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家的短命鬼长命百岁了

谢家的短命鬼长命百岁了

怡然

古代言情/已完结

201万字

完结于2023-10-0203:07:17
传说,死人的棺材板合不上,是生前有念,时间一久念就成了魔,不化解儿孙要倒霉。晏三合干的活,是替死人解心魔。有天她被谢三爷缠住,说他有心魔。晏三合:活人的事她不管。谢三爷:他们都说我短命,你就当我提前预定。然后,满京城的人都傻眼了,谢三爷今儿胭脂铺,明儿首饰铺。首饰铺掌:三爷,您这是唱哪一出?谢三爷:讨媳妇欢心。等等,他不是说不祸害姑娘家守活寡吗?谁这么倒霉?晏三合:我。

第1章棺裂

  引子:

边陲。

云南府。

晏三合一身孝服跪在棺材边,棺材里躺着她的祖父。

祖父是在睡梦里走的,走得无病无灾。

晏三合不觉得悲伤。

他这一生荒腔走板到末路,临了能这么痛快,也算是苦尽甘来。

最后一晚,晏三合支开旁人独自守在灵堂里。

明早棺材入土,他们祖孙俩今生的情分就算到头了,她还是舍不得,

晏三合往火盆里扔了几张白纸。

火光跳动中,她听到一声细小的“咔哒”。

这什么声音?

还没回过神,又一声“咔哒”。

这一回她听清楚了,像是有什么东西裂开。

晏三合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拿过油灯走到棺材边凑近一照,瞬间五内俱焚。

刚刚还盖得严严实实的棺木,这会裂开一条缝。

那缝,越裂越大,竟露出了祖父的半张脸。

晏三合眼睛一酸,泪滑了下来。

传说——

死人的棺材板合不上,是生前有念,时间一久,念就成了魔。

心魔不除,入土不安。

“祖父。”

晏三合手一寸一寸抚上那裂开的棺木,喃喃道:

“你有什么放不下的?”

***************************

正文:

京城。

百药堂。

马车在门口停下,晏三合付了车资,拎着伞走进去。

伙计招呼,“姑娘配什么药?”

晏三合掸了掸身上沾着的雨丝,“我要配两钱无色无味,入水即融,能让人喝下去……”

“您快打住吧!”

伙计指着门口的招牌,“这里是药铺,治病救命的,不是谋财害命的。”

“喝下去没什么感觉的……补药。”

伙计一愣,忙赔笑道:“白芷有味儿;珍珠粉无味,可惜不易溶;最好用上等的白参,无色无味,只是这价格贵了些。”

晏三合从包袱里掏出十两银子:“够吗?”

“够了,够了!”

伙计收了银子,拿起一杆小称,转身从抽屉里称出二钱白参。

“姑娘坐会,我到里间让师傅给您现磨。”

晏三合点点头,刚要找把椅子坐下,突然发现药铺里还有一人。

那人一身武将打扮,歪着脑袋,大腿翘二腿,半坐半倚在角落的一张太师椅里,正用一种近乎探究的目光看着她。

晏三合皱皱眉头,在一旁坐下。

那道视线还粘在她身上,有些不依不饶的劲儿,晏三合冷冷回看过去。

那人半点不心虚地挪开了视线。

就在这时,帘子后头传来了说话声。

“听说没有,城东头的季老爷前儿个被罢官了。”

“这季家也真够倒霉的,年前死了老太太,年后孙子病了,孙女被退婚,可真够邪性的。”

“别是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呸呸呸,别乱说……”

一抹不易察觉的狐疑,在晏三合的眼底漫开,她不动声色地往帘子后面扫了一眼。

不多时,伙计从帘子后头走出来,手里多了个小纸包。

“磨好了,您收着。”

晏三合走过去,把纸包往怀里一收,道:“请问,谢道之的府邸在哪里?”

“谁?”

伙计怀疑自己听岔了,忍不住又问一遍。

“谢道之。”

伙计脸上不显,心里却掀起巨浪,所思所想只有一句话——

这姑娘和谢家是什么关系?

满京城敢直呼谢老爷名字的人,可没几个!

“出门左拐,穿过四条巷,再往前走一刻钟就到了,不远。”

太师椅里那人的声音不高不低,染着几分笑意。

晏三合抬眼,在和他四目相对时,面无表情地回了两个字:“多谢。”

那人摸摸鼻尖,咳了一声没说话。

晏三合转身往外走,在门边停住脚步,犹豫好一会,到底开了口。

“让季家人把墓挖开,看看老太太的棺材是不是裂了。”

伙计只觉脚下一软,想尿。

抬头,哪还有什么姑娘的身影,只看到一截苍青色的衣角。

“三爷,那姑娘……”

“有点意思!”

被称为三爷的男子懒洋洋地换了一条腿翘起来。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大小姐她总是不求上进

(书名废+简介废+无CP+玄学) ‘’所谓太素脉,为相术也,能观贵贱,预吉凶,算祸福,善人,敢让扶脉否?一脉算万金!” 你看,赚钱多容易,上活不? 啊呸! 人活两世,秦流西的理想永远就是得过且过,毕竟世间总有人甘当咸鱼不求上进,而此等废物之事,让她来! 可当一大家子凄凄惨惨戚戚的出现在面前,秦流西的咸鱼日子也跟着不复存在。 面对岌岌可危要崩漏的秦家,婢女拿着空荡荡的钱匣子求营业,秦流西不得不肩负起大小姐的重任,持家,养长辈,鸡娃育儿! 秦流西:我明明拿的是咸鱼剧本,谁给我偷换了? 被大小姐怼得怀疑人生的堂妹:感觉大姐姐看我们像看麻烦一样! 被大小姐揍得皮实教做人的秦四公子:大胆点,把感觉去掉! 被大小姐鸡得自闭的秦小五一本正经掰着手指回答关于大姐姐一无是处的问题:她会驱邪捉鬼,会相面画符,会治病救人,对了,你问哪个? 后来,有人问秦流西如果人生重来一次,梦想是什么? 秦流西沉默了许久:不求上进苟百年! 推荐完结文《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燕小陌·连载中·254万字

辞金枝

辛柚天生一双异瞳,能偶尔看到他人将要发生的倒霉事。这是她的烦恼,亦是她的底气。 京城吃瓜群众突然发现:少卿府那个寄人篱下的表姑娘硬气起来了!

冬天的柳叶·完结·89.6万字

吃瓜贵妃的自我修养

封奕登基之前没有人想要嫁给他这个没存在感不受宠的皇子,登基之后后宫里塞满了朝中重臣的女儿。 看着伤眼,处着心烦,宠幸她们都觉得自己脏了自己的龙体。 他决定选一个性子泼辣嚣张跋扈爱吃醋的女子进宫,替他将这些垃圾全都打进冷宫。 宋云昭穿到古代十四年,一直猥琐发育,苟着度日,就等着剧情开启,然后化身嚣张跋扈泼辣善妒的恶女,等到落选好挑一个夫婿逍遥快活的过日子。 后来,宋云昭看着对着她笑的十分宠溺的陛下说道:“昭昭,过来。” 宋云昭只觉得大事不妙,脚底发凉,狗皇帝面带温柔眼神冰冷,分明是想拿她当刀使!

暗香·完结·149万字

全京城老祖宗求我当替身

宣平侯府抱错的真千金沈灵犀找回来了。 生得冰肌玉骨、姿容无双。 只可惜却是棺材铺里养大的,任谁听了,都要道一声“晦气”。 宣平侯夫妇原也这么想,架不住老祖宗诈尸都要把大半家业传给她。 - 换过芯子的沈灵犀,立志要垄断大周殡葬行业。 为事主提供修容、入殓、下葬、烧纸丧葬一条龙服务 她有个不为人知的能力—— 只要牵上人的手,灵魂就能往对方身上走。 …… 于是,全京城人惊悚发现,自家刚咽气的老祖宗们,忽然卷起来了。 忠勇侯家老祖宗,骂完不孝孙:“去给我换套沈家十八层金丝纱的寿衣,我怕冷……” 武安伯家老祖宗,打完浪荡子:“烧几座最大的宅子,要沈家纸扎铺新出那几款,挑最贵的买……” 镇国公家老祖宗,休完恶毒媳:“仆婢三千,让、让沈灵犀亲自点上眼,别忘了给赏钱……” - 大周朝心狠手辣的皇太孙楚琰,觉得皇祖母一定对他有意见。 点名让他娶的皇太孙妃,竟是朵貌美心狠的黑心莲。 表面(眼眶红红,惊慌失措):“殿下流了好多血,怎么办……我好害怕。” 其实背地却说:“一碗血怎么够?还得再来一碗。” - 1V1HE 已完结《矜荣》《本王命不久矣》

白小园·完结·91.1万字

花醉满堂

初时,他说:“江宁郡的小庶女啊,这什么破身份,我不娶!” 见过后,他啧啧:“弱不禁风,不堪一折,太弱了,我不要!” 当她孤身一人拿着婚书上门,他倚门而立,欠扁地笑,“来让我娶你啊?可是小爷不想英年早婚!” 得知她是前来退婚,他脸色彻底黑了,阴沉沉要杀人,“谁给你的胆子敢退小爷的婚?” …… 苏容觉得,端华郡主怕是眼瞎,这人一身娇纵,哪里值得她为了他要死要活? 早知道,她第一次见他时,就把退婚书甩他脸上。 ————————————— 芙蓉枕上娇春色,花醉满堂不自知。——苏容 鲜衣怒马少年行,平生一顾误浮生。——周顾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识你,护你玉堂香里堆锦红,破迷障,斩荆棘,手不染血,一身干净,还是初见那个温温软软的小姑娘。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知你,那时你光风霁月,我小心翼翼不敢靠近,恐惊了凤雀,祈祷化为天上月,投影入你怀,陪你春看百花冬看雪,岁岁长安。

西子情·完结·197万字

长安好

京城那位胆小娇弱的第一美人不幸落到了人贩子手中。 京中众人摇头叹息:这波要完。 千里之外,废物美人睁开眼睛,反手就把人贩子给卖了—— …… 换了芯儿的少女挥霍着贩卖人贩子得来的银钱回到都城,才发现昔日的小弟如今都成了大佬,且一个个的都把“她”当作女儿养—— 一,二,三,四…… 所以,如今她竟有四个男妈妈?! …… 本文又名《美强惨女主重生后》《废物美人她为何突然倒拔垂杨柳》

非10·连载中·229万字

燕辞归

一场大火,烧尽了林云嫣的最后一丝希望。 滚滚浓烟,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乍然梦醒,人不能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 林云嫣的新生,从一手烂牌开始。

玖拾陆·完结·154万字

惜花芷

藏拙十五年,花芷原以为自己可以做一个最合格的世家千金安稳一辈子,可当花家大厦将倾,她不得不展露锋芒出面撑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家,抛头露脸是常态,打马飞奔也常有,过不去了甚至带着弟妹背着棺材以绝户相逼,不好惹的名声传遍京城,她做好了家族一朝反目戳她刀子的心理建设,也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独独没想到会有人在出征前盔甲着身向她许终身!好稀奇,这世上竟然还有人敢娶她!?

空留·完结·148万字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新书《太子妃她断案如神》已发,欢迎来玩哦~) 【探案+萌娃+权臣追妻】 现代女法医徐静穿成了一个嚣张跋扈、蠢事做尽、刚被夫君休弃的女人。 遇到这坑爹的开局,徐静表示很淡定,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 某天,刑部侍郎萧逸因公事到安平县,衙役压来一女子,她半点不慌,抬眸淡声道:“民女请求自证清白。” 萧逸震惊地发现,他这个前妻不但换了性子,还会验尸,会破案,还有着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 萧逸坐不住了,亲自上门求徐静验尸。 徐静:“可以,验一次尸一两银子。” 萧逸:“……”

细雨鱼儿出·完结·11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