佞妆

佞妆

玖拾陆

古代言情/已完结

127万字

完结于2016-03-0710:46:35
一睁眼重回过去,她只愿平顺一生。 只是,曾害了她的人,为何还不肯放过她? --------------------------- 新书求呵护求养肥~~收藏票票都来吧~~ 新书友养肥途中可以先杀旧书~~

楔子

  雪下了整整一夜,屋顶上压着一层白色。

楚维琳一身绯红色蜀锦雪狐领大袄在这雪景里显得特别瞩目,在正门外下了车,她没带一个人,只揣着一个汤婆子进了常家大院。

从分家搬离了这座大院开始,这两年间她一步都没有踏进过这里,一切都只为了这一天。

此境,此景,是她熟悉的,却又陌生的。

从前,这个院子,这个时辰,婆子娘子站了半个天井听大太太赵氏训话。

从前,这个花园,这个天气,早有丫鬟扫去了一地的积雪。

从前,这个房间,这个门槛,一迈进来便有小丫鬟脆声声问安。

只可叹,都是从前了,如今,这里已经没有人气了,比那年分家之时更没有人气了。

楚维琳却是很满意这幅模样,她微微扬起了唇角,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

流了多少泪,吃了多少苦,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楚维琳在松龄院外停下了脚步,她抬起头看着已经裂了缝歪歪扭扭挂在门上的匾额,笑意更浓了。

守在松龄院外的兵士拦住了她。

楚维琳取出一块腰牌,与一锭银子一道递到了士兵手中:“我来时与秦大人说过的,我是老祖宗的二房孙媳,来送老祖宗一程。还要多谢几位这段日子照看我们老祖宗,这宅子现在也就这儿有几个人,一些酒水钱给大伙暖暖身子。”

兵士确认了腰牌上的“秦”字,拱手道:“夫人进去吧。”

楚维琳迈进了松龄院,这里也与从前不同了,没有一堆媳妇小姐围着,冷清过了头。

正房没有开窗,弥漫的药味叫楚维琳皱了皱鼻子,随后径直进了内室。

老祖宗半躺在床上,没有了精神劲,听见脚步声也不过是微微扫了一眼过来,却没了往日凌厉,床边伺候着的段嬷嬷冷冷哼了一声。

“孙媳妇来看看老祖宗,却没想,老祖宗病得这般重了。”楚维琳福了福身子,“圣旨下了,斩立决的斩立决,充军的充军,老祖宗放心吧,黄泉路上也有叔伯们搀扶着您,不会孤单的。”

老祖宗闻言,哈哈大笑数声,到底是伤了元气,变成了重重的咳嗽:“楚维琳啊楚维琳,是我没想到,竟然会是你。死的死走的走,我常家竟然是被你逼到了这一步!”

楚维琳抿唇笑了:“怎么就不会是我?嫁进来的那些日子我过得可没有一天舒心的,要我与老祖宗说道说道?

你孙儿再好,也是死了一个嫡妻留下一个嫡子的,为了逼我上轿,与我族中串谋,害死我父亲,逼得我热孝出嫁,我委曲求全到头来还是保不住我弟弟,他这一过继,谁还能给我父母上香!我在楚家再无立足之地!

恒哥儿虽非我亲生,我也没亏待他分毫,他被设计落水却栽赃到我头上,我那腹中孩儿何等无辜,滑胎是我愿意的吗?

抬赵姨娘进门打我的脸,她不是一心照顾恒哥儿吗?当年小赵氏死后你们为什么不抬她!

我不做些什么对得起我死去的父亲、我死去的孩儿吗?”

一番话出口,楚维琳的身子晃了晃,扶着桌角才将将稳住身形,她深吸了一口气,只是这屋里的药味太浓了,浓得她受不住咳嗽不止,到最后泪流满面。

楚维琳是个穿越者,一觉醒来已经隔世。

楚家规矩太多,她重生于九岁的楚维琳身上,即便尽力模仿尽力学习,在最初的三年,她依旧格格不入。她不知道别的穿越者如何,对她来说,她没有和楚家其他人抗争的实力和筹码,在这个世界里,她慢慢明白,若无底牌,若抓不住旁人的把柄,就不要妄想能踩着别人往上爬。

她看着母亲过世,看着父亲扛着族中压力不娶填房,只为了让她和弟弟不受委屈,她曾经想过,只要能有父亲和弟弟在,在这里她也不会觉得孤单。

只是,这样的愿望亦是奢念。

五年一梦,却是噩梦。

常郁昀曾经是京城闺阁少女心中的梦,他才学极好,连太傅都夸赞过,偏生又生了一双桃花眼,薄唇微抿淡淡微笑,叫看着的人都暖了心神。

但那人却并非是她心中的梦。

当年他未娶之时不是,他的嫡妻小赵氏死后更不是。

也许在很多人眼中,楚维琳和小赵氏没什么不同。小赵氏是常家长房大太太大赵氏的外甥女,而楚维琳,要叫三房五太太楚氏一声姑姑。但楚维琳自己知道,小赵氏一心倾慕常郁昀,而她却不是的。

那年夏末,小赵氏设了计嫁给了常郁昀,在生下恒哥儿之后逝去,选填房的时候,常老祖宗把手指向了楚家。

楚家欣喜若狂,可谁也不愿意让自个儿闺女去,最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楚维琳。

她拒绝过,反抗过,却抵不过楚家贪婪的心,他们害死了她的父亲,以要过继她唯一的弟弟为要挟,逼她热孝上轿,姑母楚氏与母亲亲厚,抱着她哭了一夜,承诺她若是肯入常家,她便能替她保住弟弟,她无路可选。

红白喜事,红白喜事。

她上一眼还是满目的白色,下一眼全部变成了红。

常郁昀对楚维琳不错,可看着恒哥儿,对上大赵氏,她被已经逝去的小赵氏的阴影压得抬不起头来,那就是一根刺,横在了她和常郁昀之间,若要靠近,直刺心肺。

直到她怀孕,她才略略松了一口气,也许在她面前的不会永远是坏事。

她被孕吐折磨时,恒哥儿落了水,大赵氏跪着哭到老祖宗跟前,只说她有了亲生子就再也容不下恒哥儿。老祖宗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只叫段嬷嬷告诉她,不管她能生几个,恒哥儿都是嫡长子,她的儿子永远都是填房之子!

身心俱疲,终究保不住成型了的男孩,楚家看她不得势,姑母又与大赵氏冲突一病不起,到最后,她连弟弟都保不住了。

大赵氏进言,让老祖宗替常郁昀抬了小赵氏的庶出妹妹赵姨娘进门,楚维琳清楚地记得,赵姨娘怀孕之时抚着微凸的肚子眼含泪光地告诉她,她们姐妹如何情深,她有多想念死去的小赵氏,而现在,能和小赵氏一样怀上常郁昀的孩子,她有多么多么的高兴和满足……

那些话语让她作呕,她再也不愿意让常郁昀入房门一步,她再也不愿意让害得她失去父亲失去弟弟失去孩子的常家众人把她逼得喘不过气。

机会,楚维琳抓到了,就像她从前明白的那样,要反击,必须有把柄。

赵氏一族在朝中站错了位,楚维琳利用妥当,老祖宗为了保住常家匆忙分家,而楚维琳终于能够离开这常家大宅。只是这样还不够,她想要进一步的胜利,进一步的成果,上天给了她一个接着一个的机会,她接近了秦大人。秦大人展现给她的常家的末路比她设想的好太多太多。

四个月前,旧帝驾崩,新皇登基,那新皇并非赵氏拥护之人。赵氏覆灭就在眼前,常家也一样逃不过,抄家、下狱,楚维琳有秦大人庇佑,这一回是真真正正的自由了。

过了这个冬天,便是新的元年,新的开始了。

而现在,她想做的,便是送一送老祖宗,送走自己的心魔。

楚维琳扶着桌角,扬起唇角,对着老祖宗笑弯了眼。

“楚维琳,分家还不能叫你如意?你要把常家逼到这一步?”老祖宗重重锤了两下床板。

楚维琳皱了皱眉头,她一点也不喜欢捶床板的声音:“是老祖宗、是大赵氏给了我这样的机会。”

“郁昀呢?”

“流放。”楚维琳冷声道,“老祖宗应当高兴,好歹是保住了性命。”

老祖宗死死盯着楚维琳的眼睛,瘦得皮包骨的手紧紧捏住了被子:“楚维琳啊楚维琳,我当年逼郁昀娶了小赵氏,可我到底最疼的是他!小赵氏进门后我一直觉得亏欠了郁昀,这才满足他的心思抬你进门。却不想,这是我一生最大的错事!”

楚维琳怔了一怔,在听到娶她是常郁昀的主意的时候,心脏像是被一双手紧紧捏住了一般,她认得那双手,那是常郁昀的手,细长、骨节分明。

这双手掀过她的红盖头,亦扶过身怀六甲的赵姨娘。

为何那人要娶她?为何要逼着她坐上填房的位子?

若不是常郁昀,她也不会落到家破人亡的地步!

老祖宗像是脱了全身力气,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楚维琳转身,直直走出了常家大宅,上了马车后她迟疑了许久,终是下定决心,去见常郁昀一面。

有秦大人的腰牌,见到常郁昀并不困难。

只是眼前的这个人,和印象之中竟是相去甚远。他已经不再是名满京华的常家五郎,不再入京城少女的怀**,胡渣挡了**,眼底再无桃花。

地牢之中,阴冷难耐,尤其是楚维琳小产过的身子,越发受不了,她皱着眉头看着常郁昀。

谁都没有说话,侍卫的脚步声传来,放下一壶酒,两个杯子。

楚维琳嗤笑,还是满了酒,递了一杯给常郁昀:“我去见过老祖宗了,瞧那样子,大抵也就是这半个月了,正好与你那些叔伯一道,一并走了黄泉路。”

见常郁昀蹙眉,楚维琳收回了他不愿意接过去的杯子,低头看着酒中倒影,道:“我还是头一回知道,娶我进门是你的主意,我失去了父亲失去了弟弟,你赔上了整个常家,我和你,也算是扯平了。”说罢,仰头饮下杯中酒。

嗓子在一瞬间烧了起来,楚维琳面色大变,杯子落地一声脆响,她双手卡住脖颈,身子摇摇晃晃。

常郁昀一把拉住了她,捏着她的下巴想叫她把喝下去的东西吐出来。

楚维琳握住了常郁昀的手,那手还是记忆中一般的骨节分明:“没用的,他想杀我我岂有活路?我已无牌再与他周旋了。”

“与虎谋皮,你何苦来哉!”常郁昀明白楚维琳说的是真话,怀中的她已经痛得站不起来了,连带着他也一块往地上倒去,常郁昀闭目长叹,有些话若不说,恐怕是再无机会了,“琳琳,从一开始我想娶的就是你,你已经忘了,我却还一直记着,小时候你跟着三叔母来窜门子时的模样。

那日我以为在竹苑里的是你,却不想是小赵氏,就因如此,老祖宗逼我娶了她。

选填房时,我存了私心求老祖宗成全,不曾想会害死你的父亲,热孝上轿、弟弟过继,以及恒哥儿的存在,一样样都横在我们之间,我没有告诉过你,只是因为,开局错了,说再多也无用了。

只是琳琳,我没想到你会做得这么过!我们二房和长房不合,你设计分家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你舒服了就好,可不曾想你是要整个常家都赔进去!”

楚维琳垂着眼帘,有些迷糊了,她感觉得到生命在一点点流逝,意识都有些模糊了,可耳边常郁昀的话语是那么清晰,她逃不开躲不掉,一字一字都落到了脑海里。

那些字句之中,有多少真的,又有多少假的?他从一开始就纵容她设计的分家?

可自己到底是要死了,常郁昀何必再说些假话来骗一个将死之人呢?

楚维琳一点点用力,紧紧握着常郁昀的手,她抬起头望着他的眼睛。是了,那双眼中已无桃花,而剩下的是痛楚是遗憾是不舍,还有爱恋。

楚维琳扯了扯唇角,泪流满面,嗓音已经沙哑,可她还是要说:“大赵氏不是我设计的,一开始我想要的不是抄家灭族……”

话音未落,已觉浑身无力,常郁昀的身影模糊一片,她已经看不清他的眼睛了。

弥留之际,楚维琳听见的最后一句话,是常郁昀附在她耳边的喃喃低语:“如果一开始娶的就是你,也就不会这样了吧……”

是啊……

如果开局对了,又会是怎样?

---------------------------------96开新文啦~~~还是古言宅斗,但是会和《臻璇》走一个完全不同的路线。书名是和荔枝编编较劲脑汁想出来的,感谢荔枝酱~

以及,各位新老书友,求收求票求评求支持!!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大妆

前世身为嫡房嫡孙女的她,在家变后流离惨死 今生她倚在软榻之上,看着跪在面前的当朝权臣 冷冷弹出指尖一点胭脂沫子 ——晚了,三叔。 真正高明的宅斗强者, 应该是吃人不吐骨头,杀人不见血光。 从五不娶的丧妇长女,到风光尊荣的诰命大妆 靠的不只是三分运气,还有十分眼光! ———————————— 已有完结书《闺范》~欢迎大家新坑旧坑一起跳~

青铜穗·完结·137万字

世婚

世代为婚,不问情爱,只合二姓之好。 春花般凋谢,又得重生。 一样的际遇,迥异的人生,她知道过程,却猜不到结局。 重生,并不只是为了报复。 重生,并不只是给了她一人机会。 重生,原是为了避免悲剧,让更多的人得到更多的幸福。 ——*——*—— 男主: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女主:嗯,这话好听。不过夫君,金银田产都交给我管理吧? ps:坑品有保证,但是跳坑需谨慎,男主简介里说得很清楚,不喜莫入!

意千重·完结·151万字

富贵荣华

朱门绮户,富贵荣华,她却只是寄人篱下的一介燕雀。 青云之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府天·完结·141万字

复贵盈门

官方简介:父亲被族人陷害入狱,她在洞房花烛夜被夫君害死,重生回十三岁,一切是否还会重来? 当一切涅槃,她要亲手握住自己的人生…… 私家简介:重活一世,她努力改变自己的人生,当一切付出终有回报,唯有身边的他始终让她不能释怀…… 重生之路是锦绣滴,爱情是感人至深滴,女配是深藏不露滴,男主不是背景墙不是冰山脸。 男配让人咬牙切齿,爱憎参半。 教主出品,品质保证。 ************************** 云霓教主新书《掌家娘子》欢迎大家收看支持,书号:3207576 娘子要掌家,谁能阻挡。

云霓·完结·105万字

后福

官场旦夕祸福,后宅勾心斗角。 谁说背负着前世仇恨,今生就不能活得痛快潇洒? 沈家世代相传的除了道貌岸然,恰恰还有一张厚脸皮。 保富贵,谋尊荣! 人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沈雁扫一眼这京城四处锦绣膏梁,笑眯眯袖了手道:谁赢谁有什么要紧?横竖天下是你的,你是我的。 —————————————————— 新书《天字嫡一号》已发布,求支持~~~~~~~~~ 已有完结书《大妆》《闺范》,欢迎跳坑~~

青铜穗·完结·188万字

庶难从命

她是个庶出的小姐,错信骨肉亲情,让她付出了生命。当重生人间,她再次以庶出小姐的身份回到这个地方,有谁还记得那个,为这份繁华命丧黄泉的庶女。 就算困难重重,她也要放手一搏,改变命运,她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庶难从命。 教主出品,品质保证。 ************************** 云霓教主新书《掌家娘子》欢迎大家收看支持,书号:3207576 娘子要掌家,谁能阻挡。

云霓·完结·161万字

生于望族

可怜朱门绣户女,独卧青灯古佛旁。 生于望族,柔顺了一辈子,只落得个青灯古佛、死于非命的下场。既然重生了,她就要坚强,彻底摆脱从前的噩梦! 可是,上一世错身而过的他,为什么总是出现在她的面前?

Loeva·完结·181万字

洛阳锦

凌静姝忍辱负重苟活一世,临死的那一刻才幡然醒悟悔不当初。 如果上天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会对那个男人说三个字: 给我滚!!! -------------- 新书《凤回巢》已经通过审核~\(≧▽≦)/~欢迎老读者们跳坑,收藏推荐留言~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89.7万字

深闺

贤良淑德,却惨淡收场。重生归来,她要做……

弱颜·完结·13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