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批战神心尖宠

疯批战神心尖宠

卷卷九歌

古代言情/连载中

71.3万字

更新时间:2023-08-0100:45:51
简青竹作为星际的顶级特工,一朝穿越到北越国。刚见面,凤景澜就用剑尖抵着她的脖子,嗜血狠辣,“只有死人才能守住秘密。”

第1章穿越了

  北越国城郊,云雾山崖。

寒风猎猎,即便已是春天,也冻得人瑟瑟发抖。

简青竹是被疼醒的,意识恢复的那一刻,全身上下没有不疼的地方。

骨头像是被人打碎了、脸上刀割一样、就连喉咙都火烧一般的疼……

使劲睁开眼,她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冰冷潮湿的土地上,面前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正压在她身上,一脸狞笑。

“简小姐,可别怪咱兄弟们心狠。金主说了,要先奸后杀!谁让你不自量力,非要嫁给林公子!”

“能尝尝伯爵府小姐的滋味,咱还真是走了大运了!”旁边人嬉笑着走过来,色眯眯的眼睛在简青竹身上流连,“这大户人家养出来的千金小姐,就是不一样啊!这身段……啧啧!”

简青竹心中骇然。

她是星际第一毒师,一手毒术出神入化。之前乘坐的飞船遭遇黑洞,本以为会丧命,不知怎的,竟出现在这里。

这时,大量不属于她的记忆突然涌入脑中,走马观花般,伴着巨大的刺痛。一时间她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简青竹,是北越国永安伯爵府的小姐。

今早随母亲去寺庙上香,不料途中遇到绑匪,将她绑到云雾山欲图不轨。她奋力反抗,遭到了绑匪的毒打。

估计就是在那个时候,原主被打死,她得以重生在这具身体里。

伴随着大量信息灌入脑中,她惊讶自己穿越之余,也瞬间明白了眼下的危机。

男人的臭嘴已经亲到了她的脖子,简青竹忍着胃部的恶心翻腾,突然拔下头上发簪,朝着男人的颈动脉狠狠扎去。她擅使毒,武技方面并不优秀,但对付面前这两个只靠蛮力的绑匪,还是绰绰有余。

“啊!”

伴随着男人痛苦的嚎叫,鲜血如喷泉般喷涌而出。

简青竹顺势把腿缠在他腰上,双手抱着他的脑袋使劲一扭。

——咔嚓。

是颈骨碎裂的声音。

男人犹如死鱼一般双目圆睁,面目狰狞地僵硬着身体,不动了……

所有的一切只在一息间完成,另一人反应过来的时候,简青竹已经拔下发簪,将死透的男人踹到一边去。

“臭婊子!”另一人大喊一声,凶神恶煞地扑过去,一把掐住了简青竹的脖子。

指甲划破白皙的皮肤,鲜血沿着男人指缝流了下来。

简青竹眼前一阵发黑。

咬着舌尖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她攥紧手中发簪,狠狠朝男人眼睛扎去。

——噗!

发簪刺中眼珠。

“啊!”

男人惨叫一声,松开掐着简青竹的手,捂住血流不止的左眼。

简青竹强忍着不适,空翻跃至男人身后,照着他的后心就是一脚。

男人重心不稳,向前踉跄几步,直站到了悬崖边。

“呵!”简青竹脸上沾血,红唇轻扬,轻笑出声。山风刮起,凌乱长发随风翻飞,仿佛张牙舞爪的玉面修罗。

她快速上前几步,旋身飞踹,一脚踢中男人后心。

“啊——”

男人尖叫一声,失足跌入悬崖。

站在崖边,看着男人的身影消失在云雾之中,她缓缓松了口气。

抬脚将另一人的尸体也踢下悬崖,简青竹抹了把脖子上的血,迎风站在崖边。

既然用了你的身体,你的仇,我替你报!

身体伤痕累累,无处不叫嚣着疼痛,解决那两人已耗尽了她全部的力气,现在几乎连站都站不稳。

需尽快找个地方疗伤。

简青竹转身,准备离开。突然,体内血液如同烧开了一般,炽热沸腾起来,带着撕心裂肺的剧痛。

“啊!”

冷汗瞬间布满额头,简青竹脚下一软,扑通一声跌倒在地,忍不住低满地翻滚。迷蒙中,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在缩小,那种挤压的痛楚,仿佛要把骨头打碎折断。

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闷雷滚滚,由远及近,乌云逐渐聚集,雨点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从天空簌簌落下,雨水汇集,在地上形成一个个水洼。

简青竹被雨水淋醒,缓缓睁开眼睛,只觉通体舒畅,之前那阵剧痛仿佛是幻觉一般,消失殆尽。

她茫然站起身,一双黑色的,肥嘟嘟、毛茸茸的爪子映入眼帘。

欸?

她一愣,抬眼间不经意瞥到一旁的小水坑。

水面清澈,映出一个倒影。

毛茸茸的大圆脑袋,顶着两个黑黑的小圆耳朵,白绒绒的大脸盘子上,嵌着对大大的黑眼圈,伴随着她惊诧的歪头,水中倒影也跟着一起歪了歪脑袋,看起来憨态可掬。

卧槽!

她吓得一屁股坐回地上,晶亮的大眼睛写满了不可置信。

这这这——

她怎么变成熊猫了啊!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庶女不入爱河,宫斗主打缺德

沈知言打小便没了母亲,父亲不疼,嫡母欺辱。 阿姐,便是她人生中唯一的光。 阿姐死的那天,她便知道,她这一辈子,最后一丝光没了…… 她坠入了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既身处深渊,那便不必想着如何出去,而是该把那些人一个一个都拉下来陪她…… ** 所有人都看不起沈知言,区区一个庶女,怯懦、卑微,能成什么大气? 像她这样的人,肆意凌辱又能如何? 打了杀了又怎样? 可是偏偏,沈知言最争气。 披着那小白花的形象,从庶女到才人,从才人到贵人,到嫔、妃、贵妃、太后…… 那最柔弱无助的模样下,是最蓬勃的野心,最狠厉的手段。 她会站在权利的最顶峰,将那些人所欠下的债连本带利都讨回来…… 她会以蝼蚁之躯,将所有人一个大军……

南风十里过境·连载中·13.8万字

后宫佳丽三千我摆烂怎么了

上一世,她斗倒所有人,帮助自己的孩子登基,成为后宫赢家,一朝太后。 在短暂的喜悦后,迎接她的是无穷无尽的孤独。 她是斗倒了所有人,同时她也失去爱她的所有人。 父母,兄弟姐妹,好友,以及他。 崔袖本以为孤独已经足以折磨她了,可让她震惊的是,新皇不是她的儿子,她苦心经营的“成果”是别人的,机关算尽为了的人是“别人的”,到头来她只得了一个人财两空,名声尽毁。 ** 这一世,她得高人指点,得了一句至理名言,“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比起做“争的头破血流”的笑话,她倒是更乐意做一个与世无争的摆烂人,静待好戏上演。 ** 圣上有意考察众皇子的能力,从中选取东宫主人,其他皇子的母亲都处心积虑的为孩子筹谋,崔袖却在宫中吃饭睡觉听曲看戏。 “娘娘怎么不帮五皇子去争一争”站在她椅子后的徐国公李群出声。 “争不过的事,何必做无谓挣扎。”崔袖捏着鱼食往湖里撒着。 “你怎知道争不过?”李群笑而回道。 崔袖默不作声,心中却早有了答案,因为她曾经争过,她觉得没意思。 “有臣在,无人能够压住娘娘。”李群的手落在了崔袖的肩上,唇角勾起笑容。 夜色之下,崔袖抬手按住李群的手,转眸道:“是吗?那你呢。”

苏之酒·连载中·11.4万字

让我勾引太子,我入宫你哭什么?

“医学妲己”穿成虐文女主,被心爱的竹马要求勾引太子? 秦苏眨眨眼,清纯妖冶:”可以啊,但你不要哭哦~” 如他所愿,柔弱小白花落入恣睢狠戾的暴君怀中。 至于身边刻薄家人? 能活活,不能活死! 实在不行,她就抱着暴君哭一哭: “一个荷包而已,姐姐喜欢就给她,我没关系的。” “嫡母罚跪而已,我都习惯了,你不要为我担心。” 毕竟她越懂事,暴君脸就越黑。 直到抄家流放的圣旨下来,相府的人都炸了:说好的小可怜呢?你也没说她背后有疯批啊! - 楚疆是朝臣们背后咒骂畏惧的恶鬼王爷,屠城,烹杀,坑杀俘虏……心狠手辣,毫无人性。 却不知他还有另一个身份——祁朝万民敬仰光风霁月的太子殿下。 当小姑娘哭着问他:“他让我勾引太子,我不会怎么办”,他捏碎了瓷杯,血流了满手。 后来,一心求死的暴君怕她被欺负,硬是支棱起来与那个最恐怖的存在争夺身体,改变既定命运。 - 真正的美人计,是怕你受伤委屈,我却不在,为了你,我可以与天下为敌。 排雷: 男主双重人格:疯批暴君+白切黑太子

随许·连载中·10.6万字

兽人世界:我怀了兽人的崽

叶婷稀里糊涂穿越到兽人世界,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看着身旁比她脸还大的叶子,比身体还粗壮的树木,让她一个上山爬树下河抓虾的乡下丫头都觉得头顶炸裂。 天啊~救命老虎居然能变成人……… 天老爷爷哎~人头蛇身这是什么奇怪的生物。 穿越到兽人世界的叶婷只感觉三观炸裂,在认清了现实之后只好一边找着回家的办法,一边帮助救她于危险境地的虎族部落,只是帮着帮着就不想走了…………… “你是说虎族的神女有神奇的丹药可以让雌性生孩子” “那还等什么?赶紧集结部落里的勇士去把神女请到咱们部落里来。” ………………… 因为叶婷的到来,给本就孕育艰难的兽人世界带来了不一样的幸福体验,但这一切的背后是阴谋还是算计? 而身怀生子系统的叶婷最终是选择留下还是………

作家一片枫叶·连载中·6.7万字

世子的白月光又重生了

【搞笑腹黑的复仇女主】×【自我攻略的恋爱脑男主】 上一世,周庭芳为改换门庭,女扮男装代兄科举,成为大魏朝第一个六元及第的少年天才,简在帝心,风光无限—— 可惜她在回京路上被人打断双腿,草包兄长代替她娶了公主成为驸马,周家上下鸡犬升天,无不欢喜。 而她肢体残缺,只能草草嫁人,被困后院,与人分享丈夫,甚至死得悄无声息。 重生后,她只想做两件事:一件是快意恩仇,一件是招猫逗狗。 仇要报,人要杀,饭也要吃。 这一世,她要为自己而活。 ———————————————————— 都说世子爷沈知容色皎皎,多智近妖。 可惜有病。 其双目有盲症,雌雄亦不分! 同窗两载,却不知书院里和他相爱相杀的少年郎是个女子。 京都里谁人不知,沈世子和那位英才少年的风流韵事? 甚至有传言沈世子为了那少年退了婚事—— 而当他醒悟过来时,他心悦的女子已经嫁做人妇,双腿尽断,困于一隅,甚至死于非命…… 这辈子,沈知也只想做两件事:一件是为她报仇,一件是娶她回家。

月下兰舟·连载中·26.1万字

反派他每天都想欺师灭祖

【摆烂咸鱼师尊女主vs病娇疯批反派男主】 “师尊,你说过要一辈子陪在我身边,永远不会离开,现在想食言吗?”血色喜宴上,楚衍之踏着尸体一步一步逼近叶子衿,脸上笑容依旧无害。 ...... 社畜叶子衿绑定了一个系统,任务是拯救主角团,灭掉灭世反派。 叶子衿:“拯救世界多费卡路里,躺平摆烂不香?” 于是,穿书后,叶子衿的日常是:吃饭,睡觉,吃饭,睡觉...... 有一天,叶子衿捡了个徒弟回家,于是她日常又多了一项活动:养徒弟。 她这乖乖徒儿不仅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降魔除妖也样样在行。 她的人生圆满了,不曾想一盆冷水狠狠从她头上泼下。 What? 她的乖徒儿是上古魔神转世?! 叶子衿安慰自己:“不急不急,乖徒儿三观歪了,掰正就是了。” 只是,女主渐渐发现,徒儿的三观非但没有被掰正,反倒有越长越歪的趋势。 他这徒儿不仅脾气日益见长,就连看她的眼神也越来越怪异! 叶子衿抖啊抖:“系统,我如果现在卷铺盖逃走,还来得及吗?” 系统也抖啊抖:“一起?” 叶子衿:“......”

风若寻·完结·34.5万字

凡女登仙

【大女主+穿越+架空】 一道赤色流星划过天际后,祝清穿越了, 在这里,人命如草芥,渺如尘埃。 祝清决定踏入修行之路。 注: 1.女主心狠手辣,下手果决,非善茬。 2.日更

让我缓缓·连载中·27.7万字

病娇世子家的废物美人

姜知月穿越到苑朝,成为京城中无人不知的废物美人,除了一张脸无可挑剔,性格刻薄乖戾,琴棋书画样样不会,还不知廉耻地总黏在太子身后。 一朝落水失了清白,却意外与全京城少女所爱慕的世子定了亲,摇身一变成为尊贵的世子夫人。 众人皆捶胸顿足,感叹鲜花插在牛粪上。 只是为什么,那以前什么都不会的姜知月,无声无息地转变了,变得知书达理,人美心善.....识百草,修水利,建善堂。 众人对姜知月的偏见一点点被扭转,不约而同的感叹起世子的好福气。 后来,世子对世人宣布:“是我高攀了她。” —— 大婚那日,世子掀开姜知月的盖头,转头就去了书房。 姜知月以为慕广君对自己没有感情。 直到后来......她一纸和离书,慕广君发了狂,眼角微红,强硬地将她抱在怀中,又温柔缱绻地吻过她的每一根手指:“月月,别离开我。”

想吃鱼的兔子·连载中·24.3万字

憨憨女郎的躺平日常

秀外慧中,蕙质兰心的同胞小姐姐在自家花苑假意摔倒,博皇子怜惜。 冯云震碎三观。 祖父镇国公,父亲手握兵权,母亲是皇亲,叔父也是朝中三品大员,为什么还要拼命上进? 她才不想,吃饱喝足躺平挺好的呀! 可总有人找她麻烦。 “小懒猪,听到没,我比你适合练武。哎呀,你又胖了。哎呦,我比你还高。”叔父家的小子双手掐腰欠揍的德行。 冯云满足他。 “镇国公府家的女郎也不过如此。”某侯府的纨绔目光鄙睨欠收拾的鼻孔朝天。 冯云满足她。 “乾朝无人,竟派女娇上场,这是送上门来要本将好好怜惜的吗?”敌国的将军手执长枪欠扁的狂吠。 冯云满足他。 …… 她不想上进,就想躺平,真的!! 【穿越+系统+宅斗+重生+宫斗+扮猪吃虎】

金流儿·连载中·11.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