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爷他早亡的夫人诈尸了

相爷他早亡的夫人诈尸了

辞朝朝

古代言情/连载中

15.3万字

更新时间:2023-09-1112:24:03
[无才无德泼辣农妇VS摔了脑子不择手段双标相爷,附加一只奶声奶气娘宝崽] - 婚后五年,她兢兢业业抚养幼子、孝顺公婆,满怀期待地等着参军戍边的相公归来。 一朝上京寻夫途中遭遇暗杀,母子俩惨死于冬日的深谷中,公婆也不慎跌落破冰口,葬身湖底。 而她那了无音讯的相公却在盛京城里封侯拜相,迎娶皇家贵女。 带着滔天恨意,慕微微重生了。 这一次,她再也不要傻傻地去爱一个抛妻弃子的负心人。 正妻之位? 她要。 中馈之权? 她也要。 郡主要和她抢男人? 可以,一顶小轿后门进,洗洗与我家做妾便是。 - 自从府中有了夫人与幼子,陆定远的日子过得着实有些挠心。 人前,她言笑晏晏,待人接物皆礼数周到,不争不抢尽显主母气度。 人后,她将他撵去给旁人,连选的院子都恨不能离他十万八千里远。 笑话,他堂堂宰相之尊,岂能受此等冷待? “柏哥儿,同你娘说,爹发热了,浑身难受。” 小人儿丝毫不懂他那黑心爹打的什么主意,老实巴交地转告他娘亲,并得到了一个非常靠谱的建议。 “爹,娘说叫你哪儿凉快哪待着。” “……”使苦肉计没得逞的陆相爷当场黑了脸。

第1章:陆定远,是你…负了我!

大盛承平二十五年,腊月初三。

盛京城的男女老少早早地便围在挂了大红喜结的相府外。

慕微微以一抹幽魂的形态飘荡在人群中。

听他们说,当今圣上跟前的宠臣陆相爷与清怡郡主会在今日成婚,相府的管事定会撒上不少铜钱寻个好意头。

距离慕微微身死已有半月,不知是不是她死前执念太深,竟会以游魂的方式存留在人世。

“哎,快看啊!陆相爷出来了!他要去迎新娘子了!”

“天哪!陆相爷今天这身喜袍好衬他啊!未免也太俊了吧!”

“要我说还是清怡郡主有福气,陆相爷是何等的清风霁月之人啊,配清怡郡主属实是委屈了!”

“嘿你可别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清怡郡主可是当今的堂妹,身份尊贵着呢!”

……

听着身边人对这位陆相爷的赞美之词,慕微微不禁随着众人的视线一道望进府内。

只一眼,便让她看呆在了原地。

那道她魂牵梦萦的身影竟然活生生地出现在相府大门!

那人身姿挺拔八尺有余,剑眉星目,不是她的相公陆定远又是谁?

这个传闻中死在战场上的男人,竟在盛京城里封侯拜相,迎娶皇亲国戚。

至此平步青云,位极人臣。

多可笑啊!

慕微微呆愣地看着不远处的陆定远身着一身喜袍,骑上大马去迎接他的新娘子,在这个艳阳高照的冬日里。

可那明明是属于她的相公啊!

他们七岁相识,十六岁时她红袍披身嫁予他为妻,良辰美景时他亲口许诺:“此生定不负我微微。”

她信了他,在他深夜苦读的时候为他添灯加衣,在他发觉科举无望选择弃文投戎时也毅然决然地支持他。

在他离家后的一千七百多个日夜里守着他们的家,代替他勤勤恳恳地照顾公爹婆母,不辞艰辛地抚育他们的孩儿,傻傻地等着他回家。

可换来的是什么?

换来的是不知身份的刽子手将她和她的蛮蛮虐杀于白雪覆盖的深谷下,在夜幕之时成为野狼们的盘中餐。

就因为那人的一句“我曾在盛京城里见过陆兄弟”,她就疯魔般执意带着蛮蛮去盛京城寻他,结果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还害得公爹婆母在寻他们的路上跌落冰口,葬身湖底。

而他呢?

而他却早就忘了她,也忘了他对她许下的承诺。

甚至连自己的爹娘也抛弃了,就为了这泼天富贵。

慕微微悲怆地看着不断远去的迎亲队伍,高头大马上的那抹身影如当初他来娶自己时那般挺拔,叫人心生欢喜。

穿过看热闹的人群,慕微微跌跌撞撞地加入迎亲队伍中,伸着虚空的手想再去触碰高头大马上男人的衣角。

想叫他停下来,想大声质问他为什么活着却不回家?

想叫他不要娶旁人,想告诉他,他们的孩儿已经四岁了,她给他取名叫蛮蛮。

可是他听不到,冷冽的脸庞目不斜视地继续向前走着,任凭她如何费尽全力想阻止他,最终都是虚晃穿过。

慕微微急切而又绝望地停在原地,看着她深爱的相公从马上下来,一步一步走向郡主府,去迎接他的新娘。

她真的好恨啊!恨他的绝情!更恨自己的无能!

十五年的真心与爱恋终究是败给了荣华与富贵,她这些年来的付出与等待在他面前就是个笑话。

是她错了!

她大错特错!

错把鱼目当珍珠,做那妄想与子偕老的美梦!

到头来不仅连儿子都护不住,就连向来视她如己出的公爹婆母也被自己连累得客死他乡。

难怪老人们常道“仗义每多屠狗辈,薄情多是读书人。”

是她咎由自取,她活该啊!

“陆定远,是你…负了我!”

“陆定远!你抛父弃母!你抛妻弃子!我恨你!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恨意湮灭了慕微微的理智,在这一刻,她只想用最恶毒的话去发泄自己心中的痛苦。

-

“娘…”

“蛮蛮乖,娘累坏了,咱们小声一点让娘休息好不好?”

一道软糯和一道温和的声音在慕微微耳边响起,像是她的蛮蛮和婆婆陆王氏的。

费劲睁开双眼,儿子可爱的面容映入眼帘,慕微微瞬间便红了双眼,泪水不自控地往下掉。

猛地伸手就将一脸惊喜的儿子抱进了怀里,沙哑着嗓子哽咽地说道:“蛮蛮…我的蛮蛮…”

陆青柏被慕微微紧紧抱在怀里,小人儿学着娘亲平时哄他的手势,小手轻轻地一下又一下地拍着慕微微的薄背,奶声奶气地安抚她:“娘不怕哦,蛮蛮在这里陪着娘。”

“微微醒了就好了,这几天是不是太高兴了都没怎么好好休息,突然晕倒可把咱们家蛮蛮急坏了。”陆王氏边说边伸手温柔地替她擦去脸上的泪水。

听着婆母熟悉的声音和一如往日的慈爱脸庞,想到她和蛮蛮身死后,向来温和柔弱的婆母竟然不顾公爹的劝阻,毅然决然地冒着寒风大雪去找他们,却意外从开裂的冰湖中跌落,二老葬身在寒冰刺骨的湖底中。

慕微微一想到他们是因自己而死,心里就疼得无法言语,哽咽地喊了句:“娘…”

“娘在这呢,微微不哭,有远哥儿的信儿是好事,若是远哥儿真在盛京,咱们一家人也算是苦尽甘来了。”陆王氏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情绪,边说边给她递了杯温水。

听着陆王氏动容的话,慕微微这才注意到她们此刻在何处。

扫过高耸的房梁,房间内简单的陈设有些眼熟。

这是她们被那林谦等人诱骗出发去盛京寻陆定远时留宿过的客栈!

可那不是已经是冬月中旬的事了吗?

为何她会在这?

明明…明明她和蛮蛮已经被那林谦带着人斩杀于那无名悬崖下的山谷之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明明已经死了啊!

还亲眼见到了陆定远在盛京城里娶妻的画面,可怎地一朝回到了一个月前,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休了前夫后我成了郡王妃

武安侯爷年仅二十二,是本朝最年轻的侯爷,官拜礼部侍郎,前途无量。 陆宛芝身为武安侯夫人,乃是长安人人羡艳的命妇。 出嫁三年。陆宛芝将侯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可夫君一心全在外室女身上,不愿踏足她房门半步。 外室生子,夫君还想将外室子记在她的名下。 陆宛芝一纸养外室诉状递到长安府尹,休了武安侯。 长安府衙门前,武安侯恶狠狠地盯着陆宛芝:“和离之后,本侯想娶哪个贵女就能娶,倒是你,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做续弦了,还有哪个世家年轻公子愿意娶你?” 陆宛芝一身轻松道:“这就不牢侯爷费心了。” 和离后,长安人人笑话陆宛芝。 “不过就是侯爷疼爱外室而已,这外室终究是外室,这点肚量都没有。” “和离之后可是下堂弃妇,再想要嫁为侯爷做侯夫人可就难了。” “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了。” 陆园内,楚小郡王楚楚可怜,“芝芝,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身份?” 陆宛芝,“等你考上状元的时候。” 素来不学无术的楚小郡王,一心为爱考状元。

五月柚·完结·94.9万字

离婚后,前夫穿越六年前学男德

结婚第三年,唐佳琳决定和总裁老公于朗离婚。 于朗觉得她是在无理取闹。 第二天,于朗说:“唐佳琳你闹完了吗?” 家里空空荡荡,唐佳琳已经搬了出去。 第三天,于朗说:“你现在回来,我还可以当你说的都是气话。” 他收到了唐佳琳发来的离婚协议。 第四天,于朗说:“唐佳琳你暗恋我了这么久怎么会跟我离婚?” 于朗穿越回几年之前,发现所谓的“暗恋”完全是误会。 第十天,于朗想去挽回唐佳琳。 隔着橱窗他看见唐佳琳和一个眉清目秀的小鲜肉谈笑风生。 …… 提出离婚后第N天,唐佳琳从自己的工作室出来,红着眼睛的于朗缓缓走近: “老婆,我错了,你回来吧。”

飞舟望月·完结·43.6万字

世子爷,这外室又在给您画大饼!

【双洁+霸气护妻+萌宝】 苏娇在成为最佳女主角的那天,红毯一个侧翻,人噶了。 再睁开眼经莫名其妙成了个外室。 不仅要保证自己活着,还得看顾着身边的三个小萝卜头,忙的每时每刻都想一屁股坐死这三个崽子算了。 傅予白没想到,自己随手救下的女子,会给他这么大的惊喜。 可是她这每时每刻都逼逼叨的心声什么时候能安静下来?

香辣酱·连载中·36.6万字

穿到古代后我捡了个病娇夫君

有着天才医生美誉的顾云洁遭遇车祸成为了一个肥傻村姑,脸大腰粗力气大刚与童生未婚夫退了亲就捡了个便宜相公回家。相公太病娇,走一步喘三下,只能靠她养家,相公负责貌美如花。空间在手,还从山上捡回一个奶娃娃。做生意,养相公,养娃娃,一手银针走天下,变成人人羡慕的白富美。 众人盼着她的便宜相公早点断气好娶她回家,孰不知便宜相公病好了,身份也不简单。 小剧场: 顾云洁从空间里新得了一株药材,打算种到山上看看能不能人工种植,谁知挖坑挖到一半,挖出来一个还没有断气的三岁女娃娃。小奶娃被救醒后,入眼便是顾云洁和楚寒钰的脸,直接扑进顾云洁的怀里:“娘亲。” 随后又扑进楚寒钰的怀里,喊了一句:“爹爹。” 顾云洁挑眉:“夫君,你这是喜当爹了?” 楚寒钰同样挑眉:“恭喜娘子喜当娘。”

水中花·完结·87.1万字

嫁奸臣

前世她恋爱脑不得好死。 今生,她扭头遵从父愿嫁权臣。 人人都说当今丞相阴鹜奸邪,不可一世,避之不及。 汪挽嫁过去后却觉得那些人都错了。 ....... 沈欲:本相一生只娶一个女人,挽儿乖乖陪着我,否则就把你挂墙上。 汪挽有时候觉得这份爱很沉重,她真希望沈欲能多娶些老婆,这样就不用对他爱的深沉。 不过某人嘴上虽是这么说,却对自己的夫人百般宠爱。 千年人参、天山雪莲、南海夜明珠,通通送到夫人的房间。 汪挽本是为了刺激渣男才嫁给沈欲,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 早知道大奸臣私下是个宠妻狂魔,她前世就不走弯路了。 直接嫁给这个大奸臣就完事了。

糖吃兔·连载中·31.8万字

未婚夫出家后,我竟有了三岁崽崽

大婚将近,未婚夫陆昀情愿剃度出家,也不愿娶祁语宁为妻。 祁郡主一时间沦为盛京笑柄。 婚事本就是陆家求的,若是陆昀悔婚大可退婚,他竟出家让自己被人笑话。 祁语宁今生头一次受此大辱,正想着如何报复未婚夫全家时…… 却发现她和前未婚夫那个名满盛京的兄长陆泽,竟有了一个三岁女儿! 小剧场: 香林寺中。 前未婚夫陆昀看着眼前冰冷米糠饭,两根小白菜,没有一滴油,心下万分后悔。 为何不娶祁语宁?偏偏要在此处受苦! 陆昀擦了擦锃光瓦亮的光头,走到祁语宁厢房前:“宁宁,我后悔了,我愿意娶你为妻,日后我的心中只有你,不出家了,咱们明天就拜堂成亲……” 厢房门缓缓打开,陆昀见着出来的陆泽一愣,“宁宁呢?哥,我愿意娶宁宁了,这寺庙我是我一天都待不下去了,我宁可娶祁语宁为妻。” 陆泽冷声:“寺庙待不下去?那就去漠北城军营去!” 陆昀:“???” 陆昀见着屋内出来脸色酡红的祁语宁:“宁宁郡主,我愿意娶你为妻……” 小萌娃从屋内探出脑袋来:“爹爹,他是想要娶我娘亲吗?” 陆昀:“!!!” 谁能告诉他,他才出家三个月,为何他大哥和祁郡主有三岁的女儿了?! 求收藏~

五月柚·连载中·59.7万字

宫变后,小医女带着太子去种田

宫中发生政变,小医女林惜柔带着小太监李慎,逃到一处穷山村里避祸隐居。两人隐瞒身份装成小夫妻,过起了没(鸡)羞(飞)没(狗)臊(跳)的对食生活。 行医,种田,教书,本以为可以安稳度日平静过完一生,但林惜柔渐渐发现,身边的小太监是个假太监! 其野心不仅要她,还要整个天下。 喂喂喂,说好的小太监呢?为什么成了真太子? 可她只想种田啊!

泠泠十三弦·完结·42.2万字

小皇后是娇气包,阴鸷暴君夜夜哄

傅家嫡女幼年不慎掉入冰湖,自此心智受损,引京城嘲笑。 一朝成为皇权斗争的牺牲品,被选入宫给阴鸷偏执的少年君主做了皇后。 所有人都等着看好戏。 然而等着等着…… 小皇帝亲手将饭菜喂到她嘴里。 小皇帝弯腰将她从地上抱起。 小皇帝站在凤鸾宫外抱着被子,一声一声的哄:“窈窈,朕真没有收美人,放朕进去……” 没有人知道那年冰湖森寒,小女孩将他一点点推到岸上。 更没有人知道。 傅窈依偎在小皇帝怀里,脑海里闪过前世小皇帝死在她怀里的一幕幕。 这世,谁都不负谁。

墨色如春·完结·75.1万字

侯府假千金回村后,她赚疯了

假千金在真千金回来之后,不仅不夹起尾巴做人,反而陷害,污蔑真千金,最后却被真千金疯狂打脸,落得一个流落街头的下场。 穿过来的云清音表示:咱这就走 跟在身边的小丫鬟天天愁:小姐在府上过的都是奴仆成群的日子,哪里能过的惯乡下的日子,以后受苦了不是还得灰溜溜回去,何必跑出来受这一番罪呢。 云清音:幸福的生活是靠自己奋斗出来的! 于是撸起袖子重操旧业,在古代开饭馆,一不小心就开成了古代版网红店。 乡亲们:听说吃了她家饭菜的学子无一落榜,吃的多了,还能高中状元呢 于是,饭馆的生意空前火爆。 云清音每天乐歪歪的数银子 . 新科状元郎五官英俊,清风霁月,只可远观,瞧着云清音的时候,却是一副幽怨的模样,“你最近没有再认别的哥哥吧?” 云清音想到昨夜的惩罚,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就差对天发誓了。 状元郎勾勾唇。 云清音欲哭无泪:谁说他好相处来着

云家阿音·完结·70.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