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室韶光

继室韶光

少梓不是勺子

古代言情/已完结

40.7万字

完结于2023-10-1900:15:00
贺家女郎从小小六品翰林之女一跃成为国公府二夫人之时,大家却都等着看她的笑话:二手的夫君、难对付的妯娌……还有前妻留下来的一双儿女压在头顶上,怎么看也不是一门好亲事。 而陆府中,贺韶光看着眼前被香味勾来的一大家子,默默添了五六七八双筷子:“一起么?” 陆筱文成过一次亲,彼时他以为所有的夫妻都和他俩一样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没想到这次娶进来的新媳妇精力旺盛不说,还主动邀请他每日共进晚餐……唔,甚是美味,只是眼前这两个碍事的萝卜头能不能消失? 皇帝老儿听说近来京城里贺家风光无限:长子高中榜眼,次子远征归来战功赫赫,小女儿嫁到国公府凭一手厨艺征服了老夫人也征服了皇后。皇帝这才想起来当年被一怒之下发配到翰林院的爱卿来…… 贺韶光嫁了,陆家热闹了,且看她贺韶光怎么一路吃吃喝喝把生活过得鸡飞狗跳。

第一章烫手的山芋

京城里最热手的山芋,丢进了贺家后院,满室哗然。彼时贺韶光正安安静静为一盏杏仁露缀上星点桂花。

陆家自从年初出丧以来,一直传闻要给二房重新相看适龄姑娘,择一位良配。

贺长杰急吼吼地推门而入,倒是唬了廊下瞌睡的小婢一跳。

“韶光,陆家二房的来提亲了,不过你别怕,爹跟我是说什么都不会答应的!”贺长杰紧了紧拳头,一脸凛然悲壮之色。怕冲撞了自家妹子,在房里来回踱步。

“二哥来得好巧,坐下尝尝我刚磨的杏仁露吧,加了山药、百合跟银耳,可以健脾养胃。”贺韶光冲他笑笑,将碗盏朝前一推,示意芷君上前服侍贺长杰。

贺长杰最见不得慢性子,急得摆手:“还喝什么?!你倒是一点不慌,偏我跟个猴子一样,坐都坐不住!”

“不是你让我别怕的么?”贺韶光莫名其妙。

贺长杰哑口,一时反驳不出。

“二哥既然不爱喝这杏仁露,那芷君便替他喝了吧。哎呀呀,为了这一小钵,我跟芷君的腕子都酸得快断了。”

芷君闻言快速谢了恩赏,很是自觉地接过,又状似无意地替贺长杰惋惜:“可惜二少爷喝不到我们姑娘亲手磨的杏仁露,加的还是去岁酿下的桂花蜜呢…”

“谁说我不喝?”贺长杰最沉不住气,被激后又不欲与姑娘家争抢一盏糖水,于是虎着脸问芷君:“还有没有多余的备下?”

芷君忍笑应了,去小厨房为贺长杰重新打一盏。

屋内只留兄妹二人,贺韶光见贺长杰仍一脸别扭,主动清清嗓子:

“二哥最疼韶光,今天这事替我着急,韶光心里清楚着呢。”

“妹子,二哥…”复提起这事,贺长杰又叹息起来,“说心里话,陆二是个好人,好将军。二哥在西山营队跟他打过几次交道,只是可惜…他家里情况又太过复杂!不然,不然若是他陆筱文来提亲,二哥是不会反对的。”

“韶光明白,”贺韶光幽幽叹气,“也亏得他发妻早逝,留下一儿女。不然,这等人家如何看上我们?”

陆家世袭国公,自老国公去后爵位空悬,正当从陆家三子中择一位继承。二房陆筱文做为少年将军,数次大破羌军,正是炙手可热。

就算陆筱文有个高门世家的亡妻,还留下一双儿女,如今男孩已开蒙,算下来也不过二十五六,正当风华。

在这样的情况下……找上贺家,说实在的,也是贺韶光高攀了。

贺景嵩不过是个翰林院修书的。贺家老爷,当年的探花郎,半辈子过去还在六品文官里吊车尾,同年进士步步高升,这怎么不叫人唏嘘?

贺韶光还没完全接受原主记忆的时候,还以为是有什么皇家秘辛在里头……其实是老爹太耿直,有一次在大殿上说得狠了,被今上从谏官发配去翰林院修闲书。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今上消气没?

这两句话的功夫,芷君也回来了,端着贺长杰心心念念的杏仁露,还有一叠今晨炸酥的春卷儿,馅料也是贺韶光亲手调的香菇笋丁馅儿。

贺长杰看见玲珑可爱的春卷,不禁觉得腹中空空。

一口下去,春卷外皮酥脆,内馅咸香爆汁。配着热气腾腾的杏仁露滑过喉咙,香甜的味觉也安抚了他适才焦躁的心。

“二哥且把心放肚子里,父亲母亲自然有他们的主意,咱们也惹不起这等人家。”贺韶光宽慰道,嘴角抿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总算是送走这位了,芷君进来轻轻给贺韶光按着手臂。

“姑娘看起来倒是沉静了许多,越发有大少爷的风范了。”芷君笑道,没有旁人在的时候,二人闲话亦放松许多。

“大哥若在家里,怕不是要等在人家回去的路上,将人拖进胡同里打一顿?”

提起贺长枫,贺韶光亦是笑意盈盈。只可惜如今大哥在外游学,没这等热闹。

倒是出乎意料的事,贺家与提亲的媒人说要考虑一番,媒人回去之后,贺老爷与夫人关起门来商议了好几日,神神秘秘的。

数日后又有贺长枫的家书一封,上头只寥寥数语:“十日后抵家。”

当然这些都是贺韶光不知道的,她在自己的小院子里逗猫遛鸟,鼓捣吃食,并未关心这些。

所以当胡子拉碴的贺大哥出现在芳菲苑的时候,贺韶光把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大…大哥哥?”

虽然贺长枫连续赶路几日未曾沐浴,虽然下巴上冒出了青色的胡茬,虽然向来自律的大哥此刻看起来很是憔悴…

但这不影响贺长枫站得仍旧挺拔笔直,用眼睛斜睨贺韶光的时候,贺韶光久违地生出了几丝心虚。

但,她好像没做什么坏事?

思及此处,贺韶光大胆回应贺长枫的目光:“大哥回家如何不跟韶光说一声?做妹妹的也好给大哥接风洗尘嘛,啊哈哈…”

说到后面声音又小了下去,她想起来上回挨训之后,当晚特地给熬夜温书的贺长枫炖了“补汤”。贺长枫喝下去眉头未皱,只让她顶着盐罐子在院里罚站了两时辰。

“跟我过来。”贺长枫就扔下这句话,大步离开。

他步子极大,大概是人高腿长。贺韶光不明所以,又不得不迈着小碎步快走跟上。见贺韶光走得吃力,贺长枫还是放慢了脚步。

原来是带她来正院里,贺景嵩跟海氏早就在里屋等着了,二人脸色都不太好,但也未见怒色。

“父亲,母亲。”贺韶光乖巧行礼,贺长枫也点头示意。

海氏今天一见到贺韶光就有些激动,眼圈红红的,贺景嵩见状拍了拍发妻的手背,表示安慰。

“韶光…”贺景嵩开口,“你知道陆家吧?”

贺韶光一愣,怎么的是为着这事?原来还没拒绝么?

“女儿知道。”贺韶光答道,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陆家的情况、还有前几日来提亲的事,女儿都知道。”

“既然你知道,那我就跟你说说家里的打算。”贺长枫实在有些疲惫,坐在凳子上还不时捏一捏眉心。

“若是你没有什么意见,过两日父亲便会回了那边媒人,应下这门亲事。”

“啊??”贺韶光完全没反应过来。

可能是贺韶光表现得过于惊讶,怕她伤心,海氏急急跟她解释道:“其实,你父亲一开始是决定直接回绝这门亲事的,咱们也不是什么怕权势的人家。”

见她点头了,海氏才继续道:“这主意其实是我定的。韶光…娘没告诉你,也一直没告诉其他人…”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休了前夫后我成了郡王妃

武安侯爷年仅二十二,是本朝最年轻的侯爷,官拜礼部侍郎,前途无量。 陆宛芝身为武安侯夫人,乃是长安人人羡艳的命妇。 出嫁三年。陆宛芝将侯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可夫君一心全在外室女身上,不愿踏足她房门半步。 外室生子,夫君还想将外室子记在她的名下。 陆宛芝一纸养外室诉状递到长安府尹,休了武安侯。 长安府衙门前,武安侯恶狠狠地盯着陆宛芝:“和离之后,本侯想娶哪个贵女就能娶,倒是你,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做续弦了,还有哪个世家年轻公子愿意娶你?” 陆宛芝一身轻松道:“这就不牢侯爷费心了。” 和离后,长安人人笑话陆宛芝。 “不过就是侯爷疼爱外室而已,这外室终究是外室,这点肚量都没有。” “和离之后可是下堂弃妇,再想要嫁为侯爷做侯夫人可就难了。” “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了。” 陆园内,楚小郡王楚楚可怜,“芝芝,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身份?” 陆宛芝,“等你考上状元的时候。” 素来不学无术的楚小郡王,一心为爱考状元。

五月柚·完结·94.9万字

家生子的诰命之路

作为定北侯府的家生奴才,姜时宜消极怠工,得过且过,拿着一等丫鬟的月钱却不想做事,每天等着主子的巨额打赏。 作为一个厨子,姜时宜煎炒烹炸,样样精通,从练摊开始,开自助餐,甜品坊,海鲜大酒楼,属于女人的私房菜馆……每天数钱到手软,眼看离她在古代躺平当富婆的日子不远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主子一家被流放边关当了军户,为了报恩,她跟着到了边关又开了小饭馆。 谁又能想到,燕京城千味楼的大掌柜姜时宜,在长城上搬过砖,在边关种过地,在城楼上打退过鞑子…… 一品诰命夫人是吧?咱自己挣!!!

林朝卿·连载中·59.3万字

继室她娇软动人

新书《为婢》已上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 ****** (先婚后爱,家长里短,1v1双洁) 杜景宜顶着命硬的身份嫁入了国公府,做了高门大户的六郎媳妇。 夫君乃是当朝炙手可热的大兴朝战神商少虞,却盛传克妻之名。 原以为是佳偶天成。 谁知成亲当夜,商少虞来盖头都没来得及掀开,留下一句“策州有危”便匆匆离去,这一走就是三年。 待班师回朝后,才想起来,府中多了位娇妻。 本想着她受委屈了,却发现躲在熙棠院的娇妻过得比谁都如鱼得水。 国公府上下过得扣扣搜搜,唯她一人养尊处优…… 杜景宜所求不过是安稳养老,却被迫在后宅中大杀四方。 先是床榻拱手让人一半,后是心中莫名挤进了一个人。 就在她沦陷之前。 那面硬心冷的大将军,却笑得温婉动人。 低声在她耳旁说道:还请夫人怜惜……

三只鳄梨·完结·137万字

换亲后,表姑娘被侯府全家宠翻了

四品祭酒谢大人家的嫡长女谢舒宁,得了一门极好的亲事。 族里的姐妹都妒红了眼。 信陵侯夫人亲自下重聘为其独子聘为嫡妻。 天降的馅饼砸晕了谢家。 寄居在谢家的表妹荣佩兰陪表姐备嫁,眼瞧着表姐一日赛一日地尾巴翘上了天。 还没嫁过去,侯府世子夫人的款儿便已经摆了出来。 日日用鲜奶沐浴,用雪燕养颜。 可大婚当日,谢舒宁却将迷晕的荣佩兰换上了花轿。 —— 谢舒宁:上一世侯府落败,穷书生却青云直上,官拜宰辅。既然我得了天道机缘能重活一世,也该轮到我做做那荣华富贵的相府夫人 荣佩兰:表姐脑子进水了?放着侯府世子不要,非要个穷书生? 可当侯府越发红火,穷书生却官途坎坷时 谢舒宁上门又要换回来 正抱着咯咯笑的小娃儿纪世子:??哪里来的疯婆!赶出去!

之桉·连载中·33万字

我的古代继子训练营

现代高级幼师兼考证达人意外穿越成了古代太傅家为爱殉情而亡的幼女林舒然,打着“为爱守丧”的旗号在外逍遥快活了三年,却一朝被自家亲爹和皇帝“算计”嫁给了当朝新贵大将军许钧泽。 她不愿嫁,他不想娶,新婚当晚他们便分被而眠,成婚两日他就出京剿匪去了,只留给她一屋子顽劣难训的继子们。 刚进门就当娘,让她头疼不已,因为这帮小子也太能惹祸了,不是拔了老御史的心头爱,就是毁了公主的手中宝,还一把火烧了她苦心栽培的高产稻田, 要么是今天打了国公府的公子,要么是明天“调戏”了王爷的爱女,要么是后天准备揍一顿他国皇帝的儿子…… 儿子惹祸也就算了,老子也让人不省心,满朝文武都快被他得罪个遍,皇帝也被他气得三天不早朝。 唉,她这大将军府的当家主母还能怎么办,只得一手教导继子,一手调教夫君,且看她如何将一帮惹是生非桀骜不驯的熊孩子训练成知书达理、进退有度人人称赞的英雄少年郎。 至于那位性情刚直众人畏惧的大将军,早已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看得众人是大跌眼镜,不由地伸出大拇指赞一声:“夫人,你厉害!”

倾情一诺·完结·104万字

宫变后,小医女带着太子去种田

宫中发生政变,小医女林惜柔带着小太监李慎,逃到一处穷山村里避祸隐居。两人隐瞒身份装成小夫妻,过起了没(鸡)羞(飞)没(狗)臊(跳)的对食生活。 行医,种田,教书,本以为可以安稳度日平静过完一生,但林惜柔渐渐发现,身边的小太监是个假太监! 其野心不仅要她,还要整个天下。 喂喂喂,说好的小太监呢?为什么成了真太子? 可她只想种田啊!

泠泠十三弦·完结·42.2万字

重生之高门主母

镇国公府世子李陵,英隽异勇,是个铮铮好男儿。 他的娇妻沈氏却觉得跟他过得憋闷。成婚五年,她对他百般柔顺,他却对她没有丁点热乎劲。 若单是因他性子冷,她也认了。 可匈奴来犯,九公主就要被逼着去和亲。李陵居然“冲冠一怒”,为了公主表妹,请旨出征。 她终于明白了他冷待她的原因。 她气得不想跟他过了。 和离书都拟好了,就等着李陵归来署字。 谁知,一觉醒来后,她竟回到了跟李陵新婚时...... --- 李陵娶了个乖巧的小妻子,对他千依百顺。新婚月余,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 这几日,李陵却发现新妇有些不对劲。 清晨再不伺候他着衣了;吃饭也不给他布菜盛汤了;夜里他刚靠近她,她便转过身去了。 威严冷肃的李陵忍不住了。 他凑上前:“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 她只给了他个白眼。 李陵抓抓头:“初来府中,夫人可是不甚适应?” 她又低头不语。 某日,观马球赛时,他见她对着场上某男掩面一笑;某日,又见她手托香腮,读着某才子的诗发呆;还有次宫宴,他竟见太子爷朝她微微笑了一下...... 李陵的心一日比一日乱了。 新文《宠妾跑路后,清冷世子失控了》已发布,欢迎阅读!

鹊南枝·完结·162万字

公府娇媳

【缺爱娇贵嘴硬心软千金*成熟稳重直爽腹黑小公爷】 谢知筠出身名门,千金之躯。 一朝联姻,她嫁给了肃国公府的小公爷卫戟。 卫戟出身草芥,但剑眉星目,俊若繁星,又战功赫赫,是一时的佳婿之选。 然而,谢知筠嫌弃卫戟经沙场,如刀戟冷酷,从床闱到日常都毫不体贴。 卫戟觉得她那娇矜样子特别有趣,故意逗她:“把琅嬛第一美人娶回家,不能碰,难道还要供着?” “……滚出去!” 谢知筠做了一场梦。 梦里,这个只会气她的男人死了,再没人替她,替百姓遮风挡雨。 醒来以后,看着身边的高大男人,谢知筠难得没有生气。 只是想要挽救卫戟的性命,似乎只能依靠一场又一场的欢喜事。 她恨得牙痒,张嘴咬了卫戟一口,决定抗争一把。 “狗男人……再这样,我就休夫!”

浅春山·完结·51.8万字

他的小徒弟腰软妩媚

盛宴铃是岭南一个小官之女,生得面若桃花,腰软妩媚,性子却呆呆糯糯,喜好读书。 十一岁时,她家住的巷子里住进个比她大十岁的病秧子,像极了一块枯木,难以接近。 但他学识渊博,还有好多书啊! 爱书如命的她便动了心思,日日送去好吃的,求他说些书上的道理。 缠着求着,终于成了他的小弟子。 后来,先生病逝,她也说了门京都的婚事,去了京都,住进京都姨母家待嫁。 * 宁朔本是太傅之子,谁知父亲被冤,满门被杀,他也被关在岭南了此残生。 再睁眼,竟然成了宁国公的嫡子,小弟子也成了表姑娘,住到了府上待嫁。 只是命不好,未婚夫心有所属,想要退婚。 最初,宁朔为她筹谋此事,想让她全身而退。 后来,宁朔为自己筹谋婚事:如何让她退进自己的怀里。 * 最初,盛宴铃觉得表兄极像先生,但不敢认。 后来,她咬牙切齿,觉得自己根本不认识先生:这真的是那个清冷自持的先生吗?

素织衣·完结·82.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