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修真记

炮灰修真记

衔青书

玄幻言情/连载中

8万字

更新时间:2023-09-1214:00:00
司尘云前世受堂姐司风雪的暗算,众叛亲离,身中剧毒,她不明白,自己明明没有得罪司风雪,为什么一定要置她与死地,在最后一刻她才懂得,这是想夺气运,让自己坠入阿鼻炼狱,此时,司尘云的杀心到达顶峰,手撕司风雪,与云桥生同归于尽,幸得天道垂青,赠送墨玉空间,得千机门传承。 重来一世,司尘云本想报仇雪恨,但上一世惨死的她渐渐被人世间的烟火所感染,踏过问心路,拜师晏深真圣,有爱护他的同门,在最初拜师的五年中,司尘云渐渐被温暖。但对于那些欺她,辱她之人,司尘云也绝对不会放过。 在一次历练中意外得知仙州大陆被域外之人侵犯,而自己也不过是一枚棋子,司尘云势要推翻这棋盘,不做这棋子,她要为天地立心,为生灵立命,她不惧死,只愿天下太平,司尘云一袭红衣傲立九霄,放出豪言:”犯我仙州之人,虽远必诛。”

第一章浴火重生

东洲大陆,四洲修士聚集之地,之中以青岳宫、无尘殿、天音寺和鸣萧阁为主要势力,青岳宫作为第一大派,实力雄厚,资源丰富,为众多修士所仰望。

此刻,天际划过几道亮光,落入无尘殿内峰,不等无尘殿弟子猜测,又见一道晦暗不明的亮光划落。众人看的真切,晦暗不明亮光正是无尘殿凌云峰首座司尘云,无尘殿弟子全都紧张起来,又闻雷声阵阵,预有山雨欲来之势。

无尘殿木屋内,榻上一白衣女子盘膝而坐,面色苍白,满头青丝随意被木簪挽着,朴素而又圣洁。双目紧闭蹙眉,印堂之处围绕一团黑气,显然是中毒之相。砰的一声,木屋门破裂,面对几位不速之客,司尘云皱眉睁眼,来人竟是无尘殿掌门云桥生和两位无尘殿峰首座。

“交出宝物,我饶你不死。”云桥生冷声发话。

司尘云抬头,视线停留在云桥生身上,明明是长了一双含情眼,眸子里却尽是寒意,轻叹一口气,启唇说道:

“掌门,你们这是干什么?什么宝物?”司尘云气息微弱、睫毛轻颤,清冷的面庞尽显茫然,更是让几人不忿。果然外界传言不假,这司尘云果然爱慕云桥生,想至此几人眼里尽显鄙夷之色。

“司尘云,我都知道你去南岛历练,带回来宝物,据说可温养经脉,你也知道风雪与你同去南海历练,被妖兽伤到经脉,若无宝物救治怕是落下病根,再者她是你姐姐,自幼护着你此番受伤你也有看护不力之罪,于情于理,你都该将宝物拿出来救治风雪。”云桥生轻叹开口,眼中尽是担忧。

司尘云嘴角自嘲一笑,司风雪,败坏她名声,次次都将她推入地狱,若不是她机敏,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这次还想从她手中将宝物抢走,真是厚颜无耻,这宝物与其成为司风雪的助力,还不如我毁了它,谁也得不到,打定主意的司尘云发疯似的喊道:“你们口口声声要救治司风雪,可是司风雪哪里有病,只不过是你们耳聋目盲,抢夺我的宝物,以公平之理行偏心之实。”

云桥生一声怒喝“闭嘴,风雪是最善良的女子,她不会说谎。”在云桥生的心里司风雪,天赋绝佳,赤诚热烈没有人会不喜欢她,反观司尘云满腹阴谋算计,死到临头还不忘污蔑风雪,思及此处对司尘云更添几分厌恶。

司尘云冷笑,善良?倒是会装,骗过了所有人,不得不说,司风雪很聪明,年纪轻轻就会给自己造势,东洲大陆谁不称赞一句“冰雾仙子”可惜了他们心中的“冰雾仙子”可不是真的冰清玉洁呢。

司尘云低着头,发丝散落在四周,遮盖眼帘,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一刻钟之后,一位首座不耐烦地开口:“司尘云,快点将宝物交出来,不要浪费时间。”

司尘云心中一阵悲凉,这就是自己拿命守护的宗门,这就是自己赖以信任的同僚,还有……少女时期的悸动,原来自己的一生不过是个笑话罢了,但是,就算是死,我也要她司风雪陪葬。

司尘云周身灵力暴涨,以自身寿元为代价,强行将原本的化神修为进阶到合体期后期,司尘云周身弹出强大光波,将三人震出三步之外,飞身向司风雪房间飞去。

“砰。”司风雪房门被破开,司尘云剑指司风雪:“司风雪,我本无意与你争抢什么,奈何你总是苦苦相逼,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说罢拿剑刺去。

司风雪大惊,心中暗骂,持剑招架,奈何司风雪修为不足,旧伤未愈,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再一回神,司尘云的长剑已经刺入司风雪的心脏,鲜血从胸腔漫出。

司风雪狞笑:“司尘云,你不会以为杀了我就能结束吧!我告诉你,你的父亲母亲战场惨死,里面有我的手笔,那个姓木的贱婢,是我下毒杀的,而你当时还傻傻的叫我姐姐,我都觉得恶心,你知道为什么你调查了这么久,为什么调查不出真相吗?那是因为你敬重、爱重的云掌门他替我扫清了一切的祸患,哈哈哈哈,司尘云你真可怜,父母抛下你,朋友疏远你,就连你敬重的师长也欺骗你。”说完司风雪颤颤巍巍地倒下没了气息。

此时,云桥生也赶到,看见血泊中的司风雪,眼里满是心痛,“风雪纯真善良,你为何老是欺辱于她,现在更是要了结她的性命,你就这样恶毒吗?明明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云桥生,我问你,我父母战死沙场,是否有司风雪的手笔?而我调查此事多年一直没有结果是不是你在暗中替司风雪善后。”司尘云怒火中烧,双目赤红,剑指云桥生。

司尘云看着云桥生吞吞吐吐、眼神躲闪的样子,便知道司风雪说的话都是真的,开口道:“多说不宜,云掌门,今日你要为司风雪报仇也好,雪恨也罢,事到如今那便战吧。”司尘云提起剑,小脸血痕斑驳,一身白衣朵朵红梅绽放,桀骜而又凄美。

“好,好,好这就是我带回来的孽障,这就是我无尘殿凌云峰的首座,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哪些本事。”他身形如电,以指代剑,招招直逼司风雪命门,一息过后司尘云倒地,云桥生剑指司尘云:“你败了。”

司尘云轻轻一笑,盘膝而坐,身上绽放出耀眼的光华,地面显出一个古老阵法,“九幽阴灵,诸天神魔,以我血躯,奉为牺牲。”众人大惊:“这是与天同寿!真是个疯子,快跑,快跑。”

“云桥生,我们再也不见。”

“轰——轰——。”

凌云峰上空一声巨响,熊熊大火燃烧,升起一朵朵蘑菇云,“真好看啊!可惜以后看不到了。”说罢,司尘云缓缓闭上了眼睛。

“司尘云,你醒醒。”

司尘云费力睁开双眼,入目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站在她面前,司尘云定睛一看,这不是司青衣吗,她怎么在这?还有她怎么变成小孩子的摸样了?

司尘云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发现自己的手也白白嫩嫩,丝毫没有常年练剑留下来的茧子,脑子闪过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她不会重生了吧?立刻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司青衣冷冷答道:“未时。”

司尘云低头:“是了,现在是我五岁的时候,正是决定去哪一个门派修仙的前夕,如今我重活一次,怕也是老天怜悯,前世司风雪陷害我,我也杀了她,此生她不主动惹我,我也不会主动惹她。”

司尘云抬头,看见自己这位姐姐司青衣一脸不善的看着自己,想起来,自己当初上无尘殿也是讨厌自己这个远房表姐,于是轻呼一口气:“今日妹妹乏了,怠慢了姐姐,还请姐姐勿怪,过两日再去给姐姐赔罪。”

司青衣眼神闪过一丝惊讶,自己这个妹妹向来与自己不对付,现在反而愿意低头,奇也,但是司青衣像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里,丢下一句:“族内通告明天适龄子弟将最终决定去哪个门派,后天出发。”便走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豪门养女重生后全员火葬场了

重回高一,安然知道离自己豪门大小姐生活结束还有两年。 两年后,她将会一无所有的被赶出家门,被迫跟在毫不熟悉的贫穷的亲生父母身边生活,去面对前十八年从未见过的世界。 这个世界没有鲜花,没有光环,也没有骄傲,有的只是数不尽的鸡零狗碎和反复被现实生活压榨的煎熬。 上一世,突然被丢进这样一个陌生的世界,她熬的很艰难,也很痛。 但最痛的,是来自所爱之人的嫌弃和算计,是丧失自我后的麻木。 这一回,她决定一定要好好活着,为自己,为贫穷但赋予自己真心的家人。 不再为了获得养父母的认可,呕心沥血为安氏卖命,替养父顶罪入狱,更不会因为恋爱脑半生迷恋一个眼里只有自己的男人而迷失自己。 两年,不长,却是她仅有的能够在离开前攒资本逆风翻盘的机会,无论如何,她要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 …… “如果有一天,我因为现实选择放弃你,你会怪我吗?” “不会。” “确定吗?” “确定,还记得答应和我在一起的那一天,你跟我说的三个条件吗?”少年的声音温柔而坚定。 要对你真诚。 不能背叛你。 不能要求你做你不喜欢的事。 “记得……”我不记得了。 立意:求爱患得患失,自爱风生水起

汐如玄月·连载中·19.4万字

修仙学院手册

当金手指遇到金手指,鹿死谁手?还是girlshelpgirls? 【群像文,有重生的,有空间种田的,有魂穿的,还有时间回溯等能力的】 【本文包含仙修、体修、丹修、器修、符修、妖修、灵宠、傀儡等,能缝的都尽量缝了。】 2041年,太清学院入学了一批学生,每天上课打卡签到赚积分,一周打几次排位赛,一个月还得组队去刷秘境,课业繁忙,组队请传音私聊,出妖兽材料的请私聊工作号,大量收。 18年期满,各位金丹毕业,是时候一起去宇宙找仙草、打妖兽、做仙器咯! “外星妖兽都是化神期起步呐,校长,要不咱们在宇宙联盟中转站也开个分院吧。” “好,把那群刚毕业的金丹学子都抓回来继续修业,以后毕业资格改成化神毕业吧。” ◆预计7个女主起步,会不断变换视角; ◆每个角色的出生背景都不一样,价值观也不同,部分角色甚至有过激言行;

洗衣机她姐姐·连载中·13.9万字

想读我心飞升?被套路了吧哈哈哈

【无cp+读心术+天才流】 明心宗的青荷女君偶然下山一次,救了个小姑娘,小姑娘就缠上了她,要做她徒弟。 青荷女君表示,掌门师兄已经替自己看好了徒弟,还是个万里无一的单火灵根。 今朝自荐:我也是单火灵根啊,看看我,看看我!不会给你丢脸的。 ** 明心宗宗主自从发现能听见自己小师侄心声后,便总往问凌峰跑。 【掌门师叔做什么老是问我宗门事务,难不成他有意培养我做下任宗主?】 只是想套点消息的掌门:“……” 呸,自己才当上掌门多久啊,岂能这么快把位置让人。 没等他松口气,小师侄心声又响了。 【我才不做亡宗之主。】 于是众人发现,他们掌门治理宗门更殚精竭虑了。 ** 秘境之中。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我捡到了个……”】众人抓耳挠腮,这心声却忽然停了。 她到底捡到了个什么,怎么不说了? 灵植?法宝?还是仙兵?

应却酒·连载中·7.5万字

团宠乖乖:全家上下都能听我心声

将军府一窝小子,终于生了个女娃娃。 林老爹喜滋滋抱着怀里软乎乎的林宝儿。 【爹爹战无不胜,刚正不阿,长的也好看。】 林老爹还没从小女儿的夸奖中出来就听到。 【可惜,最后却落了个通敌卖国,五马分尸的下场。】 【娘亲温柔似水,贤良淑德,却被人诬陷不贞,最后一病不起,抑郁而终。】 【大哥俊朗有才,本该前途似锦,却被迫娶了奸细丞相之女,最后落了个鱼死网破的下场。】 【二哥生性单纯,却被奸诈小人利用,成了奸人成名的靶子,落得万箭穿心下场。】 【三哥是经商天才,七岁就有了产业,赚得盆满钵满,可以最后却成了街头乞丐,下落不明。】 【我全家满门忠烈,最后却满门惨死,就连她也幼年早夭,被冻死在冰湖里。】 林家上下:“竟然有人敢害我家宝贝疙瘩,定将这贼人五马分尸!” 最后,林宝儿看着全家人和睦安康,大哥成了丞相,二哥成了将军,三哥掌握全国经济,一家的小团宠终于心安了。

橘喵猫·连载中·7.1万字

年代文假千金靠读心术赢麻了

简介: [真假千金+甜宠+年代+读心术+双洁] 既然真千金回归,她这个假千金也理所当然退场。 她从此不是罗知瑶而是宋知瑶。 就在宋知遥准备离开罗家之际,突然听到罗家亲生女儿的心声,他们所在的世界是一本书。 听着真千金的不怀好意,罗家人的各种算计。 宋知瑶冷冷一笑。 看她如何面对穿书女的算计,成为对方记忆中更加耀眼的存在,天才医生宋知瑶无人不知。 面对帅气高大美男猛烈的追求,是如何一步步被融化。 面对陌生的亲人也学会如此与他们相处,更是成为弟弟妹妹们的榜样。 事业,爱情,亲情让真千金望尘莫及。 土著高冷女主VS热情专一男主

云禾漫漫·连载中·11.6万字

末日空间:囤货囤到摆烂了

(重生+末世+天灾+女强+囤货) 前世弥留之际的顾清澜逃回已成废墟的家,意外发现了空间,却没能活下来。 重生回末世前的高温天,找到空间,囤货、改造房屋、救人、避免悲剧重现。 不曾想,这空间居然还能层层升级,有了新的生态环境,再也不用担心核污染导致的生物变异。 当众人都因为暴雨洪水而恐慌时,顾清澜却悠闲的坐在家门口。 你问她在干什么? 这么大的鱼竿没看见吗?当然是在钓鱼了。

亦木帝·连载中·9.1万字

逃荒路上,我找了一个大佬娘亲

三年大旱,颗粒无收,逃荒路上,养父母遗弃了小鱼儿,小鱼儿挨家挨户的问:“谁家要小孩?”问到第八十八家,一位扮作书生的女子给了她半个窝头:“以后你叫锦初,我是你爹。”锦初看了看女子头顶的紫色气运:“爹爹向西,前途无量!”

蓬莱碧游·连载中·11.1万字

我在平行世界修真成圣

【异能升级流热血友情偏剧情流】 【有CP但不一定有主CP】 魏玄商做了一个梦,和平行世界签订了一个契约。 这是她熟悉的世界,也是陌生的世界——现代文明与仙宗异能共存;科技高度发展的社会中,修士体系井然有序;盛世安泰的繁华都市里,异人异兽无声出没;人迹罕至的隐秘角落处,藏着通往仙宗的大门……平静的人类文明下潜藏着无数危机。 魏玄商起初只想挣个外快,后来却发现命运的双手在推着她上前。有些事她想要去做,有些事她不得不做。 走着走着,她就成了圣。

威亚·连载中·23.1万字

山居修行:本是人间清风客

人生骤变,从云端跌落泥潭,一曲红尘陌上行,独品浮生一味清欢。 (有男主,不爽不甜不剧透,望慎阅。本文所有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如有危险情节请勿模仿!!!谢谢大家的阅读与支持~。)

竹子米·连载中·20.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