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女重生:长公主她端了满朝文武

恶女重生:长公主她端了满朝文武

你说我叫什么名字

古代言情/已完结

48.2万字

完结于2023-10-2209:21:19
双强+恶女+宫斗+权谋+朝堂争斗 人性本恶,但憧憬光明 要么不活,要么活到最好 一漫重回十六岁,发现自己是当今圣上的公主,在宫变时被太监偷出,几经周折卖到了养父母家。 上辈子,十余年伺候养父母及其幼子,忍受打骂,却还是在十七岁的时候要给养父母亲子凑订亲银子,被卖给了乡下五十多岁的土财主。因一漫拼死反抗,最后病死在乱葬岗...... ...... 来自门客的小道消息: 泰云侯竟为长公主死而复生? 柔弱善良的长公主竟然出了一本酷刑大全? 长公主竟为杖母杀妻的杀人犯跪地求情? 皇子竟要认自己的亲姐姐长公主为母? 发毒誓不入仕的周公子竟自愿进入朝堂? 女主行事狠毒,睚眦必报,当机立断,权力欲旺盛。 世家权势与皇权冲突,引发的新政改革,深陷其中。

第一章逃离

雾气霭霭的清晨,江南青瓦白墙下的河道旁,一漫正愣愣的看着红肿的手指,河道水面上映衬着大气清丽却又枯黄的面容。

“你个小蹄子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洗完衣服去做早饭,不然今天就别想吃饭。”

尖锐的叫骂在寂静的清晨显得尤为刺耳。

一漫像是没听到一般,还沉浸在刚刚仿若梦境一般的画面里。僵硬的转过头,见远处一个结实的妇人骂骂咧咧正朝这边走,一漫急促的呼吸着。

这是——回到了十六岁?

那时候手还没有因为反抗而受毒打留下的疤痕,养母正是这样的打扮。

真的回到十六岁了?

死后好像朦胧间看到了自己是当今圣上的公主,小时候一直做的梦不是假的,自己真的是在宫变的时候被太监偷出来卖掉的,自己是当朝公主。

回顾重生前,自己在养父母家辛苦劳作十年,受尽委屈苦楚,依旧免不了责打辱骂。十六岁反抗之后,被毒打到奄奄一息,最终还是为了凑养父母亲子的订亲银子,被卖到了乡下的土财主家。

十七岁那年自己被卖到乡下的土财主家里做妾后,因为不从而被厌弃,被众人欺辱一生,最后病死在了乱葬岗上——

不,不可以,自己绝对不能再落到那样的下场,那样的绝望决不能再一遍遍的体会。

自己既然是当朝公主,就一定要拿回属于自己东西!

要么死,要么最好的活着。

“你个死丫头,叫你听不见啊,聋了?”

养母说着抬手就是一巴掌,下一秒就要落在一漫的后脑上。

一漫突然转身伸手抓住养母的手腕,抬起头,眼中带着怨毒的神色。

养母被一漫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看着一漫的眼神心里有些发毛。又想到这小蹄子平日好欺负的很,今日有了毛刺,须得给她打服了才行,否则以后反抗怎么办。

纸老虎一般怒骂,“小贱人,还敢瞪我?今天不给你好看——”

虽然一漫有些营养不良,但常年干粗活让她有足够的力气。

突然起身,扯住养母的胳膊,往身后用力一拉,脚上用力踢在小腿骨上。转身一推,养母结实的身子便扑通在河里砸出了一个大水花。

“救.....救,救命啊——”

瞥了一眼已经有出来做生意的小船注意到这里的动静,养母在河中的挣扎和哭喊,一漫提起衣裙就往回跑。

一直被这家人欺压,绝对不会有出头之日。不破不立,不如彻底撕破脸皮,现在就趁其不备离开养父母家。

记忆中十七岁那年被卖的,如今也时日无多了,必须尽快离开,只有离开这座城,才有可能挣脱原有的束缚,才能脱离养父母的魔爪。

随着肾上腺素激增,原本蜡黄的脸上带着不健康的红色。一漫趁着养母还没有被救上来,一路气喘吁吁跑着回到了自己住了两辈子加起来几十年的乐民药馆。

虽然养父不会医术,但总是向往那些绝世名医,总结来说就是没有那个金刚钻还总想揽瓷器活。

趁着家道中落还未败干净的时候,倒也还请过坐堂大夫,如今就只剩个门面架子罢了。

一漫风一般的冲进药馆,跑向后院,期间还撞到了一位早起急用药的客人。

“疯了不成,跑这么快赶着投胎啊?”

说完就要拿起手边的竹竿追上一漫抽打,见有客人,又连忙拱手赔罪,心中暗暗记下,等会定要将她抽得皮开肉绽。

一漫顾不得空气拉得嗓子生疼,跑到自己住的破旧的柴房门口突然停住。

是了,自己在这住了几十年,身上连一个铜板都没有,又有什么可拿的呢?

突然转身朝养母的房间跑去,冲进去将门紧紧关上。靠在门上扫了一圈房间,冲到桌子上将首饰盒拿出来,顿了一下,将盒子中的首饰全部倒出来。从一边随意拿了几张纸塞进去,又拿了几块好布料。

前院突然传来养母叫骂哭喊的声音。

“哎吆,不活了,那个贱丫头要杀了我呀。”

“夫人,你先起来,有客人。”

“你今天要是不把她打死,不把她卖了,我就不起来了,哎呀,救命啊,杀人了。”

一漫将东西抱在怀里,冲出房门,向后门跑去。

一路不敢停歇,一边走着一边将几块布把首饰盒子严丝合缝的包起来,看着颇为贵重的样子。

自己要想活下去,就得逃离这座城池,不然就算躲到哪个角落,一旦被他们发现,定然又会被抓回去,被卖。此时自己力弱,不能逞筋骨之强。所以必须逃出城去,然后再做打算。

无论做什么,都离不开银子。若是拿了首饰,必然会被捕快立案追上,可若是一个不值钱的木头盒子和几块布,就算不得什么了。自己又没有卖身契在养父母手里,就算他们报官,官府也不会管。

走到顺六街口,一漫回头看没有人追上,放慢脚步,放平剧烈的呼吸。

看到永宝号的当铺牌子,一漫紧闭了一下双眼,再次睁眼抬着高昂的头,拿着布包着的盒子走了进去。

“姑娘,里面请,是当东西吗?”

伙计一大早闲的无事,上下一打量,将视线落在了一漫手中看着颇为贵重的布包裹上。

一漫垂着眼皮上下扫了一眼伙计,趾高气昂,“叫你们掌柜的出来。”

那伙计见一漫穿的一身和自己差不多,态度气势倒是不像寻常人家的姑娘,煞是奇怪。又看她很是紧张手中的布包裹,便应了一声,跑到一旁的楼梯口喊道:“掌柜的——下来掌眼了——”

紧接着楼上就传来高亢的声音,“来了。”

听到踏踏的下楼梯的声音,一步一步都好像踩在一漫的心上,心脏紧缩。

当铺的掌柜刚来顺南城一年,虽然已经对顺南城有所熟悉,但并不能算了如指掌。

“姑娘要当什么?”

一个高大,长着络腮胡的中年男子穿着掌柜大褂站到了一漫面前,眼睛睁大,上下一扫,如同书中所说的‘彪形大汉迎面而来’,顿时压迫感十足。

一漫历经两世,早已不是什么没有见识,一吓就露怯的小丫头。

当年在被卖到那附庸风雅的财主家时,每夜都会到无人看管的书库中趁着月光偷偷看书。临死前的夜里,还爬到了书库,最终被财主嫌晦气,扔到了乱葬岗。

那段日子,是最幸福也是最痛苦的日子,对书籍的享受与慰藉,给自己那段走向死亡的日子,增添了不少乐趣,让自己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

一漫将布包裹轻轻放在一旁的桌案上,提起裙摆缓缓落座,手肘撑在扶手上,看了一眼那掌柜,“当秘方。”

不管是什么秘方,向来都是各家的不传之秘,值钱的千金万金的都有。不管什么行当,有了秘方就等于有了招牌,各家都跟看眼珠子似的护着,看着姑娘衣着破旧,莫不是家道中落了?

无商不奸,掌柜的也是个生意人,心里暗道来了大生意,面上却不显露。想着眼前的小姑娘年轻,不管是什么秘方,想把价钱压到最低。

“不知这是什么秘方啊?”

说着抬手想去摸布包裹。

一漫神色淡淡,却快速的伸手摁住了布包裹。

那掌柜的见面前的姑娘镇定自若,是个心有城府,不好骗的。往后坐了坐,靠在椅背上脸上带着笑意看着一漫。

一漫见对方收起了轻视,才从布包裹上收回手,从容不迫的整了整袖子,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是我家药馆的生子秘方。”

生子秘方?

掌柜的露出疑惑的表情,“不知姑娘是哪家医馆的?”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高喊,一漫的左手猛地抓紧衣角,心提到了嗓子眼。

难道是养父母追来了?

若是被养父母追到,自己这辈子就很难脱身了,难道这辈子又要被圈在一个地方,欺辱一生吗?

一漫明明听到了掌柜的话,神思却飞到了门外。精神紧张,耳朵竖起来,目光扫了一眼当铺的后院。

“......小馄饨来......”

听到这一声清晰的叫卖声,一漫缓缓放松了腿上的肌肉,见掌柜的疑惑的看着自己,一漫垂下眸子,从容不迫的开口,“我家是齐家巷里开乐民药馆的,前些日子我家从南洋进了一批珍贵的药材。本来说好后日结尾款的,不想今日那些可恶的南洋人就堵在我家药馆门口要钱,非说今日就要走。”

一漫适时地露出无奈又窘迫的表情,把一个遇事焦急的少女表现的恰到好处。

旁边想长见识的伙计听到这话皱着眉头眼神看向房顶思索起来。

掌柜的不是本地人,伙计却是。

他自小在顺南城长大,虽然不在齐家巷子居住,但也隐约听过那家药馆近几年不大行了。而且好像只有一个混世魔王的小子,这姑娘是从哪来的?难道是帮工的,可是帮工的怎么能拿着秘方代替主人来呢?

一漫余光看到那伙计托着下巴满脸疑惑,只是因为此时他站在掌柜身后,掌柜才没有看到。

心道不好,这伙计莫非知道点什么底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豪门养女重生后全员火葬场了

重回高一,安然知道离自己豪门大小姐生活结束还有两年。 两年后,她将会一无所有的被赶出家门,被迫跟在毫不熟悉的贫穷的亲生父母身边生活,去面对前十八年从未见过的世界。 这个世界没有鲜花,没有光环,也没有骄傲,有的只是数不尽的鸡零狗碎和反复被现实生活压榨的煎熬。 上一世,突然被丢进这样一个陌生的世界,她熬的很艰难,也很痛。 但最痛的,是来自所爱之人的嫌弃和算计,是丧失自我后的麻木。 这一回,她决定一定要好好活着,为自己,为贫穷但赋予自己真心的家人。 不再为了获得养父母的认可,呕心沥血为安氏卖命,替养父顶罪入狱,更不会因为恋爱脑半生迷恋一个眼里只有自己的男人而迷失自己。 两年,不长,却是她仅有的能够在离开前攒资本逆风翻盘的机会,无论如何,她要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 …… “如果有一天,我因为现实选择放弃你,你会怪我吗?” “不会。” “确定吗?” “确定,还记得答应和我在一起的那一天,你跟我说的三个条件吗?”少年的声音温柔而坚定。 要对你真诚。 不能背叛你。 不能要求你做你不喜欢的事。 “记得……”我不记得了。 立意:求爱患得患失,自爱风生水起

汐如玄月·连载中·41.4万字

重生后,我虐渣奋斗成女帝

前世助他为帝却虐我负我的渣男,踩死! 前世恭敬孝顺却百般挑剔婆母,好好“孝敬”! 前世恶心死人的奇葩亲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女子报仇,两世不晚! 生我养我者父母,爱我敬我者家人,这一世,做自己就好。 什么,皇家内斗致使江山动荡、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看我手握大军,平叛安民,再造乾坤。 …… 作为史上第一个女皇帝,沈青君在二十万黑甲军的拥戴下,对着反对她登临至尊的大臣说:朕称帝,同意的站左侧,反对的站右侧。现在,谁赞成?谁反对? 众大臣言:女子为帝,千古未有!牝鸡司晨,恐有大祸! 沈青君——正打算带上黑甲军物理说服他们! 萧伯雅:带头称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大臣:我们之中有叛徒! 沈青君坐在御座上:萧爱卿拥立之功甚伟,有何需求,尽管道来。 萧伯雅看着皇位上的女帝:陛下,什么都可以吗? 御座上的女帝沉思一下:不可太过! 萧伯雅可怜巴巴:那臣别无所求 (重生双强虐渣权谋)

玉树琼枝作烟萝·完结·49万字

穿成农门恶婆婆,我成全家顶梁柱

【穿越+种田+逃荒+经商+无金手指】 系统:只要帮原主摆脱命运活到大结局,你就可以回到原来的空间。” 李云岚:“那我如何做呢?” 系统:“要带着原主本来的特点,过程不管,只看结果。” 李云岚:“什么特点?撒泼打滚?出口成脏?无赖贪财?你确定这是特点?” 二八少女一夜之间竟然穿书了。 还是穿越成了一个古代农村恶毒老太太。 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她已经儿孙满堂。 本来是为了改变既定的命运,不想却成了全家的顶梁柱。

Li李·连载中·20.3万字

另谋高嫁:表姑娘休想退婚

宋悦意与谢璟令定下了婚约。 准备嫁娶之前,被谢家老夫人接过去侍疾。 她明知谢家人想利用她的身份和人脉有所作为,她亦装作不知,兢兢业业为他们办好每一件事,为谢璟令铺就青云路——只因她认定了这桩婚事,便会一心一意。 人家却对她冷若冰霜,“离我远点!” 她以为他性情向来如此。最后才知,人家只是对她才冷若冰霜,他有爱若眼珠子的青梅竹马,“阿盈,今生今世,我只承认你是我的妻子。这辈子,我绝不负你。” 他和他的阿盈还暗地育有一子,并且不知何时就已对她下毒,令她不能生育,随后让她因愧疚将他们的三岁小儿过继到名下,成为她的嫡子。 在她死后,他不仅可以光明正大娶青梅,让父兄因她的缘故继续帮扶他,还让他们的儿子日后能在宋家登堂入室…… ** 如此经历,只当噩梦一场,梦醒时却正处于险境,性命堪忧之际。 以为她一个离家千里之外的弱女子,孤立无援之下,就能任人宰割了去? 在未吸干她最后一滴血之前,他们左右都不愿退婚。 那就莫怪她要以进为退,抛却端庄贤良,不走寻常路,让那些烂人无路可走。

十三嫣·连载中·22.6万字

读心全家后,嫡长女觉醒了

李家长女落水后性情大变,人也聪明了。 只有李幼唯自己知道,她现在能听到全家人的心声。 表面上公平慈爱的父母。 心里却在算计着将她如何卖个好价钱。 表面上恭顺上进的二弟。 心里却鄙夷她大字不识,丢了他文人的面子。 表面上乖巧娇憨的三妹。 心里却巴不得她赶紧死,以免污了她在贵女圈里的名声。 看着烂透的这一家子,她不会再忍了。

虞宝宝·连载中·42万字

渣男家的未婚妻重生了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高倾倾·连载中·19.3万字

走阴蛇

我娘在山里早产,生下了一条条头鼓包、身七彩、腹有脚的蟒蛇! 而我,就是从蛇肚子里吐出来的。 此后,那条蛇夜夜在梦中缠着我,化作一个美妇人,在我耳边揭露天机,让我能够预知未来,趋吉避凶! 与此同时,祖上供奉千年的柳家仙,忽然盯上了我的媳妇……当走阴蛇出现的那一刻,我这才得知梦中美妇人的真实身份……

绿巨人吃绿豆·连载中·83.9万字

重生:杀穿末日游戏

于最黑暗的噩梦中重生,末日的阴霾再度笼罩 “玩家人数充足,游戏开始。” 未曾见过的规则游戏席卷而来,哦,世界线有变动? 没关系,我也有变动,先把终关boss杀了助兴

与雪坠·连载中·21.6万字

穿书之贵女不得不打怪升级

21世纪的女研究生一不留神穿书了,穿的还是本没怎么看过的小说,还穿成了排不上前位次的女配,那也没有办法,也不兴讨价还价,冀鋆将带着她的女主堂妹冀忞开启一段全新的生活!寄居在淮安候府,想踩着我们姐妹当垫脚石向上爬?好吧,开始宅斗!怎么?堂妹身上还有秘密?竟然与争夺储君之位扯上了关系?唉!怎么办,怎么办,冀鋆一个头两个大,深感自己在不停地打怪升级,好累啊!还好,还好,打怪途中,遇到知音,知音还是个帅哥,帅哥说,一起打怪吧,多大能力要承担多大责任,一起造福百姓,然后携手天涯,潇洒自在!

松江水暖·连载中·12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