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断偏爱

戒断偏爱

傅五瑶

现代言情/已完结

45.7万字

完结于2023-09-2606:04:00
(横刀夺爱,双洁,书香世家假君子vs肤白貌美伪月光) 戚岁宁当了周靳晏五年的白月光,成了杭城无人不知的吉祥物。 周靳晏是天之骄子,走到哪里都是被捧着的主儿。唯独在追求戚岁宁这件事上,一次次的碰壁。 戚岁宁出国那几年,周大少爷身边美人环绕,也不过是婉婉类卿,个个都像极了戚岁宁这个白月光。 再后来白月光归国,生日那天,周靳晏在众人面前求婚,后者却无辜又柔弱的说:“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戚岁宁一直知道白月光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温柔婉约,柔弱可怜,她也一直兢兢业业的扮演着。 直到后来祁家大门前,温雅俊美的男人撑伞走过来,对自己说:“岁岁,演技真差。” 杭城第一财阀祁聿礼是百年书香门第养出来的继承人,矜贵自持,温文尔雅,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端方君子。 彼时大雪覆城,戚岁宁为了摆脱周靳晏的控制,主动找上他。 小姑娘眼泪汪汪,蹲在伞下可怜兮兮的说:“祁先生。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你能不能和我假订婚。” 却无人知偏僻的刺青店,温雅如玉的男人款款进门,在锁骨处刻下了一朵木兰花色。 他爱的人不是白月光,而是山巅上剔透的霜雪,而他心甘情愿的暖她一生一世。 #你的白月光我看上了 #痴情苦等不如横刀夺爱

001白月光

是夜,杭城大饭店,私人包厢。

整整三年,戚乔依终于得到了和周靳晏同桌吃饭的机会,她很是高兴,于是喝了不少酒。

在失态之前,她起身离开了包厢,步伐昏沉,踉跄的朝着就近的洗手间而去。

门砰地一声关上,她跪在马桶旁,双手撑着马桶圈大吐特吐,美艳的面容一片狰狞。

下一刻,就在她打算起身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交谈声。

“听说了吗?戚岁宁要回国了。”

“早就听说了,周少爷可真是上心,今儿个不还请她姐姐吃饭来着。”

“不就是沾了戚岁宁这个白月光的福吗?不然就戚乔依这张脸,也配让周少爷多看一眼?”

戚乔依扶着马桶圈,伴随着入耳的话语,表情愈发的狰狞。

是啊,她那便宜妹妹,周靳晏的大名鼎鼎的白月光要回国了。

这些年围绕在周靳晏身边的莺莺燕燕,终于到了退场的日子。

戚乔依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涂着红色甲油的手恶狠狠的摁下了冲水开关。

当初,就应该让这小畜生烂死在外面!

与此同时,杭城国际机场。

飞机即将落地的那刻,戚岁宁刚刚睡醒。

笑容格式化的空姐站成一排,气势浩荡的穿过商务舱,走到了经济舱内,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她们停在戚岁宁面前。

为首的空姐弯下腰,柔声说:“戚小姐,周先生让我和您说,欢迎您回来,他已经派了专车等在外面,等等乘务长会亲自带您过去。”

空姐的声音拉回了戚岁宁的几分清明,她抬头,一张美得叫人心惊的脸,像是古典画里走出来的少女,眉眼带着易碎的娇艳欲滴,肤白如雪。那双眼睛眼尾微微向上勾,清纯干净中带着一丝叫人心猿意马的妩媚。

这是一张轻易就能让男人产生保护欲的脸,好像生来就该被万千宠爱。

她开口,声音娇柔,是被上帝偏爱过的音色,清澈干净:“谢谢,我知道了。”

空姐见多识广,可是看清戚岁宁面容的那刻,还是愣住了。

真美。

不愧是白月光。

戚岁宁一路都不怎么说话,像是个漂亮的古董花瓶,被众人小心翼翼的护送上车。

豪车美人,甚是般配。

周靳晏的助理陈睿恭敬的关上车门,绕到了副驾驶座坐下,吩咐司机开车。

黑色宾利在公路上飞驰,一路上,夜色浓稠,黑压压的盖下来。

陈睿在后视镜中,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戚岁宁,对着这样的一张脸,却生出了畏惧感。

戚岁宁是三年前出国的,在周靳晏对她爱意最盛的时候。

这个看似柔弱无辜,纯良无害的女子,异常明白怎么拿捏男人的心。

她在周靳晏最爱她的时候选择出国,以至于此后的三年,都让周靳晏难以忘怀。

陈睿是个聪明人,他不确定这一切是巧合还是精心的算计,如果是算计,他绝对不想和这样的女人有任何的龃龉。

“戚小姐,坐飞机累吗?”陈睿主动示好,笑着问。

戚岁宁摇摇头说不累,顿了顿,她看着黑黢黢的夜色,突然道:“今天是我姐姐生日啊。”

“戚小姐和姐姐关系真好,还能记得生日。”陈睿笑容更加灿烂,“周先生正在给您姐姐过生日呢。”

“是吗?”戚岁宁一直幽幽的看着窗外,此时,她的眼中流露笑意,突然微微侧了侧脸,看向陈睿,“能带我去看看吗?我想亲自给我姐姐道贺。”

终究是美人如画,陈睿愣了愣,才回神,道:“周先生的意思,就是现在带您去给您姐姐过生日呢。”

戚岁宁的笑容更加灿烂,棕色的瞳仁漾开光彩,笑容清纯如百合,“真的吗?那可真是太好了。”

陈睿莫名有些后脊发凉,这语气,怎么听着都不像是太好了的意思...

“周先生,谢谢你给我过生日...”包厢内,从洗手间回来的戚乔依眼神潋滟,依恋的看着周靳晏,道:“这些年,多谢周先生对戚家的照拂。”

男人坐在主位,妖孽俊美的一张脸,眉眼深邃,带着轻微的戾气,不好亲近的模样。只是唇角一抹寡淡的笑意,如同沾了毒的罂粟,轻易就能让女人飞蛾扑火。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戚乔依,嗓音冷清,意有所指:“既然知道,你们戚家也该明白怎么报答我,我想要的,你们应该很清楚吧。”

戚乔依脸上的笑容一僵,平添愤恨羞恼。

也不知道戚岁宁这个狐狸精究竟对周靳晏做了什么,才让他如此神魂颠倒。

“周先生,我明白您的意思,您放心,岁宁和您的婚事,我父亲一定会快点操办。”戚乔依压下心头的酸涩,强撑着笑脸说。

周靳晏漫不经心的点烟,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俊美的面容浮现几分青白。

他凤眼轻敛,慵懒开口:“你能有岁宁这个妹妹,是你的福气。岁宁性子柔弱,无害乖顺,你们戚家的人,可不要欺负她。”

这样的福气狗都不要。

戚乔依真是被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戚岁宁这个小贱人,真能装!

杭城大饭店的招牌映入眼帘,车子缓缓停下,戚岁宁轻轻的咳嗽了几声,才慢悠悠的下了车。

“戚小姐身体还没好?”陈睿关心地问。

戚岁宁缓缓走上饭店的台阶,摇摇头,正想说话,却真的有点眩晕感涌上脑海。

她踩空了一节楼梯,在陈睿的惊呼中,眼看就要摔倒在地,却跌进一个有力的怀抱中。

是雪松和乌木的香气,带着清苦,还有几分墨香,不带攻击性,温柔又包容。

不过一瞬,她就被扶好站稳。

戚岁宁听见男人的声音,优雅如古筝,雅致清贵:“小心。”

礼貌到挑不出错的寒暄。

戚岁宁抬头,看见一张温雅如玉的脸。

不同于周靳晏那般压迫感逼人的美色,他完全能称得上温柔。尤其那双桃花眼,过分撩人,看人时带着不能言说的深情。

他穿着正式西装,却难遮一身古意,举手投足间便是家教良好的模样,真正的君子之风。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缠腰

十岁那年,他腼腆地喊着一声“姜姐”,瘦瘦小小,是听话的小奶狗,她学着大人的样子,亲他的额头安抚。 再见面,他一身笔挺西装搭配金丝眼镜,举手投足间如皑皑霜雪矜贵清绝,高不可攀。 撕下那副斯文败类的伪装,他终于在黑暗中露出了獠牙。 “这不是你教我的吗?”他从后面环绕住她的细腰索吻,声音带着蛊惑,近乎玩味地喊出那两个字,“姜姐。” 姜玖这才明白过来,对方早就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变成了一头偏执且腹黑的狂犬。

鹿闻笛·完结·123万字

春日折欢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双洁) 七年时间,商应辞以一己之力,让商氏成了青城最负盛名的高门。众人艳羡施意眼光好,高攀良人,余生无忧。 只有施意知道,那个为她跑遍青城买反季桃子的少年,早就消失了。 青城的春日,施意咬着雪糕从超市走出来,看见商应辞和乔家的小姐在街边相拥,难舍难分。 她安静看着,下一秒将订婚戒指和雪糕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数月后,施家小公主和青城新贵沈先生的婚事传的沸沸扬扬。商应辞死死抵着施家的大门,声线颤抖:“这才几个月?” “施意一脸漠然:“几个月足够我桃子过敏了。” — 施意记事时沈荡就已经是她家的常客了,少年一身洗涤发白的衣裳,从管家手中接过钱,离开时背影挺直单薄。 岂止云泥之别。 后来十九岁的沈荡跪在雪地里,小公主撑伞走过,眉眼间都是厌恶,“一个伸手问我家要钱的穷小子罢了!” 一去经年,当年一贫如洗的少年成了商业新贵。没有报复,他甚至吝惜对她多一个眼神。 直到后来一贯不形于色的男人醉酒后红了眼眶,扣着她的手腕声音低哑:“施施,现在呢?现在我配得上你了吗?” 见到施意的那刻沈荡才明白,那些靠时光释怀的人,是经不起再见的。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傅五瑶·完结·38.9万字

肆意轻哄

推新文《今夜热恋》(景川×邵灵) 景大队长有个从校服到婚纱的女朋友,在他口中是碰不得凶不得的哭包,得捧在心尖上哄。 等见到了大家才发现,虽然有点掉人设,但貌似景大队长才是得被捧在心尖上哄的那个人。 月夜朦胧,她轻攀着他的肩膀,笑得让他恍神。 “就这么喜欢我?”她声音里满是戏谑。 一如那年穿着校服的盛夏,蝉鸣声里的对白,他低头看着她,“就这么喜欢我?” 他对上她眼底的笑意,揽着纤纤细腰自嘲轻笑。 对,就是这么喜欢她,喜欢得……不得了了。 对于邵灵来说,景川就像是一池泉水,而她是一尾濒死的鱼,能让她重新鲜活。 她不知道的是,邵灵对于景川来说,是一味药,产生了依懒性就很难戒掉的药。 而此间年少,惟余月光与你,皆是绝色。

果茶爱清酒·完结·41.9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淮。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淮,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淮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淮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淮,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完结·60万字

失控沉沦

京圈太子爷薄烨脾性冷血,不近女色。 殊不知,薄烨别墅豢养个姑娘。 姑娘娇软如尤物,肌肤玉透骨,一颦一笑都惹得薄烨红眼。 某次拍卖,薄烨高价拍下钻戒。 三个月后出现在当红小花江阮手上。 京圈顿时炸开锅了。 媒体采访:“江小姐,请问薄总跟你是什么关系?” 江阮酒窝甜笑:“朋友而已。” 横店拍戏,被狗仔偷拍到落地窗接吻,直接热搜第一。 又被扒,薄烨疑似也在横店! 记者沸腾:“江小姐,跟您接吻的是薄总吗?” 江阮含笑淡定:“不知道哎,我的房间在隔壁。” 山里拍戏却突遭山震,眼看着身边人被碾压瞬间失去生命。 江阮万念俱灰。 失去意识之前,男人宛如天神般降临,江阮看到那张薄情寡淡的脸满是惊恐。 耳边不断传来渴求:“阮阮,别睡好不好,求你。” — 曾经的薄烨:我不信佛。 后来的薄烨:求佛佑吾妻,愿以十年寿命死后堕入阿鼻地狱永不入轮回路换之。

温若甜·连载中·83.7万字

延时热恋

【清冷骄矜京圈大小姐x矜贵深情京圈投行大佬】 林曦十七岁那年,伤了耳朵暂时失语。父母车祸离世,她和哥哥相依为命。后来哥哥工作调动离开,她被接到临市外婆家生活。期间,哥哥嘱托朋友来看她,来得最频繁的,就是那个比她大了五岁的“三哥”——秦屿。 京市距离临市一百多公里,他坚持陪她看医生,耐心教她讲话,甚至每晚都会准时出现在她的校门口。他将仅有的温柔全都留给了她,但一切又在她鼓起勇气表白前戛然而止。暗恋未果,家里又突生变故,她远走他乡和他彻底断了联系。 再见面,是她七年后回国相亲,被他堵在餐厅走廊,“楼下那个就是你的相亲对象?怎么在国外待了几年眼光越来越差了。身边有更好的选择,你还能看上他?” “谁是更好的选择?” 她下意识追问。 秦屿:“我。” 【青梅竹马,破镜重圆,双向暗恋小甜饼】

陆方之·完结·50.3万字

她以温柔作饵

林也也只想跟陈家太子爷做完美的联姻合作伙伴。 谁知,第一次见面太子爷就将她拟定的条约扔下,冷笑。 “你可真够无情的,这么快就把人给忘记了?” “游戏好玩吗?” 林也也只觉得面前这个好看得过分的太子爷脑字可能有点问题。 却不想一周后,感冒痊愈的男人竟然有让她无比心动又无比熟悉的嗓子。 这不是她失明时在乡下养伤遇到的那个声音好听的男人么? 见林也也震惊,陈邺垂眼呵笑一声。 “我说之前怎么在大半夜给我打电话,原来是喜欢我的声音啊。” 是林也也熟悉的那股子散漫少爷的慵懒味,带着京腔,儿化音尾调轻飘飘的,偏偏又挠的人心痒痒,像午后阳光,更像咖啡因,勾她上瘾。 他抬起眼轻飘飘地朝女人看过去,把玩着佛珠手串,徐徐质问。 “不是摸了我的脸么?怎么见面就认不出了?” ...... 在林也也的个人画展上,陈邺双手环胸看着主推作品上的自己,眉头一挑。 “陈夫人好雅致,看不见了还花这么大功夫画男人。” 林也也忍无可忍。 “你简直太幼稚了,连自己的醋都吃!” ...... 陈邺在坐在墙头看到一身温婉仙女打扮的林也也出手打人的那一刻,心里便早已记下了那抹身影。 不知心动,却逐步沦陷。

肆媚·完结·54.6万字

臣于她

【妖艳钓系笨狐狸X孤冷阴郁大魔王】 孟澄年少时明媚张扬爱疯玩,追人的做派也轰轰烈烈,没有技巧全是感情。 某次趁人睡着偷亲被发现,小狐狸坦然自若,盯着少年烧红的耳朵,循循善诱:“我占了你便宜,贺同学,公平起见,你要不要亲回来?” 后来不是高岭之花下神坛,是病态恶魔露爪牙。 他将她禁锢在怀,呼吸灼热:“孟澄,跟我下地狱,一辈子也别想逃。” 可世事难料,孟澄人间蒸发,去向成谜。 再重逢是在一场黑马电影的庆功宴上。 女人一袭礼裙高贵娇慵,冷艳绝伦,抓住全场焦点,她心不在名利场,目光遥遥投向他。 干净泛旧的白衬衫换成英挺名贵的西装,男人气度清矜沉敛,一跃为京城权重势滔的后起新贵,被恭敬迎入主座,对她视若无睹,恍如不识。 她以为他们之间再无回头路,宴席散尽后,无人昏暗的廊道,男人却发狠把她抵在墙上,平静克制的模样尽失,恶劣蛮野地咬吻,他眼底血红,几近疯执,“五年了,你他妈就是想玩死我。” 他垂首埋进她颈窝,颓败自嘲:“孟澄,你记清楚,是我离不开你。” 孟澄眼眶发烫,原来她这些年施加给自己的惩罚,竟如数落在了他身上。 好在一辈子还是一辈子,他没有带她坠入地狱,他牵着她的手走向光明。 双向救赎、SC、HE

酥九何·完结·23.8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温迎喜欢港城太子爷十年,一夕,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 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在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男二上位.

岁莳·连载中·57.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