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婚成瘾

试婚成瘾

鲁四小姐

现代言情/连载中

18.9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2510:05:16
领证当天,周挽被未婚夫逼着去给他的旧爱接生。 她果断分手转身,闪婚了一个从头到脚散发着荷尔蒙的陌生男人。 * 蒋禾身为知名集团创始人,行事明睿杀伐,被名媛圈公认行走在富豪榜上的荷尔蒙。 这段婚姻他们各怀心思,逢人问起,周挽:“家里介绍的,大概率会离婚。” 可婚后过着过着,她把心落人身上了。 情人节那日,她甫从儿童房出来,与深夜携美女回家的蒋禾遇个正着, 他这么介绍已魂不守舍的她:“儿子喜欢,大概率会离婚。夫人,是吗?”

第001章领证之日分手日

滨城民政局外。

周挽审视着眼前这个一起走到第五个年头谈及婚嫁的男人,心寒不已!

今天本是他们领证的日子。

领证前,未婚夫沈云霄接到消息说吕轻轻羊水破了,要周挽马上去医院为她接生。

而吕轻轻,是他的前女友。

周挽侧头看急得要跳脚的沈云霄,淡淡勾唇讽笑:“看来整个滨城的产科医生和专家都不配给吕轻轻接生,非我不可了?”

她太明白了,吕轻轻就是故意要她看看,就算沈云霄跟她结婚了,沈云霄最在乎的还是前女友,不是老婆!

大二时,她在校园里偶遇沈云霄,之后的半年时间不管刮风下雨,沈云霄追着她满校园跑,搞得全校皆知,投在她身上的全是羡慕嫉妒的目光,毫无感情经验的她就这样被轻易打动了,与沈云霄成了恋人。

过了一年她才知道,当时他是到学校参加前女友吕轻轻的毕业礼,吕轻轻还恰巧是她学姐兼闺蜜,但吕轻轻早就背着他劈腿校外的一个男人并且怀孕了,许是因此,他才会急于撇清与吕轻轻的关系。

她选择了相信他。

今年元宵节,她撞见他在满城烟火下抱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吕轻轻,那时她才明白过来,他心里一直装着吕轻轻,只是不宣于口。

纵然清楚这段感情的处境,可她放不下,忍到了现在。

都要心焦死了的沈云宵听见她的话又冷又刺,气道:“挽挽,不管你们之前有多少不爽,她现在只是一个需要帮助和同情的孕妇!你身为产科医生,帮她接生是你的工作!”

见周挽冷着张脸油盐不进,沈云宵耐性尽失,骂道:“周挽,你能不能顾全大局别闹了?!她现在是两条人命!连这点大局观都没有,以后还怎么在我爸妈面前做好媳妇?你在你爸你后妈那里有多不受待见心里没点数吗?没有我,他们把你当回事吗!你能跟我结婚,也是因为我爱你!”

所以他的意思是她最好马上去帮他前女友接生,否则婚后她不仅在他爸妈面前没好果子吃,就连她在自己家也没有好果子吃喽?!

沈云霄此刻的态度和言行就像剜骨钢刀,削碎了周挽对他婚前跟前女友藕断丝连的妥协和往后的将就。

“对!我就是个没有大局观的市井小民,她吕轻轻爱生不生关我屁事!你有钱有势有大局观去给她接生好了,找我干什么!今天的结婚证没必要领了,我在我家受不受待见,以后跟你沈云霄没半毛钱关系,请收回你那可笑的爱,我无福消受!滚!”

他该娶的是前女友,而不是她!

沈云霄一愣,骨子里高高在上的傲慢瞬间恼怒爆表,反应很快地伸手抓住她手臂硬拽回来,看着向来温柔却变得野蛮而陌生的俏脸,狠戳她心窝子:“除了我,你不可能找到像我这种上等条件的男人嫁出去。”

挣不开他的手,周挽怒道:“沈云霄你要点脸!我周挽有的是男人愿意娶,不是非你不可!”

还真是验证了那句话,渣男无比自信。偏她还信了五年!

沈云霄瞬时黑了脸,冷声讽刺:“让向知年娶你吗?你那眼高于顶的爸根本瞧不上他!”

说罢掏出手机,当着她面打电话给她所任职的妇幼医院的院长。

周挽抬头看他,眼神冰冷,沈云霄也看着她,眼神里满是她熟悉的压迫,而她心里很清楚,他刚刚动用了资本家特权。

沈家不算巨富,但也是有头脸的富豪,还跟一表三千里的顶级豪门蒋家连着点襟,因为这点,他平日里没少跟她炫小表叔虽然只大他几岁,但已经是个厉害人物。

人家厉害是人家有本事,关他毛事?

沈云霄刚挂断电话,周挽的手机就响了。

正是院长给她打来电话。

周挽听完院长那边说的话后,道:“我现在就回去。”

以为她再一次妥协在自己的权威之下,之后也会像往常一样把不愉快忘得一干二净,沈云霄暗松口长气。

“挽挽,你乖乖听话,不要无理取闹,我保证,轻轻一生完孩子,我以后都不会再管了。我和你一起回医院……”

“让开!”

周挽终于甩开他的手后,转身快步走下台阶,连多瞥他一眼都不愿意。

几撮及肩秀发自帽头里顽皮地钻出来随风飘扬,红色羽绒服背影写满傲骨,更透着沈云霄没读懂的心灰意冷。

她也并非那么的无药可救,非他不可。

这一年来分分合合,他的保证她听了,也信过,厌倦就是在日积月累的失望中姗姗走来。

他这么想跟前女友在一起,她成人之美好了!

望了周挽离去的冷俏背影几秒,沈云霄也板着脸朝自己的车走去。

可没几步倏地停顿下脚步,眼睛直在颇为密集的车流中搜寻,几秒后猛而深舒口不由自主暗提的气,烟般的雾气自他口中卷出。

还好不是小表叔的车,吓死他了!

妇幼医院

知道周挽请假领结婚证的同事看见她突然回来,都心知肚明,除了给那个该进产房了却一直闹着不进的吕轻轻接生,还能为什么。

还是沈云霄会疼人,现任就像是前任的家庭医生,随传必随到。

话不多说,周挽跟同事打了个招呼便换上白大褂就去了吕轻轻的病房。

走在走廊上都能听见吕轻轻的大呼小叫声,生怕别人不知道生孩子会痛得死去活来。

跨入病房,抬眼便见沈云霄守在病床边,一脸心疼担忧地紧握着吕轻轻一只手,满脸恨不得他来替吕轻轻承受痛苦的好丈夫样。

周挽心里冷笑,是对自己的自嘲,也是对被他们明目张胆的羞辱。

“周挽你站那里干什么不过来,轻轻都要疼死了!”沈云霄这时完全忘了今天要跟谁领结婚证,一张嘴就是命令周挽。

周挽只管转头跟身为护士的同事说:“推进产房吧。”

而后几个人合力要将病床推出病房。

“我要跟挽挽单独说几句,不然我不生!”缓过痛劲的吕轻轻蓦然大喊。

沈云霄哄她先生完孩子,吕轻轻却死活不肯,最后他只好提醒周挽:“不要刺激她,她现在这个情况——”

“你是医生还是我医生?”周挽冷冷噎他一句,见他闭了嘴,冷硬道:“沈先生请出去。”

看她这副冷若冰霜的表情,沈云霄很不悦,却也明白自己不配合只会拖延时间。

待沈云霄和其他人出去,病房里只有周挽和再度痛得面目狰狞的吕轻轻。

周挽立马走过去查看她的情况,摸到还没那么快,便淡定地站到一边去,看着她痛。

“周挽……看见没有?”吕轻轻一不痛了,就满脸婊气,“云霄在乎的是我,赢的人是我。”

“看见又怎样?”周挽面无表情,冷冷淡淡回应,“沈云霄要娶的人还是我,而且你肚子里怀的孩子也不是他的。”

脸色惨白的吕轻轻倏然笑开来:“等孩子生出来,你验验血,不就知道是不是了?”

闻言,周挽全身暗僵,揣在白大褂里面的拳头不由自主缓缓攥紧。

所以意思是,她怀的孩子是沈云霄的?

“实话告诉你,是我让他今天跟你领证,否则他不会主动提。”吕轻轻又说,“因为我今天生孩子。他娶的人会是谁,还用明说吗?”

接着,吕轻轻又剧痛了起来。

而想明白了什么的周挽脸色一白,眼神冷漠地看了吕轻轻几秒,蓦然转身拉开门。

“推进产房!”

生产过程中,由于胎儿过大无法自然娩出,由顺转剖。

遭双重罪,吕轻轻算是恨死了周挽。

一完成接生任务,周挽立马离开医院,看见手机上有周正打来的十几个未接电话和未读消息。

她不想回拨,更不想回那个为了利益逼她替私生女出嫁的家,而是再次打车前往民政局。

今天,她就要把终身大事解决掉,不给周正和小三有机会利用她的婚姻!

坐在变得冷清许多的民政局大厅内,周挽打电话给向知年。

十年前他们还在念高中,当时向知年就很认真的说“如果过了三十五都没结婚,那我们就结婚作伴吧”。

而对她,向知年的父母一直都持乐观其成的态度,对她非常好,只是她跟向知年纯属很铁的发小。

“向三,我现在急需结个婚。三个月后离婚的那种。”

电话那端静默一秒:“我现在就回去拿户口本,民政局等我!”

挂断电话,周挽从包里拿出从家里偷出来的户口本,又从钱包抽出身份证夹进户口本内。

不是只有他沈云霄才能在她渣爸后妈面前袒护她,她还有向知年。

“不如考虑考虑我,我也是可以离婚的那种。”

醇厚悦耳的男声蓦然自旁边低低拂来,乍闻声音,似近非近,钻入耳朵时,心扉似花瓣被指尖点拨般轻颤着,这瞬间的感觉,感官像是被荷尔蒙侵占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相亲后,被禁欲总裁撩得脸红心跳

颜可一次相亲上错车,暗恋了十年的男神捏着她的下巴,“上了我的车,你以为你还能跑得掉吗?” 一场看不见未来的恋情,让颜可伤透了心,她掩盖隆起的小腹毅然出国。 四年后再相遇,男子一改从前的冷漠,又亲又抱天天黏着她,只为求一个名分。 那个掌握A国经济命脉的男神,沦落到和小萌娃抢媳妇。 萌宝讨厌这个天天和他抢妈咪的男人,作天作地搅和他们的约会。 陆扬拎着小家伙教训一顿,“那是我媳妇!” 萌宝甩出户口本,“你的名字在哪里?” 陆扬怒了,策划一场盛大婚礼,手捧鲜花单膝跪地,“可可,嫁给我吧?” 颜可久久没有回应……

卢柒·完结·25.9万字

隐婚厚爱:傅总,今天离婚吗?

沈非晚和傅时筵因为一夜荒唐被迫结婚。 婚后三年,沈非晚活得像个小三。 直到傅时筵的白月光回国,沈非晚表示这样的日子她没法过了! 于是在傅时筵对白月光嘘寒问暖之际,她“伤心”点了十个男模陪她喝酒作乐。 某人不情愿了,将她抵触在墙角,“沈非晚,你当我死了吗?” “守活寡跟丧偶有什么区别?” “……” 倒是。 去父留子,也不是不可以! 离婚后的沈非晚一心事业,风生水起。 她直播间坐拥千万粉丝,成为全球最顶级珠宝设计师,赚钱赚到手抽筋,拿奖拿到手发软。 一次接受记者提问,“听说你前夫现在满世界追着找你复婚?” 她气定神闲地回答,“我算过命了。” “他不适合你?” “他影响我财运。” 粉丝:让他去死! 傅时筵:?

恩很宅·连载中·125万字

闪婚后,豪门老公不见面

谢晚意被亲生父母接回去的第一天,就被迫跟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闪婚,婚后两人互不相干地生活。 两年后,谢晚意升职,听闻自家总裁英年早婚,宠妻无度,却不知道,人人艳羡的总裁夫人,居然就是她自己……

沐然歌·连载中·199万字

相亲当天豪门大佬和我闪婚了

【甜宠+闪婚+先婚后爱】 【戏精绿茶明艳市井小民展颜VS高冷腹黑闷骚豪门继承人谢辛】 后妈为了丰厚的彩礼,居然想把她嫁给对面这个猥琐的相亲男! 展颜哪能让她如愿?直接戏精上身,专挑对方的雷区蹦迪! 为了永绝后患,她干脆拉着隔壁桌的男人就去登记结婚! 展颜本以为自己嫁了个普通的白领,两个人按照协议会过着井水不犯河水的生活。 可谁知—— 重男轻女的父亲和恶毒的后妈等着看她笑话,谢先生却开着豪车来个自己撑腰! 极品亲戚来她的公司闹事,谢先生居然暗地里帮忙解决掉了! 同事排挤她,说她靠潜规则上位,谢先生直接收购了这家公司。 堂堂谢氏总裁,揽着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职员,语气淡淡地承认,“被潜规则的,是我。” 所有同事:!!!!!

嘉庆子·完结·14.4万字

顾先生,你已出局

苏晚满心欢喜的嫁给了自己喜欢了十年的人。 新婚当晚,他却对她说:“苏晚,许太太的身份已经给你了,你只需要履行好自己的义务,你能从我这里得到的只有权和钱,除此之外,没有别的。” 苏晚捧着一颗赤城的真心,想告诉他,其实她偷偷喜欢了他很多年,结果真心还没有送出去,就被人扔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 所有人都觉得苏晚能嫁给A市最高贵的男人顾南舟,她肯定是很开心的,连苏晚自己也这样觉得。 但也只是觉得。 直到有一天,苏晚发现,无论她怎么做,都无法焐热顾南舟那一颗薄凉的心,她不再奢望能得到他的爱。 她选择离开,放彼此自由,留下的只有一份离婚协议书。 所有人都知道顾南舟对苏晚没有感情,娶她也不过是被迫无奈,两人离婚那天,朋友为他庆祝。 热闹的包厢氛围里,清冷又难掩贵气的男人一言不发,双腿交叠,指尖燃着猩红的光,烟雾缭绕之中,看不清神情,无人看透他的心情。 也无人知晓,在苏晚走后,顾南舟在无数个不眠的夜晚,坐在她的屋内,握着离婚协议书的手指骨绷得发白。 后来,在一场宴会中,顾南舟将苏晚抵在昏暗的角落里。 男人双眼微红,声音低沉嘶哑,那张向来淡漠清冷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落魄,几近哀求着怀里的人儿。“晚晚,别跟我离婚好不好?”

七夏叶·连载中·21.7万字

诱婚:被害当天被大佬拉去领证

【甜宠双洁、先婚后爱】被亲生父亲设局当晚,江柠误打误撞地掉进了另一个局。 转瞬就被神秘大佬拽到民政局,一夜间成为隐婚的陆太太。 事业崭露头角,契约婚姻却遭遇曝光,各种黑料不断缠身。 陆遇冷眼相待,奚落道:“净给我惹麻烦!” 转过身,却杀气毕露地对助理说:“把抹黑太太的那家媒体端了!” 助理:“太太已经自己搞定。” 陆遇:“???” 江柠身世被曝,有人说:“落水的凤凰不如鸡,嫁给陆遇是她高攀。” 而她却带着马甲强势回归,“抱歉,老娘是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契约提前终止,江柠与陆遇相约民政局,然而男人却耍赖将结婚证撕毁。 “抱歉陆太太,协议期限我说了算!我要无限延长......” 陆遇,曾是万人眼中的魔,却为了她一次次立地成佛。 江柠,曾被隔离在整个世界之外,却被霸道地拽进了只有他的世界!

林深知时·连载中·59.7万字

离婚后,林医生每天都想复合

白沐沐性格又乖又甜,长了张宜家宜室的脸,这辈子做的最疯狂的事,莫过于和只见过两次面的相亲对象结婚了。 婚后,她与林路宁相濡以沫,本以为会日久情深,却不料最终只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利用。 离婚前一天,白沐沐红着眼问他: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清冷矜贵的林医生凝视着她,话语犹如最尖最冷的刀,狠狠戳进了白沐沐仅剩的自尊心。 “我们,从一开始不就是假结婚吗?” 林路宁以为白沐沐爱他,不会离开他,却没想到,那个一向乖甜听话的女人,毅然决然地离开了他。 他找了无数地方,也没找到那个他早已深入骨髓的女人。 多年后,大西北的荒凉之地,白沐沐与林路宁重逢。 那个一向矜贵理智的男人,发了疯似地攥着她的手不放:沐沐,不要再把我当作陌生人,求你了! 白沐沐挣脱开他的手,似笑非笑间,多了几分他当初的模样:林医生,请自重。

鱼又水·完结·43.3万字

惹火红玫瑰

离婚前,许枝是容州市人人称羡的商太太。 都说她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才能嫁给商既明这样的男人。 离婚后,她纵情享乐,享受单身。 别人都说许枝是魔怔了,才撇了商太太的位置不要,要离婚。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两年婚姻带给她如何的身心俱疲。 再后来,商先生看着醉倒的她,终于按耐不住,上前一把将人抱起,委屈的像个摇着尾巴的大狗狗。 “老婆,玩够了,就回来把婚合了吧。” 许枝冷笑推开:“商先生,请自重!我们可没关系。”

容漂亮·完结·53.5万字

闪婚后,发现老公是豪门大佬

姜七月为了逃离重组家庭,相亲当天闪婚陌生男人。 再姜七月眼里,夫妻恩爱甜蜜那是电视里才有的,她只想和对方相敬如宾,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结果婚后,她随口说了一句,“好想去海边旅游。” 次日,闪婚老公说老板奖励海南七日游,吃喝全包。 她精心设计的稿件被人恶意诋毁,次日却被世界前百强的总裁看中,并以高价买下。 不仅如次,她还发现每次遇见困境时,闪婚老公总能轻而易举的帮她解决。 某天夜里,高冷老公敲开她的房门,“老婆,明天早上我想吃豆浆油条。” 姜七月:“……”怎么突然喊她老婆? 次日,顾珩沉声道:“姜小姐,我说过不吃油条,会长胖。” 姜七月一脸懵逼。 回爷爷家住时,高冷老公一脸笑意地道:“老婆,夫妻不能分床睡。” 次日醒来,高冷老公黑着脸:“你怎么睡我床上?” 姜七月:“……”不是说好演戏吗? 经过多次考证,她发现高冷老公有两个人格,一个高冷稳重,一个像弟弟,嘴甜还会撒娇。 现在离婚还来得及吗? 某一天,首富继承人被爆结婚登上各大新闻头条,各大媒体争先恐后报道采访。 接着又爆出首富宠妻成瘾,买下整座岛向娇妻示爱。 姜七月发现首富继承人和老公名字一样,抱着吃瓜态度点进去,发现他们长的也很像。 原来天然形成的爱心岛是他在表白!

公子云思·连载中·28.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