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总,你老婆要被人抢走了!

沈总,你老婆要被人抢走了!

若存儿

现代言情/连载中

85.5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2112:46:00
沈沉渊这辈子对时瑶说过最狠的话, 就是:“不过一点肝而已,你又不会死。” 时瑶人不会死,但心死了。 “沈沉渊,我们离婚吧。” 沈沉渊发现,以往怎么赶都赶不走的时瑶突然消失了。 干干净净,彻彻底底,一点痕迹多没留下。 七年婚姻,仿佛只是一场梦。 沈沉渊突然慌了,掘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到。 却不想,时瑶在出现,却换了一副模样。 自信、妩媚、凌厉、强大…… 国外财阀公子:“沈小姐,可否邀请您共进晚餐?” 知名投资大佬:“沈小姐,下个月我生日会,希望您能参加。” 著名房产鳌头:“沈小姐,实不相瞒,我喜欢你很久了……” 沈沉渊急了,将人抵在墙角:“沈太太,不如我们先复个婚?”

第1章我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

“你好,是沈先生吗?”

“你太太时瑶小姐出了车祸,手术需要你签字,麻烦赶紧过来医院一趟!”

手术室里,时瑶躺在病床上,右腿钻心的疼让她意识模糊。

听到护士打电话,她费力睁开眼,眼底露出希冀的光。

“哪家医院?”

外放的手机里,传出男人冷漠寡淡的声音。

护士愣了一下:“人民医院。”

“正好,推到外科手术室顺便捐肝,我一起签!”

护士震惊了:“可是伤者她……”

电话被无情挂断。

嘟嘟的忙音如同催命符咒,声声落入时瑶的耳朵,砸的她的心一片血肉模糊。

她的丈夫,在得知她车祸的第一时间,不是担心她的安危,而是想着拿她的肝,去救他的心上人!

她苦笑一声,缓缓闭上眼睛。

有些人的心,真的捂不热。

是她自己天真,少女情怀时被他无意间救了一次,就对人家一见钟情。

追着他跑了七年,隐瞒身份,背弃亲人,放弃所有,把自己硬生生变成另外一个人。

到头来,却只是救他心上人的工具而已。

爱和不爱,区别明显。

泪水无声滴落,浸湿枕头。

死心吧,时瑶。沈沉渊不爱你,哪怕你死在他面前,他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或许,他还会庆幸,终于甩掉了你这个粘人精,转头就跟他的心上人双宿双栖。

你执着的深情,在他眼中,连笑话都不如!

心脏钝痛,时瑶强撑着支起身子,颤抖着从护士手里拿过手机,再次拨通沈沉渊的电话。

那头很快传来男人不耐烦的冷漠嗓音:“我说了……”

“沈沉渊,我们离婚吧!”

外科手术室门口,一身灰色西装的男人愣了一下。

皱眉:“时瑶,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一点肝而已,对你没什么影响。我会给你钱,五百万,够不够?!”

时瑶笑了。

眼泪大颗大颗滚落,右腿骨折的痛,及不上心底万一!

沈沉渊就像一个刽子手,轻而易举就能将她的心绞得粉碎。

“沈沉渊,我在你眼里,就是个为了钱什么都肯做,贪得无厌的女人,是吗?”

沈沉渊冷笑一声。

“难道不是?”

她当时不就是为了钱,才跟他协议结婚?

虽然婚后表现出一副爱他至深的样子,可不一样事事跟他谈钱?!

时瑶笑出了声:“好,好,好!”

她一连说了三个好,一个比一个更撕裂,叫人心情莫名沉重。

沈沉渊抿了下唇:“赶紧过来,如果觉得钱不够,你可以开价!”

时瑶闭上眼睛,强撑的意识似乎到了崩溃边缘。

她虚弱的落下一句:“不必了。”

“只要你离婚,我……”

意识被黑暗吞没,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

等时瑶再醒来,她已经躺在普通病房。

手背上挂着点滴,右腿打了厚厚石膏,吊在半空。

睁眼的时候,护士在给她调点滴的速度。

“我的孩子……”她急急坐起。

出车祸时,她刚从医院检查出来,确认怀孕。

而后接到苏芩发来的亲密照片,还有一张孕检单,这才失神之下撞上路边护栏,车头凹陷卡入,伤到了腿。

护士急忙安抚:“放心,你很幸运,孩子没事。”

“只是你右腿粉碎性骨折,手术用了十八颗钢钉聚合,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使用了麻药。”

“那孩子……”

护士叹了口气:“你如果还想要的话,建议后期密切监控孩子生长发育情况。如果不要的话,趁现在……”

时瑶垂眸打断她:“我能问问,我……先生来过吗?问过我的情况吗?”

护士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一言难尽:“他……在13楼vip病房。”

不用想都知道,那儿住的是苏芩。

时瑶本以为自己会难受,可她居然意外的心如止水。

“可以麻烦你替我叫他过来一趟吗?”她说,“你告诉他,不会耽误太久,几分钟。”

护士叹息一声,怜悯道:“好,我等会忙完就去。”

沈沉渊来,是一个小时以后。

男人推门进来,看了躺在床上苍白虚弱的时瑶一眼,皱眉。

开门见山:“什么事?”

他的嗓音冷沉凉薄,态度十分的不耐烦。

若是以前,时瑶肯定难过的要死。

可现在,她只是平静的看着沈沉渊:“我现在不方便,所以离婚协议书就麻烦你来拟吧。”

“我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

“另外,结婚时,爸……沈伯伯给我那5%公司股份的彩礼,等我出院后就去公证转让给你。”

“如果你着急,也可以把公证人员叫来这里,我会配合。”

沈沉渊怔了一下,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

半晌后皱眉:“时瑶,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纪总,夫人说她不爱你了

上一世暗恋五年,结婚三年,宋知黎也没能捂热纪司南那颗心,反倒落得个凄惨下场。 重来一次,宋知黎分外清醒,爱情不过是生活的调味剂,她要为自己活。 什么纪司南,什么白月光都闪一边去,她要离婚! 可真正离婚后,尊贵的纪总却悔不当初,发了疯一样求她复合,“回来吧,黎黎。”

夏风伤人·连载中·68.6万字

隐婚厚爱:傅总,今天离婚吗?

沈非晚和傅时筵因为一夜荒唐被迫结婚。 婚后三年,沈非晚活得像个小三。 直到傅时筵的白月光回国,沈非晚表示这样的日子她没法过了! 于是在傅时筵对白月光嘘寒问暖之际,她“伤心”点了十个男模陪她喝酒作乐。 某人不情愿了,将她抵触在墙角,“沈非晚,你当我死了吗?” “守活寡跟丧偶有什么区别?” “……” 倒是。 去父留子,也不是不可以! 离婚后的沈非晚一心事业,风生水起。 她直播间坐拥千万粉丝,成为全球最顶级珠宝设计师,赚钱赚到手抽筋,拿奖拿到手发软。 一次接受记者提问,“听说你前夫现在满世界追着找你复婚?” 她气定神闲地回答,“我算过命了。” “他不适合你?” “他影响我财运。” 粉丝:让他去死! 傅时筵:?

恩很宅·连载中·92.7万字

离婚后,我的马甲全被前夫扒光

祈靳琛说:“苏音,我最厌恶挑拨离间搬弄是非的人,你真让我恶心。” 苏音笑了,苏贝贝就是这样的人,可他却把她宠上了天。 这么眼瞎的男人,苏音不要了,搞事业不香吗? 从此,绝世神医是她,顶级设计师是她,高级律师是她,游戏大佬、黑客…… 是她!是她!通通是她! 全世界的男人都围着她转。 祈靳琛坐不住了!从此他开始花式追求。 酒吧有他,宴会有他,公司有他,哪哪都是他,只要他在玫瑰遍地。 当成群的记者采访苏音,祈靳琛这么好为什么还不嫁时,她摘下脸上的墨镜轻轻笑了,“因为他说了,脑子被驴踢的人才会爱上我。” 记者们傻了,所有人看向苏音后方的驴。 “哪来的驴!它怎么把祁总的脑子给踢了!”

海月·连载中·80.3万字

踹了千亿前夫后,她惊艳了全世界

隐婚三年,怀上傅川霖的宝宝后,时微主动提出离婚。 离婚后,身边小奶狗环绕不断,某高冷总裁满眼醋意质问:那个小白脸是谁? 时微魅惑一笑:“傅先生,我们已经离婚了。” 男人大手一搂,“离了婚还可以再复婚。” “可我已经怀上宝宝了。” 男人嘴角微抽,“二胎是我的就行。”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傅先生从此走上追妻不归路。

花下小影·连载中·44.8万字

离婚后,她携崽炸了总裁办公室

夜荒唐,婚姻三年,白月光回归,她跑路。 五年后,她霸气回归,职场再遇,她锋芒毕露。 …… 时锦:“司总,这里是公共场合,麻烦注意口水。” 司宸:“你是我老婆。” 时锦:早知道五年前她就该去领了离婚证再走。

作家lLgWaY·连载中·69.6万字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吻得我窒息

叶宁晚这个叶家名声狼藉的假千金回国了,一回国就被逼着去给禁欲清冷的裴家佛子冲喜。 代嫁也行,等做了四年植物人的裴九爷两腿一蹬,她就能痛痛快快当寡妇。 可新婚当夜,裴九爷醒了,不但失忆了,还错把她当成了白月光。 每月100万,叶宁晚兢兢业业的当着这个九夫人。 终于,白月光回国,裴九爷想起来了,叶宁晚赚的盆满钵满带着儿子准备跑路。 裴九爷:老婆,我爱的只有你。 叶宁晚:谢邀,不信,已读不回。 裴九爷笑着凑近她耳边:今晚证明给你看。 第二天叶宁晚捂着腰颤颤巍巍下楼:裴凤之,老娘要离婚!

柒锦钥·连载中·65万字

离谱!闪婚老公总想对我图谋不轨!

未婚夫的白月光刚回国,沈星澜就亲耳听到他跟朋友说不想结婚了。沈星澜没有生气,而是莫名的松了一口,刚好她也不想跟他结婚。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快刀斩乱麻解除了婚约,他找他的白月光,她追寻她的自由。 但是,霍家三叔,你么怎回事? 霍时晏:“霍家不全是背信弃义之人,既然和沈家有了婚约,那自然是要履行,刚好我需要一位妻子。” 沈星澜:“三叔,我还不想结婚。” 霍时晏:“嗯,我知道了,准备好身份证和户口本,明天我接你去领证。”

九思不思·连载中·103万字

闪婚后被首富老公宠翻全球

(闪婚+甜宠+虐渣爽+双洁+先婚后爱) 相恋十年惨遭退婚,一怒之下她在民政局门口拉了一个跟她同样惨遭被甩的可怜男人结婚。 本以为嫁的是平平无奇有点帅的男人,在朋友圈晒结婚证,谁知这一通操作瞬间让朋友圈炸裂,轰动全球。 全世界都知道她嫁给了首富,就她被蒙在鼓里!朋友圈经常发老公送的各种奢侈品‘假货’,秀恩爱。 众人皆懂,夫妻间的小情趣,他们懂!! 直到她朋友圈发出一条:“老公不好,想离婚。” 这样狠厉的主再怎么宠妻也不会纵容自己的小媳妇公开挑衅自己的权威!

安芷萌·连载中·38.9万字

分手后,她带千亿继承人上门选爹

简介: 夜老爷子八十岁的寿宴上,南知风抱着刚满一岁的孩子来找爸爸。 众人目光扫过夜老爷子的三个孙子身上,老大刚刚跟孟家联姻,结婚不到一个月;老二年少时出车祸半身瘫痪,深居简出;老三放荡不羁,欠下很多风流债…… 所有人都怀疑孩子是老三的。 管家准备安排亲子鉴定。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不用验了,孩子是我的。 大家抬头一看,都惊呆了。 说话的居然是夜战天,夜老爷子的老来子。 三个少爷的小叔叔。 夜氏集团当今的掌权人。

明夕·连载中·68.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