

怡然·完结·201万字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新书《太子妃她断案如神》已发,欢迎来玩哦~) 【探案+萌娃+权臣追妻】 现代女法医徐静穿成了一个嚣张跋扈、蠢事做尽、刚被夫君休弃的女人。 遇到这坑爹的开局,徐静表示很淡定,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 某天,刑部侍郎萧逸因公事到安平县,衙役压来一女子,她半点不慌,抬眸淡声道:“民女请求自证清白。” 萧逸震惊地发现,他这个前妻不但换了性子,还会验尸,会破案,还有着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 萧逸坐不住了,亲自上门求徐静验尸。 徐静:“可以,验一次尸一两银子。” 萧逸:“……”

细雨鱼儿出·完结·11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