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爹宠妾灭妻?侯府嫡女宅斗逆袭

渣爹宠妾灭妻?侯府嫡女宅斗逆袭

依依兰兮

古代言情/已完结

170万字

完结于2024-04-0100:02:00
谢云姝那个因军功而封侯的爹终于想起来将她们娘俩和祖母接往京城了。当初她爹离家入伍时她还在娘胎里,如今却是十七岁的大姑娘了。 据说,在京城侯府中,他爹有个县主平妻,还有他与平妻所出的一双儿女。县主平妻娘家势大,谢云姝的娘却只是个农家女。 穿越后的谢云姝浅浅一笑,咱有吃瓜系统在手,无所不知,大家好便好,若不好了,那就试试!

第1章一碗毒药

“喝了!”谢云姝端着药碗递到了婢女紫荷面前,病态苍白的瘦削脸上冷意森然,咄咄逼人,“喝下去!”

紫荷眼中掠过一抹慌乱,下意识后退摇头:“大、大小姐你怎么啦?您别闹了,这是您的药啊,您快喝了吧,喝了病才会好啊!”

谢云姝冷笑:“我现在好得很,用不着这个。这碗药本小姐赏你了,快喝!”

“大小姐——”

“怎么?你一个奴婢还敢忤逆主子不成?喝了!”

紫荷心头狠狠一跳,下意识后退,拼命摇头。

谢云姝定定看着她,忽轻蔑一笑随手将药碗搁下:“你不喝,是因为知道这药有毒,对吗?”

“啊!”紫荷惊呼变色。

谢云姝又道:“戚氏许了你什么好处?蠢货!你是我近身伺候的婢女,我若出事,我爹和阿奶会不会饶了你?你说戚氏是会保你、还是干脆杀人灭口呢?她连我都敢杀,你又算什么?”

紫荷面露惊恐,双膝一软摔倒在地,“不、不......”

谢云姝继续道:“我若是故意让戚氏认为是你叫我不要喝这药,戚氏会不会有耐心听你一个奴婢分辨呢?”

紫荷自然知道戚氏是个什么性子的人,脑子里“嗡!”的一下,心凉了个透彻!

她看着谢云姝,如坠冰窖!

“明白了吗?你就是个弃子,无论我如何,你都难逃一死啊!”

“大小姐救命!大小姐救命啊!”

谢云姝嘴角扯起一抹嘲讽,扔了一袋银子在她面前:“赶紧逃吧!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与其赌戚氏会不会饶恕你,倒不如逃出去赌今后的造化,你说呢?我也不是好心,只是不想手上沾人命罢了,滚!”

紫荷呆了,眼中的绝望越来越深。

最终,她猛地抓起那钱袋,爬了起来脚步蹒跚的跑出去了......

谢云姝身体轻晃,眼前发晕,狠狠的喘了几口气,这才慢慢站定了。

原主昨天就已经病死了,那也是个可怜的姑娘。从今往后,这条命她会好好珍惜,会替她守护她想守护的。

谢云姝抬脚走到那如意云纹碧纱橱后,不出意料的,看到娘亲苏氏呆呆坐在那里,已是泪流满面。

“娘......”谢云姝心口狠狠一痛,这或许是原主留下的情绪,连带着她也有些难受,她上前坐在苏氏身旁,轻轻摇了摇她手臂:“娘,别难过。”

怎么可能不难过?

苏氏猛地将她揽入怀中紧紧抱着,泪如雨下,压抑的哭声痛彻心扉、几欲泣血。

“姝儿、姝儿,娘差点害死你!娘差点害死你啊!”

生怕下人不仔细,药是她亲手煎的啊,若是女儿因此丧命,她又岂能独活?

谢云姝一下又一下轻轻拍抚着苏氏的背,血脉相连的亲密感油然而生,娘亲的怀抱真温暖啊,上一世身为孤儿的谢云姝心中柔软得一塌糊涂。

待苏氏发泄得差不多了,谢云姝方柔声细语安慰,好不容易将她劝住。

苏氏擦拭眼泪,双眼红肿,凄然一笑:“我以为咱们终于熬出头了,只要想到你如今成了侯府的大小姐、想到你定会有一门好亲事,什么委屈我都能忍、什么我都可以不计较,可为什么、她竟如此狠毒!”

苏氏咬牙,眼中渐渐疯狂。

她的女儿,是她的底线!

丈夫当年从老家村子里离开入伍时,姝儿还未出生,上个月她们母女和婆婆被立大军功、三年前得封侯爵的丈夫接到这平北侯府时,姝儿已经十七岁了。

这么多年,她在村里又要里里外外操劳、又要赡养公婆、抚养女儿,前几年公公病逝丧事也是她一手操持,虽有娘家父母和哥哥帮一把手,然大家的日子都不富裕,可想而知她吃了多少苦。

可她从没后悔。

因为她有个乖巧的宝贝闺女,只要看着她一天天长大、看她小脸上露出笑容乖巧的唤她“娘!”,她便觉什么都值了。

戚氏,却想要她姝儿的命!何其歹毒!

苏氏后怕的搂住谢云姝:“姝儿,娘不会让人伤害你、不会了......”

谢云姝心里松一口气,她知道她娘性子温柔和气,但绝不是面团,是个外柔内刚的坚韧明理之人,否则这么多年没丈夫在身边如何撑得起来一个家?

谢云姝轻轻笑着点头:“嗯,我也会保护娘!娘,我们都要好好的!”

苏氏有些恍惚,觉得女儿好像变了一些,可又觉得释然,从千里之外的乡下村里来到京城侯府,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怎么能没有改变呢?

“好!”苏氏轻轻抚了抚她的头,也微微笑了笑,心情亦放松了了几分。

谢云姝起身:“我们去松鹤堂看看阿奶吧,阿奶身子骨一向来很好,可是一到京城就病到了现在,我总觉得、总觉得根本不是什么年纪大了舟车劳顿伤了身、不是什么水土不服......”

阿奶对她们母女都很好,一路上都还叨念着她娘才是元配、戚氏即便在边境陪了她爹十几年、即便戚氏因为她父兄的军功被封了县主,也是平妻,也越不过她娘去。

如果阿奶没有生病,或许戚氏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事情不会变的这么糟糕。

苏氏心头大震,只觉一股凉意从脚底直窜天灵盖,变色道:“你、你说什么?戚氏她、她怎么敢......”

谢云姝忙道:“我就是猜的,反正小心无大错。戚氏未必敢要阿奶的命,只要让阿奶病着帮不了我们就够了,她那么狠毒,未必不会这么做......”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侯门主母重生后,侯府全家遭殃

前世,江扶月被自己的父亲当做交易的筹码送入侯府。 她任劳任怨地将侯府打理得井井有条,上孝顺婆母,下教养庶子,还为整个江家女子挣下了善于持家的好名声,让几个妹妹得以嫁入高门,为人正室。 可夫君对她心生怨恨,婆母把她当成管理侯府的工具,几个庶子女背地里叫她母老虎,就连家里的妹妹们也都嫌弃她窝囊…… 她操劳一生,却到死都没有得到过半点尊重。 她的一生,简直就像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一朝重生,江扶月彻底醒悟。 想踩着她安心享乐,做梦! —— 和离后,安远侯府一落千丈,恶婆婆和渣夫走投无路,跪地求她回去。 某清冷权臣轻拥江扶月入怀。 “何不以溺自照?”

肆月桃·完结·66.7万字

闺门荣婿

陆明薇重生回被退婚当天。 祸害了她一辈子的渣男正当着她的面侃侃而谈:“薇薇,我知道我一表人才,可你也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我们虽然无缘,你也不会再遇上比我更好的人,但你总归要好好的过日子,不要自轻自贱才是。” 上一辈子虚伪惯了的陆明薇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朝着这个臭男人呸了一口:“我夸你,是因为我这个人特别虚伪,不是因为你真的牛逼,请你照照镜子,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知,谢谢!” ...... 崔明楼挑了挑眉,他从前只觉得陆明薇除了虚伪之外,还有眼瞎的毛病,这回两个毛病都一起治好了。 陆明薇上辈子孤老终生,是盛京圈子里出了名的老姑婆。 重生一世,她决定痛改前非,男人算什么?她只想独自美丽。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的路越走越不对了。 多金纨绔小王爷,潇洒风流帅将军,年少有为酷首辅,都对她另眼相待。

秦兮·连载中·147万字

重生之夺玉

被父母捧在手心长大的宣州城第一美女林如玉,被救她出火海的“好郎君”推入地狱,活生生剜了她的心。 这一世,林如玉要夺回自己的人生。 新书《天灾第十年跟姐去种田》已开坑,欢迎大家移步阅读。

南极蓝·完结·75.4万字

躺赢!炮灰爹他成首辅了

谢容昭重生了! 重生后才发觉,不但她自己是炮灰女配,她全家都是书中炮灰。 软弱亲娘早早病逝,天才未婚夫凄惨而死,就连她那惊才绝艳、才高八斗的美人爹都先残后亡! 这一世,她要带着家人一并摆脱炮灰命! 于是炮灰女配化身团宠锦鲤。 小锦鲤喜欢谁,谁走运;讨厌谁,谁倒霉! 有人欺负小锦鲤? 才高心黑的美人爹分分钟算计得你家破人亡! 有人瞧不起小锦鲤? 面冷心狠的未婚夫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而她,一个五岁的小女娃扛起大旗,赚钱养家卖卖萌。 上辈子属于她父亲和未婚夫的荣光,她要统统拿回来! 不愿意让她父亲步入仕途?父亲直接平步青云! 想让她未婚夫神童的名头殒落?未婚夫一鸣惊人! 想要谢家从根子上烂掉?谢家一门三进士,一跃成当朝勋贵!

佳若飞雪·完结·104万字

我在古代靠抄家发家致富

【讨债+玄学+爽文】 凌初死了。 莫名其妙穿越了,穿成了尚书府的大姑娘。 然而却是一个不受宠的,刚出生就被道士批命,刑克六亲。 从小被送到道观里寄养,及笄才被接回府。 本以为从此能过上幸福美好的日子,谁知迎接她的却是满门斩首的圣旨。 为了保住小命,她豁出去配合锦衣卫将自己家抄了一个底朝天。 为此众叛亲离。 别人以为她要痛哭流涕,向家人忏悔求原谅。 她却在忙着四处讨债赚钱吃香喝辣,帮鬼魂完成遗愿攒功德延长自己的小命。 正当她小日子活得有滋有味时,却发现自己爹娘都是假的。 就在京都众人都在等着她回去跟假千金撕逼的时候, 她却转身进了闻风丧胆的锦衣卫,天天忙着跟着杀神一起满京都抄家。 已有完结文《福运嫡女,穿越后靠嘴炮带飞全家》。

半世书音·完结·103万字

侯门弃妇她是黑心莲

被丈夫冷落了一辈子的顾德音,临死前方才知道丈夫居然与长嫂私通,还生了个奸生子。 为了给奸生子让路,她的亲生儿子被这对狗男女给害死,此事婆母知情,妯娌知情,小姑子知情,惟有她这个亲生母亲不知情, 遂,她带着滔天恨意死不瞑目! 一朝重生归来,她要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为此,她搅得侯府翻天覆地,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侯府人人都恨她,但又干不掉她,还要看她水涨船高,直上青云,成为他们高攀不起的人物。 顾德音踹掉渣夫和离后,只想活得肆意随心。 哪知她却无意中招惹了当朝摄政王,最后这男人居然挡住她的路。 “撩完了就想跑,谁教你的?”

筑梦者·完结·55.8万字

退婚后,侯府嫡女把京城大佬逼疯

林见月出身候府,家世显赫,才色双绝,自小与太子指腹为婚。 自此以后,她循规蹈矩,洗手做羹,谨言慎行,诚心相待众人,乃是皇城女子典范。 却不想,太子、皇家、甚至是家族,得了自己手中滔天富贵,转身卸磨杀驴。 林见月错信、错爱、错付,落得个被削双腿双臂,毁容失声的悲惨结局。 死后,怨气冲天,上天怜悯,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一次,她如同魔煞,杀尽所有负她之人! 沈未寻,长公主与英亲王独子,矜贵清雅,桀骜不驯,洁身自好。 却不想,原本只是对那退了婚的候府嫡女有着几分好奇,最后在她面前低了一辈子的头。 陆敬驰,战功赫赫少年将军,稳重端瑞,早就练就一身铁石心肠。 可,自从与太子的前未婚妻一夜荒唐,本以为只是露水情缘,却不想早就生了情愫。 你身边若是狂风暴雨,我愿做你身前的一堵墙——沈未寻 从前,我的命在战场,如今我的命交给你——陆敬驰 女主不圣母,心肠冷硬却也不是毫无人情。

成珍珍·完结·86.4万字

宠妾灭妻?这侯门主母我不干了

新婚夜,林妙芙连盖头都未掀,夫君就赶赴边疆,叫她独守空房六年。 她操持中馈、孝敬婆母,为他守着偌大的侯府,等来的却是夫君带回的外室和孩子。 她为爱忍气吞声,落得个被弃被打住狗窝的悲惨下场。 重生回来,这次她要和离!

樱桃烧酒·完结·33.6万字

宠妾灭妻侯门主母杀疯了

【传统古言重生+虐渣打脸+假太监追妻+全员火葬场】 前世,陆菀是汴京最尊贵的女郎,外室母女杀母上位,庶妹爬上夫君的床,蒙在鼓里的她倾尽财力,赔上外祖至亲性命,换来渣夫泼天富贵,被囚禁在土窖遭群蛇咬死。 重生归来,捉奸、退婚、转嫁渣夫他死人哥当望门寡。 杀疯的陆菀巧遇亡夫的‘太监’爱人,一边同情两人不被世俗所容的爱情,一边与他携手虐渣忙得不亦乐乎。 谁知,一天深夜,‘太监’爬上她的床。 她被禁锢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姐妹,你想作甚!” 男子语调清凉,“我是你夫君,谢知衍!” 陆菀呆滞:原来亡夫是太监! 谢知衍双眸灼灼:“听闻,你心悦我已久,甘愿人间地狱都要与我地老天荒?” 陆菀:“我……胡诌的。” 谢知衍:“那……做实便好。” 陆菀目光下移:“你……用什么做?” 谢知衍咬牙切齿:“马上就知道了!” 不久,坊间传闻,横空出世的首辅新贵,竟然惧内。 《侯府娇女&冷厉少师》

翎凡凡·连载中·56.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