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千金

一纸千金

董无渊

古代言情/连载中

87.1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2400:18:41
重生造纸世家,贺显金做服务、推效应、卖概念,带领队伍做大做强。 凭实力成为陈家话事人的第二年。 为她梳妆的阿嬷说,“当家的,这胭脂打在颊骨,断人姻缘。” 贺显金面无表情:“打重点。” …… 昭德十八年奇闻之一: 垄断朝廷交子印刷业务的皇商陈家,当家人是个妾室带进来的异姓小姑娘。

第一章丧事静默

白幡高直竖,庑房结灵花。

安徽宣州,陈家三房静悄悄地办着一场丧事。

静悄悄,“静”在人少,“悄悄”在不敢大胆声张。

人自然是少。

大半陈家人都去了前院哀悼——陈家唯一在朝做官的大房大爷也死了。

“贺小娘连死都不凑巧!”

后院三房外廊,婆子捏了把从前院顺来的南瓜子,边嗑边嘚吧嘚吧,“大爷前夜咽的气,贺小娘昨儿闭的眼,三爷一早备下的橡木棺材压根没用上…”

婆子努了把嘴,意在东南角,“被三太太生生摁下来了,说一个小妾入殓的风光盖过朝上做官的爷们儿,脑子打了铁的人才会这么做!”

婆子说得个眉飞色舞。

澄澈光晕下,向四面八方喷射出几道绵长的水雾抛物线。

外廊拱柱后立着的贺显金默默别开脸,避开了这无差别物理攻击。

“照您这么说,要是贺小娘错开时间死,岂不是能风光大葬了!”

“岂止风光大葬!我听说三爷甚至在墓碑上刻了自己名字,等百年后要和贺小娘合葬!”

廊下的双环小丫头也嗑着瓜子附和,“还得是张妈!啥都知道!”

婆子被奉承得通体舒畅,像打开了话匣,“我跟你说,那棺材里,贺小娘手里攥着的和田玉,值这个数!”

婆子拿了个巴掌出来。

“五两银子?”丫头猜。

婆子顺手一巴掌拍到丫头头上,“没见识!五十两!三爷一个月的花头!”

“哇!贺小娘真是好福气!”

这早死的福气给你要不要啊?

贺显金轻轻别过头,动了动手中的攒盒,内里四色碟子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

婆子偏过头,见是贺显金,拿瓜子的手一滞,随后顺畅地凑出笑脸,“金姐儿可怜见的,快去看看你娘吧!”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正好三爷也在,趁爷们儿正伤心,赶紧把自个儿的事儿定下来!”

张婆子再看四下无人,道,“有些事儿过期不候——你身边伺候的那四个丫头一早就托我另找差事了!”

贺显金低头理了理攒盒,再抬头,脸上挂着恰当的悲和敬,“多谢张妈疼我。”

说完便提着攒盒头也不回地往里走。

少女戴孝最是俏,白白的麻纱,小巧的白花,哭红的鼻头和微肿的眼睛,再加上侍疾数月蹉跎出的纤细弱瘦的身姿。

张婆子看着贺显金的背影,眯了眯眼,目光浑浊,“你别说,金姐儿比她娘还勾人。”

张婆子这话含在喉头呢喃

小丫头没听清,疑惑的“啊”一声。

张婆子回过神笑着摇头,“我是说,你显金姐姐指不定福气更好。”

被三太太随便嫁到哪家,当个福气更好的小娘。

也只能这样了。

女人能干啥的?

特别是这贺显金,主不主,仆不仆的。

甚至还不如她们呢。

她们就算是下人,也是明媒正娶、三书六聘的,毛了急了,还能给当家的一顿骂。

这些当小娘的敢吗?

贺显金端着攒盒绕进灵堂,一眼就瞅见耷拉跪在棺材前的陈家三爷。

“您先起来坐坐吧。”

贺显金平静地打开攒盒,依次拿了四碟糕点摆在彭牙四方桌上,“您跪了两天了,饭没吃,觉没睡,太太记挂您,特意叫我去她院子拿了糕点过来。”

陈三爷一听,猛抬头,气得目眦欲裂,“她叫你去干甚!艾娘都死了!死了!她还想做什么!”

陈三爷满脸通红,手撑在膝盖上蹿起身来,一把将桌子上的盘子掀翻!

“叫她少管漪苑的事吧!”

“乒乒乓乓”盘子砸地上,倒没碎,只是糕点摔了个粉烂,吃肯定是不能吃了。

可惜了了。

贺显金想起三太太说的话——

“前头大爷摆灵悼念,阖府上下谁敢不去?”

“就他是个痴情种?就他是个梁山伯?”

“你娘的死,也不是一日两日间攒下的果,缠缠绵绵病了这么一两年,谁心里都是有准备的。”

“你若是个好孩子,真心心疼三爷,就叫三爷换身衣服,抹把脸,赶紧去前院跪着哭一哭他那英年早逝的大哥!”

贺显金再看一眼双目赤红的陈三爷。

吼得中气十足,精神头还好。

还能哭。

贺显金内心评估一下,顺手递了个小杌凳在陈三爷身后,“三太太没想做什么,也没对我做什么。”

“您先坐。”

小姑娘神色淡淡的,瞧不出喜怒,只有红红的鼻头泄露了她丧母的哀痛。

他痛,显金只会比他更痛。

他死了女人,显金死了妈啊。

这世上,如今只有他和显金是真心难过。

陈三爷瘪瘪嘴,眼里一下子涌出泪,一下子颓唐地砸在贺显金为他准备好的杌凳上。

“你娘她死了…”

贺显金点点头,“阿娘死时,我就在她身边。”

“她再也回不来了…”

贺显金点点头,“每年清明您可以去给她上香,若想她了,也能去坟前陪她说说话。”

“我再也握不住她的手了…”

贺显金点点头,“人死了,阴阳相隔,入土为安,自然勿扰亡者清净。”

陈三爷滞了滞,陡然号啕大哭,“可我想她!我好想她的啊!再没有人真正觉得我好了!”

对亡者的想念,总是难以轻易消退。

爱之深,思之切。

当时间够久到你以为你已经忘记她,忘记她的逝去带给你的悲痛时,突然出现的她喜爱的花,她热爱的食物,她时常翻阅的书,会像把利剑再次刺穿你的胸膛。

这才让你痛彻心扉。

贺显金等待陈三爷慢慢平静。

棺前的香燃尽,灵堂里的哭声终于渐渐弱了下来。

“比起看到您痛不欲生,阿娘或许更愿意看到您好好过日子。”

贺显金声音轻轻的。

“看到您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可以为她哭泣,但只能哭三日。三日之后,就把阿娘的箱笼收拾好,您若愿意就好好封存,若不愿意就埋进土里,陪着她去下一世。”

“看到您衣食无忧,喜有所好,爱有所依。”

“看到您一生潇洒,不为困苦所拘。”

“甚至看到您儿女成群,膝下稚童可爱,尽享天伦。”

陈三爷哭得双眼眯成一条缝,“这些都是你娘告诉你的?”

贺显金抿抿唇,轻轻点了点头。

这些不是贺小娘嘱咐她的。

是她死时,对病床前那群至亲至爱之人,唯一所愿。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辞金枝

辛柚天生一双异瞳,能偶尔看到他人将要发生的倒霉事。这是她的烦恼,亦是她的底气。 京城吃瓜群众突然发现:少卿府那个寄人篱下的表姑娘硬气起来了!

冬天的柳叶·完结·89.6万字

合喜

一个有点技能的拽巴女×一个总想证明自己不是只适合吃祖荫的凶巴男~ ****** 燕京苏家的大姑娘从田庄养完病回府后,似乎跟从前不一样了,她不仅令顽劣反叛的亲弟弟对其俯首贴耳,还使得京城赫赫有名的纨绔秦三爷甘心为其鞍前马后地跑腿。 与此同时在锁器一行具有霸主地位的苏家却正面临发家以来最严峻的考验:京城突然间冒出一位号称“鬼手”的制锁高手,传说制出的锁器比苏家的锁具更加复杂精密,已令城中大户不惜千金上门求锁,名气已经直逼当年苏家的开山祖师爷! 东林卫镇抚使韩陌有个从小与皇帝同吃同住的父亲,打小就在京城横着走,传说他插手的事情,说好要在三更办,就决不留人到五更,朝野上下莫不谈“韩”色变。 但韩大人最近也霉运缠身,自从被个丫头片子害得当街摔了个嘴啃泥,他丢脸丢大发了,还被反扣了一顶构陷朝臣的帽子。所以当再次遇上那臭丫头时,他怎么舍得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呢? 只是当他得偿所愿之后,前去拜请那位名噪京师、但经三请三顾才终于肯施舍一面的“鬼手”出山相助办案之时,面纱下露出来的那半张脸,看起来怎么有点眼熟??……

青铜穗·完结·95.9万字

大宋一把刀

常听穿越,一朝穿越,一起穿越的竟然还有个素不相识的老乡? 本来还有些懵逼的张司九一下冷静了下来。 顺手指点了老乡蒙骗之路后,她也去熟悉自己的新身份。 嗯,只有八岁?啥?惊闻噩耗母亲难产命悬一线? 好不容易抢救下来一个,张司九主动扛起了养家的责任。 新生儿没奶吃怎么办?张医生卷起袖子:我来! 一大家子生计艰难怎么办?张医生卷起了袖子。 大宋医疗环境差怎么办?张医生又卷起了袖子。 张司九信心满满:只要我医书背得够快,一切困难它就追不上我。 至于老乡嘛——张司九礼貌询问:请问你愿意为医学而献身吗?

顾婉音·连载中·188万字

洛九针

陆三公子刻苦求学四年,学业有成即将平步青云 陆母深为儿子前程无量而开心,也为儿子的前程忧心 所以她决定毁掉那门不般配的婚约,将那个未婚妻赶出家门

希行·完结·89.6万字

大晋女匠师

新文《大魏女史》已发,拜请书友们多多支持。 【正文已完结,番外不定期掉落】 传统手工匠师王南行,一朝穿越,成为清贫农家女王葛。 既无系统空间辅助,也无天赐金手指外挂。 农家小户如何才能真正崛起,跻身庶族寒门? 王葛摇摇头,庶族只是跳板! 要知道,富贵传家,不过三代!耕读传家,才能绵延不绝!

悟空嚼糖·完结·91.6万字

燕辞归

一场大火,烧尽了林云嫣的最后一丝希望。 滚滚浓烟,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乍然梦醒,人不能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 林云嫣的新生,从一手烂牌开始。

玖拾陆·连载中·145万字

香归

带着记忆的荀香投了个好胎。 母亲是公主,父亲是状元,她天生带有异香。 可刚刚高兴一个月就被调了包,成了乡下孩子丁香。 乡下日子鸡飞狗跳又乐趣多多。 祖父是恶人,三个哥哥个个是人才。 看丁香如何调教老小孩子,带领全家走上人生巅峰。 一切准备就绪,她寻着记忆找到那个家。 假荀香风光正好……

寂寞的清泉·连载中·127万字

盛世春

梁宁才送走了沙场战死的大哥和二哥,万万没想到在准备跟六年前救下的孤儿履行婚约时,却被他给活活烧死! 醒来的她变成了傅家大小姐,而杀他的仇人已然身居高位,坐拥娇妻美妾,成了皇帝跟前的重臣…… 不怕! 她梁家姑小姐换一条赛道,依旧是那个杀伐果断的罗刹女! 只是小时候老跟他侄儿玩在一起的那个不懂尊长的臭小子,怎么老缠着她?

青铜穗·连载中·87.2万字

惊鸿楼

何家大小姐是假的,真的何家大小姐掉到黄河里了! 城里百姓搬着小板凳拿着瓜子,蜂拥而至,真假千金的大戏要开锣了! 假千金千娇百宠,真千金是个废物? 确实废,她这一生也只不过干了三件小事,随便养大的孩子当了皇帝,掐掐手指废了一座城,世间遍地惊鸿楼。

姚颖怡·连载中·65.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