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婚夜,我成了死对头的心尖宠

订婚夜,我成了死对头的心尖宠

十二锦鲤

现代言情/连载中

92.4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2223:48:04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第一章你跟他没结果

第一章你明明也很享受

昏暗的光线下,两条柔白的小腿勾在男人劲瘦的腰上。

男人低笑:“……放轻松,我都要缴械投降了。”

载沉载浮的宋棠被这道噩梦般的声音吓出一身冷汗,猛地睁开眼睛。

压着她的不是周嘉澍,而是周嘉澍的弟弟周肆洐!

宋棠脑子轰的一声,混乱的整理出前因后果。

她今天本该是听从周老爷子的安排,要给周嘉澍生个孩子。

因为她第一次没经验,她还喝了点酒壮胆,后来就迷迷糊糊开始发热。

再后来有人碰她,她还以为是周嘉澍,大着胆子就勾上了对方……

可周嘉澍怎么变成了她的死对头周肆洐!

“放……放开……”宋棠颤抖着想往后退。

男人却没停,挑了挑眉,他玩味道:“你看,你明明也很享受。”

宋棠意识道:“你故意的,你想毁了我?”

周家是顶级豪门,家风严苛保守,若是被人知道她做下的荒唐事,她会被活活打死不说,她也永远不可能给爸爸翻案了!

十二年前,父亲和周家合作了一个项目,最后父亲涉嫌犯罪锒铛入狱,而周家则靠那个项目事业更加鼎盛。

宋棠不相信父亲会犯罪!

直到一年前她偶然得知周嘉澍手里有证据,她就开始谋划接近周嘉澍。

直到今天,她才被周老爷子指给周嘉澍,可现在……

想到被判无期的父亲,六神无主的宋棠死死的咬住唇,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一定要还父亲清白!

周肆洐撑在宋棠上方,看着宋棠惨白的小脸,低笑道:“现在是不是特别后悔,小时候没有把我淹死?”

宋棠一颤。

父亲出事后,母亲也出车祸离世了,九岁的宋棠被周家资助,和同样孤单的周肆洐成为朋友。

但后来……她把周肆洐推进池塘里,差点要了他的命。

从那时起,周肆洐性格大变,一身反骨乖张邪性,成为上京城最让人不寒而栗的存在,就连周家老爷子都拿这个有本事、不要命的儿子没办法。

也是从那时起,周肆洐恨毒了她,逮着机会就要报复她。

“以为傍上周家继承人你就有靠山了?”周肆洐玩味的表情变得冷漠阴沉,然后将怨气仇恨都化作行动发泄在宋棠身上。

烛光摇曳,惨叫声整整持续了两个小时。

完事儿后周肆洐坐起来,从烟盒里敲出根烟咬在唇间,袅袅烟雾里,他眸子微眯打量着宋棠。

宋棠不着寸缕,浑身都是他留下的痕迹,嗓子喊哑了,腿也抖得不停。

可宋棠还是强撑着爬了起来,周肆洐以为她会跟自己拼命,没想到宋棠却从床上下来,俯下光裸的背跪伏在地,声音宛若细蚊:“求你……放我一马……”

周肆洐的目光顺着她的背下移,目光又暗了几分,他深吸了口烟没说话。

宋棠发着颤,卑微到尘埃里:“求你,别把这件事说出去……”

如果接近不了周嘉澍,她就没办法找证据,那还怎么给父亲翻案?

可周肆洐是什么人,整个上京城都要为他让路,宋棠根本讨不到半分便宜。

周肆洐笑了,将烟在烟灰缸里按灭,眸光戏谑道:“怕什么?我既然敢碰你,就能让你成为我的人。”

宋棠一愣,差点曲解他的意思,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他只是想把她留在身边报复,并不是对她有意思。

短暂的失落后,宋棠掐紧手心道:“我只跟周嘉澍,其他人都不要。”

周肆洐的笑容收起,看着宋棠没说话。

片刻他挑眉,眸中尽是戏谑玩味:“他回来了。”

果然宋棠听到了车响,是周嘉澍回来了!

可周肆洐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

“他一不给你名分,二不给你好处,你上赶着让他糟蹋,图什么?”

宋棠不敢对他说出真相,低着头不说话。

短暂的僵持后,宋棠沉寂的抬起头:“你想怎么样?”

周肆洐做了个思考的动作:“暂时没想到,要不你先亲我一下?”

宋棠这个人自尊心极重,典型的任打不认罚,更不会曲意逢迎。

周肆洐本就是刁难她,压根儿就没想过他会照做。

所以宋棠伸手拿掉他唇边的烟,探身吻向他时……

他愣住了。

蜻蜓点水的吻后,宋棠退后了两步,垂眸等着周肆洐的发落。

却没注意到,周肆洐讶然的表情,和变了几变的眸光。

许久后,周肆洐才从宋棠的主动中回神。

他眉梢轻挑,头一次意识到自己还是条顺毛驴。

算了,不逗她了。

周肆洐好整以暇的起身,终于愿意离开。

经过宋棠身边时,周肆洐侧身,在她耳边惑人道:“周嘉澍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跟他……没结果。”

宋棠根本没想过跟周嘉澍有结果,她是不会把自己拴在周家的。

周肆洐迈步离开,刚出卧室,迎面站着一个佣人。

佣人明显看到了不该看的画面,吓得整个身子贴在墙壁上站都站不住:“……肆爷……”

周肆洐波澜不惊,黑色衬衣领口微敞一身痞气,嗤道:“管好自己的舌头。”

佣人双手捂住自己的嘴,生怕得罪这位煞神,直到周肆洐的身影消失,她才找回了呼吸。

佣人的反应宋棠看在眼里,周肆洐乖张狠厉又邪气,整个上京没人愿意招惹他。

惹上这尊煞神,往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周肆洐离开后,宋棠以平生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然后将脏了的床单胡乱塞到床下,再换上新的床单。

此刻周嘉澍和陆君茹还在车里没下来。

他们所在的那辆车还在轻微晃动,如果仔细看还能看到一对男女拥在一起的画面。

陆君茹抱着周嘉澍的脖颈不撒手,揶揄道:“宋棠可是洗干净了等着你呢,你把力气都花在我身上,还怎么喂饱你如狼似虎的老婆?”

提到宋棠,周嘉澍脑海中就浮现出宋棠那张勾人心魄的脸。

宋棠是美的,但她性格太过冷淡,又是他看着长大的,周嘉澍只拿她当妹妹,根本提不起兴趣。

“老爷子也不知道看上宋棠哪儿了,怎么非要她给你生孩子?其实我也能给你生的……”

“别说话。”周嘉澍一鼓作气结束了战斗。

下了车,周嘉澍又是一副一表人才的禁欲姿态。

而陆君茹清楚自己只是他发泄的工具,在外人面前不敢离他太近,隔了两步远跟着他。

周嘉澍按了电梯。

电梯门开,周肆洐倚着墙壁不知道在想什么,察觉到外面有人,他才偏头看过来。

周嘉澍几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周肆洐一向是被周家边缘化的存在,他回老宅干什么?

陆君茹也是头一次见周肆洐,这个人名声在外,是出了名的煞星。

可看他一身黑衬衫,宽肩窄腰的随意一瞥,竟将气质儒雅的周嘉澍压了下去。

说起周家的这两位公子,只能说是同人不同命。

两人的父亲是周老爷子的独子周朝林。

周朝林娶过两任妻子,孟初和徐婉黎。

孟初和周朝林是商业联姻,不得丈夫喜爱就算了,还要忍受丈夫在外面养三,三还生了孩子。

过了两年,孟初好不容易怀了孩子,但依然没能挽回丈夫的心,她郁结之下从楼顶一跃而下。

那年周肆洐才十岁,本来就不被父亲待见,又目睹母亲跳楼,因此生了场大病,差点没了。

后来徐婉黎和周嘉澍在周朝林的庇护下风光上位,周肆洐就更多余了。

谁也没想到就这种情形下,周肆洐竟然星火燎原般成长了起来,后来连周老爷子都对他颇为倚重,就更别提徐婉黎母子了。

双方互相膈应,却还要维持虚伪的体面。

周嘉澍极快的调整表情,伸手拍了拍周肆洐的肩,笑的毫无破绽:“肆洐,你怎么回来了?”

周肆洐偏过头看着肩上的手,面露讥笑:“回来跟你争家产啊。”

周嘉澍一愣,随即拿开手,沉下脸说教道:“爷爷还健在,爸也正当盛年,说什么争家产的话……”

“你该庆幸他们都在,不然你拿什么跟我争?”周肆洐嗤笑一声,无视脸被气青的周嘉澍,阔步走出电梯。

经过陆君茹身边时,他多瞥了一眼,露出玩味的笑。

陆君茹也不知道被他看穿了什么,只觉得浑身的寒毛都立起来了。

这个周二少,真是和传闻中一样邪性。

跟在周嘉澍身后去了他的卧室,陆君茹原以为会看到宋棠未着寸缕,如饥似渴的贱样,没想到宋棠居然会衣衫整齐的端坐在床上。

她明明给宋棠的酒里下了药,难道她没喝?

她目光看向桌上的酒瓶,明显少了一截,应该是喝了。

蓦的,她目光一顿,好似发现了什么。

宋棠顿时紧张起来,她哪里没藏好?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隐婚厚爱:傅总,今天离婚吗?

沈非晚和傅时筵因为一夜荒唐被迫结婚。 婚后三年,沈非晚活得像个小三。 直到傅时筵的白月光回国,沈非晚表示这样的日子她没法过了! 于是在傅时筵对白月光嘘寒问暖之际,她“伤心”点了十个男模陪她喝酒作乐。 某人不情愿了,将她抵触在墙角,“沈非晚,你当我死了吗?” “守活寡跟丧偶有什么区别?” “……” 倒是。 去父留子,也不是不可以! 离婚后的沈非晚一心事业,风生水起。 她直播间坐拥千万粉丝,成为全球最顶级珠宝设计师,赚钱赚到手抽筋,拿奖拿到手发软。 一次接受记者提问,“听说你前夫现在满世界追着找你复婚?” 她气定神闲地回答,“我算过命了。” “他不适合你?” “他影响我财运。” 粉丝:让他去死! 傅时筵:?

恩很宅·连载中·118万字

炽热沦陷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顾北念楠·完结·41.8万字

诱她深陷

周珩觊觎岑佳的第十年,终于彻底将她占为己有。 【爱你在心口难开大灰狼】vs【没心没肺大小姐】 微强取豪夺/玻璃渣拌白糖 *** 男主心路历程:她不爱我→她好像爱我→她到底爱不爱我→ 算了,我爱她吧! 女主心路历程:仙女不入爱河,搞钱搞钱搞钱!

花时玖·完结·60.1万字

他的掌中娇

秦浅无名无分的跟在陆西衍身边五年,最终换来的是他与别人订婚的消息。她选择默默离开,却没有想到一向清心寡欲的总裁找了她七天七夜。再见面,她惊艳四座,身边亦有人相伴,男人悔不当初,发疯般诉说迟来的爱意。“阿浅,回到我身边,命都给你。”却只得到她轻蔑的笑脸。“可是我不稀罕呢!”她态度疏离,语含讥诮。男人喉结耸动,抬手遮住她冷淡的眸子:“乖,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受不了……”

西瓜味的猫·连载中·120万字

夫人纨绔,沈总他超爱

父亲枉死,公司被夺,岑璇一回国看到的却是未婚夫订婚的新闻。 她在泥水里苦苦挣扎的时候,一把雨伞挡在了她头顶。 雨雾之中车灯模糊,面前的男人清冷矜贵,宛若天降。 男人微凉的手指握住她的腕骨,将缀着檀香流苏的雨伞递到了她手中。 次日,江淮市引爆新闻话题热搜的,是大佬沈霁渊的婚事。 江淮新贵沈霁渊,生了一张艳杀四方的面容。 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商场之上狠辣无比,指尖轻点便是地动山摇。 这样的人,从来都是皑皑山上雪,一碰便是蚀骨寒心的痛。 对于两人的关系,岑璇的回答也是十分直白。 我图权,他贪色,等价交换而已。 一年时间,岑璇借风而起,风光无俩。 等到那个传说中男人放在心尖上的白月光归来,她离开的干脆利落。 “谢谢沈先生的照顾,按照婚前协议,我们的婚姻关系解除。” 下一秒,她满怀期待的眸中映射出男人清冷俊美的眉眼。 他伸手,微凉的指尖轻轻抚过女孩精致的锁骨,绕到其后稳稳地控住了她。 嗓音低沉性感,如同深夜旖旎之时在她耳边的诱哄之声一般。 垂眸之间,透着不容置否的掌控。 “阿璇乖,别闹……” 你是我年少不可得的暖风,温柔过境,经久不散…… 【美艳女玉雕师VS商界大佬】 新的人设新的故事,却依旧刻骨铭心

悠哉依然·连载中·53.3万字

暗里着迷:席总又被小撩精偷吻了

席砚琛是只手遮天的商界传奇,俊美如斯,杀伐决断,也是裴月未婚夫的七叔。人人都说,裴月见了席砚琛,就像老鼠见了猫。但男人却在外放肆宣扬,“她才不怕我,她说要养我的时候,嚣张的很。”裴月是怕过他,因他们的身份,为他们的周身围上了的囚笼.没人知道,她其实与他初见时,就对他暗里着迷,并野心滋生——她要夺走他的心。【禁欲疯批上司VS戏精妩媚美人,双洁,甜宠救赎。】

高贵狂野·连载中·99.3万字

惹火红玫瑰

离婚前,许枝是容州市人人称羡的商太太。 都说她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才能嫁给商既明这样的男人。 离婚后,她纵情享乐,享受单身。 别人都说许枝是魔怔了,才撇了商太太的位置不要,要离婚。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两年婚姻带给她如何的身心俱疲。 再后来,商先生看着醉倒的她,终于按耐不住,上前一把将人抱起,委屈的像个摇着尾巴的大狗狗。 “老婆,玩够了,就回来把婚合了吧。” 许枝冷笑推开:“商先生,请自重!我们可没关系。”

容漂亮·完结·53.5万字

怀上渣男死对头的娃后,我杀疯了

因为医院的一时失误,叶溪怀上某位大人物的孩子。 前任开心不已,终于可以摆脱她了。 叶溪爱了宋沐森6年,爱的心灰意冷。 宋沐森却扯下这层遮羞布,将她的自尊踩在脚下狠狠碾碎。 …… 五年后,一个萌萌的小包子突然闯入她的生活。 小包子对她说:我想花钱聘请一个妈妈,你要试试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还可以送你一个老公,他长的跟我一样帅,就是脾气不太好。 陆凌霄沉着脸:我是赠品? 小包子义正严词,换了个问法:那你要老公吗?可以免费赠送一个儿子。 叶溪:……

望岫息心·连载中·89.6万字

诱妻入怀:神秘老公是首富

偏执的陆大少伪装成修车工娶了蒋琬,只为报复她,在他眼里她是个嫌弃他残疾的轻浮女人,他表面对她宠爱有加,内心实则毫无波澜,然而沦陷却不自知,离婚后他真香了,百般挽回,却只得到她冷笑连连,“陆大少认错人了吧,我前夫只是个修车工,可不是什么掌管着陆氏集团公司的全国首富,高攀不起。”陆大少嘿嘿两声,“不高攀,我这就把集团董事辞了去修车。”“??”

苏木木浦·连载中·12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