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厚爱:傅总,今天离婚吗?

隐婚厚爱:傅总,今天离婚吗?

恩很宅

现代言情/连载中

124万字

更新时间:2024-05-2111:00:00
沈非晚和傅时筵因为一夜荒唐被迫结婚。 婚后三年,沈非晚活得像个小三。 直到傅时筵的白月光回国,沈非晚表示这样的日子她没法过了! 于是在傅时筵对白月光嘘寒问暖之际,她“伤心”点了十个男模陪她喝酒作乐。 某人不情愿了,将她抵触在墙角,“沈非晚,你当我死了吗?” “守活寡跟丧偶有什么区别?” “……” 倒是。 去父留子,也不是不可以! 离婚后的沈非晚一心事业,风生水起。 她直播间坐拥千万粉丝,成为全球最顶级珠宝设计师,赚钱赚到手抽筋,拿奖拿到手发软。 一次接受记者提问,“听说你前夫现在满世界追着找你复婚?” 她气定神闲地回答,“我算过命了。” “他不适合你?” “他影响我财运。” 粉丝:让他去死! 傅时筵:?

第一章夫妻合法日

“别走……”她搂抱着他的脖子,不让他离开。

浑身的滚烫紧紧地贴在了男人坚硬的身体上。

他说,“沈非晚,你看清楚我是谁了吗?”

她闭着眼睛,呼吸急促。

谁都不重要,她需要男人……

“我是傅时筵。”

沈非晚身体一紧。

她猛地睁眼,近距离那张毫无瑕疵的俊脸此刻露出了撒旦的笑,像罂粟般张扬可怕却让人上瘾。

最后的一丝理智逼迫她离开。

身体却被狠狠桎梏,“晚了。”

他咬着她的耳朵,“一起下地狱吧。”

贯穿全身的剧烈疼痛席卷,接下来的一切都变得疯狂而不受控制……

三年后。

沈非晚看着热搜新闻——

#顶流爱豆白芷正式退出女团,今日单飞回国,傅家太子爷傅时筵亲自接机#

几张傅时筵和白芷的亲密照片被网上疯传。

下面的评论清一色都是,【傅大少和白芷配一脸。】

【请两人原地结婚。】

【真爱永远不会迟到。】

沈非晚冷漠地笑了笑,她给傅时筵拨打了电话。

打到第十个。

那边不耐烦地接通,“什么事?”

“晚上九点了。”

“然后呢?”

“今晚是夫妻合法日。”她提醒。

“等不及就自己解决。”

话音落,电话被直接挂断。

沈非晚放下手机,抬眸看着镜子中精心打扮后性感妖艳的自己,都觉得讽刺得很。

她和傅时筵结婚三年。

当年一次意外,她爬上了傅时筵的床,又恰逢傅时筵和白芷分手,阴错阳差之下,相看两生厌的他们被傅家逼了婚。

她做了他三年的隐婚太太。

一纸契约的婚姻,没有多少感情可言。

唯一还能证明他们之间关系的,就是这每月一次的“夫妻合法日”。

但显然,他今晚不会回来。

沈非晚也没有要等他,她干脆利索地脱掉了红色真丝吊带睡裙,换上外出服,开着骚包的兰博基尼潇洒出门。

夜宴是蓉城最大的娱乐会所。

纸醉金迷的环境很让人上头。

沈非晚开了间VIP包房,点了十个男模陪她喝酒。

于此。

傅时筵手机上的短信提示音频繁响起。

他看着“夜宴会所”的消费单,眼眸中闪过一丝烦躁。

“时筵,怎么了?”白芷躺在病床上,虚弱地问他,“你要是忙就不要陪着我了,我一个人在医院也可以的。”

白芷今晚给他打电话说她回国了。

还说机场粉丝有点多,她刚和经济团队解约,没有保镖不敢出去。

最重要的是,她还发着高烧,头晕得厉害。

傅时筵去机场接的白芷。

他环抱着虚弱的白芷走出机场,将她送到了医院。

沈非晚给他夺命一般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陪白芷做身体检查。

此刻才把白芷安顿好。

“你安心休息,这里我已经安排好了,粉丝媒体进不来,有什么事情可以叫医生。”傅时筵说。

“好。”白芷微微一笑。

傅时筵转身离开。

“时筵。”白芷对着他的背影,小声叫着他。

她说,“我还喜欢你。”

傅时筵薄唇紧抿,没有做任何回应。

坐上黑色迈巴赫。

“去夜宴。”他冷声吩咐。

助理明祺愣了一下,确定没有听错,才让司机开车到达目的地。

傅时筵大步流星地走进包房。

房间内一群男模穿着背心和短裤在跳健身操。

房间中的音乐很欢快。

沙发上观看表演的女人也很欢快。

傅时筵冷笑了一下。

那笑容简直可以叫做恐怖。

明祺在他身后,都被他突然陡降的冷冰气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沈非晚。

老板娘的胆子可真肥,这算是公然挑衅吗?!

就因为老板去见了白月光?

傅时筵走到沈非晚的面前,一把掐住她的下巴,“玩得挺嗨?”

沈非晚皱着眉头。

她酒精上头,此刻醉眼朦胧。

她伸手摸了摸眼前人的胸膛,又抓了抓。

傅时筵脸色巨变。

“小了点,不要。”沈非晚满脸嫌弃,嘀咕着,“我喜欢肌肉猛男,像他们那样的……”

“沈、非、晚!”傅时筵咬牙切齿。

“你怎么那么像我那死去的丈夫?”沈非晚皱着眉头,满眼疑惑地说道。

明祺在旁边嘴都张大可以吞下一个鸡蛋了。

他只能说:666。

“生气的样子更像了,更不喜欢了。”沈非晚再次表达了对他的不满,“你出去,我是不会要你的……啊!”

沈非晚突然一声尖叫。

身体被人粗鲁地从沙发上拽下来,直接往外走去。

“别碰我……”

沈非晚甩开。

甩不开。

狗男人就是仗着自己力气大。

两个人走出夜宴,傅时筵把沈非晚塞进后座那一刻。

“呕。”沈非晚一口吐在了傅时筵的身上。

傅时筵愣了一下。

“呕!”

再一口,又吐了上去。

“沈非晚!”想要刀人的声音,根本掩饰不住。

都说了,别碰她!

第二天沈非晚是被电话吵醒的。

她白嫩的手臂从被褥里面裸露出来,摸了摸床头的手机,声音中带着迷糊,“喂。”

“昨晚累惨了?”闺蜜林暖暖调侃。

她是为数不多知道,她和傅时筵结婚的人。

更是少之又少知道,他们一个月有一次夫妻合法日的人。

“没做,昨晚看男模去了。”

“什么情况?”那边土拨鼠尖叫,“怎么不叫我一起?!”

沈非晚耳膜都要震破了。

她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靠在床头,“我怕你把持不住。”

“我至少是单身!”林暖暖义愤填膺。

“我要离婚了。”

“什么?!傅狗不要你了?因为白芷那女人回来,他就不要你了?!”

差不多吧。

“草!”林暖暖爆粗口。

“话说,昨晚男模怎么样?”林暖暖这个抓不住重点的搞笑女。

“还行吧,就是最后来了一颗老鼠屎。”

“你在说傅时筵?”林暖暖猜测。

“否则呢?”

“意思是姐妹你被抓奸在床?”林暖暖止不住地兴奋,“这也太刺激了!”

“……”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沈非晚眼眸微动,看了一眼傅时筵。

两个人四目相对。

“不说了。”沈非晚撇开视线,对林暖暖说道。

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好到根本不需要客气。

“老鼠屎来了?”

“呃。”沈非晚应了一声。

还笑了一下。

挂断电话,她看着冷着一张脸的傅时筵。

不知道他听到什么没有。

她就当他什么都没听到。

“有事?”

“这是什么?”傅时筵手上拿着一份文件。

沈非晚看了一眼,一脸坦然地说道,“离婚协议啊。”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限时婚宠

傅三爷和姜沫兮在一起,出于好奇。 姜沫兮和傅三爷在一起,只为好眠。 这场限时一年的隐婚里,他们约定各取所需、只欢不爱。 但事实却是,傅三爷非常霸道。 自己欺负姜沫兮可以,别人欺负姜沫兮,轻则倾家荡产,重则被挫骨扬灰。 众人替傅三爷不值,觉得他黑天鹅被癞蛤蟆叼了腿。 却发现,卸下了伪装的姜沫兮,惊艳卓绝,是天才黑客,是鬼手神医、亦是索命死鬼…… 众人又开始替姜沫兮不值,仙女岂能嫁给残废? 坐了几年轮椅的男人突然就站起来,展示他几年来打下的商业帝国。 后来,人们开始羡慕两人郎才女貌,天造地设时,姜沫兮却发现自己在傅三爷的心里,她不过是一个替身…… 爱情啊,就是糖里藏着砒霜。 当真了,你就输了……

十八岁锦锂·完结·126万字

隐婚后,傅医生每天撩她失控

盛从枝是云城叶家的养女,也是娱乐圈出名的黑料女王,传闻她不学无术,声名狼藉,为了攀高枝却进错房间,撩错了人…… 后来,男人慢条斯理摘下眼镜,笑容散漫又慵懒:送上门的福利,不要白不要。 - 听说傅延是私生子,在傅家没权没势就算了,还有个青梅竹马的白月光。 于是盛从枝提出离婚。 傅延:婚是不可能离的,至于技术问题,咱俩可以多练练。 一周后,盛从枝在恋综高调示爱顶流男明星。 热搜爆了,傅延的脸也绿了。 又过了一周,恋综现场—— “欢迎候补男嘉宾……” 男人一身慵懒出现在镜头前,薄唇微勾,眼神玩味,眉宇间显出几分散漫和不羁。 盛从枝惊讶的杯子都倒了。 有人好奇:你认识他? 盛从枝僵笑:不认识…… 当晚,她被一只手拽进房里按在墙上。 “老公都不认识了?”低沉嗓音在耳边响起,傅延盯着她娇艳的脸,“老婆。” 盛从枝:…… #隐婚老公在恋综每天跟我极限拉扯# #和隐婚老公因为恋综成了国民cp# #在恋综互不待见却被粉丝磕生磕死# 【骄矜全能女明星VS隐藏大佬男医生,1v1,先婚后爱,双向奔赴,全文高甜】 ps:恋综比较靠后,男女主年龄差6岁,白月光是假的,全文超甜超爽,曾用书名《纵她骄矜》。

苏子欢·连载中·87.6万字

离婚后:总裁镇不住少奶奶了

一场阴谋! 京城所有人都以为: 那个恶贯满盈臭名昭著的盛朝暮再也爬不起来了! 五年后,她涅槃重生,踏月而来。 她有着最不堪往昔的过去。 她是盛家的耻辱柱。 整个京城名媛圈子里人人得而诛之的妖艳贱货! 她以最高调的姿态,出现在前夫的婚宴上。 隔着人潮如织,她向他走来。 她妩媚妖娆,眯眸浅笑:“傅先生,别来无恙!” 他笑,眼底便有了最深的绚烂:“终于肯现身了?” 她对他抬高下巴,扯唇讥笑: “傅先生,处心积虑,我岂敢不现身。” 他单膝下跪,目光温柔而缱绻: “傅太太,是处心积虑,也是蓄谋已久,我们复婚吧。”

公子万万岁·完结·107万字

离谱!闪婚老公总想对我图谋不轨!

未婚夫的白月光刚回国,沈星澜就亲耳听到他跟朋友说不想结婚了。沈星澜没有生气,而是莫名的松了一口,刚好她也不想跟他结婚。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快刀斩乱麻解除了婚约,他找他的白月光,她追寻她的自由。 但是,霍家三叔,你么怎回事? 霍时晏:“霍家不全是背信弃义之人,既然和沈家有了婚约,那自然是要履行,刚好我需要一位妻子。” 沈星澜:“三叔,我还不想结婚。” 霍时晏:“嗯,我知道了,准备好身份证和户口本,明天我接你去领证。”

九思不思·连载中·103万字

炙婚久骄

【貌美人娇小仙女X闷骚醋精资本家】 【娱乐圈+隐婚+甜宠+双洁+1V1】 结婚半年,秦蔓意外得知霍砚迟心底住着一个她永远都无法匹及的白月光,摆烂的人生里从此多了一个志向。 ——和霍砚迟离婚。 这替身谁爱当谁当,反正她不当! 霍总表示:霍家祖训,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 作为歌红人不红的过气小透明,秦蔓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上热搜不是因为歌和专辑,而是被狗仔拍到进出某高档奢华的别墅小区,暗指自己傍大款。 她抽了抽嘴角,翻个白眼发了条微博:“大款,求傍@霍砚迟。” 几分钟后,某大款转发微博回道:“嗯,霍太太随便傍。” 网友们瞬间炸开了锅,直到某一日网友挖出了霍砚迟的微博小号,他对秦蔓的蓄谋已久才得见天日。 蔓越莓备忘录:她明媚动人,爱使小性子,喜欢吃有关草莓的所有东西,她不喜欢下雨天,不喜欢吃香菜,不喜欢粉色,不喜欢营业,有三大志向:躺平摆烂,有花不完的钱,和我白头到老,我永远臣服于她,忠诚于她。 秦蔓恍惚,小丑竟是自己。 他心底的那个白月光以前是她,现在是她,将来也只会是她。

槿郗·完结·63.8万字

和大佬闪婚后,他又撩又宠!

新书《撩疯!甩了偏执大佬后她又怂又乖》已发布,感兴趣的宝子可以去看看~ 溪南喜欢了程易十年。 大学毕业时她选择和他告白,但是惨遭拒绝。 自此之后,一个远赴国外,一个闯荡娱乐圈。 五年之后,溪南成为了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女明星,程易则成为了程家最年轻的掌门人,媒体口中的商业天才。 一纸婚约,将两个人又重新联系起来。 传闻易风集团的总裁程易行事雷厉风行,为人孤傲清贵,他的绯闻几乎为零,却又让无数人趋之若鹜。 但最新的报纸一出,京市所有名媛小姐都疯了。 据报道说: 程易已经隐婚,还曾在国外找过一位很有名的珠宝设计师,订下了一枚价值连城的钻戒。 某日,溪南正在家里看电视,忽然程易打电话过来让她去书房拿一份文件。 文件就放在书桌上,溪南一下便找到了。 但同时她也发现了程易的秘密,她随手打开了正放在柜子里的小黑盒。 里面装的正是一枚钻戒,足足有七八克拉,说是鸽子蛋也不为过。 溪南将钻戒戴在手上试了一下,尺寸完全合适。 一瞬间,心底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绽开,眼底浮动着一层不易察觉的惊讶和不知所措。 1.双向暗恋 2.双处 3.冷厉京圈大佬vs明艳女明星。

简易纯·完结·41.4万字

惹火红玫瑰

离婚前,许枝是容州市人人称羡的商太太。 都说她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才能嫁给商既明这样的男人。 离婚后,她纵情享乐,享受单身。 别人都说许枝是魔怔了,才撇了商太太的位置不要,要离婚。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两年婚姻带给她如何的身心俱疲。 再后来,商先生看着醉倒的她,终于按耐不住,上前一把将人抱起,委屈的像个摇着尾巴的大狗狗。 “老婆,玩够了,就回来把婚合了吧。” 许枝冷笑推开:“商先生,请自重!我们可没关系。”

容漂亮·完结·53.5万字

先婚厚爱:隐婚大佬他急了

(作者新书:小男友300岁?摔,被骗了!) 五年前,黎苏苏抛弃了霍斯臣,一声不吭远赴国外留学。 五年后,霍斯臣弃医从商身价暴涨,一举成为商界新贵,资产百亿! 黎家破产,他用一纸协议将她变成了霍太太,誓让她后悔当初的背叛! 婚后—— 霍斯臣:“你不是拜金吗?每天必须花光给你的零花钱,没花完不许回家!” 她提着大包小包半夜蹲在家门口,泪眼汪汪,不敢进去。 黑卡是无限额的,花不完! 霍斯臣:“谁准许你减肥了?现在开始,你身上的每寸肉都是我的,只能胖不能瘦!” 爱美的黎苏苏,因为各式各样的大补之物,身材肉眼可见的膨胀……哦不,圆润起来! 她不仅每天要绞尽脑汁怎么花钱,姣好的身材也逐渐走样,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霍斯臣,有本事你换个方式报复我?” 男人佞笑:“那就给我生仔,生够十个原谅你。” 黎苏苏:“……” 知道真相后,霍爷追妻火葬场—— “老婆,钱给你、人给你,求复合!” 崽崽们:“妈咪,再给爹地一次机会!”

杜蜜玥·完结·102万字

怀上渣男死对头的娃后,我杀疯了

因为医院的一时失误,叶溪怀上某位大人物的孩子。 前任开心不已,终于可以摆脱她了。 叶溪爱了宋沐森6年,爱的心灰意冷。 宋沐森却扯下这层遮羞布,将她的自尊踩在脚下狠狠碾碎。 …… 五年后,一个萌萌的小包子突然闯入她的生活。 小包子对她说:我想花钱聘请一个妈妈,你要试试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还可以送你一个老公,他长的跟我一样帅,就是脾气不太好。 陆凌霄沉着脸:我是赠品? 小包子义正严词,换了个问法:那你要老公吗?可以免费赠送一个儿子。 叶溪:……

望岫息心·连载中·10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