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就被赶出豪门

开局就被赶出豪门

一路烦花

现代言情/连载中

139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0400:01:00
一睁眼,白蔹穿到了一个声名狼藉的纨绔大小姐身上。 听说她父亲是北城的新贵,白手起家声名远播; 她的私生子大哥是个天才,考上市状元去了江京大学; 私生子妹妹是隔壁国际班多才多艺的校花,温婉知礼; 未婚夫是金融贵公子,校园学神,没拿正眼看过她…… 而她,就是个毫不起眼智商不高的普通人,开局就被赶出这个家门。 白蔹:行吧,那她就好好学学习,努力做个普通人~ 众(迷之微笑脸):……你最好是?? 被发配到湘城的大小姐,没有背景,不学无术,人人都可以去踩上一脚……踩不动???? 【人间独美懒散肆意谁惹她就弄死谁疯批女主vs高贵冷艳散发逼王之气智商碾压在场所有人男主】 ps:男女主都很苏,主打一个没逻辑的爽文,请勿深究逻辑线,拜谢 立意:爱学习,做好人。

001对不起,我的族谱没有你

“不要碰我。”

男生并没有看她,只用纸巾仔细擦过被她碰到的手,随意扔到垃圾桶,声音冷漠。

白蔹倚着树,脑子里一直在回放这一幕。

墨发湿漉漉的贴在她苍白的脖颈,她拢着件黑色风衣,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然后向身边的老人报了个号码。

老人扶着鼻梁上的镜框,看她终于记起一个号码,便拿出手机拨出去,电话很快被接通,“您好,请问是宋泯同学吗?”

“是我。”

老人很有礼貌,“是这样的,白蔹同学在明泰山庄湖边不小心落水了,能过来接一下吗?”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个名字是谁,语气克制且厌烦:“别再给我打电话。”

电话被挂断。

老人愣住,“他……”

白蔹还坐在石头上:“他?我未婚夫吧。”

落水该是落魄的样子,可她双手环胸靠着树,暗黑的眸底有些困惑,像是匆忙中打了个盹,懒洋洋地爬起来又不知道身在何处的白虎。

“你其他家人呢?”

她想了下:“在给外室之女举办宴会庆生。”

老人看着面容挺乖巧的女生,一时不知如何安慰。

“没事,”白蔹歪了歪脑袋,轻笑:“谢谢您救我,我再坐一会儿。”

他还有事要忙,救下落水的白蔹只是凑巧,原以为女生死志很强,没想到对方心跳停了两分钟后竟然醒了,看这样子也没有再自杀的意思。

“不要坐太久,容易着凉。”他给白蔹留了他的电话,又看了眼她身上的黑色风衣,然后匆匆去赶飞机。

白蔹收起纸,目送他远去。

她在原地站了半晌,才扯了扯造型独特的衣服,重新坐回石头上,手肘杵着膝盖,掌心松松撑着下巴。

这具身体也叫白蔹。

她对着湖水照过,样貌同她一样。

她母亲两年前在发现丈夫不仅养外室,还生了两个私生子,便与他离婚,也没要她的抚养权,潇洒离去。

原主平日不学无术,这次期初考试作弊被抓到。

她在办公室被老师批评时,看到来送作业的宋泯,原主下意识的抓了下这个未婚夫的手,对方冷漠且厌恶的扯开她,并说了那句“别碰我”。

回忆到这里,白蔹手撑着下巴,骨节分明的手指浅浅抵着脸颊,啧——

原主拿她漂亮的脸蛋在干嘛?

她紧了紧银丹草味的大衣。

不浓,有点冷气儿。

白蔹看着远处亮起的太阳能路灯,眼里有很明亮的星星,她就这么坐在石头上,静静看着这令人惊奇的世界。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有一道刺眼的车灯打过来。

她伸手遮住眼睛,挡住灯光。

“大小姐。”司机从驾驶座下来,打开商务车后座的门。

商务车门打开,就看到靠外侧坐着的温婉少女,身上穿着精美的礼服。

站起来后,白蔹才发现后座不止白少绮,还有一个与白少绮并排,低头看手机的矜贵少年。

哦,宋泯。

“姐姐,”白少绮淡淡瞥了眼白蔹,她把前面的一个位置让给她,自己坐到最后一排的三座,“你坐前面吧。”

本来在看手机的少年眉头拧了拧。

见白少绮坐到了后面,也一言不发的收起手机,往后座去挤。

司机尴尬的看了白蔹一眼,每次看到这一幕大小姐都会同疯了一样:“大小姐,宋少他……”

白蔹弹了下额前飘着的头发在整理记忆,她没坐后面,只示意司机打开副驾驶。

车往白家开。

“泯哥,”一片安静中,后座的白少绮忽然开口,“你登录我账号了?”

“嗯,你那题用了傅立叶变换?这做法不行,我试过了。”

“看不起人,我要是做出来了呢?”她伸手拿宋泯的手机。

宋泯连忙护住手机,他会擦干净原主碰到他的地方,却丝毫不排斥白少绮,“那我帮你值日。”

白少绮,“啊,又是值日?”

“你是在嫌弃?”

“……”

他们俩都在一中的国际班,今年的重点人才,经常在一起上各种竞赛课程,白少绮在理科方面完全不输任何男生。

两人旁若无人的说着,旁人根本插不上。

司机看了眼安静乖巧的坐在副驾驶的白蔹,有些尴尬,他跟白蔹解释:“二小姐跟宋少说的是江京预备营的软件,一中今年有十个名额,他们……”

说到一半,司机想起来白蔹为了这个名额作弊,立马闭嘴。

**

白家大宅。

白启明坐在大厅沙发上,等白少绮跟宋泯回来。

“宋泯跟我回来拿哥哥的笔记本。”白少绮笑着对白启明道。

白蔹没管他们的寒暄,她直接坐到沙发上,指尖漫不经心地敲了敲茶几,示意管家给她倒茶。

等管家将茶送到她手里,她低头随意吹了吹。

“你学习紧张,还要练古筝,不要太累,”白启明将桌上的拜师帖递给白少绮,温和道:“最近两天好好练《白衣行》,简院长很喜欢。”

宋泯显然惊讶:“你会白衣行?”

白少绮谦虚:“只学了些皮毛。”

白蔹半靠着沙发,将半干的黑发拢在耳后,盯着那个拜师帖看了半晌,而后敲着杯沿懒懒打断他们寒暄:“那拜师帖是我两年前的生日礼物。”

白少绮语音一顿,她眯眼看着白启明的拜师帖。

然后似笑非笑的样子:“姐姐也学过古筝?”

听到这儿,旁站在旁边的宋泯抬了下头。

北城谁人不知,白蔹不学无术。

白启明安抚的看了眼白少绮,这才看向白蔹,声音变得冷淡,“简院长是江京大学的教授,她教学生条件苛刻,你不通音律,拿着也没用,少绮比你更适合。”

“嗯,”白蔹手拿着茶杯,表情很是无害:“……不通音律?”

她笑了下。

挺有意思。

她换了副身体。

“我说错了?”白启明眸光沉沉,却以为她在狡辩,“你气走了三个老师,还在李老师的琴房睡觉,学了一年,你说说,古筝有几根弦你知道吗?”

原来如此。

白少绮收回目光,“爸,姐姐也想学的话,就给她吧。我先上楼了。”

低眸,脸上是明晃晃的嘲弄,她抚上自己的衣袖,十分反感白蔹这种行为,可真是——

鹦鹉学舌。

她心情不是很好的上楼,宋泯看她离开,也跟上去。

他漠然的路过白蔹,没分给她一个眼神。

宋泯从小就知道白蔹是他未婚妻,别人都说他未婚妻长的不错,然而白蔹对他而言也就一个“未婚妻”的称呼而已。

对方在他眼里没有存在感,这十几年都没给他留下任何印象。

对别人嘴里“长得很好”的白蔹没有哪怕一点兴趣。

**

待两人离开,白启明面色阴沉,他将手上的拜师帖递给管家。

他淡淡看向白蔹:“为什么要作弊?”

白蔹反驳,“我没有。”

白大小姐作的弊。

跟她白蔹有什么关系?

白启明几乎是冷嘲,“所以呢,你要告诉我你凭自己考到了学校前十?”

“为什么不可能?”

白启明觉得她死不承认的样子简直无可救药:“跟我来宗祠。”

宗祠里面摆了很多牌位,白启明拿了三根香,严谨的拜过,才对白蔹道:“白蔹,你十八岁了,不是八岁。你大哥跟你一样大的时候,已经拿了好几个奖项,谈了好几个案子。”

他没有什么嘲讽的意思,只是实话实说。

当初白蔹高一时,白启明也费了很大心力,特地安排她跟宋泯一个班培养感情,可白蔹没有跟上国际班的教学,第一次考试就掉到了普班。

反观白少绮长进,自己凭本事考到了国际班,参加各种加分竞赛。

白蔹在看他身后的牌位,对方句句在她雷区上蹦跶。

“别胡说,外室之子也算我大哥?你们是没有自己的族谱吗,还要蹭我的?”她衣服还没换,黑发缠上她细瘦白皙的脖颈。

拢着风衣,靠着门框,朝白启明轻笑。

白管家在一旁看的心惊,他瞧着白蔹那张美的十分有辨识度的脸,对方笑得真的很像那种高智商的变态罪犯。

一股血腥味。

“你……”白启明何曾被人这么忤逆过,尤其对方还是白蔹,自己最看不上的女儿,他气得脸涨得通红:“逆子,你简直是不知所谓!”

他插好香。

“不说少柯,哪怕你有少绮十分之一!可我白家两百年历史都没出过你这样的,”他上下打量着白蔹,一字一字的下定义,“考试作弊,不学无术!”

“给我在列祖列宗面前好好反省,什么时候知道错了再出来,否则——”他居高临下的睨着白蔹,仿佛在评估无关紧要的商品,“就回湘城,以后别再进我白家大门!”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大小姐她总是不求上进

(书名废+简介废+无CP+玄学) ‘’所谓太素脉,为相术也,能观贵贱,预吉凶,算祸福,善人,敢让扶脉否?一脉算万金!” 你看,赚钱多容易,上活不? 啊呸! 人活两世,秦流西的理想永远就是得过且过,毕竟世间总有人甘当咸鱼不求上进,而此等废物之事,让她来! 可当一大家子凄凄惨惨戚戚的出现在面前,秦流西的咸鱼日子也跟着不复存在。 面对岌岌可危要崩漏的秦家,婢女拿着空荡荡的钱匣子求营业,秦流西不得不肩负起大小姐的重任,持家,养长辈,鸡娃育儿! 秦流西:我明明拿的是咸鱼剧本,谁给我偷换了? 被大小姐怼得怀疑人生的堂妹:感觉大姐姐看我们像看麻烦一样! 被大小姐揍得皮实教做人的秦四公子:大胆点,把感觉去掉! 被大小姐鸡得自闭的秦小五一本正经掰着手指回答关于大姐姐一无是处的问题:她会驱邪捉鬼,会相面画符,会治病救人,对了,你问哪个? 后来,有人问秦流西如果人生重来一次,梦想是什么? 秦流西沉默了许久:不求上进苟百年! 推荐完结文《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燕小陌·连载中·233万字

嫁给修理工后她震惊全球

【女主虐渣第一名!男主超有钱+宠妻狂魔】 林妩重生了。 母亲被渣男骗婚。 而她则是被赶出豪门的可怜私生女。 被人嘲讽:“一个从乡下来的小野种能有什么出息?” 面对困境。 林大佬淡淡一笑,豪门私生女又如何? 她直接带着母亲脚踹渣爹,火速让位继母,虐渣渣,成立属于自己的护肤品品牌,小日子红火不已。 面对仇人: 劝我大度? 委屈我让你开心!? 没理才要让三分,得理为什么要饶人?! —— 就在林妩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的时候,失踪多年的外祖父一家却突然找上门! 于是,众人眼中离过婚还带着个拖油瓶的弃妇,竟然成了豪门唯一继承人。 更让林妩没想到的是,她的三无汽车修理工男友,竟摇身一变,变成高不可攀的权门顶级大佬。 此后林妩便成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权门贵妇,被大佬宠的上天入地。 —— 后来。 林妩已是著名女企业家。 她站在高台,发表自己的演讲: “曾经我们的祖辈大多数都非常重男轻女,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成了我们的代名词。他们忽视女孩的教育成长,将她们困于家庭与琐事之间,以夫为天,以子为地,一旦被男人背叛,她们便失去依靠被人指责是破鞋!” “可是今天!” “你看这万人广场,她们都是最年轻的女企业家!”

德音不忘·完结·172万字

满级归来:那个病秧子我罩了

徐星光被高空坠落的镜子砸中,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 她昏迷后,各路牛鬼蛇神纷纷显形—— 富翁男友卸下伪装,将她当做移动血库,数次抽血只为拯救真爱白月光? 亲娘车祸离奇身亡,渣爹高调迎娶昔日旧爱,还凭空冒出来一对比她大的私生儿女? 亲爹还说要拔她氧气罩,等她死了,送给霍家那病秧子? ... 醒来的徐星光:“感谢诸位厚爱,小女子一定加倍奉还。” 没人知道,卧床昏迷的那几年,徐星光魂穿十世,在不同世界搅弄风云。 昔日的璀璨明珠,早就修炼成了一块刚硬的金刚石,谁敢欺她,她就砸死谁。 * 这是一本女主魂穿十世归来,花式虐渣,带着个病秧子小跟班,凭借十世经历走上人生巅峰的大爽文。

帝歌·完结·169万字

欢迎来到我的地狱

【无限流+无CP】 【只要胆子大,游戏是我家。】 自幼倒霉的银苏被拉进无限生存游戏后,被困在第一个副本,要死要活无限轮回无数次,终于回到正常游戏进程。 终于不用面对同一批怪物的银苏泪流满面,决定好好和怪物们交朋友,再也不打他们了。 众人看着随手捏爆怪物,渣都不剩的银苏:灰都扬了是吧! 后来游戏里多了一条禁忌:远离银苏,她有病!

墨泠·连载中·174万字

大神你人设崩了

【没写好,先别看这本,修改中】 【娱乐圈+学霸+微玄幻+无逻辑】 孟拂到十六岁时,江家人找上门来,说她从小就被人抱错了,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体就被异世女记者灵魂占领两年。 好不容易夺回身体—— 豪门母亲:童少是留学生,你高中就辍学了,虽然你们是娃娃亲,不要强求。 父亲:歆然也是我的女儿,希望你跟她好好相处,多向她学习。 弟弟:我只有江歆然一个姐姐。 ** 在夺回身体前,孟拂是《全球偶像》女团节目里排名第四什么都不会被全网黑的花瓶角色,是江家不肯对外承认的大小姐;夺回身体后——恕我直言,在座都是孙子。 一开始各大网络粉丝让她滚出女团,滚出娱乐圈,无脑黑孟拂,一批粉丝纷纷怒怼黑粉,安慰孟拂。 直到后来,某大神转发了一条博:【我的新戏转一发】 某人评论:【你上错号了。】 发现了真相的粉丝猛然回过神——【大佬她不需要安慰。】 男主苏承:古武隐士家族天才继承人,禁欲系超A神秘系男主苏承。 女主孟拂:即思维跳跃、表演大师、王不见王、财迷,自称什么都会“一点”的全网第一学霸孟拂。

一路烦花·完结·197万字

我曝光前世惊炸全网

【甜燃爽+双疯批+非遗传承+家国大义】 夜挽澜的身体被穿了,穿越者将她的生活变得乌烟瘴气后甩手走人,她终于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掌控权,却又被困在同一天无限循环999年。 无论她做什么事情,一切都会重来,被逼成了一个掌控无数技能的疯子。 脱离循环那天,面对残局,所有人都笑她回天无力,直到她的前世今生无意被曝光—— 夜挽澜从十丈高处轻功跃下,毫发无损 有人解释:她吊了威亚 夜挽澜一曲《破阵乐》,有死无伤 有人辩白:都是后期特效 夜挽澜再现太乙神针,妙手回春 有人掩饰:提前写好的剧本 此后,失落百年的武学秘法、缂丝技术、戏曲文艺重现于世…… 为她疯狂找借口的大佬们:…… 能不能收敛点? 他们快编不下去了! · 夜挽澜忽然发现她能听到古董的交谈,不经意间掌握了古今中外的八卦。 【绝对没人知道,天启大典在凤元宝塔下埋着】 次日,华夏典籍天启大典问世。 【我可是宁太祖的佩剑,我不会说太祖的宝藏在哪儿】 隔天,国际新闻报道宁太祖宝藏被发现。 后知后觉终于发现不对劲的古董们:??? 夜挽澜伸出手:我带你们回家 · 我神州瑰宝,终归华夏 新的时代,她是唯一的炬火 他以生命为赌,赌一个有她的神州盛世

卿浅·连载中·56.1万字

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夜挽澜新书《我曝光前世惊炸全网》已开~】 司扶倾一睁眼,不仅被夺了气运,人人还让她滚出娱乐圈。 重活一次,她只想咸鱼躺,谁知现在圈内人只知拉踩营销,没点真本事,不好好磨炼演技,这样下去还能行?怎么也得收拾收拾。 司扶倾捏了捏手腕,动了。 后来,网上疯狂骂她不自量力倒贴郁曜,造谣她私生活不检点,而—— 国际天后:今天我能站在这里,多亏了倾倾 top1男顶流:离我妹妹远点@郁曜 就连国际运动会官方:恭喜司扶倾拿下第13枚个人金牌,等一个退圈 当天,全网瘫痪。 · 史书记载,胤皇年少成名,八方征战,平天下,安宇内,是大夏朝最年轻的帝王,他完美强大,心怀天下,却因病死于27岁,一生短暂,无妻无妾,无子无孙,是无数人的白月光男神。 无人知晓,他再睁开眼,来到了1500年后。 这一次,他看见了他遥想过的盛世大夏。 · 不久后胤皇身份曝光,司扶倾得知偶像竟然就在身边,她敬佩万分,只想—— 司扶倾:努力奋斗,报效大夏! 胤皇:以身相许 司扶倾:??? 我一心奋发上进你却想要我? · 全能颜巅女神×杀伐清贵帝王 从全网黑到封神顶流,顺便和男神1v1

卿浅·完结·346万字

被全家炮灰读心,真千金作成团宠

【读心术+发疯+沙雕】 姜南书穿成某狗血文里恶毒真千金,并绑定了全员厌恶系统,所有人对她厌恶值达到100,她就可以携一百亿奖金回到她原来的世界。 作死只是她众多技能中的其中一项。 开局厌恶值89,姜南书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半年,她要过上捡钱生活。 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全员都能听见她的心声! 面对疯批霸总大哥:“我觉得这个项目不错,能大赚” 内心【亏不死你老登!等你出去做项目了,你对家就来偷你公司机密咯】 面对冷漠医学二哥:“你们同事聚餐,菜都好好吃哦” 内心【二哥夹菜我转桌,传染病就追不上我】 面对病娇科研三哥:“三哥好厉害,会做这么厉害的实验,坚持哦” 内心【实验要爆炸咯,姐优雅退场】 面对歌星四哥:“这些歌都好适合你呢,全都唱吧,大红大紫指日可待” 内心【嘻嘻,你就等着被爆偷税漏税的瓜吧】 面对恋爱脑五哥:“她能在百忙之中抽空陪你一小时,这说明她爱你啊!” 内心【绿成青青草原了,你的女神早中晚各一场,想不到吧?】 男主看她眼神逐渐幽深:“我们在一起吧” 姜南书掩面而泣:“不要让姐姐误会,我不配!” 内心【钱难挣,屎难吃,女配的命也是命!】 只是… 为什么她最后作成了全员团宠?

慕听风·连载中·80.9万字

退婚后咸鱼美人拿了反派剧本

凤妤最爱金银珠宝,最大的梦想是吃吃喝喝当一条咸鱼,未婚夫高中探花,貌比潘安,她的咸鱼人生非常圆满。 夫君很穷,没事,她有钱! 谁知道一朝风云变幻,她魂穿了鲜衣怒马,桀骜不驯的小侯爷谢珣,并害得他废了一条腿。为了在战场活着,咸鱼翻身而起,学骑马射箭,学沙场布阵,小侯爷顶着她的脸胡作非为,未婚夫嫌她粗野蠢笨而退婚。 她定亲,他悔婚,她赚钱,他败家,她的金山银山被他搬空,两人相恨相杀。渐渐的,剧情发展有点不对头。 未婚夫退婚后反悔,痴心表白。 凤妤:我移情别恋了。 小白莲骑射场想杀她,谁知凤妤自捅一刀。 凤妤:怎么办呢?你好像杀人了。 父母戍边守疆几十年,回家后竟然说,“女儿,跟着小侯爷造反去吧!” 开局的咸鱼剧本,怎么变成反派剧本? 后来…… 养个夫君真的费钱,可夫君是真的香! 表里不一的病娇(凤妤)vs鲜衣怒马的腹黑(谢珣)

安知晓·连载中·18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