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豪门小可怜后,她报警了!

穿成豪门小可怜后,她报警了!

三只喵小团

现代言情/已完结

48.6万字

完结于2023-10-2008:54:41
汴梁最尊贵的长公主,她穿越了! 穿成了二十一世纪云家不受宠的“扶妹魔”,还被捆绑家族利益,嫁给了盛家那位残疾的废柴大少爷。 不仅要照顾病重的妹妹,还得替残疾老公处理各种糟心的人际关系。 长公主现学现卖,拒绝各种PUA。 开局就送自家小叔子进局子; 刚见面就给婆婆递法院传票…… 谁敢硬来,那就录音、视频齐上阵,公检法一条龙服务安排上。 你以为她只懂打小报告? NO!NO!NO! 长公主她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 调得了香水,治得了病人。 她左手握银针,右手炫出一把手术刀,笑问:“中医西医各来一套?” 自从盛大少爷娶了她,腿也不残了,性格也不懦弱了,短短几年就收购了盛家。 众人皆以为,郎才女貌成双对,结果长公主她甩出一纸协议,“盛先生,我们离婚吧!本公主要独自美丽!” 某大少爷从此追妻路漫漫,“夫人!钱给你,心给你,命给你,户口本上不能没有你。”

第1章警察救我

“我要求你们医院给2-1床的病人做换肾手术!”

桐城的一家私人医院里,一身高定的男人倚在沙发上,用命令式的语气吩咐着云月。

云月停下手中正在撰写的患者病情报告,将审视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眼前的男人是盛家众星捧月的太子爷——盛厉明。

也是她如今名义上的小叔子。

盛厉明出身贵胄人家,却半点都没有豪门贵公子的涵养,仗着有钱有势就胡作非为,还这般颐指气使的命令她。

这若是放在她们汴梁王朝,她都能直接治他个不敬之罪,赐他三十大板子,让他一个月都下不了床。

可惜,她穿越了。

如今是五千年后,科技发达的现代,人人平等。

盛厉明被她看的莫名有些心头发慌。

他不明白,云月明明穿着最普通的白大褂制服,可通身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古典端庄,从骨子里透着一股上位者的贵气。

每次与她对视,都觉得自己气场矮了一截。

这种感觉让盛厉明十分不悦。

他避开云月的视线,不耐烦的指着跪在一旁哭得梨花带雨的沈柳柳,语气不善的对着云月道:

“看什么看,我让你换肾你照做就是,就用她的肾!”

还不待云月开口,沈柳柳就一把拽住了他的衣角,“不要啊盛总!柳柳爱您爱得都快把心掏给您了,您不能这样对柳柳啊!”

“掏心?”盛厉明就像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玩笑,“你连摘个肾都不同意,还在这里跟我谈掏心?”

“柳柳怕疼……”沈柳柳眼眶洇红,哭得好不惹人怜,“求求您,不要用我的肾……”

“不是有两个肾么,摘你一个又不会死。”

放在平时,盛厉明或许还会为她这副模样打动,可是如今云娇危在旦夕,他满眼满心都是自己深爱着的白月光。

至于眼前这个替身,管她怎么样!

盛厉明冷着脸抽开手,对云月道:“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云月垂下长睫,微微颔首,“我明白了,盛总。”

穿越到这陌生的现代都市已有两个月,云月已然渐渐接受了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她举止优雅的拿出手机,直接拨给了110。

虽然现代医学允许器官移植,但盛厉明的行为,属于强买强卖。

“你好,这里是桐城曙光医院,我要举报这里有人非法移植器——”

“官”字还没说出口,手腕就被人紧紧攥住。

“你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

眼前映出盛厉明狂放不羁的脸,他指着云月的鼻尖骂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堂堂的盛家太子爷!别以为你是我那废物大哥的女人,就能管到我头上。”

云月面无表情地对上他愠怒的眼眸,嘴角泛上一丝嘲讽。

盛家太子爷又如何?

在汴梁,王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盛厉明到底从哪里来的优越感。

面对气焰嚣张的盛厉明,云月狠狠甩开他的钳制,“盛先生,你这样做属于非法器官移植,你有什么话还是留着跟警察说吧!”

现代的律法,她早已烂熟于胸,拿来对付盛厉明这种眼高于顶的法盲,正合适不过。

盛厉明气炸了,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当即就要动手,却不曾想一阵钻心的剧痛从他的手臂上传来。

盛厉明大吼道:“你到底对本少爷做了什么!”

云月低下头,微敛的眼眸里氤氲着松倦,她掸了掸袖口本就不存在的灰尘,淡漠道:“不过是断了你一只手而已,鬼叫什么。”

瞧瞧,盛家太子爷又如何,连她一招擒拿手都招架不住。

“……”

盛厉明蜷缩在地上,痛的说不出话来。

刚刚哭哭啼啼求盛厉明不要摘她肾的沈柳柳,又哭哭啼啼抱着云月的腿,“云医生,求求你放过盛总。”

云月扶额,有些无语。

“姑娘,他要摘你肾,你不必这般以德报怨吧!”

有一个网络热词怎么形容来着?

噢,对!圣母。

她看沈柳柳就挺像圣母的。

场面正僵持着,警察就来了,沉声道:“你们谁报的警?”

“警察。”盛厉明疼的脸色煞白,咬牙指着云月道:“我要举报这个女人!她恶意伤人,把我手臂都打断了。”

“盛总,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才是我的职责。”云月快步走上前去,扶了他一把,“盛总,你说我打断你手臂,有没有证据?没有的话,那就是诬陷。”

盛厉明当即就要伸手举证,却奇迹般的发现自己的手突然好了。

剧痛也随之消失不见。

想到刚刚云月来扶他的举动,狠狠地瞪了云月一眼,“一定是你在使诈!”

云月勾了勾唇,对他不屑地笑了笑。

像盛厉明这种空长身高,不长脑子的富二代,在汴梁只怕是活不过三天,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也就亏的他命好,生在盛家。

随即云月把哭懵逼的沈柳柳拉到警察面前,解释道:

“刚才是我报的警,这位盛先生想强迫沈柳柳摘肾,给他的心上人做换肾手术,这位便是受害者,你们大可向她验证。”

警察面色凝重地问沈柳柳道:“有这回事吗?”

“我、我……”沈柳柳红着眼眶,为难地看了看盛厉明。

她爱惨了盛厉明,又怎么忍心将他亲手送进局子里。

云月看着沈柳柳这副模样,无奈又痛心。

人家都要噶她腰子了,她还能心软,就连云月这个古人都看不下去了。

云月叹了口气,拿出手机,点开了录音播放键,盛厉明狂妄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你连摘个肾都不同意,还在这里跟我谈掏心?”

“不是有两个肾么,摘你一个又不会死。”

自从穿越到现代,云月就发现无数稀奇物什与神奇的功能,没事就爱捣鼓捣鼓。

盛厉明进门之前,她才弄明白手机的录音功能,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

盛厉明脸色一变,正欲抢夺,手腕上就多了一副手铐。

“盛先生,跟我们走一趟吧。”

随即盛厉明嘴里骂骂咧咧的被警察带走。

而沈柳柳两腿一软,瘫倒在地上。

云月以为她是劫后余生太过激动,好心弯下腰去扶她,不料却被狠狠推开。

“盛总!”

沈柳柳对着走廊尽头大哭起来,一张娇美的脸上涕泪纵横。

云月正一头雾水,就感到沈柳柳恶狠狠的目光转到了自己脸上。

沈柳柳拍着地面大声的控诉道:“你没有心的吗?你怎么能这么做!盛总他也是救人心切,你怎么能一言不合就把他送进局子!”

云月张了张口,一时间难以说出话来。

“我不管,你今天必须要给我把盛总救出来!”沈柳柳喋喋不休地对她大叫道,“不然我就投诉你!在网上曝光你们这家黑心医院!我要让你这一辈子都在行业里混不下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真千金被赶出门,豪门大佬掐腰宠

不受宠真千金vs恋爱脑大佬 卿玥二十三岁那年,得知自己竟是豪门林家真千金,可回到林家,才发现她卿玥也比不上那位养女林语的一分一毫。 亲生母亲因为怀疑林语过敏是自己所为,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警告她“你明知小语芒果过敏还拿给她,你想害死她?” 亲生父亲因为怀疑卿玥欺负林语,骂道“你信不信我立刻将你赶出门?” 就连卿玥的亲弟弟,也因为她和林语发生争吵,将卿玥丢在高速路上,警告道“你连小语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我的姐姐只有小语一人!” 甚至在林语不愿嫁人的时候,让卿玥替嫁,嫁给林语自小定下的未婚夫,传言相貌丑陋有暴力倾向的修家大佬。 为了外婆的医药费,卿玥嫁了!但是她没想到,豪门大佬竟是自己肚子里孩子的亲爹! 当众人都在等着看卿玥的笑话,等着她被修家大佬折磨崩溃时,却发现卿玥不仅仅揣了个娃,还被修家大佬宠上天!一出手就是上千万的零花钱,豪车随便开,高定随便买,就连婆婆小姑子都宠她!更别提她那位身家上亿的豪门大佬老公。 说好的相貌丑陋呢?说好的暴力倾向呢?他们只看到宠妻狂魔修先生!

成珍珍·完结·34万字

傅爷的玄学娇妻火出圈儿

新婚当夜,颜臻留下一纸离婚协议,给小白花退位让贤。 谁知五年后她携子归来,被他抵在了墙角,指着自己的脸,“老婆,气消了吗?没消往这儿打。” 商界帝王傅砚誓不娶妻,女人只会影响他赚钱的速度。 结果长辈强塞给他的小妻子,新婚夜留下一纸离婚协议,跑了? 这还得了? 他堂堂第一财阀继承人在新婚夜就被踹,这惊天丑闻要是曝出去,不得被爷爷打断腿? 于是孝顺的傅砚把这事儿一捂就是五年。 小妻子没找到,倒是找到了小妻子生的一对儿双胞胎,他精细养着,终于等到小妻子回来验收成果,“老婆,我今晚是先跪,还是先睡?”

清风林月·完结·58万字

替身觉醒:都豪门了,谁谈恋爱啊

北城的豪门世家都知道,白家有两个女儿,大女儿白悠臭名昭著,小女儿白染干干净净在外读书前途不可限量。 白父白母:“有这样的女儿真是丢脸。” 白染:“我不要这样的姐姐。” 白家:“从此白悠从我白家除名,我白家不要这样品行不端的人!” 白家原以为丢掉一个包袱,却没想到这包袱被众多人惦记着。 神秘组织老大:“好啊,这人你们不要,我可要带走了。” 北城矜贵:“她是我的人,以后见到她记得叫江夫人!” 某位王室的掌权人:“白家是什么家,也配将她除名?” 某位年轻的小少主:“得罪了我的姐姐,就是得罪我,知不知道什么叫后果?” 白悠:“各位消消气。” 一只大手温柔地揉了揉她的头发:“我的好夫人,不要担心,为夫为你出气。”

锦上殿下·连载中·47.7万字

假千金真内卷,全豪门都争着宠我

顾朝朝穿书了。 穿成了一本娱乐文里的糊咖。 后来书中真千金归位,一心只想回到现实世界的顾朝朝开始偷偷努力在女团内卷。 可没想到画风也越变越诡异—— 霸总亲爹:女鹅要出新专辑?投资十亿冲销量! 神医婆婆:网络上那些喷子,绝对能药到病除! 顶流哥哥:空掉所有的档期,我要给妹妹应援! 热情粉丝:不用刻意学唱跳,站那不动就挺好! 柠檬同行:对家干啥啥不行,有颜有钱第一名! 等等...... 本以为事业内卷成如此局面就已经够厉害了,但为何——那位叱咤风云的商圈大佬,此刻竟化身忠犬在她后面追着要亲亲?

朝朝暮欢·连载中·22.5万字

带前夫上娃综,豪门后妈她爽翻啦

【1V1双洁+娱乐圈萌宝+穿书系统+疯狂追妻+打脸爽+甜宠】 时音一穿书,在五百平米大床上醒来,旁边还躺着斯文败类大帅比。 吓得她眼泪从嘴巴里流出来! 可惜,她是个大众雷点,全网黑! 舔顶流,踩小花,没素质,人品差……最后嫁进豪门当后妈。 这老公是她坑来的,父子俩贼嫌弃她! 她要离婚! 但是这系统干嘛总逼她勾引便宜老公啊…… 后来,时音靠自己翻身飞升,直播时,网友最关心神秘前夫到底是谁、为啥离婚? 时音:哦,他那方面不太行。 话音刚落,一道高大身影闯进画面。 男人一把将时音抱起放在自己腿上,满脸委屈:老婆,今年都求复婚68次了,你不同意就算了,怎么还抹黑我?我行不行,你不知道吗? 镜头一黑,网友懵逼,震惊,被女神踹了的前夫竟是……首富凌总?!

江欢喜·完结·40.8万字

被赶出豪门后,假千金她惊艳全球

【女强+马甲+虐渣打脸+微玄学】 【团宠+无逻辑】 十八岁这年,林雾才得知自己是假千金,就被赶出家门。 林家人:你无才无能,品学堪忧,一点都比不上倩倩! 林雾直接离开,没多久见到亲生家人。 本以为是如林家人说的寒酸落魄,不曾想截然不同—— 穷乡僻壤竟是首屈一指的富人特殊区! 普通人家竟是全国首富! 亲妈更是赫赫有名的权威教授! 连哥哥姐姐们都是各个领域的天之骄子! 面对身无名牌、瞧着瘦弱的林雾,他们一脸心疼:雾雾,你受委屈了,以后这些江山都是你的! 林雾随意赚了几个亿,徒手全灭一队雇佣兵,在国际研究所做完实验,又顺便救了个人后,礼貌道谢。 家人们看着她还没掉完的马甲:!!! 而当初被救的俊美男人堵在林雾身前,挑眉低笑:那么大的恩情,当以身相许。 后面跟着的一众手下齐齐捂脸:九爷,矜持呢?!

青山笑谈·完结·146万字

豪门弃妇上娃综后,全网认我当妈

作为一名异界占卜师,温思羽占卜啥啥都不行,乌鸦嘴却是第一名!在惹下大祸后,她被贬凡间,摇身一变成恶毒后妈,在热门娃综上,她的乌鸦嘴“大显神通”: 温思羽:“航航,慢点走,小心摔倒!” 司奕航立刻摔伤了个大跟头,哭成泪人儿; 温思羽:“导演,你选的什么破地方啊?看着就不结实?不会塌了吧?” 临时摄影棚哄然倒塌; 温思羽:“PD,你可小心,别掉河里去!” 跟拍PD“扑通”一声坠河; 温思羽:“我就不该参加这该死的节目,眼皮跳来跳去,总感觉要倒霉!” 这乌鸦嘴狠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只见她‘砰’一声撞电线杆上,头破血流…… 曾经,原主苦心磨练演技、买热搜、蹭热度、砸重金……使出浑身解数都没能在娱乐圈砸起水花;而如今,她仅凭一张“乌鸦嘴”竟成功出圈,火出新高度!

圭唧唧·完结·45.2万字

退圈后大佬火遍全球

【马甲大佬+1V1双洁爽文+双向宠文+异能】  【女主真大佬+从一而终男主】  爆!过气影后峤某人终于宣布退圈了,喜大奔普,全网同庆! 峤卿言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入娱乐圈,出道即巅峰。 年仅十八岁就拿下大满贯,成为人生赢家。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生赢家,突然性格大变,在花一样的年纪,全网喷,变成了妥妥的过气的明星。 二十二岁,峤卿言归来;宣布息影! 于是,过气影后,宣布息影后,开始轰炸整个娱乐圈。 记者一:不是说她退圈了吗?我怎么在顶级颁奖礼现场看到她了。 颁奖官方:峤小姐是我们这次专门请来的很重要的颁奖嘉宾! 记者二:她不是退学入圈吗,不是说她是文盲吗?怎么会出现在顶级学府的讲座上。 顶级学府:双学位博士,最年轻的教授,在你们眼里是文盲? 记者三:不是说她息影后就默默无闻离开了京都,回了乡下种田了吗?怎么会出现在京都顶级的酒店剪彩仪式上! 京都某酒店:那是我们老板! 记者四:她怎么和影帝在一起,她是不是想蹭热度重回娱乐圈圈钱呀。 某影帝:你们搞错了,是我想蹭蹭她的热度。 于是全网疯了,整个世界都变了…… 【女主是快穿者。真大佬。】 【本文架空!】

上分少女·完结·109万字

惊!隐婚娇妻竟然是大佬

惊!京都第一大家族战家大少爷竟然官宣了,那个曾经大闹他订婚宴的乡巴佬竟然是他隐婚了十年的妻子。 认回老公的唐子念觉得自己草率了,本来都当了十年的咸鱼了,却因为要认老公把自己那些捂的死死的马甲给暴露了,她真是欲哭无泪。 还有这个人前一张脸人后一张脸的男人真的是战秦川吗?身处神坛的人不是应该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吗?怎么到了她这里倒像是求撸毛的猫咪? 【小剧场】 战秦川冰冷着脸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训斥着下属,听到助理说唐子念来了,立刻换了一张脸。 连忙起身:“老婆坐,凳子我已经给你捂热乎了。” 唐子念看着战秦川的样子,似笑非笑的说到:“战少这是做什么?我只是来谈合作的。” 战秦川的内心独白:哭嘤嘤,老婆不原谅他了,奔赴火葬场也是他活该,谁让他把自己的老婆给忘记了呢。

慕婉仪·完结·56.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