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时沉迷

限时沉迷

时京京

现代言情/已完结

60.3万字

完结于2023-11-2100:32:55
【沪圈门阀贵公子vs纯情美人】 顶级豪门贵公子周律沉权贵显赫,为人独裁利己,偏偏有一癖好,爱包场听琵琶评弹。 朋友纳闷,问他喜欢的原因。 周律沉咬着烟,一本正经,“她漂亮。” 自此,台上的美人成他正牌女友。 1. 周家向来严厉,时刻管制独子的言行品端,偏周律沉行事雷厉风行,今天破家规上头条,明天操作风投市场,周家一怒之下将人送去抄佛经。 寒露,古寺的银杏落一地。 玉佛禅殿,周律沉并非循规蹈矩之人,散落一地的玉律经文,提笔恣意刻篆间全是‘沈婧’二字。 牡丹花下,要他贵公子悔过什么。 他眼皮虚浅轻抬,瞧向伏在怀里睡沉的美人,眸底稍显几分兴味,“跟我这样的人,你怕不怕沉堕。” 她怕。 作为那位美人的沈婧深有体会,贵公子生性游戏人间,并非轻易沉溺情爱。 提分手那天,闹得圈子里人人诧异。 沈婧拉皮箱离开沪城,“他说了不会娶我,把他还给别人好了。” 2. 分开三年,再见周律沉是在国际金融峰会,他以周会长的身份作为执掌人,一身剪裁得体的西服,高挺鼻梁上是细边银丝眼镜,清贵到不知人间疾苦。 相遇拐角,沈婧落荒而逃。 男人卓然而立,从容抻了抻衬衣袖扣,再者,长腿迈步。

前度

“不可以乱亲。”

一开口,性感低音炮警告。

沈婧视线仰望男人深刻硬朗的下颚线,不得已克制,牙齿往他肩膀咬。

四个2的黑色超跑停在昏暗的停车场。

在兰博基尼车里体验。

本该矜持的半推半就,突然之间不清醒了。

周律沉斥她,再叫,单单删掉摄像头都救不了这场。

后面,沈婧理好裙摆,伸手抬车门,缓慢抬起一边脚落地,小臂肌肤似是拉伤,就被男人一把拽回车里。

周律沉从来都算不上温柔,沈婧上半身重心平衡不够,后背撞到方向盘,坐他满怀。

长长的发垂于腰际,她隐隐心思不纯,指尖在他西装裤磨来磨去,“周律沉。”

分明正经矜贵的他掸了掸西裤被压出的褶皱。

沈婧仰面,“我要是回苏城,你会去苏城找我吗。”

他没搭腔,递过来一张卡。

沈婧可没要,把卡放回中控台。

拉她回来就为了给卡吗。

沈婧下车离开,身后响起打火机的声音,跑车转向灯的幽光亮了下,油门提速那两三秒,在拐角消失无影无踪。

做了就做了。

他情致来得快,散得更绝。

沈婧伫在原地瞧那道已经抓不到的尾风,想起朋友的话。

“周律沉,周家二公子,权力顶端的人上人,中个几亿彩票咱也过不上他这种贵公子的生活。”

“他家,红屋顶,圆拱门,没有人引路没有直升飞机你都进不去周家大宅邸。”

“周家是权贵巅峰了,可不是你在外界媒体听到的那种豪门门第,是你想知道点故事儿都查不到他具体背景的那才叫权贵,那些摆面儿上给大众知道的顶多算豪门。”

在见到周律沉那一眼,沈婧就计划接近他。

全因那一次,琵琶评弹团巡演沪城站。

景气不好,票卖得不怎样。

周律沉大方包了剧院一周,给周家老太太玩趣。

最后一天,是周律沉一个人来剧院。

沈婧坐在台中央的红椅,身段套着粉色高叉旗袍,花纹绮丽,衬得她皮子嫩又白,像长期不见光的瓷白珠玉,光是在那儿用手撩撩发,就媚得跟妖似的。

琵琶在怀,素指撩拨,弹的是《梅花赋》,腔喉声声丝丝细糜柔吟,低眉顺眼间,眼尾娇媚地上挑,轻轻一眼,艳骨情肠。

是她的勾引与试探。

结束后,周律沉仅一记淡淡的眼神要她领会,跟他离开。

两个人喝多,成年人心照不宣。

23年的保守,栽在周律沉手里。

第一次是在酒店,她喝醉,失了心智,缠周律沉。

想想,还是会害羞。

这种事,有一就有二。

...

沈婧抬手,细生生的几根手指将散乱的长发轻轻往后梳,走进电梯。

出了电梯往左,沈婧推门进化妆间,一会儿八点还有一场巡演。

屋里三两同事都在精心准备妆容,见到高跟鞋的声音,纷纷抬头看着沈婧。

她漂亮,走路还总是慢慢的,典型的娇美特征。

沈婧刚坐下椅子,身旁人略显好奇的打听声就来了。

她的同事,邢菲。

“是不是包场那位亲自送你回来?你们这些天都去哪里了。”

说那位,是对方太神秘。

连姓名,评弹团团长都没透露给下边的人。

身份隐藏到这种程度,来头肯定不小。

邢菲不依不饶,非追问到底,“我分明看见你俩在那辆车…那男人裸露的后背都是汗,野性十足。”

说着,邢菲回味之余都咽了下口水。

沈婧没应,打开抽柜找眉笔。

不就是离经叛道一回,睡了个男人。

“你们该不会....在一起了吧,他特意包场七天,难道是你男朋友?”

沈婧撂下眉笔,“是普通朋友,还有要问的吗。”

事实上,周律沉冷冰冰态度,他们之间连普通朋友都不算。

“普通朋友?就你的普通朋友能开限量版超跑,他那辆车,有钱都买不到。”邢菲对这点破事似能了如指掌。

有人附和,“是金主就是呗,藏什么呢,以后团里的台柱都是你沈婧一个人咯。”

沈婧不想听,收拾干净,去场地。

在周律沉没来包场前,她一直是评弹团里的台柱,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没什么好与旁人争执。

最卖座的一直是她的牌票,不管有无周律沉。

她清楚,高攀周律沉出手,她火遍大江南北估计都是小事,但是,她喜欢的琵琶评弹大可不必借他人之手攀爬,靠自己走到那算到那。

化妆房的讨论还在继续。

话最多的依旧是邢菲,做这行共事几年,她就是喜欢关注沈婧,沈婧八卦事多。

“来啊,继续啊。”

“我上卫生间的时候,无意偷听到邢团长讲电话,团长举手机,那腰都快弯折了,喊那边周二公子,一脸谄媚讨好。”

“没发现,团长也有世俗功利的时候啊。”

“啧,你们说说,沈婧往日纯情本分得要命,怎么遇见一位周公子她人都不一样了呢,对,就是...就是那种,她那股风情突然开匣了。”

邢菲悠悠磕着瓜子,“你嫉妒吧,沈婧本来就花俏漂亮得紧。”

“...”

沈婧听得干净,伸手敲门打断,“排练,迟到了。”顿了顿,她慢慢看向邢菲,“团长说你们纪律差,这个月扣奖金。”

“你没给我们求情吗阿婧。”

沈婧指了指角落的摄像头。

邢菲眉头不展,“真扣?”

“是。”

邢菲一听不乐意了,来火走得急,借过的时候不经意擦到她手臂。

麻麻的。

手里的曲谱差点掉在地上。

“老秃头,明知道我喜欢磕瓜子聊八卦,是不是专门装摄像头逮我。”

昏暗的走廊过道,邢菲的声音逐渐消失在拐角。

沈婧弯腰接曲谱的时候,犹豫了一下。

记忆翻涌。

她18岁高考那年,第一次遇见周律沉,他也是这么帮她接过准考证。

那一天是阴天,她几近是哭着从考场离开。

母亲服用大量安眠药,在医院,没救回来。

医院走道,她可怜得像一只小狗,窝靠在墙角,泣不成声。

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双昂贵的男士皮鞋停在她面前,缓慢接过她即将掉落的考证,“考好了么,哭什么。”

他声音沉着沙哑,洇湿感低低穿透喉腔。

一下子,焚点她荒瘠土地里的片片枯草。

令她恍惚了一下,星火燎原这个词,原是这么用。

她抬头,正跌进男人潋滟多情的眸光里。

她泪眼朦胧,“我妈妈没了,分明,早上的时候,我还问她可不可以陪我去考场..”

周律沉把考证放在她怀里,长腿迈着步伐离开。

“好好考,小姑娘。”

她浑浑噩噩看他的背影发呆。

哭什么,哭什么呢,谁懂。那一年她如愿拿到梦想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那位仅有一面之缘的男人,在她贫瘠的人生摇摇晃晃留下惊鸿一瞥。

“发什么呆,走啊。”邢菲又掉头回来喊她。

沈婧思绪回笼,收好曲谱。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隐婚后,傅医生每天撩她失控

盛从枝是云城叶家的养女,也是娱乐圈出名的黑料女王,传闻她不学无术,声名狼藉,为了攀高枝却进错房间,撩错了人…… 后来,男人慢条斯理摘下眼镜,笑容散漫又慵懒:送上门的福利,不要白不要。 - 听说傅延是私生子,在傅家没权没势就算了,还有个青梅竹马的白月光。 于是盛从枝提出离婚。 傅延:婚是不可能离的,至于技术问题,咱俩可以多练练。 一周后,盛从枝在恋综高调示爱顶流男明星。 热搜爆了,傅延的脸也绿了。 又过了一周,恋综现场—— “欢迎候补男嘉宾……” 男人一身慵懒出现在镜头前,薄唇微勾,眼神玩味,眉宇间显出几分散漫和不羁。 盛从枝惊讶的杯子都倒了。 有人好奇:你认识他? 盛从枝僵笑:不认识…… 当晚,她被一只手拽进房里按在墙上。 “老公都不认识了?”低沉嗓音在耳边响起,傅延盯着她娇艳的脸,“老婆。” 盛从枝:…… #隐婚老公在恋综每天跟我极限拉扯# #和隐婚老公因为恋综成了国民cp# #在恋综互不待见却被粉丝磕生磕死# 【骄矜全能女明星VS隐藏大佬男医生,1v1,先婚后爱,双向奔赴,全文高甜】 ps:恋综比较靠后,男女主年龄差6岁,白月光是假的,全文超甜超爽,曾用书名《纵她骄矜》。

苏子欢·连载中·87.6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淮。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淮,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淮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淮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淮,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完结·60万字

蔷薇庄园

大雨滂沱的夜晚,沈嘉念衣衫破烂,狼狈地跪倒在男人的西装裤下,仰起的小脸苍白如纸,嘴唇颤抖乞求:“救我……” 黑伞下,男人的脸庞看不真切,只闻得一声短促的轻笑,辨不出情绪。 边上的陆彦之暗忖:这姑娘找对人了,他这位好友平生爱好就是捡一些流浪的阿猫阿狗回去养。 别以为此人爱心泛滥,远的不说,上个月带回去那流浪猫挠了他一爪子,他反手拨开,厌恶得再不肯多看一眼。 果然,这人又一时兴起,抱起流浪猫似的姑娘回了蔷薇庄园,悉心养着。给她吃最美味的食物、买最漂亮的裙子、送最贵的大提琴。 没隔多久,宜城大大小小的圈子传遍了,傅家那一位身边多了个姑娘。 知晓傅大秉性的人嗤笑:看着吧,养不了多久就扔了。 傅寄忱近几日出现在人前,脖子多了两道挠痕,再往后,那张俊美如神祇的脸上挂了彩。 众人:家里的阿猫阿狗闹成这样了,还不丢掉? 深夜回家,傅寄忱借着台灯幽微的暖光,坐在床边捞起被子里某人的手,给她剪指甲。 再不剪掉,他这张脸也不用出去见人了。 可笑至极的是,傅寄忱从未想过丢掉沈嘉念,她倒好,一声不吭跑了,留下一枚亲手雕刻的手把件儿,底下压着张做旧的笺纸,上面题字:佳偶天成。 傅寄忱气疯了,到处找那没良心的猫。

三月棠墨·完结·110万字

港岛雾散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木芊雪·连载中·51.2万字

京港往事

梁微宁仅用半年时间,就成为港区资本巨鳄陈先生身边的‘红人’,外界都说她凭美色上位,花瓶再好也难逃被主人厌倦丢弃的那天,于是,众人拭目以待,足足等了三年,终于等到梁微宁被辞退的消息。 就在整个上流圈皆以为梁微宁已成过去式时,无人知除夕前夜,有娱记拍到风月一幕,停靠在中港总部大厦楼下的黑色商务车里,后座车窗半降,向来温贵自持的陈先生竟破天荒失控,于斑驳暗影间捏着少女下巴发狠亲吻。 照片曝光当晚,京城东郊落了一场大雪。 半山别墅内,壁炉烧旺,火光暖意中男人自身后握住女孩柔若无骨的手,在宣纸上教她写出:陳敬淵。 “什么时候公开。”他低声问。 话音刚落,手机屏幕亮起,港媒独家爆料的娱乐头条再次映入眼帘,梁微宁盯着新闻标题发愁,“再等等吧。” 陈敬渊嗓音微沉,“在顾虑什么?” “我爸最近血压不稳。” 多年后,陈先生接受媒体采访,谈及私人问题。 记者:“对您来说,当年追求陈太的最大阻碍是什么?” 陈先生默住几秒,淡笑:“岳父的血压。” - 位高权重X女秘书|九分甜|年上8岁。

楼问星·连载中·26.4万字

偏偏期待

港城第一财阀闵行洲,位高权重,话说尽事做绝,用情烂到骨子里,可克制,也放纵。 有次起了玩心,养起港城最娇的金枝玉叶,养着养着,栽人手里了。 起初他薄幸:“没爱她,不谈情。” 后来那一夜,外港正上演最盛大的喷泉灯光秀,闵行洲手里拎她的细高跟鞋,走在她身后,舌尖抵丢烟丝:“乖一点,再给一次机会行不行。” 剧场一: 美人刚从酒局回来,在他怀里几调哭腔脆弱得要命:“电视里都是骗人的,哪有什么英雄救美,你都不来挡酒,我好害怕好害怕。” 好害怕其实说一次就够了,她说叠词,叠加她的软弱。 成功把责任全推给男人,这男人一旦有愧疚心,心里博弈上就落了一大截。 剧场二: 车里的男人咬着烟,目光盯向走进红地毯的女明星,一袭细闪晚礼裙,曼丽又懒倦,半响,男人挤熄手中的烟,打理凌乱潦倒的衬衣扭扣,发现少了一粒,还真是又被她盘走。 有点烂有点坏拒绝认知重建总裁vs千娇百媚名伶女星 (闵行洲读xíng)

时京京·完结·90.1万字

延时热恋

【清冷骄矜京圈大小姐x矜贵深情京圈投行大佬】 林曦十七岁那年,伤了耳朵暂时失语。父母车祸离世,她和哥哥相依为命。后来哥哥工作调动离开,她被接到临市外婆家生活。期间,哥哥嘱托朋友来看她,来得最频繁的,就是那个比她大了五岁的“三哥”——秦屿。 京市距离临市一百多公里,他坚持陪她看医生,耐心教她讲话,甚至每晚都会准时出现在她的校门口。他将仅有的温柔全都留给了她,但一切又在她鼓起勇气表白前戛然而止。暗恋未果,家里又突生变故,她远走他乡和他彻底断了联系。 再见面,是她七年后回国相亲,被他堵在餐厅走廊,“楼下那个就是你的相亲对象?怎么在国外待了几年眼光越来越差了。身边有更好的选择,你还能看上他?” “谁是更好的选择?” 她下意识追问。 秦屿:“我。” 【青梅竹马,破镜重圆,双向暗恋小甜饼】

陆方之·完结·50.3万字

偏宠娇软

【人间尤物小妖精vs恋爱脑小狼狗】 * 姜眠当初凭着一张照片走红娱乐圈,照片里的女人美得旖旎清绝,看向镜头时慵懒肆意的笑容,令人过目难忘。 偏偏除了这颠倒众生的颜值外演技却遭人闲话,全网称之“花瓶美人”,她却丝毫不在意:“太美了也怪我?” #关于颜值封印了我的演技# 自姜眠入圈以来资源拿到手软,嚣张得有些无法无天令人眼红。 就连经纪人都有些看不下去:“我说祖宗我送你去改头换面下,洗洗礼?” 姜眠:“不想。” 后来大家在关注度最高的综艺上意外地看到了姜眠的身影,全网嗤笑质疑。 让她震惊的是遇到了“失联老公”。 录制时:“姜眠,迟到30秒,罚练!” 私下里:“老婆,我错了,我罚跪!” 后来,姜眠靠着这档综艺圈粉无数。 * 北城傅氏新任总裁眼光毒辣,做事雷厉风行,一上任便轰动整个财经圈。 这天姜眠出席一活动,被问及理想型,她毫不犹豫道:“肯定要man呐!要是有身性感的小麦色那简直要戳在我心口上了。” 傅斯忱:??哪来的小麦色。 活动结束后姜眠给家里的男人吓了一跳:“傅斯忱,你…你怎么黑了。” 男人垂着脑袋看着怀里的女人:“想要戳在你心口上。” — 我爱你,义无反顾

梨涡清甜·完结·50.4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温迎喜欢港城太子爷十年,一夕,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 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在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男二上位.

岁莳·连载中·57.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