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替嫁后,残疾王爷被气得乱跳

医妃替嫁后,残疾王爷被气得乱跳

红豆包

古代言情/连载中

42.6万字

更新时间:2024-01-0723:52:07
上一世惨死,那个坐在轮椅上的俊美男子,为她收尸。 意外重生,她为报恩,冲喜嫁给了他。 一举得双男,全相府都把她宠上了天。 “夫人,大少夫人说要把花园里的花拔了,种瓜种菜。” “啊?儿媳说的啊,那必须拔了,去问问要种什么,先把种子备上。” “老爷,大公子逛青|楼,被大少夫人抓住了,说要带着小少爷和离。” “请家法,老子今天要替天行道,灭了逆子!” “柳姨娘,大少夫人又生了。” “去把我的保养秘笈取来,定要让大少夫人恢复的比那个狐狸精还要迷人!” ****** 某男手里抱着一个,身后拖着俩,风中凌乱……明明是他的媳妇,怎么那么多人抢! PS:(身心双洁,放心入坑!)

第1章换婚

瀚朝,京城云府——

云苧似桃花颜色的唇瓣,浅抿了一口花草茶,草药香带着丝丝凉意,顺喉而下,散了些许心中的燥热烦闷。

“相府大公子杨轩凌不是二妹妹喜欢的吗?怎么忽然就给我了?”纤细粉腻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杯沿,声音柔婉欲滴。

刘妈妈打量着出落得温雅秀美的云苧,虽说这位大小姐的相貌,比二小姐差了两分惊色艳丽,但多了三分端庄贵势,而这才是那些名门望族所喜欢的儿媳人选,太过艳丽反而不美。

大小姐终究是可惜了,谁让她不是从夫人肚子里出来的。

“相府那边也是中意大小姐的生辰八字。”

“先不说我,不知妹妹说定的是哪家?”云苧问道。

“这……”刘妈妈笑了下,讪讪道:“平阳侯府。”

平阳侯府,是云苧的亲生母亲也是云府前夫人姜氏,在生前为她定的婚约。

“呵~”云苧轻笑了一声,带了一丝嘲讽,“原来如此。看来相府大公子在战场上废了双腿的事,属实了。”

刘妈妈表情微微一僵,不知哪个贱蹄子把这话递给她了。相府大公子前几日回京,下马车时是被人抬回府邸的,只是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便是夫人也是花了些手段才打听到的,相府大公子……腿废了!

不然,这顶尖儿的权门望族,岂是一个有名无权的平阳侯府三公子能比的。

“大小姐还是安心待嫁。”

“我知道了。”

刘妈妈有些意外,还以为她会闹腾一番,毕竟原本属于自己的好婚约没有了,换成了一个看似风光实则要守活寡的下等婚事,若是她,肯定不依的。

云苧又喝了一口茶,“只是嫁妆,我要我母亲备下的那些,少一样,我都不答应。”

“我会禀明夫人。”说完,刘妈妈不再逗留。

云苧送她到门口,神色淡定如常。

只是在她把门关上,落闩后的一瞬间,整个表情倏然变了!

一抹诡谲的笑容,浮现在她脸上。

很好!

这一世和上一个世没有任何改变,云夫人依然换了她和云荛的婚事。

上一世她因为不同意改换婚约,最后被云夫人下药,以得了失心疯,送到姑子庙。在那里,她受尽了折磨,如坠地狱深渊。

所谓的姑子庙,竟然是一处肮脏不堪的暗门子,白天烧香拜佛,夜里柳户花门。

为保清白她只能用破瓷片,亲手一道一道划花了自己的脸还有身体,处处瘢痕,皮无全肤。也因此,没少遭受管事尼姑的毒打辱骂。

可就算已经丑陋如鬼,还是遇到了变态禽兽,绝望之下,她与对方同归于尽。

死后,她的灵魂充斥着冤屈忿恨,成了厉鬼,无法开姑子庙。

直到她看到一个五官精致俊美,宛如谪仙的男子,他坐在轮椅上,脸色有些病白,每次咳嗽,帕子上都或多或少的染血。他带着一支铁血悍戾的军队,进了姑子庙,把里面的尼姑都抓了起来,抗令者斩立决,其中就有折磨过她的尼姑们。

而她惨不忍睹的尸体,也被找到。

看着她的惨象,男子满目怜悯,轻轻的把手里只边角处带了一丝血迹的巾帕盖在了她的脸上,入土为安!

她早已被怨恨冰封的心,竟因他的举动,生出了一丝暖意,厉魂在消融——若有来生,她定然结草衔环报答他这一份善意。

没想到,她真的有‘来生’……

相伴‘来生’的,还有一个奇迹!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退婚后,她竟揣着崽穿喜服嫁皇叔

重生后,顾卿洛高调退婚,挺着孕肚转身嫁给令人闻风丧胆的修罗皇叔 打脸渣男,狠虐贱女,创办商行,重振师门…前世所有的苦难,今生加倍讨回!  渣男求饶:“洛洛,我错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顾卿洛:“叫皇婶!” 假闺蜜求情:“洛洛,我是你最好的姐妹啊……” 顾卿洛:“叫皇婶!” 有修罗皇叔当靠山,顾卿洛这一世活得潇洒恣意 敌国君王慕名而来:“敢问姑娘,你家孩子缺爹不?” 修罗皇叔大手一挥:“出兵,灭了他的国!” 武林盟主献上盟主令:“姑娘若愿意,整个江湖都你的!” 修罗皇叔冷笑:“江湖算什么?整个天下都是我送她的聘礼!”

卿云·连载中·47.4万字

休了前夫后我成了郡王妃

武安侯爷年仅二十二,是本朝最年轻的侯爷,官拜礼部侍郎,前途无量。 陆宛芝身为武安侯夫人,乃是长安人人羡艳的命妇。 出嫁三年。陆宛芝将侯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可夫君一心全在外室女身上,不愿踏足她房门半步。 外室生子,夫君还想将外室子记在她的名下。 陆宛芝一纸养外室诉状递到长安府尹,休了武安侯。 长安府衙门前,武安侯恶狠狠地盯着陆宛芝:“和离之后,本侯想娶哪个贵女就能娶,倒是你,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做续弦了,还有哪个世家年轻公子愿意娶你?” 陆宛芝一身轻松道:“这就不牢侯爷费心了。” 和离后,长安人人笑话陆宛芝。 “不过就是侯爷疼爱外室而已,这外室终究是外室,这点肚量都没有。” “和离之后可是下堂弃妇,再想要嫁为侯爷做侯夫人可就难了。” “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了。” 陆园内,楚小郡王楚楚可怜,“芝芝,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身份?” 陆宛芝,“等你考上状元的时候。” 素来不学无术的楚小郡王,一心为爱考状元。

五月柚·完结·94.9万字

傅爷的玄学娇妻火出圈儿

新婚当夜,颜臻留下一纸离婚协议,给小白花退位让贤。 谁知五年后她携子归来,被他抵在了墙角,指着自己的脸,“老婆,气消了吗?没消往这儿打。” 商界帝王傅砚誓不娶妻,女人只会影响他赚钱的速度。 结果长辈强塞给他的小妻子,新婚夜留下一纸离婚协议,跑了? 这还得了? 他堂堂第一财阀继承人在新婚夜就被踹,这惊天丑闻要是曝出去,不得被爷爷打断腿? 于是孝顺的傅砚把这事儿一捂就是五年。 小妻子没找到,倒是找到了小妻子生的一对儿双胞胎,他精细养着,终于等到小妻子回来验收成果,“老婆,我今晚是先跪,还是先睡?”

清风林月·完结·58万字

继室娇又软,侯爷不禁撩

【先婚后爱+医术异能】【阳光明媚甜包X偏执阴郁权臣】 穿越就入洞房,夫君昏迷不醒,渣男身边一躺。 身中一刀的沈岚岁:“妙。” 见过地狱难度开局,没见过直接开地狱的。 * 末世战死后再睁眼,沈岚岁穿成了克妻阎王陆行越的继室,人人都道她命不久矣。 更有甚者下注赌她活不过一个月。 沈岚岁微笑:“别急,肯定能活到你们坟头草三尺高。” 既来之则安之,她不仅要活得长长久久,还要活得光明灿烂。 富商,神医,一品诰命,百姓奉她如神明。 致富,治病,翻云覆雨,天子请为座上宾。 也有人咒她风头太盛,夫君早晚离心。 谁料第二日就传出那冷面阎王佛前叩拜的消息。 陆行越于晨光中虔诚俯首:“再拜陈三愿:一愿夫人千岁,二愿此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注:男主有前妻但双洁,具体原因见文

花之挽·完结·44.5万字

嫁给残疾首辅后,我靠空间养崽崽

简清羽穿到同名同姓农家女新婚这一天,她很快就接受了穿越这件事。 古代生活虽然艰难,跟末世比起来轻松多了。 从此她担起了养家的重任,照顾残废的相公,照顾对她防备的孩子们! 日子一天天过去,村里看热闹的热闹没有看到,反倒是顾燕北从残废的废人忽然有一天好了,一路科举而上,最终走到了首辅的位置。 四个儿子聪慧过人,再父亲得教导下,母亲的照顾下,成了各个领域的大佬! 一家幸福美满安康!

天使归来·连载中·97.9万字

将军府落魄?无所谓,夫人会出手

新婚第一天,苏简在一阵哭泣声中醒来。 “呜呜……小姐,将军……将军怎么就在今天出征了呢?” 苏简看着蹲在她床前哭的伤心的小丫鬟,有点儿懵。 “小姐自幼娇惯,如今偌大的将军府,连个主事的都没有,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苏简一阵头疼,但紧接着是接受后的欣喜,男人不在,上无婆母,下无姑嫂,唯有一个三四岁左右的小叔。虽说这将军府有些破,家里还穷!且还有好些人等待着被养活……但没有关系,搞钱而已嘛,她最喜欢的就是搞钱! 一年后: 将军府变了模样,将军府周围的田地,庄子,纷纷丰收。 两年后: 众人常常口提将军变成了话里话外都是我家夫人。 四年后: 人人只认将军夫人。 战詹近乎三年多的时间没有接到过家信,如今战事了却,他总算是带着赏赐荣归故里,寻思着让大家能一起过上好日子,但……眼前繁华的街道,面前高耸门庭的大户,当真是他的? “让让,你挡着我们夫人的路了。” 战詹让开了道路,见小厮开道,一个丫鬟搀扶着着苏简下了马车。虽多年未见,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的妻子,他正准备开口,不想……见苏简正抚摸着她的肚子,一脸慈爱。 “嫂嫂,我有小侄儿了吗?” 一声童言,瞬间震的战詹浑身僵硬,瞳孔瑟缩。

圆加·完结·51.5万字

退婚后,前任他叔对我疯狂爱慕

(新书《嫁给权臣后,女配被娇宠了》已开,多多支持哦~陶夭一朝穿越,成了媚色天成,艳绝天下的陶四小姐,未婚夫为另攀高枝,以她不够端庄贤淑为由,上门退婚。 陶夭当着渣男的面,霸气地撕毁了婚书不说,扭头便嫁了陆家掌权人陆九渊,成了国公夫人。 从此,渣男见了她,只能矮下身段,唤她一声婶娘。 某日,陆九渊在书房办公,下人来禀,“国公爷,夫人砸了人家酒楼。” 陆九渊顿了下,淡淡道:“小丫头罢了,不懂事,赔!” “国公爷,夫人打爆了尚书大人家公子的头。” “死了么?” 下人:“……” “还有事?”陆九渊不耐。 下人咽了咽口水,“夫人、夫人跑了?” “跑了是何意?”陆九渊淡然的神情终于变了。 “夫人、夫人说国公不是男人,她不要跟您过了。”下人顶着脑袋落地的风险,结结巴巴地回禀。 “咔嚓!” 回应下人的是,某个男人生生折断的毛笔。 待下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陆九渊已经风一样地走了。 当晚,陶夭便体会了一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滋味。 翌日,她扶着腰从陆九渊屋里出来时,怒声大骂,是哪个八婆造谣的? 呜呜,太凶残了! 陶夭悔不当初! (这是一个很甜很甜的故事,双洁,1v1!)

楚玥·完结·97万字

新婚夜,王爷非要和我约法三章

新婚夜,他搬出新房,冷冰冰的警告:“我不喜别人碰到我,动我的东西,出入我的屋子!” 众人冷笑,区区一个身份低下,满身铜臭的商女竟敢挟恩图报,痴心妄想嫁给骁勇善战,俊美非凡,皇孙中第一人的暻郡王,当郡王妃? 她给郡王提鞋都不配! 暻郡王屁颠屁颠的提了一双鞋,为她穿上。 众人:“.......” 秦汐笑了:郡王妃?不好意思,她的征途是母仪天下!

渐进淡出·完结·37.2万字

逃婚五年后,带崽撞王爷怀里了

【病痨子摄政王vs冲喜王妃,五年后携萌宝回归】 手握重兵,权倾朝野,不近女色的天夏国摄政王又又又中毒,这次还快死了。 众人正苦恼王府后继无人的时候,一个和摄政王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团子被送到了王府门口。 他们这才想起,五年前摄政王第一次中毒的时候,于家庶女被家人绑来给他冲喜。 因为同病相怜,她用心帮他解毒,结果他苏醒那日,她却被皇家人迫害,离奇失踪。 此时某王爷见到小团子,他眸色一沉,“可是你娘对本王旧情难忘,让你认祖归宗来了?” 小团子咬牙道:“不!过几日西楚小侯爷便要迎娶长公主,也就是我娘。我娘让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有,可别死在她出嫁那日,晦气。” 话音落下,某位病痨子王爷掀被而起,一把把小团子捞起来,大步走出去。 “放心,你娘成亲那日本王可死不了,毕竟……本王还要去抢亲。”

宋一沁·完结·10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