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白月光后:发现夫君黑化了

放弃白月光后:发现夫君黑化了

沉欢

古代言情/已完结

98.9万字

完结于2024-01-2118:55:00
新书《和离后,与夫君活成对照组》已开 京城中的人都说安红韶有福气, 人人看不起的庶出丫头能嫁给连如期那样的好男人。 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 成亲五载,安红韶从没在乎过连如期。 因为她心中有个白月光。 白月光会甜言蜜语, 白月光也会风花雪月。 直到家中出事,连如期惨死 她受尽世态炎凉,才看到了安稳少言连如期的好。 再睁眼,她刚和连如期定亲, 这一世,她只想好好跟连如期搞事业。 不想,一日铺子外头聚满了人, 安红韶也凑了过去,恰巧看到了白月光高中探花受人追捧,感叹的多瞧了两眼, 原本木讷少言的连如期,突然出现, 阴恻恻的凑到她的耳边,“好看吗?这么喜欢,将那皮剥下来送你如何?”

第一章休妻

“我说夫人啊,你怎么这般死心眼,这连二公子已经没了,你年纪轻轻的再找男人也是应当!”

安红韶穿着素白的孝衣,跪在夫君灵前,前些日子夫君外出办差,可却遇见流石,惨死在外头。

前个公爹同大伯哥又离奇的不见了,京城这几年动荡的厉害,便是连下头人都会格外心思活泛。也不知道谁打听到的,说是朝堂有人趁乱参连家一本,圣上震怒,今个一早,下头的人便抢了东西,逃出了连家。

婆母此刻被气的晕倒,正在她自己屋子里歇息。

是以,夫君的灵前只有安红韶一人守着。

想起婆母的刀子般的眼神,安红韶心里便疼的厉害。这么些年,婆母待自己是极好的,从未说过一句重话,可就这么一个人,此刻却也恨毒了自己。

安红韶闺阁中时候便有一竹马,他跟安红韶能共苦,也会逗安红韶开怀大笑,只是他们皆落魄的时候,他说若不立业绝不敢成家。

年少的情谊胆怯的压在心底不曾开口,后来安红韶一朝翻身,只是天家做媒这份心意更只能隐藏。

可成亲前夕,安红韶得了潘泽宇写的红韶一诗。

白头并非雪可替,相逢已是上上签。余生即便不是你,此生一程已足矣。

这般深情的一首诗,却是要了安红韶半条命去,让她魂牵梦萦,让她牵肠挂肚,让她肝气郁结于心。

以至于成亲五载,安红韶对自己的夫君一直冷脸相待。

前些日子,安红韶拿着那张陈旧的泛黄的纸睹物思人,却不想被提前回来的夫君撞到。

便是傻子也知道,这首诗是什么意思。

两人起了争执,夫君夺门而出,整整冷战三日,这是自成亲以来他头一次给安红韶摆脸色。

安红韶并未在意,反而乐的自在,可却没想到,等着再得夫君消息,便是他的死讯。

而眼前,这个满嘴喷粪的媒婆,便是自己那心中人潘泽宇寻来了。

此刻媒婆不是让安红韶给他做妾去,而是劝安红韶做潘泽宇的外室,一个登不上台面的贱人外室。

这样的潘泽宇,看轻了自己,也看轻了他。

这样的人,如何可以称之为清风霁月的君子?

若真应了此事,日后让旁人怎么看安红韶?届时也只能落个不守妇道自甘下贱的名声,夫君尸骨未寒,便委身他人,不定从前就已经有了首尾了。

“滚,你立马给滚,也告诉那个畜生,让他死了这条心!”安红韶已经许久未曾说过这般粗鄙的话了。

此刻,却也是火气上来了。

但凡,但凡潘泽宇心中对安红韶有半分怜惜,此刻多该对她说声节哀罢了。

媒婆啧啧了两声,“你莫要嘴硬,也就是你现在年轻有些身段,潘大人念着从前相识还愿意要你,等着你将来人老珠黄了,便就是岔开腿,街上的乞者都瞧不上你。”

这话,是格外的难听。

而媒婆上下打量的眼神,就感觉看的不是良家妇,不过是风尘中的卖笑女罢了!

安红韶气的浑身发抖,甚至在盛怒之下,都说不出话来了。

连家出事,安红韶不是没听过那些个难听的话,可多是求财,把银钱抢走就是了,这世上只要不是宿仇的,怎也不会在人家夫君灵前,这般不敬先人,羞辱新寡。

安红韶都怀疑,她是挖了潘泽宇家的祖坟了吗?

可明明,安红韶在出嫁前还处处为潘泽宇考量,求得外祖父为他写举荐之信,望他将来平步青云。好处他得了,如今两人身份发生转变,他却趁人之危落井下石!

媒婆的嘴不停,“左右你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端的什么架子,这人呀,定要有自知之明,残花败柳之躯,能入贵人眼,是什么福分?”

安红韶左右环顾四周,端起地上的火盆,就照媒婆身上砸去。

媒婆来不得躲,被烫了一下,随即向后倒去。

正好砸来了放着贡品的桌案上,贡品哗啦啦的撒了一地,灵前入目的皆是狼藉。

安红韶气急,猩红着眼扯开媒婆,“滚,给老娘滚。”

媒婆没防备,被安红韶拽的时候,正好一把抓的脸上,疼的媒婆哎呀呀的喊了几声,“不识好歹的东西,有你后悔的时候!”

骂骂咧咧了几句,这才离开。

安红韶低头整理桌案,却瞧着一只手伸了过来,夺走了安红韶手里的东西。

安红韶抬头,便看见了婆母漠然的脸。

她没有看安红韶,只是低头自顾自的整理的儿子灵前,许久之后,连夫人平和的声音传来,“成亲五载,我儿将你疼在心尖,你一直无所出,可我儿却从未起过纳妾的心思。我总觉的你的心,便就是石头做的,也该焐热了。可是,在他临死之前,受的还是你的冷脸。如今我儿都去了,你却招来了什么人来脏他轮回的路?安红韶,连家将倒圣恩不存,今日我便代我儿休了你,来日你大富大贵是嫁是纳与我连家再无干系。”

没有质问,只平和的陈述着事实。

安红韶很想解释,眼前这一幕并非她所想的。可却说什么都是苍白。

婆媳之间和睦的少,连夫人待安红韶好,不过是因为,夫君在乎安红韶。

他只是不会像潘泽宇那般爱说甜言蜜语,也不会写那些个淫诗艳词。

可是在他身边这五年,却是安红韶过的最安稳的五年。

安红韶紧紧的抿着唇,泪眼婆娑,却又深知,她没有资格在夫君的灵前落泪。

微微的抬头,似乎这般,便能将眼泪逼回去。

一阵风过,素白的纱裙微微的漂起,安红韶往后退了一步,生怕自己的气息,碰到灵前的东西。

安红韶立在灵前良久,可到底还是走了出去。

外头艳阳高照,安红韶却只觉得周生发冷,抬头间仿佛瞧见夫君如往常一样,立在拱门旁,微皱眉头朝她伸手,淡声询问,“谁欺负你了?”

安红韶唇微微的动了动,想要扯了扯嘴角,这一次不会淡漠的说无碍让他费心去猜,而是告诉他有个小人落井下石。

她后悔了,若是知道今日,那一张泛黄的纸会被她烧的干净,一定不会再给夫君冷脸。

哪怕,哪怕只是让他安安稳稳的投胎,不带满腔怒火。

阳光晃了晃,眼前的夫君消失不见,拱门前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口中突然一口腥甜涌出,安红韶身子软软的倒在地上,眼睛微眯,恍然间又感受到了,他掌心的暖意。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世子他不想和离

[1V1]朝离静静地靠在那棵最爱的歪脖子树下,回顾自己这短暂的一生。 出嫁三载,悲大于喜,最后化为那声声叹息,还有无尽的悔意。 早知那人是没有心的,她却一头栽了进去,将一颗真心捧到他面前,任由他肆意践踏。 高门内,厉害的公主婆婆、狠厉小姑子、好色兄弟和难处的妯娌,她在后宅如履薄冰,却得不到夫君该有的维护。 三年来,她被蹉跎得遍体鳞伤,落得了个重病缠身,药石无灵的下场。 一朝重生,朝离咽下过往心酸,势要与那人和离。 然而遇到了点麻烦,那人态度好似变了。 企鹅群号:337119078(刚申请的) (PS:书名和简介已经说的很清楚男主是谁,不接受写作指导,弃书不必留言,看到了会删。)

戈娆·完结·112万字

绝色嫡女一睁眼,禁欲太子掐腰宠

发现自己重生了,白宪嫄喜极而泣! 前世,身为顶级门阀世家的嫡女,她原本有个幸福美满的家。 阿爹温厚,阿娘能干,祖母慈祥,弟弟可爱,她还有个人人羡慕的未婚夫。 这一切,自阿爹失踪多年的发妻和嫡女回来开始,全变了! 未婚夫变心,爹娘、祖母、弟弟接连去世,白宪嫄声名狼藉逃亡他乡,最后被人一剑贯穿了心脏! 这些都拜那对母女所赐! 老天垂怜!居然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要揭穿那对母女的真面目,将他们大卸八块喂狗! “哭什么?”突然,身边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你发现自己中了毒,就该去找你未婚夫,谁让你来找我?现在又哭!” 白宪嫄浑身一僵,转头看向那人。 这该死的重生时间点…… 这位,是跟了她多年的贴身侍卫于仞。 她中了毒,刚强迫他给自己解完毒。 上一世,她给钱让他走人。 这次……她不打算那样干了,她打算嫁给他。 然而后来,当白宪嫄打赢了家族保卫战,却被皇帝钦点为太子妃。 她不愿,但为了全家性命,不得不嫁。 新婚夜,盖头被挑开,她看到于仞穿着大红喜服,手拿如意喜秤,挑眉问:“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1v1,双洁,男强女强)

夏虫语·连载中·71万字

重生后,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长嫂

上一世,穿越女姜晚澄一步踏错,沦为王爷后宅妾室。 前有露出真容,将她当做货物玩意儿的郎君。 后有对她肆意折磨欺辱的主母。 为了自由,姜晚澄惨死穷巷…… 重生后,姜晚澄再一次被那高大威猛,满脸络腮胡的糙汉子猎户所救。 眼前突然冒出两个小豆丁! 咦? 这不是未来的大奸臣和绝世妖妃吗!!? 姜晚澄狂喜:抱大腿,从反派小时候做起! 姜晚澄厚着脸皮留在了猎户家,做饭、种菜、养鸡、采蘑菇。 粘人小妖妃被养得白白嫩嫩。 毒舌小奸臣被驯的心服口服。 只是那猎户变得奇奇怪怪,一会儿刮了胡须露出真容,一会儿衣衫半敞在院中劈柴冲凉…… 为色所迷,姜晚澄成为了小反派们的白月光长嫂! 王爷找上门? 又想逼良为妾? 这一世,姜晚澄掏出菜刀,决定废了这玩意儿! 猎户:“娘子别急,看为夫灭了这一国!” 一家四口,从不相疑。

鹿兮·连载中·95.4万字

权臣的在逃白月光

上辈子,温凝被囚在裴宥身边,做了他的笼中鸟,掌中雀, 每天不是在计划逃跑就是正在逃跑的路上, 最终被他折断双翼,郁郁而终。 重活一世,温凝决定藏好身份,掩住性情。 尖酸刻薄,目光短浅,愚不自知…… 关键还爱他爱得不得了。 总而言之,他怎么讨厌她就怎么来。 果然,这辈子的裴宥对她厌恶至极,退避三舍, 看到她都恨不得洗洗眼睛。 温凝身心舒畅,终于可以安心地择一门夫婿。 温凝定亲的消息传遍全城那一日,与裴宥不期而遇。 温凝决定站好最后一班岗,演好最后一出戏,抱着裴宥的大腿声泪俱下: “哇,大人,小女不想嫁,嘤嘤,大人,小女对您的真心苍天可鉴日月可表,呜呜呜,大人,小女此生痴心不改非君不嫁!” 在温凝的剧本里,此刻裴宥该是无情拔腿,决然离去,一个眼神都不会施舍给她。 却不想他岿然不动,在她都要演不下去的时候徐徐弯腰,温热的指尖擦掉她眼角未掉的泪,从眼神到声音,都透着一改往日清冷的蛊魅:“既是如此,那便嫁我,如何?” 温凝:“……………………???”

西西东东·完结·73.7万字

宠妾灭妻?这宅斗文炮灰我罩了

【克己复礼监国太子×娇纵明艳侯门嫡女】 1V1双洁甜宠文 穿成千娇万宠长大的侯府嫡女,卫含章生平胸无大志,只想着嫁给小竹马过上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幸福生活 没成想还未成婚小竹马就有了两个通房! 晴天霹雳下,又发现自己原来穿进了一本书 她亲娘是宅斗失败的恶毒女配 她嫡姐是开局就被陷害失去清白的女炮灰 她外祖家是原著中浅浅几笔便倾覆的炮灰家族 而她… 原书压根没她这个人! 可恶! 这可怎么行,这炮灰我可当不了一点! 来都来了,受了生恩一场,怎么能不护住自己的亲人 竹马既然靠不住,我看隔壁那个太子殿下就挺不错的

伴树花开·连载中·54.8万字

入错洞房后,我跟阴鸷权臣去种田

大婚当日,阴差阳错,新娘入错了洞房。 颜芙凝看新婚夫君竟成了被她得罪过的某人,想到今后他将成为阴鸷冷戾的权臣,手段狠辣,她双腿发软。 不承想,新婚翌日他们就被赶去了乡下种田。 不想步炮灰女后尘,她努力挣家业,顺毛捋他,当好他名义上的妻。 -- 傅辞翊见新婚妻子竟成了曾退他亲事的某女,本可当即和离了事,他忽然改了主意。 此般女子放在身旁日日折磨才好。 哪里想到此女娇软动人,一颦一笑皆在勾人…… 他竭力克制隐忍,却不想折磨的竟是他自己。 -- 某日,傅辞翊遇袭被击了脑袋,此后频频梦见一个女子。 梦里女子的脸,他从未看清,却知她身上有处胎记,仿若初绽的芙蕖…… 某晚,颜芙凝在房中沐浴,不小心被他看到了后腰。 冷淡的某人凤眸微敛,眼底似含了她读不懂的复杂情绪。 她莫名心慌欲逃。 男人却掐紧了她的腰肢,蹙眉警告:“莫再勾我!” 颜芙凝:“……” 是谁掐着她的腰不放?

赟子言·连载中·114万字

重生后我成了小侯爷的白月光

一朝重生,元妙仪从乾朝的公主变成了大燕荣安候府的二姑娘。睁开眼面对的就是亲娘早逝,亲爹等着把外面的红颜知己扶正的局面。 好在还有一母同胞的兄长和足够强势的舅家可以倚仗。于是斗了一辈子,卷了一辈子的元妙仪这一世只想躺平。 曾经她对未来夫婿的要求只有家世比她低些,她好拿捏,省去后宅争斗,方便她舒舒服服地过完这辈子。如果能相貌出众,那便更好不过了。 元妙仪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和大燕这个最年少的战神,最顶尖的权贵有所交集。 新婚之夜,她看着眼前之人,回想起当初自己对夫婿的要求,倒似乎只有相貌出众这个要求成功达到了。 元令珩将萧云樾视为挚友,曾向人夸赞他襟怀坦荡,怀赤子之心,唯独有些担心视若明珠的妹妹对友人起了倾慕之心后受到伤害。 萧云樾自诩自己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半生都光明磊落,从无有愧于人。 唯有倾慕挚友妹妹一事……面对元令珩有些不可置信的眼神,他说:“其实我早就对你妹妹一见钟情了。”

别枝鹤·完结·52.8万字

他的小徒弟腰软妩媚

盛宴铃是岭南一个小官之女,生得面若桃花,腰软妩媚,性子却呆呆糯糯,喜好读书。 十一岁时,她家住的巷子里住进个比她大十岁的病秧子,像极了一块枯木,难以接近。 但他学识渊博,还有好多书啊! 爱书如命的她便动了心思,日日送去好吃的,求他说些书上的道理。 缠着求着,终于成了他的小弟子。 后来,先生病逝,她也说了门京都的婚事,去了京都,住进京都姨母家待嫁。 * 宁朔本是太傅之子,谁知父亲被冤,满门被杀,他也被关在岭南了此残生。 再睁眼,竟然成了宁国公的嫡子,小弟子也成了表姑娘,住到了府上待嫁。 只是命不好,未婚夫心有所属,想要退婚。 最初,宁朔为她筹谋此事,想让她全身而退。 后来,宁朔为自己筹谋婚事:如何让她退进自己的怀里。 * 最初,盛宴铃觉得表兄极像先生,但不敢认。 后来,她咬牙切齿,觉得自己根本不认识先生:这真的是那个清冷自持的先生吗?

素织衣·完结·82.2万字

梦醒后,将军夫人丢掉恋爱脑

简介:先婚后爱,甜宠,1V1双洁 乔沅上京贵女,一书圣旨,嫁给了泥腿子将军齐存。 新婚三天,夫君远赴边境。 眼见一辈子要在锦绣窝打滚儿,可她做了个梦。 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结果还是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自尽 乔沅:我不要恋爱脑!!!!不要沉湖底!!! 班师回朝的齐存,发现自己跪求圣旨娶回来的娇妻竟被他人觊觎。 为了留住乔沅这个金丝雀,齐存斩渣男,斗皇子,换朝代。 以一国为牢笼,囚住她。 乔沅只求能和齐存相敬如宾,不成想齐存处处维护,抵死纠缠。 先是床榻被骗一半,后是芳心莫名被占。 某夜,乔沅摸黑进书房想看齐大将军如何哄庭哥儿入睡的笑话。 不料被齐大将军当场擒住。 齐存宽厚的大掌搂住细腰,下巴蹭着媳妇儿的头顶,翁声翁气:“奴家是柔柔弱弱的娇花,望官人怜惜。” 乔沅拍开他的手:“才不要,放开。”

五一生财·完结·2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