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景昭

贵女景昭

于勺

古代言情/连载中

59.1万字

更新时间:2024-06-0600:00:00
父亲是伯府庶子,虽由嫡母教养长大,可终是不得嫡母喜爱。 在伯府,唯有三房是他们一家子真正的小家。 母亲曾幻想过无数次,离开伯府后,一家子其乐融融。 谁知一场婚约,父母惨死。 她因撞破堂姐丑事,也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直至那一日,深山里来了一位将军,安葬她的尸骨。 一朝苏醒。 她竟回到了初回京都的那一年。 这一次,她不仅要逆天改命,更要护下父母兄长。 以及报答前世所欠下的埋骨恩情。 她应下婚事,步步为营。 可谁知一切筹谋之后,她竟发现更大的惊天隐秘……

第1章机缘造化

“滚、滚、滚开!”

重山叠峦的一处狭小的峡谷处,山花的香气弥漫开来、

吸引了成群蝴蝶与蜜蜂。

独独峡谷一处坑洼之处,周遭草木枯竭,不见半点蝴蝶蜜蜂踪迹。

有恶臭弥漫开来。

只见坑洼上方处飘着一团白影,似是云雾氤氲开来一般。

“滚开啊!”

白雾之中有人影冲破束缚,直直朝着坑洼处飘了过去。

那人影飘在了坑洼处的最底部,却忽地停住了身影。

一具泛着森森白骨,被蚂蚁蛆虫啃食的没了完整的样貌,眼前骸骨透着幽幽森冷的寒光。

那一袭浅橘色绣着白梅的衣衫虽满是残污,却也昭示着这是一具女尸。

那团白影忽地抬手掩面,泪水在虚空中弥漫至消散。

那是她的身体啊。

她每一日看着自己的身体被虫蚁啃食,她竭力想要驱散,终是没有半点用处。

她只能无力的痛哭。

直至那骸骨上再无一丝血迹,不知何时,那浅橘色的衣衫也被腐朽。

她一日日看着那具森森白骨,早已变得麻木,她不记得自己是谁,不记得为何自己会在此处。

直至那一日,山里来了一位少年。

少年一身军戎带着侍卫来到此地,瞧见那具骸骨。

他怔愣了半刻,同身后的侍卫道:“好生安葬了吧。”

“侯爷,咱们又不知晓她的姓名。”小厮有些为难,侯爷既然吩咐了好生安葬,那自是马虎不得,可这牌位又如何立?

少年眉头深锁,幽暗的眸子里宛如一滩死水。

“穆夫人。”

他声音淡漠凉薄,瞧不出任何端倪。

可随从的侍卫却早已呆住,正欲追问,可见侯爷不肯多说,只得应下差事。

少年带着侍卫离开,她木愣愣地看着那具骸骨,又看向那少年离去的背影。

她早已不知,自己是谁,亦不知那具骸骨是自己。

“原来,你姓穆啊,真好,连你都有名字了,我却不记得了。”

那团白影漂浮在骸骨上方,说完这句,身形一点一点消散了开来。

她合上眸子,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之中。

元安三十六年,冬。

承恩伯府二房正院的廊下有一少女侧靠着廊柱,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为何,眼角缓缓漫出一滴又一滴的泪珠。

一旁的丫鬟慌了神,轻推了两下少女,“四小姐?四小姐?”

少女茫然睁开双眸,入目是熟悉的面孔。

这是红枣?

“红枣?”

“四小姐,可是睡梦魇了?”

红枣眼中多了几分担忧,取出帕子为少女擦拭了双颊上的泪珠。

一阵剧痛撕扯,她痛地抬手重重拍打着头部。

红枣更慌了,急忙伸手去拦,“四小姐,你怎么了?你可莫要吓奴婢啊!”

声音透着几分哽咽。

伴随着撕扯的剧痛逐渐消失,叶景昭这才缓缓停下。

她茫然望了一眼周遭的环境。

红枣忙道:“四小姐,咱们才从嵩县回来月余,今日是按着往日例行,下了学塾来给二夫人请安。”

叶景昭眼底的困惑随着红枣的声音一点一点消散。

她仿佛做了一场长长的梦。

她还是承恩伯府三房的嫡小姐,不是那具被丢弃在荒山的森森白骨。

天空阴云密布,料峭的寒风凛冽,雪花随着寒风飘落在叶景昭的衣衫上。

她想起来了,今日被二伯母拦在外头挨冻的原因。

是因着那桩婚事。

那桩让二伯母焦心的婚事。

她推不掉,更不能推,可她更不想将自己的亲生女儿送去,用婚事换一个不忘故交的好名声。

这才想起了远在嵩县的三房一家。

叶景昭的厄运,便是从此时开始的。

父母不肯应下亲事,二伯母就百般刁难,以至于最后让父亲丢了性命。

叶景昭的心宛如被人用刀刮了一下又一下,她有些窒息地捂住了胸口,大口喘着气。

这时,二伯母身边的嬷嬷来了,将她请了进去。

她盯着正屋的房门,眼底是浓浓恨意。

待房门被开启,她垂下眼睑,压下眼底浓烈恨意,再抬眸时,眼底是一片清澈。

“二伯母、三姐姐。”

她缓缓跪下,微微垂首,避开堂屋内众人视线。

她紧咬着牙关,不去看一旁的三姐姐。

跪了半晌,上头没有一点动静。

她心底翻着骇浪,只能垂眸压下眼底那浓烈的恨意。

仿佛不去看坐上的两人,那被虫蚁啃噬的剧痛与悲惨,仿佛就能从她心底移开一般。

“四姑娘如今心气高,怕是一心要攀高枝。”

她未曾抬头,颤颤巍巍一副受惊模样,慌忙跪俯道:“二伯母,侄女不敢。”

“呵。”

二伯母江氏扬声冷嗤。

她没有辩驳,只垂首跪俯在地。

她想起前世也是这般,她惶惶恐恐同二伯母解释,可到头来,江氏的怒火并未平息,只是这一次,她并未多做解释。

她倒是想要瞧瞧,江氏心底,可会还如同前世那般。

江氏蹙眉不悦,抬手端起桌上的茶盏,直直就朝着跪在地上的少女的额头砸了过去。

一旁的三小姐从怀中取出帕子,似是没有瞧见一般,垂眸掩在唇角,眼底满是轻蔑与嘲讽。

叶景昭心中冷笑。

江氏到底还是出手了。

无论她解释与否,江氏心底打定了主意,要让她在二房难堪。

自是不肯放过自己。

方才江氏端起茶盏时,她心底便打起了精神,微微侧身,并未抬头,便躲过那盛着热茶的茶盏。

江氏大怒,一掌重重砸在桌上,“混账东西……”

还未等江氏说完,叶景昭端直身体跪好,望向二伯母江氏,说道:“二伯母,不是我不肯受罚,实在是担心,若是我受了伤,明日去学塾念书,若是叫旁人传到了穆府,恐让穆大夫人同二伯母起了嫌隙,反倒累了二伯母的名声。”

她又道:“到底如今,我也算是穆大夫人未来的儿媳不是?”

她微扬唇角,眼底藏着一抹嘲讽。

这桩婚事,既然推不得,那索性暂且应下。

到底也须得为她带来些好处,才算不枉两次担上助他的情分。

江氏微怔,回过神来,心知这丫头是答应下亲事了,索性也不想同她计较方才的事情,左右暂且能给肃穆侯府一个准信。

江氏摆手,示意她退下。

红枣上前,扶起四小姐,这才躬身告退。

叶景昭才迈出门槛,就听见里头传来三姐姐那刺骨的笑意。

“母亲,何必同那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计较,没得叫咱们失了身份。”

——

宝子们,你们好呀。

新书阶段,推荐票、月票、追读以及打赏对我来说都很重要哒。

求支持一下呀。

谢谢宝子们。

快带着你们的推荐票、月票投给我吧。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侯门主母重生后,侯府全家遭殃

前世,江扶月被自己的父亲当做交易的筹码送入侯府。 她任劳任怨地将侯府打理得井井有条,上孝顺婆母,下教养庶子,还为整个江家女子挣下了善于持家的好名声,让几个妹妹得以嫁入高门,为人正室。 可夫君对她心生怨恨,婆母把她当成管理侯府的工具,几个庶子女背地里叫她母老虎,就连家里的妹妹们也都嫌弃她窝囊…… 她操劳一生,却到死都没有得到过半点尊重。 她的一生,简直就像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一朝重生,江扶月彻底醒悟。 想踩着她安心享乐,做梦! —— 和离后,安远侯府一落千丈,恶婆婆和渣夫走投无路,跪地求她回去。 某清冷权臣轻拥江扶月入怀。 “何不以溺自照?”

肆月桃·完结·66.7万字

闺门荣婿

陆明薇重生回被退婚当天。 祸害了她一辈子的渣男正当着她的面侃侃而谈:“薇薇,我知道我一表人才,可你也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我们虽然无缘,你也不会再遇上比我更好的人,但你总归要好好的过日子,不要自轻自贱才是。” 上一辈子虚伪惯了的陆明薇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朝着这个臭男人呸了一口:“我夸你,是因为我这个人特别虚伪,不是因为你真的牛逼,请你照照镜子,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知,谢谢!” ...... 崔明楼挑了挑眉,他从前只觉得陆明薇除了虚伪之外,还有眼瞎的毛病,这回两个毛病都一起治好了。 陆明薇上辈子孤老终生,是盛京圈子里出了名的老姑婆。 重生一世,她决定痛改前非,男人算什么?她只想独自美丽。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的路越走越不对了。 多金纨绔小王爷,潇洒风流帅将军,年少有为酷首辅,都对她另眼相待。

秦兮·连载中·147万字

她有一双黄金眼

一道赐平妻的圣旨,毁了乔安忆的生活,也夺走了无数人的性命。 十年后,一个叫梅雪的医女从蜀地而来,搅乱了京城洛阳的一池春水。 蜀王世子病危的消息传了十几年,可他不但没有死,还活成了全京城闺秀心中的白月光。 总是碰到主子在梅姑娘的怀里撒娇,狗粮吃到撑的高远恨不得把自己的两只眼睛都给戳瞎了才好。

雾都故事·完结·37.4万字

重生之夺玉

被父母捧在手心长大的宣州城第一美女林如玉,被救她出火海的“好郎君”推入地狱,活生生剜了她的心。 这一世,林如玉要夺回自己的人生。 新书《天灾第十年跟姐去种田》已开坑,欢迎大家移步阅读。

南极蓝·完结·75.4万字

名门第一儿媳

他说:我们可以合离。 她说:不,我要做你父亲的儿媳! 一切尘埃落定,她终于在改朝换代的山河震荡中保全了一家老小。 秦王妃:殿下,我们可以合离了? 秦王:你休想~! PS:大唐架空背景~ 【能文能武没落士族大小姐VS老爹让我疼媳妇之霸道秦王】

冷青衫·连载中·259万字

嫡女谋权

重活一世,陆微雨誓要早作筹谋,藏起锋芒装病娇,扮猪照样能吃虎。父亲失踪、族人争权,她锋芒毕露,强势夺下家主之权,一肩扛起陆氏一族的未来! 完结文:《农门凰女》、《农门猎女》

白羽凤麟·完结·115万字

万贯娘子

时隔三年,南栀重生了,成了宁川首富之女,却所嫁非人,夫婿和青梅竹马暗渡陈仓,一家子想方设法要谋她财害她命。南栀冷笑,那就让他们知道害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等她终于解决了原主的烂摊子,打算开始为自己复仇时,却发现曾经的未婚夫当上了太子,娶了她最看不上的女人,还帮着那女的欺负她。 曾经总把三纲五常挂嘴边,对她摆臭脸的家伙,成了人人唾弃又敬畏的权臣。 曾经满腔抱负誓要为大齐开疆扩土的男子,解甲归田马放南山,游山玩水去了。 后来南栀才知道,有些人从没忘记过她,他们在用他们的方式追查真相,为她复仇。 而她也将以商为途,以医为刃,誓要为家族,为固北十万英灵讨回公道。

紫伊281·完结·85.3万字

余岁长安

世家贵女林锦颜,被倾心的渣男骗的家破人亡,立下毒誓:“生生世世都要让恶贼得尝恶果!”万念俱灰下,一心求死。 不曾想竟然还魂重生回到十二年前,这世她定要保至亲平安!以茶治茶,以莲治莲!不就是撒娇柔弱飚演技?老娘两世为人能输给你? 真心交付?不过贪图她背后势力!威胁她至亲?她便让这天下换个人做!

十二因缘做戏言·连载中·106万字

国公夫人她人美心黑

京城贵妇圈儿,都传温语心肠黑。 连皇上听说了,都频频点头,深以为然! 温语知道后冷冷一笑:打小儿母亲被害早亡,祖母不疼,父亲不爱。招人嫉恨,被人算计。 好不容易自己谋得良人,婆家却更是个深水乱摊子! 当个傻白甜? 那这色才双绝的丈夫,聪明贴心的儿女,二十四孝的婆婆,国公夫人的名头,能打天上掉下来?! 上辈子本国公夫人可就窝囊死了的! 女主先看上男主,不客气的收入囊中。 成亲之后投怀入抱;欲擒故纵;温柔娇横;体贴折磨……各种手段齐上阵。 从此,那个长相绝美,心黑手狠,聪明能干,对待感情却有些单纯懵懂的祁家五郎,屡次被皇上指着鼻子骂:“你这怂包!过的这是什么日子?!快去休了她!别怕,朕与你做主!” 祁五郎俏脸薄绯:其实,这日子真还过得的…… 本文刻画的是个为幸福而做出各种努力的大女主。 作者已完成两部签约作品,坑品很好。恳请大家支持。 敬请关注本作者另两部书《小虫》《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

又见桃花鱼·完结·10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