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夫缠身

蛇夫缠身

七彩小汤圆

古代言情/已完结

46.6万字

完结于2023-09-0222:28:18
初次看到叶玲儿的时候,姜墨寒是满脸不屑的。 就区区一个凡人,也配做他蛇族王上的王妃? 做梦呢。 然而,数月后.…. 上朝之时: “王上,王妃把守门的侍卫解剖了。” 姜墨寒挑眉,“无碍,那个侍卫背叛本王,本王早就想解决他了,王妃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大殿里的人无不惊讶。 逛御花园时: “王上,王妃给你送了膳食,听说……” 侍卫话没说完,就感党一阵凉风刮过,面前哪里还有姜墨寒的影子。 姜墨寒看着食盒里静静躺着的老鼠,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 他的小妻子,居然以为区区老鼠就可以吓到他? 嗯,怎么那么可爱呢~ 那么可爱的小妻子,他怎么舍得放手。 阴差阳错嫁到蛇族的叶玲儿是崩溃的。 不但蛇王瞧不上她,就连一个下人都瞧不起她。 瞧不起吗? 没关系。 她会步步高升,让所有人避之不及。

第一章拆庙

天楚国有一个被人忽略的村庄,卧龙村。

在卧龙村村西头,有一座蛇王庙。

至于蛇王庙是怎么来的,村民们都不知道。

他们只知道打他们有记忆开始,他们便每年都会去蛇王庙祭祀上香。

这卧龙村一直以来都风调雨顺,久而久之,村民们也都认为是蛇王庙的功劳,他们给蛇王庙上香也成了常事。

这一日,村里来了一个道士,道士指着蛇王庙叽里咕噜念了一堆什么后,蛇王庙里便冒出一缕黑烟。

村民们看直了眼,许久没有反应。

道士邪恶地眯了眯眼,轻轻开口道:“这蛇王庙果然名不虚传,下面住了一座蛇城,你们想要安宁,就把这里毁了,打死他们,以除后患。”

村民还没反应过来,道士已经消失不见。

村民们你看我,我看你,又想起道士来无影去无踪,便以为道士是神仙,纷纷信了道士的话,拿着工具就准备拆蛇王庙。

村里唯一的法师叶元正,他的孙女叶玲儿听说这个消息,扔下手里的竹篮,马不停蹄地赶往蛇王庙。

她到蛇王庙的时候,蛇王庙的牌匾已经被村民拆下来扔在地上。

看着地上的牌匾,叶玲儿心里咯噔一下,想也没想跑上去拦在蛇王庙门口。

“不许拆!谁都不许拆这里!”

村民你看我我看你,唇角都挂着有些不屑的笑容。

“玲儿,不是我们硬要拆,是刚刚那神仙说的,这里要毁了我们才能安生。”

“就是,我们也知道这是你爷爷亲手建立起来的,可是这下面有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谁知下面是蛇窝呢。”

“就是,早知道这是蛇窝,而不是蛇仙,谁还日日来上香。”

“就是。”

……

村民你一句我一句,叶玲儿看着他们,眉头紧紧皱起来。

“那就是江湖术士!就是骗子!你们居然认为他说的是真的!”

“那不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

“无论怎样,今日都不能动这里一下!”

不是叶玲儿固执,她爷爷叶元正的本事,她心里可是清楚得很。

这辈子,但凡是叶元正说过的话,好的坏的,就没有不作数的。

她从小到大就听叶元正说,无论怎样都要保住这里,她总觉得这里没了会发生什么大事。

现在他们要拆这里,她怎么可能允许!这样想着,叶玲儿眉眼间变得更冷了些。

“如果你们今日非要拆这里,就从我的身体上踏过去!”

村民默了默,还是纷纷上前,“玲儿,放心,不过就是蛇窝而已,打死它们算不得什么。”

他们也不顾叶玲儿如何拒绝,几个人拉着叶玲儿站到一边,就开始拆庙。

就在叶玲儿着急得不行的时候,叶元正匆匆赶来。

他手里拿着一把锄头拦在村民前面,眼里透出狠厉。

“我看今日谁敢拆这里!那么多年来,都是它保佑着我们,你们不感恩就算了,还要拆了它!我看谁敢!”

村民里有人嗤笑出声,“叶老,我们知道你本事了得,可是你一直让我们拜蛇窝,也说不过去不是?我们也是为了我们的后代着想,你就别添乱了。”

闻言,便有人去拉叶元正,他纹丝不动,“我不允许!你们不信就算了,只要你们不动这里,日后我自己来拜也没关系。”

“叶老,你也不是这样不讲道理的人啊,你还是让开吧。”

村民开始烦躁,纷纷去拉叶元正。

叶元正还想阻拦,然而单凭他一个人怎么抵得上那么多人,他被推倒在地。

见叶元正脸色有些痛苦,叶玲儿连忙跑上去扶着叶元正,“爷爷!爷爷你没事吧。”

叶元正依旧眉头紧皱,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绝望地看着前方。

傍晚时分,这里只剩下一堆废墟。

面前的蛇王庙根本看不出原本的形状,叶元正收回目光,干涩地勾勾唇,坐在地上不动。

村民拆蛇王庙还是有些忐忑的,但是拆到这个地步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他们也就胆大了起来。

“看吧,这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

叶玲儿也觉得疑惑,她警惕地看了看四周,还没说话,周围就传来嘶嘶声。

嘶嘶……

嘶嘶嘶……

接着,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蛇纷纷从地底下爬出来。

瞬间,众人脸色都开始发白。

他们想象中的蛇窝,和现实中的蛇窝,好像有些不一样。

这满地的蛇,总归是让人有些背脊发凉。

他们开始咽口水,脚步逐渐往后退。

“那个神仙说,只要打死他们,我们就永世安宁了。”

在一两个村民的怂恿下,众人终于还是开始了抓蛇计划。

旁边,叶元正爷孙两的阻止根本毫无作用。

很快,那些蛇便堆成了小山。

村民们拍拍手,示威一样看了看地上的爷孙两,便相继离开。

叶元正爷孙两坐在废墟里,久久没离开,那背影有些落寞。

这一夜,果真是什么事情都没有。

就在叶元正也开始自我怀疑的时候,村里出现了怪事。

两日以后,村里有人陆陆续续死亡,每个人都死相难看,脸色铁青。

叶玲儿听说这件事,心里的不安更厉害了。

为了弄清楚事情真相,她跟着村里的大夫整日游走在村里,遇到伤者便给他们包扎。

可是村里死去的人数,远远大于他们救治的人数,每日一到傍晚,卧龙村便再也没人出门。

七日后的一个夜晚,叶玲儿伺候叶元正躺下,门外就传来一阵风声。

风很大,仿佛就在门外盘旋,风声里还夹杂着树叶的声音。

叶元正躺在床上,一下坐起来,神色严肃,“玲儿,关门!”

可是来不及了,叶玲儿刚转身,风就从外面吹进来,一时之间屋里昏天暗地,她根本看不清面前的一切。

“啊!噗……”

身后,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叶玲儿听出叶元正很痛苦,但是别说动了,就是她想喊出来,却都是张不开嘴。

“爷……”

哐啷~

屋里的东西相继掉在地上,叶玲儿有一种错觉,下一刻被摔到地上的就是她。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弃妃福孕连连,冷冰冰帝王搂腰宠

【看相+算命+风水+玄学】 南笙穿成冷宫弃妃后,连皇上都没见过,就突然有了身孕。她一心求死,奈何死不了,还被系统逼着攒积分。 过程中,她一次次与那个传说脸盲,有洁癖,冷冰冰的皇上相遇。 帝风麟见到南笙时的第一句话就是:“朕对女人不感兴趣。” 后来得知南笙一心想要离开皇宫回家,帝风麟追着南笙说:“笙笙不走好吗?朕舍不得你。” “可是皇上,臣妾绿了你。” “朕不在乎。” “臣妾还怀了别人的崽崽。” “朕无所谓,朕喜欢帮人养儿子。” “皇上你如此喜欢当大冤种,还是不是个男人?” “当然是了。” 儿子是自己的,爱妃也是自己的,大丈夫能屈能伸,只要能留住他们,怎么着都行。 —— 【钢铁直男腹黑男主VS古灵精怪沙雕女主1v1双洁】

风吹夏木·连载中·25.6万字

给夫君心上人让位后

洛芙眼睁睁看着她夫君司马超为实现野心另娶公主,她不禁痛彻心扉。 司马超拥她入怀,轻声哄道:“阿芙,我心中只有你,待得了江山,我定会将你扶正。” 洛芙因痴恋于他,便信了。 直到司马超因顾忌他即将进门的公主妻,竟然连他们的孩子都不顾,洛芙才惊醒:一个如此狠心的人,对她又能有几许真心。 不过是他在骗,她在痴念罢了。 洛芙终于看清了枕边人,她寒了心,绝望的死在了司马超风光迎娶公主的前一日。 重新来过,洛芙决定再不重蹈覆辙,可她睁开眼,只见满堂喜红,她竟回到了与司马超的新婚之夜。 -- 一代枭雄司马超,逐鹿诸侯,一统天下,乃其毕生之志。为此,他不惜辜负了挚爱。 他想:待得了天下,他会给她天下至尊,届时在慢慢偿还欠她的深情也不迟。 殊不知错过便再难追回。当他对她回过头来,她早已转过了身去。 他得了天下,拥有一切,却唯独失了她。 当司马超见她对身侧男子笑靥如花,他终于是着了急,红了眼,悔不当初。 前世有误会!男主只是有野心,并不是渣男! 架空,仿魏晋 追妻文;男女双洁身心干净,1V1

鹊南枝·连载中·39.2万字

新婚夜,我让植物人王爷失了名节

穿越成了不受宠王妃怎么办? 苏安然:爱宠不宠。 府里白莲花天天搞事怎么办? 苏安然:乖,我把王爷拱手送你,咱别闹了。 段云烨听了,满脸黑线,一把把人拉到了榻上,逼近:“爱妃得早点歇了,都困到胡言乱语了。” 苏安然:……

疯批疯婆子·连载中·78.2万字

王爷别虐了,王妃已改嫁

穿越成土匪王妃,醒来就被男人捧着啃…… 顾千舟一脚将男人踹下床,才发现被踹的是自家冷面夫君楚王! 溜了溜了…… 溜到一半…… 她爹是土匪,她娘是土匪,她弟是土匪,她三个姐姐还是土匪,罩着她横着走,她为什么要溜? 转身回去,直接将男人扛上榻,一顿操作猛如虎借个运! …… 结亲两周年,王要和离。 顾千舟不自觉抚了抚微突的肚子,挑眉道,“若我不愿意呢?” 王眉眼冷漠如霜,“那本王便丧偶,靖安侯府满门陪葬。” …… 和离后的顾千舟忙着救死扶伤攒气运,忙着挑选新夫君。 好不容易挑选了个新夫君,那位凶名赫赫的王却突然雷厉风行地废了她选中的夫君,还倚在绣榻上,慵懒的朝她伸出了大长腿,“不是要借气运?过来,给你借……”

玉楼人醉·连载中·82万字

公主又娇又媚,攻略帝师上位

【重生1v1+疯狼帝师+表面小白兔背地心狠手辣小帝姬+追妻】 上一世,她沦为夺权的棋子,被推上帝王之位。 本以为庸庸碌碌便过了一生,可却得罪当朝第一权臣萧砚,以致她自戕谢罪。 重活一世,孟卿误打误撞地躲进了萧砚的床榻。 这这这……罪过罪过!一不小心竟然把帝师给看光了!还被当场抓包! 孟卿欲哭无泪,于是她决定,借此做题发挥,对他百般讨好,奉承巴结。 “太傅喜欢佛经,这本佛经给他送去!” “太傅喜爱弄琴,这把古琴给他送去!” “太傅喜爱权势,封赏兵符通通给他!” …… “皇上,帝师将您赏赐的东西通通退了回来!他还说……还说……” “说什么?” “他说皇上您要赏,不如赏些实际一点的!” 这还不够实际?孟卿都把兵符爵位通通赏给他了!他还不知足? “那他到底要什么?” “他要您。” “什么?” “帝师说,他想要您!”

吟九·连载中·40.3万字

和亲糙汉可汗后,我在草原忙种田

娇软王妃VS糙汉可汗 新婚当日,耶律焱对李娴韵说,除了感情,可以给她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婚后,他果然信守承诺,将她捧在手心里宠着。 谁知道,宠着宠着,就宠到了心里,宠上了心尖。 和亲契丹没多久,李娴韵渐渐发现周围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起初讨厌她的百姓奉她为神明…… 说她魅惑主上的群臣,求着她跟可汗修成正果…… 最让人挠头的还是她名义上的夫君,说好的不会给她情感的,怎么总是追着她后面跑? 小剧场1: 某日,耶律焱将李娴韵抵在墙角。 “为什么躲着本汗?” “她们说您可能喜欢臣妾。” “把可能去掉,难道本汗表现得还不够明显?” “可是您说不会给臣妾感情。” 耶律焱扶额,他是说了多少蠢话。 “汉人常说成家立业,显然两者并不冲突。” 小剧场2: 日上三竿,耶律焱依旧黏着李娴韵。 “快起来,我得走了,街上病人等着我问诊,西边的良田需要灌溉,东边的宅基地需要丈量,缫丝扎染我得去指导……唔……” “为夫是病人,你不心疼?” 李娴韵看着壮得赛十头牛的男人,一脸黑线。

菓蒹·连载中·31.7万字

上错香后,仙家逼我以身相许

只因烧错一只香,阴债横祸惹上身。 开启阴阳眼,引来保家仙。 仙家阴狠,睚眦必报。 白日要我香火供奉,夜里要我血债肉偿。 呜,仙家求放过!

初五时分·连载中·26万字

相爷他早亡的夫人诈尸了

[无才无德泼辣农妇VS摔了脑子不择手段双标相爷,附加一只奶声奶气娘宝崽] - 婚后五年,她兢兢业业抚养幼子、孝顺公婆,满怀期待地等着参军戍边的相公归来。 一朝上京寻夫途中遭遇暗杀,母子俩惨死于冬日的深谷中,公婆也不慎跌落破冰口,葬身湖底。 而她那了无音讯的相公却在盛京城里封侯拜相,迎娶皇家贵女。 带着滔天恨意,慕微微重生了。 这一次,她再也不要傻傻地去爱一个抛妻弃子的负心人。 正妻之位? 她要。 中馈之权? 她也要。 郡主要和她抢男人? 可以,一顶小轿后门进,洗洗与我家做妾便是。 - 自从府中有了夫人与幼子,陆定远的日子过得着实有些挠心。 人前,她言笑晏晏,待人接物皆礼数周到,不争不抢尽显主母气度。 人后,她将他撵去给旁人,连选的院子都恨不能离他十万八千里远。 笑话,他堂堂宰相之尊,岂能受此等冷待? “柏哥儿,同你娘说,爹发热了,浑身难受。” 小人儿丝毫不懂他那黑心爹打的什么主意,老实巴交地转告他娘亲,并得到了一个非常靠谱的建议。 “爹,娘说叫你哪儿凉快哪待着。” “……”使苦肉计没得逞的陆相爷当场黑了脸。

辞朝朝·连载中·15.3万字

退婚后,前任他叔对我疯狂爱慕

陶夭一朝穿越,成了媚色天成,艳绝天下的陶四小姐,未婚夫为另攀高枝,以她不够端庄贤淑为由,上门退婚。 陶夭当着渣男的面,霸气地撕毁了婚书不说,扭头便嫁了陆家掌权人陆九渊,成了国公夫人。 从此,渣男见了她,只能矮下身段,唤她一声婶娘。 某日,陆九渊在书房办公,下人来禀,“国公爷,夫人砸了人家酒楼。” 陆九渊顿了下,淡淡道:“小丫头罢了,不懂事,赔!” “国公爷,夫人打爆了尚书大人家公子的头。” “死了么?” 下人:“……” “还有事?”陆九渊不耐。 下人咽了咽口水,“夫人、夫人跑了?” “跑了是何意?”陆九渊淡然的神情终于变了。 “夫人、夫人说国公不是男人,她不要跟您过了。”下人顶着脑袋落地的风险,结结巴巴地回禀。 “咔嚓!” 回应下人的是,某个男人生生折断的毛笔。 待下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陆九渊已经风一样地走了。 当晚,陶夭便体会了一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滋味。 翌日,她扶着腰从陆九渊屋里出来时,怒声大骂,是哪个八婆造谣的? 呜呜,太凶残了! 陶夭悔不当初! (这是一个很甜很甜的故事,双洁,1v1!)

楚玥·连载中·94.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