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神医暴露身份成为万人宠

离婚后,神医暴露身份成为万人宠

紫薯派

现代言情/连载中

152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1322:37:18
姜楚湘高烧昏迷的时候,丈夫邬绍寒在跟人约会,小姑在开party,婆婆以害怕被传染为由避开了。 既然她对他的好,他不珍惜,她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谁还不是娇娇贵贵的小公举了。 姜楚湘恢复自己的神医身份,瞬间在华国引起轰动。 京都郝家家主亲自给她撑腰。 身家千亿的霸道女总想收她做干女儿。 他,神秘的神算者,温润如玉,甘心做她的护花使者,为她下厨做羹汤,为她捏肩又捶背,还为她挥金如土,打脸宵小。 后来,婆婆冠心病复发,前夫偏头痛难愈,千方百计寻找那个神秘的姜神医,却发现他们要找的人,竟然就是他们曾经万般嫌弃的姜楚湘。 一家人后悔莫及,想要复婚。 顶级大佬联合发话:晚了,你们连姜神医的一个脚趾头也配不上!

第一章离婚吧,邬绍寒

“我们离婚吧,邬绍寒。”

姜楚湘高烧昏迷的时候,丈夫邬绍寒在跟人约会,小姑在开party,婆婆以害怕被传染为由避开了。

*

富锦春的豪华别墅,姜楚湘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

她得了甲流,不过她本身是医生也没当回事。

可是偏偏这次她修行的古武内息爆乱提前发生,两害相加,半夜开始她一下子窜起高烧,整个身体就跟火炉一样,烧得她嘴唇干涸。

早上醒来撑着量了耳温,一看四十点五度,躺在床上但是按了佣人铃铛,半天都没人应答。

她犹豫了很久,还是拨通了邬绍寒的电话。

她平时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也知道邬绍寒怕麻烦,往常不论什么难处,她都可以自己消化自己解决。

但,人都有脆弱的一面,在她生病的时候,她还是希望自己的丈夫能够陪着她。

电话响了,又断了。

断了她又打过去。

直到她打第三遍的时候,电话才被接了起来。

“什么事,我很忙。”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冷,也很不耐烦。

这就是她嫁了整整两年的丈夫,邬绍寒。

“我------发高烧了。”姜楚湘有些慌乱地说,她本来不是这样的性格,但不知道为什么,嫁给他就变成这样了。

大部分时间也都是她去迁就他的习惯,去琢磨他的爱好,去细细推敲他每一句话后面的情绪。

若不是这一次甲流又遇上她体内内息爆乱,她的身体实在忍受不住,她不会打电话向他求救,毕竟他公司确实很忙。

“我头好痛,绍寒,家里没有一个人。”姜楚湘哑着嗓子艰难地说。

四周静悄悄的。

邬绍寒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温度,“嗯,妈说你昨晚发烧了,但是你也知道妈妈有冠心病,万一你传染给她怎么办。早上我就让她去市区住了。”

姜楚湘一怔,原来婆婆裘红英是知道她发烧了啊,这是故意避开去的。

说起来,裘红英确实有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她平时折磨人的方式,就是不停地说自己心口痛,冠心病发作了,每次都是姜楚湘陪着她往医院跑。

但裘红英不敢西医手术,又看不上中医,到了医院,也不过是跟医生磨嘴皮子,东问西问,不要任何治疗。

姜楚湘会古医,悄悄地替裘红英药熏调理,已经调理地差不多了,粥样硬化斑块消除,只是因为血管曾经长过斑块,还有些后遗症,偶尔血管会抽罢了。再调理一段时间,裘红英就能痊愈了。

但没想到,姜楚湘付出了那么多,她才高烧一次,裘红英就躲开了。

姜楚湘央求道:“绍寒,那你能不能回来陪陪我啊。我真的很难受。”

没想到对方却直接拒绝了她。

“不过是发烧而已,你自己去药店买点退烧药吃一下不就好了。我在海市出差。”

邬绍寒分明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绍寒------”姜楚湘的话还没有说完,对面的电话就挂了。

姜楚湘睁着眼,看着手机屏幕暗下去,她的眼前也一片乌黑。

怎么会这样呢,两年前,五年前,每次她内息紊乱高烧,都是他亲自陪着她的,否则她不会对他产生依赖和喜欢。

而且明明是他向她求的婚,但为什么结婚之后,他就好像变了一个人。

姜楚湘真的想不通,这才结婚不到两年,到底她哪里不好,对方变得这么冷漠,又气又难受直接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晚上六点多了,她昏迷了一天。

这时候迷迷糊糊听见楼下有很吵闹的音乐声,动次打次,她们在蹦迪,嘻嘻哈哈的吵闹声,高跟鞋踏在地板上的邦邦声。

姜楚湘猜测那是邬绍寒的妹妹邬邵倩又在开party。

毕竟是豪门千金,最不缺的就是娱乐,隔几日就要呼朋唤友在家里喝酒蹦跶一番。

她今天生着病,那嘈杂的声音就好像锤子,一下一下地向她脑袋砸过来,砸得她头痛欲裂。

姜楚湘本应该忍耐,在平时,她确实是忍耐。

但今天,她脑袋真的快炸裂了,勉强提着一口气,给邬绍倩打电话。

她想让邬绍倩轻一些,她还没开口,邬绍倩霸道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传出来,“姜楚湘,你在哪里躲懒?还不快点出来帮我们拿酒,顺便打扫卫生!有人吐了。”

姜楚湘怔了怔,这个家不是没有佣人,但邬绍倩还是更喜欢指挥她做佣人该做的打扫的活,像个女王一样,显然指挥姜楚湘,比指挥佣人,更让她有虚荣感。

“快一点啊。”邬绍倩催促道。

紧接着,便听见邬绍倩谈笑自若地跟她朋友道,“来了,马上就来打扫。哎呀,什么嫂子,她就是一块破抹布,哪里脏擦哪里,就她那出身,比我们家佣人都不如。”

“呵,要不是当年她使那种下三滥的手段,我哥怎么会娶她。”

“我哥当然不可能爱她,这种人给我哥提鞋都不配,烂抹布。”

这时候,有同学提醒邬绍倩,手机还在通话呢。

邬绍倩道:“放心好了,姜楚湘不知道多喜欢我哥呢,她是离不开我哥的,即便打她一巴掌,她也不可能跟我哥离婚!”

其实这些话,邬绍倩这个小姑子经常说。

姜楚湘以前觉得可能姑嫂是天敌,小姑子看不惯嫂子也是正常,从前她也不怎么在意。

但今天她却觉得格外刺耳,格外难受,恍惚中又听到一句。

“再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其实我哥,是有个喜欢的前女友的,我哥用情很深的,说不定这时候就跟他前女友在一起呢。”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听到这话,姜楚湘整个人都呆住了,正想打电话过去问个清楚,电话又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是邬绍寒打过来的。

姜楚湘病得虚弱的手指按下接通键,尚未来得及开口,却听到冷冰冰的命令。

“姜楚湘,你这个邬家的媳妇是怎么做的,妈妈在丽景苑的房子冠心病犯了!你赶紧把药先送过去。”

姜楚湘的嗓子像风干了的沙漠一样,几乎发不出声音。

刚刚她还抱着一点点的希望,为他找借口,因为他是微科的总裁他忙,因为他是男人所以粗心,但就这一句话,把她升起的希望一棒子打了回去。

邬绍寒粗暴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喂,姜楚湘,你听到没有?”

就在这时候,对面一个微弱的女声传了出来,“绍寒哥哥,你在跟谁打电话呀,是公司里有事要忙吗?”

便听邬绍寒的声音柔了柔,“你还病着呢,盖好被子不要吹风。”

姜楚湘忽觉内心有一根弦“啪”地一声断掉了。

耳边回荡着他妹妹的话:“其实我哥啊,是有个喜欢的前女友的,我哥用情很深的,说不定这时候就跟他前女友在一起呢。”

一时间,姜楚湘如坠冰窟,原来邬绍倩说的竟确有其事,是她瞎,还总以为邬绍寒对她有感情。

“邬绍寒,你还爱我吗?”

她对他问出这个问题。

固然,她嫁给他,是因为她爱上的他,以前她觉得,只要他也爱她,那么,她什么都无所谓,她可以为她忍受婆婆的刁难和小姑的无理取闹,她什么都顶得住。

但她也是有自尊的,假如他不爱她,在她生着病的时候对她漠不关心,甚至还在别的女人那里。

那么,她可以,义无反顾地离去。

邬绍寒好似不耐烦了,冰冷的语气:“姜楚湘,你不要没事找事。”

没事找事?

平时在邬家什么事都是她自己抗下来了,然而现在她生病了,在这种时候,她想要丈夫的一个关心,一点点陪伴,都做不到,她连要一个答案的权力都没有了?

“呵,邬绍寒,还是说,从头到尾,你都没有爱过我?”

她想要一个答案,毕竟,两年前,是他亲口向她求的婚。

可是自从结婚之后,他就把她扔在邬家,不闻不问,就像她是一个工具人。

她为他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嫁入邬家,为他努力讨好婆婆伺候小姑子,只为做个好贤内助,让他放心在外面打拼。

他对她那么冷淡,她还以为是公司繁忙,而他本身性格也冷清话少。

“姜楚湘!”那边疾言厉色,声音中透着重重的愤怒。

即便他没有说什么,她也知道答案是什么了。

今天她这一场病,彻底让她看清楚了,这个男人根本不爱她。

她用指甲用力地掐着自己的掌心,让自己不要晕过去。

“我们离婚吧,邬绍寒。”

离婚吧,邬绍寒。

在这婚姻中的两年,不管邬绍寒对她多么地冷漠,婆婆和小姑多么地苛责,她也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

因为她觉得既然嫁给他,那便做好了承受着一切的准备,她也完全可以顶得住。

但假如他不爱她的话,那么她忍受这一切毫无意义。

那就结束吧,无所谓,她不是输不起的人。

姜楚湘说罢,不等邬绍寒回话,就挂了电话,没有意思犹豫,按下另外一个记在脑子里的电话号码,整整两年都没有联系过的电话。

“郝老先生,我出了点事,能来接一下我吗?我的地址是------”

姜楚湘撑着一口气,说出了别墅的地址。

尽管是两年没有联系,郝老爷子在接到电话的三十分钟之后,就带着秘书和保镖赶过来了。

“怎么让你一个人在这里?邬家的人全都死光了吗?他们家没有一个佣人吗?”当秘书迟永凤在楼梯口扶起摇摇晃晃的姜楚湘,看着她带着病还勉力地自己一个人走下楼梯,迟永凤忍不住气得骂人。

邬家当然是有佣人的,还不止一个,看着忽然闯进来的四五名黑衣保镖,都被吓住了。“她------她得了甲流,靠近她会传染的。”

显然这些佣人都是看菜下碟,因为平常邬家的人对姜楚湘轻视,所以她们也不把姜楚湘当一回事。

迟永凤双手撑着姜楚湘的腋窝,将她搀扶起,心中的气无法平息,“你们这些混蛋,就不能先把人送医院吗?”

郝老爷子看着被高烧烧得口唇干燥、两颊通红的姜楚湘,虚弱的样子,把他心疼坏了,然而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郝老爷子白眉紧皱,“怎么会搞成这样?”

姜楚湘咬唇,“内息出了点乱子,帮我准备一个安静可以修养的地方。”

“好的。”郝老爷子没有一丝犹豫,便答应了。

姜楚湘在迟永凤的搀扶下艰难地走出了邬家别墅,这个困了她两年青春的地方。

一辆豪车迈巴赫停在门口。

郝老爷子亲自为她打开车门。

姜楚湘叹息一声上了车。

当邬绍寒从海市回到安城,来到自家别墅门口的时候,就看到这一幕。

姜楚湘坐上了一辆他不认识的车子,一个男人的车子,邬绍寒只看见一个老头儿的背影,一头银发和微驼的后背。

然后,黑色的迈巴赫启动了,在邬绍寒面前绝尘而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捡到大佬后我马甲掉了

陆有希从村姑到林氏集团总裁,兢兢业业到38岁过劳死,死前才知道自己那废物丈夫给自己戴了绿帽子,还在外有了孩子。再次醒来重回18岁,面对重男轻女尖酸刻薄的爷奶,老实本分却愚孝的父亲,软弱好欺但疼爱儿女的母亲,被自己冷待却仍旧爱她的弟弟。 陆有希这辈子要带着家人摆脱那些吸血的亲戚,让弟弟摆脱残疾的命运,远离废物前夫,换个活法。 没想到,这次没了废物前夫,竟然在路边捡到一个来头更大的。 废物前夫:“陆有希,你那丈夫一个村夫,连大学都没考上,你跟他在一起有什么好日子过。” 话音刚落,一辆宾利停在陆有希身旁,司机下车躬身:“夫人,家主等您回家吃饭。” “那个车牌号,是周家的车!” “那是周家家主的车?!” “他刚叫陆有希夫人?” 周家家主,村夫? 开什么玩笑! * 帝都二代圈。 “听说晏哥带了一个村姑回来?” “还有说那个村姑是晏哥媳妇儿的,你说好笑不好笑?” 管家:“家主,夫人回来了。” 富二代1号:“京大才女,陆有希?” 富二代2号:“A股传说Hope神!” 富二代3号:“爹!” 周殊晏:“认识一下,我妻子,陆有希。”

恍若晨曦·完结·117万字

真千金被赶出门,豪门大佬掐腰宠

不受宠真千金vs恋爱脑大佬 卿玥二十三岁那年,得知自己竟是豪门林家真千金,可回到林家,才发现她卿玥也比不上那位养女林语的一分一毫。 亲生母亲因为怀疑林语过敏是自己所为,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警告她“你明知小语芒果过敏还拿给她,你想害死她?” 亲生父亲因为怀疑卿玥欺负林语,骂道“你信不信我立刻将你赶出门?” 就连卿玥的亲弟弟,也因为她和林语发生争吵,将卿玥丢在高速路上,警告道“你连小语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我的姐姐只有小语一人!” 甚至在林语不愿嫁人的时候,让卿玥替嫁,嫁给林语自小定下的未婚夫,传言相貌丑陋有暴力倾向的修家大佬。 为了外婆的医药费,卿玥嫁了!但是她没想到,豪门大佬竟是自己肚子里孩子的亲爹! 当众人都在等着看卿玥的笑话,等着她被修家大佬折磨崩溃时,却发现卿玥不仅仅揣了个娃,还被修家大佬宠上天!一出手就是上千万的零花钱,豪车随便开,高定随便买,就连婆婆小姑子都宠她!更别提她那位身家上亿的豪门大佬老公。 说好的相貌丑陋呢?说好的暴力倾向呢?他们只看到宠妻狂魔修先生!

成珍珍·完结·34万字

傅爷的玄学娇妻火出圈儿

新婚当夜,颜臻留下一纸离婚协议,给小白花退位让贤。 谁知五年后她携子归来,被他抵在了墙角,指着自己的脸,“老婆,气消了吗?没消往这儿打。” 商界帝王傅砚誓不娶妻,女人只会影响他赚钱的速度。 结果长辈强塞给他的小妻子,新婚夜留下一纸离婚协议,跑了? 这还得了? 他堂堂第一财阀继承人在新婚夜就被踹,这惊天丑闻要是曝出去,不得被爷爷打断腿? 于是孝顺的傅砚把这事儿一捂就是五年。 小妻子没找到,倒是找到了小妻子生的一对儿双胞胎,他精细养着,终于等到小妻子回来验收成果,“老婆,我今晚是先跪,还是先睡?”

清风林月·完结·58万字

重回高考前,学霸娇妻狂赚五百亿

【重生+空间+全员火葬场】 前世宋依棠被人设计嫁给渣男,难产而死,死后还被婆婆当作商品售卖,落得个惨死的结局。 重生回到高考前,她果断分家跳出魔窟,再手撕前世恶毒婆婆。 绑定学霸系统,冲刺高考。 拥有空间和名师网课资料的她,内卷所有人,从白天学到黑夜。 从籍籍无名到名列前茅,引得高三所有差生眼红,众人:跪求大佬开个补习班! 考上名牌大学后,她名声大噪。 软弱无能的母亲:妈错了,我应该听你的! 好吃懒做的弟弟:姐,我求你帮我,我也想上大学! 虚荣自私的父亲:爸给你跪下,你可是我们家的荣耀啊!

兔锦·完结·38.3万字

真千金回家后,靠鉴宝嘎嘎赚钱

(已完结)顾笙笙穿越平行时空,开局就是给陆家冲喜的“真千金”。 本以为手握烂牌,谁知道绑定了【鉴宝系统】,还拥有了面板属性。 第一天,瑞市直播赌石,直接从专家手里捡漏糯种全绿翡翠,日赚三十万! 第二天,废品市场捡漏,意外发现生锈的茶壶文物,修复后日赚三百万。 第三天,地摊市场淘到老式诺基亚,内存卡竟然有犯罪视频?她协助破案,并得到一千万赏金。 第四天,她被迫送到异国,在佤邦鉴宝,怒赚三个亿,并利用系统帮忙解救被骗少男少女几百个,并一举拿下犯罪团伙。 第五天,辗转异国旅游,送流落异国、那些被盗的文物回家。 第六天,建立私人博物馆…… …… 此时,私信消息络绎不绝: 九林警方点赞顾笙笙! 玉兴警方关注顾笙笙! 瑞市警方点赞顾笙笙! —— 就在笙笙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的时候,接受采访:作为一个成功女性,你觉得好老公的标准是什么样? 顾笙笙:有钱,不回家还早死;像我早死的老公一样。 就在这时,她那个“早死”的首富老公陆时景回来了…… 陆时景(拿出健康报告):老婆,身体健康,体能很好。

棒棒小可爱·完结·61.8万字

被赶出豪门后,假千金她惊艳全球

【女强+马甲+虐渣打脸+微玄学】 【团宠+无逻辑】 十八岁这年,林雾才得知自己是假千金,就被赶出家门。 林家人:你无才无能,品学堪忧,一点都比不上倩倩! 林雾直接离开,没多久见到亲生家人。 本以为是如林家人说的寒酸落魄,不曾想截然不同—— 穷乡僻壤竟是首屈一指的富人特殊区! 普通人家竟是全国首富! 亲妈更是赫赫有名的权威教授! 连哥哥姐姐们都是各个领域的天之骄子! 面对身无名牌、瞧着瘦弱的林雾,他们一脸心疼:雾雾,你受委屈了,以后这些江山都是你的! 林雾随意赚了几个亿,徒手全灭一队雇佣兵,在国际研究所做完实验,又顺便救了个人后,礼貌道谢。 家人们看着她还没掉完的马甲:!!! 而当初被救的俊美男人堵在林雾身前,挑眉低笑:那么大的恩情,当以身相许。 后面跟着的一众手下齐齐捂脸:九爷,矜持呢?!

青山笑谈·完结·146万字

她马甲还没掉完,全球都轰动了

【双强互扒马甲,甜燃爽,1V1双洁,背景架空,娱乐圈,微玄幻!】 澜希因受伤意外沦为任人鱼肉的小可怜。 帝京贵妇圈:听说帝京萧家那个活不过二十七,不近女色的萧三爷从外面带回来个小妖精,还安置在了自家别墅。 帝京名媛圈:哪里来的野丫头,还敢妄图攀附萧三爷,这是想谋夺遗产?凭她也配! 后来,网友疯狂骂她不自量力只知道炒作倒贴,劣迹斑斑,造谣她私生活混乱…… 就在澜希被全网骂滚出娱乐圈,人人喊打的时候。 国际影帝:有什么冲我来,别欺负我亲妹! 医学研究院:神医,求您莅临指导,给我们一次学习的机会吧! 殿堂级歌手:小友,你什么时候有空给我写歌啊? 科技协会:祖宗,您能别在娱乐圈荒废光阴了吗? 医术、围棋、国画、电竞、设计、赛车、隐世古族…… 各界大佬蜂拥而至,纷纷前来求她亲临指导。 某位被传时日无多的爷,终于坐不住了,忍无可忍地将人大庭广众之下壁咚在怀,宣誓主权:“我老婆也是你们配抢的?”

雅痞酒中仙·完结·90.1万字

重生八零神医,功德在线加一

23世纪医学世家传人乔婉月穿越到了80年代,别人是白富美,她却是肥穷挫,还被婆家当成移动血库?离婚,必须离婚。 谁知恶毒婆婆说:女儿生二胎还要输血,啥时候女儿生了大胖小子,啥时候才能离婚,还厚颜无耻惦记她家一亩三分地。 更要命的是,便宜丈夫看到蜕变成绝代佳人的乔婉月,竟不舍得离婚了…… 乔婉月大怒,一脚踹翻便宜丈夫,摇身一变,成为千金难请的赤脚神医…… 意外获得盲盒系统,乔婉月开启了救人开盲盒的征途。 系统:接生成功,母子平安,功德值可开三次盲盒。 乔婉月:金块,古董,百年血玉,要发达了。 尝到甜头的乔婉月找到发家致富的渠道,救人上瘾,门诊一开,成了赤脚医生,各种有钱有势的人登门造访,一掷千金。 乔婉月救人救到手抽筋,山上采药却踩到山疙瘩,以为会被炸成粉末,谁知遇到个退伍回来的魏城英雄救美。 系统:魏城体内有子弹残片,治疗难度等级8,成功取出,可开启高级盲盒一次。 乔婉月:呵呵,高级盲盒开出一盒23世纪健胃消食片,嗯,不生气……原地毁灭吧! 后来,乔婉月被魏城抵在墙上,男人拿着红本本,炫耀着千辛万苦得来的媳妇…

尹家老六·完结·65.1万字

惊!隐婚娇妻竟然是大佬

惊!京都第一大家族战家大少爷竟然官宣了,那个曾经大闹他订婚宴的乡巴佬竟然是他隐婚了十年的妻子。 认回老公的唐子念觉得自己草率了,本来都当了十年的咸鱼了,却因为要认老公把自己那些捂的死死的马甲给暴露了,她真是欲哭无泪。 还有这个人前一张脸人后一张脸的男人真的是战秦川吗?身处神坛的人不是应该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吗?怎么到了她这里倒像是求撸毛的猫咪? 【小剧场】 战秦川冰冷着脸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训斥着下属,听到助理说唐子念来了,立刻换了一张脸。 连忙起身:“老婆坐,凳子我已经给你捂热乎了。” 唐子念看着战秦川的样子,似笑非笑的说到:“战少这是做什么?我只是来谈合作的。” 战秦川的内心独白:哭嘤嘤,老婆不原谅他了,奔赴火葬场也是他活该,谁让他把自己的老婆给忘记了呢。

慕婉仪·完结·56.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