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复仇剧本里恋爱脑

他在复仇剧本里恋爱脑

顾南西

现代言情/连载中

61.3万字

更新时间:2024-05-1403:13:52
谢家一家都是学法律的,书香门第该有的优良品质谢商也都有,优雅,学识渊博,司香读经,还会琴棋书画。 但他是个疯子,会捧着佛经读,也会折断人手骨脚骨,很温柔,也很残忍。 谢商没当律师,开了家当铺,什么都可以当,只要故事够动人。 某天当铺来了个人,讲了个故事: 香城有一户姓温的人家,那家的女儿都随母姓。她们家的女儿会下蛊,那种让男人神魂颠倒的蛊,她们的爱人或是殉葬,或是出家,总之不是死就是一生孤苦。 谢商的小叔就死在了香城,于是他接了这单典当生意。 被蛊,被惑,刺激,深爱,爱而不得,痛不欲生。——这是谢商给温长龄那个小聋子准备好的剧本。 最后,拿到这个恋爱脑剧本的成了谢商。 温长龄:惊喜吗?谢商先生。 (不是穿书哦,是现言小甜文,书名里的剧本是蓄意而谋的意思)

001:神坛之上

四月的帝都,槐花烂漫,枇杷树被果子压弯了腰肢。

这几天气温降了点,乍暖还寒。

“长龄。”

是水果店的老板娘陶姐,她站在店门口,朝温长龄挥手。

“来吃枇杷了。”

正是吃枇杷的季节,陶姐上午摘了一箩筐。

温长龄从对面过来,走进水果店。

她在临终病房工作,平日里经常早出晚归、昼夜颠倒。她也不爱和人打交道,搬来荷塘街大半年了,只和水果店的陶姐稍微相熟一点,还是因为上个月陶姐的儿子高烧,温长龄正好在医院值班,搭了一把手,这才熟悉起来。陶姐人好,念着温长龄帮过她,有什么好吃的都会喊上她。

荷塘街是一条待拆的老街,路很窄,设施也很老旧,政府的人来看过好几次,每次都说要拆,每次又不了了之,听街坊们说,荷塘街到处都是老院子老胡同,居住的多是本地人,几进几出带前庭后院的老房子多的是,一般人拆不起。

温长龄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剥着枇杷,夕阳落在她脸上,风吹起左耳边的发,露出一截透明材质的助听器,是耳背式,用头发挡着,并不明显。

“看什么呢?”陶姐问。

温长龄仰着头,看着对面新开的当铺——如意当铺。

陶姐说:“这当铺开张了大半个月,一个客人没见着,八成是有钱人家开着玩的,没有个开店的样子,开张这么久,老板脸都没露一个。”

这年头,当铺已经很少见了。

温长龄也没见过当铺的老板,她对这位没露过脸的老板只有一个印象:生意不好,开店不积极。

她扶了扶鼻梁上厚厚的眼镜,扒拉两下头发,让额头两边的刘海遮住半张脸。

枇杷吃完了,她起身回家。

她租的房子就在如意当铺的旁边,房东是一位独居的老婆婆,婆婆姓朱,老伴年前过世了,只有一个女儿,在银行上班。

朱婆婆的女儿离婚了,偶尔会把孩子送过来小住。房子是二进二出的,前年刚翻新过,朱婆婆住在前面,开了个钟表店,店面的右边另外开了扇小门,温长龄住在后面。小门过道直通后院,朱婆婆年纪大了,腿脚不好,弯不了腰,后院都是温长龄在打理,她种了时令蔬菜,还移栽了一株钩吻,本以为会养不活,没想到长得很好,疯长的藤蔓已经爬上了桂花树,越过围墙,爬到了隔壁院子。

隔壁就是如意当铺。

听朱婆婆说,当铺的老板以市场价的三倍,全款买下了隔壁。水果店的陶姐猜得没错,这位老板是有钱人家,难怪做生意不积极。

对了,钩吻还有个别称,断肠草。

断肠草全株有毒,尤其是嫩叶,剧毒。

****

温长龄工作的医院叫帝宏医院,她所在的科室属于肿瘤科,肿瘤科的关怀病房也就是大家常说的临终病房。

转来关怀病房的,都是阎王老爷已经写下了名字的人,一只脚踩进了棺材里,治疗基本已经没有用了,主要的方向是给病人减轻痛苦。

谷老先生是文学界的泰斗,肺癌,在关怀病房已经住了一个多月。这两天谷老先生状态还不错,但是是回光之照,应该就是这两天的事了,老先生想回家,主治医生万主任已经批了,会让两位医生、两位护士随行。

温长龄就是其中之一。

医院的车刚到谷家外面,同行的乔医生就叮嘱了:“进去后不要东张西望,拿好东西跟上。”

谷家不是普通人家,这样的人家会有很多规矩。

乔医生和钟医生推着谷老先生先进去了,温长龄和同事佳慧拿着药箱跟在后面。天空昏沉沉的,细雨绵绵,好在车上有伞。

“这雨怎么说下就下,早上还大太阳。”

帝都的四月就是这样,忽晴忽雨,善变得很。

踏进谷家大门后,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假山流水、锦鲤荷塘,佳慧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忍不住四处张望,脚步也不由自主地慢下来。

“这房子真气派。”

当然气派。

花间堂是帝都最贵的房产,里面仅有19栋园林别墅,每一栋都有3亩大的园林。别墅区坐落在帝都的最中央,后面是帝国最大的淡水湖——落叶湖,闹市之中品山水之怡、灵泉之支。

这里不是光有钱就能买得到。

穿过长廊,来到前庭,西边的五角凉亭里有人在说话,稍稍年长的那位是谷家的家政经理,明经理。另外年轻的两位是园林师家政,小尹、小夏。

明经理穿着谷家的工作制服,裙子齐膝,头发低盘,刻板又严厉:“客人都在大厅,你不去招待客人,杵在这儿做什么?”

小尹是下属,有点唯唯诺诺:“我看下雨了,过来给客人准备伞。”

明经理盯着她的脸:“你化妆了?”

小尹立马低头:“没有。”

谷家有专门负责接送、招待客人的人,送伞这种事轮不到园林师,明经理并不想听小尹狡辩,直接言辞命令:“去把脸洗干净。”

“说了没化。”

旁边看戏的小夏来了一句:“眉毛口红一个不落,这还没化?”

明经理已经失去耐心了:“去洗了,被大太太看到,你明天就要卷铺盖辞职。”

谷家是讲究的人家,这么大的园林别墅需要人照看,因此雇了好几个有园林师资格证的家政。

谷老先生一生刚正,但谷家的两个儿子昏庸好色,和家里的家政人员纠缠不清是常有的事,大太太没辙,就规定在谷家工作的女家政一律不准化妆。

明经理训斥:“你也不是第一天来这里工作,还不记得规定?”

小尹不吭声。

小夏看不惯似的,在旁边拱火:“是因为谢先生要来吧。”

“你胡说什么!”

“我有没有胡说,鬼知道咯。”

小尹被戳中了心思,面红耳赤。

明经理这才搞明白这描眉涂唇的小姑娘打了什么样的主意:“你还真敢想。”

明经理又上上下下瞧了瞧她,是个有样貌身段的,但那位谢先生……

“赶紧去洗脸,别一天天的净做梦。”

三人前后离开凉亭。

雨越下越密,蒙蒙烟雨里,屋檐上的写着“谷”字的灯笼轻轻晃动,灯笼下坠的流苏若隐若现。

这景美得不现实,像一帧有年代感的胶片。

佳慧有感而发:“住在这种地方,换做我,我也做梦。”

她们又穿过一条走廊。

“走廊上挂的画是真迹吧,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

佳慧是个话痨,一路上嘴巴没停,不止一次感慨这家的布景考究,飞檐翘角,粉墙黛瓦,处处都彰显着主人家不俗的品味。

这时,迎面走来一个人,他穿着一身黑色正装,穿过月洞门,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脚步很慢。

伞打得低,温长龄看不见他的脸。

佳慧骤然收了声,眼神忍不住地往男人那边瞧,瞧他的被雨水溅湿也丝毫不狼狈的裤脚,瞧他那把看着不起眼却价值不菲的雨伞,瞧他握伞的手,戴着银色素戒,修长而骨感,是一双会让人描眉涂唇、白日做梦的手。

假山造景间的小路狭窄,挤不下两把撑开的伞,温长龄正要往旁边让,男人先收了伞,侧身到路边,让女士优先。

比起他的样貌,温长龄最先注意到的是他的发色,介于白色和金色之间,甚至略微有一点点不明显的粉调,是很大胆、很不寻常的、一般人驾驭不了的发色。

通常来说,敢做这样尝试的人可能不会很听话,至少不听长辈的话。可他的样貌却又是难得的正派端方,不浓烈,好看得很有分寸感。

他皮肤冷白,视线落在他处,侧着头,山根是漂亮的流线型,唇锋明显,瞳孔的颜色并不是纯正的黑,是微微带黄的琥珀色,五官细分来看很干净,只是他身上有种与长相相悖的气质,比起贵子,更像浪子。

温长龄和佳慧与他错身而过。

路的另一头,一个年轻的声音高喊:“四哥,怎么才来。”

“雨下得大,路上堵了。”

声音很好听,低低的音色,从容的语调,好像说什么都很优雅。

“你不是从谢家过来的?”

“从当铺过来的。”

姓谢。

温长龄心想,他应该就是那位害人家女孩子做梦的谢先生。

两人的交谈声离远了,佳慧这才找回被男色勾走了的魂,忍不住回头,脱口评价了两个字:“极品。”

温长龄也很俗气地想到了一句诗:恂恂公子,美色无比,诞姿既丰,世胄有纪。

*****

谷老先生怕是熬不过这两天了,谷家人都来了,谷家在邳城的旁支也都来了,富贵人家过得极其讲究,来了客人,会有专门的司香师负责点香。

温长龄站在二楼,被一楼桌案上那个精致的香炉吸引住了。

“你们两个怎么这么磨蹭。”乔医生等了有一阵了。

佳慧怎么可能承认她是被男色绊住了脚:“房子太大了,走岔了路。”

“谷先生住这间,给他输完液不要乱逛,你们临时休息的地方在走廊最里面。”

乔医生还在叮嘱,说谷家是有规矩的人家,要注意这个、注意那个。温长龄有点走神,一开始注意力在香炉上,后来那位谢先生进来了。

“我来吧。”

原本在点香的司香师退到了一旁。

谢先生把脱下的西装外套交给家政,稍稍弓着身,在点香碳,从温长龄那个角度可以看见他白衬衫里露出来的那截白皙后颈。

铺好了香灰,他从香盒里挑了一小块香品,轻轻嗅过后,隔着云母薄片放进香炉中,整个动作慢条斯理。

今日来了很多客人,他没有与其中的任何一位攀谈,投入地在给客人们点香,优雅、自如,像极了旧时书香高门里学识渊博、司香读经的贵胄公子。偏偏贵胄公子染了一头白金色的发,客厅里有不少视线似有若无地从他身上掠过。

这样的场合,他的发色显得格格不入,可袅袅浮烟里,他站在那里,好像他就属于这里,就该在这里,在满室喧闹里,如一幅沉寂的、笔轻墨淡的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扮乖

商领领在成年礼上送了自己一件生日礼物——一个金笼子。 然后她把心爱的男孩子放进了笼子里。 朋友说:我们女孩子要温柔。 于是她把笼子刷成了粉粉的颜色,又镶上了闪闪的钻石。 他问:“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 因为爱他,所以要折断他每一根不听话的硬骨。 她商领领是个怎样的人?所有人都会答:她是爱笑的小太阳,把温暖普照大地。 景召说:她是鬼节的月亮,会索命。 本书又名:看白切黑的小魔女如何扮乖 (ps:男主不弱,甜文,治愈系)

顾南西·完结·106万字

长门好细腰

城破那天,冯蕴被父亲当成战利品献给了敌军将领。 人人都惋惜她即将为俘,堕入火坑。 她却将出城的小驴车遮得严严实实,不敢让人看出心中窃喜…… 年幼时,她行事古怪,语出惊人,曾因说中一场全军覆没的战争,差点被宗族当鬼邪烧死。 长成后,她姝色无双,许州八郡无出其右,却被夫家拒娶。 生逢乱世,礼崩乐坏,一个女俘何去何从? “不求良人白头到老,但求此生横行霸道。” 上辈子冯蕴总被别人渣,这辈子她要先下手为强,将那一个两个的,什么高岭之花、衣冠禽兽、斯文败类……全都渣回来。 —— 别人眼里的冯蕴:脑子有问题的疯美人。 冯蕴眼里的冯蕴:我什么都知道,我大概是这个世界的神吧? 他们眼里的冯蕴:她好特别好奇葩,我好喜欢! —— 【本文架空,请勿考据。作者不避雷,不喜欢请直接X掉,勿告之!】

姒锦·连载中·150万字

狂赎

许肆重生,回到坐拥巨额家产的18岁。 上一世,许肆因为一个只见过一面的危险人物死去,当街爆头,凄惨狼狈。 正让她思考着如何规避时,却意外发现慈善会被资助人名单上,居然有危险人物的名字。 她平静的询问助理:“我能杀个人吗?” 助理拒绝:“不行,法律在您身上还是能起到作用的。” 于是——她为了自救,将人拐了回家。 本以为这是一场施恩图报的救赎。 直到某天,她看见了少年不再清白的眼睛。 更糟糕的是,她救他出泥潭,阴差阳错下,又把他推进了更恐怖的深渊。 让一切都脱了轨。 … 再见面时。 少年已经是让人畏惧的恶魔,他脸上沾满污血,把许肆逼在角落,嘴边翘起乖张冷戾的笑。 “做我的情人,或者让我做你的情人。” 许肆拿刀抵在他的腰间。 他笑的更加灿烂,反握住了她的手。 “害怕我?那我教你,怎么捅死我最痛。” … 刀尖卷入心脏那一瞬间,许肆就明白。 她不该轻易招惹他,危险的人永远危险。 她直视那双烟灰的眸眼,抚摸淌血的刀口,看他依旧笑容不减,心疼又叹息。 “我是说我害怕,又没说不爱你。” 【白切黑,疯批,后期强制爱】

李招招·连载中·20.8万字

极致心瘾

黎影结识了不该高攀的三代圈,在纨绔少爷刘怀英猛追求时,她无路可避。 匆匆一瞥徐家太子徐敬西的姿容,她心荡神,四九城权力中心是徐家,唯他能破局。 雪夜,大G车门边,她踮起脚尖,轻拢掌为徐敬西续烟。 男人唇悠着烟,朝她倾斜了些,清隽脸孔半低在逆光暗影,烟尖火苗自两人中间熹微明灭,望见他眼眸淡泊沉静,一点一点抬起,“你要什么。” 黎影:“只要你能给的。” 旁人警醒过:“那位徐敬西,生起高阁,满身满骨是深重的权力欲,情对他这样的人来说都多余,你拿什么跟他赌名份。” 懂留她在身边,无非徐敬西寂寞消遣。 他逢场作戏,她从不图名份,扭头离京办画展。 收拾行李刚进电梯,徐敬西长身立于正中央,食指徐徐勾住她前颈间的细骨项链,将后退的她轻轻拉回。 ** 那夜情人节,是三环内高奢酒店一房难求的日子,有人撞见,BVG酒店被徐家太子包下。 黎影印象最深的,是男人半跪在床,浴袍松垮,咬住笔帽,手拾勾金笔在她锁骨边缘描绘三字瘦金体——徐敬西

时京京·连载中·52.5万字

我曝光前世惊炸全网

【甜燃爽+双疯批+非遗传承+家国大义】 夜挽澜的身体被穿了,穿越者将她的生活变得乌烟瘴气后甩手走人,她终于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掌控权,却又被困在同一天无限循环999年。 无论她做什么事情,一切都会重来,被逼成了一个掌控无数技能的疯子。 脱离循环那天,面对残局,所有人都笑她回天无力,直到她的前世今生无意被曝光—— 夜挽澜从十丈高处轻功跃下,毫发无损 有人解释:她吊了威亚 夜挽澜一曲《破阵乐》,有死无伤 有人辩白:都是后期特效 夜挽澜再现太乙神针,妙手回春 有人掩饰:提前写好的剧本 此后,失落百年的武学秘法、缂丝技术、戏曲文艺重现于世…… 为她疯狂找借口的大佬们:…… 能不能收敛点? 他们快编不下去了! · 夜挽澜忽然发现她能听到古董的交谈,不经意间掌握了古今中外的八卦。 【绝对没人知道,天启大典在凤元宝塔下埋着】 次日,华夏典籍天启大典问世。 【我可是宁太祖的佩剑,我不会说太祖的宝藏在哪儿】 隔天,国际新闻报道宁太祖宝藏被发现。 后知后觉终于发现不对劲的古董们:??? 夜挽澜伸出手:我带你们回家 · 我神州瑰宝,终归华夏 新的时代,她是唯一的炬火 他以生命为赌,赌一个有她的神州盛世

卿浅·连载中·72.7万字

退婚后咸鱼美人拿了反派剧本

凤妤最爱金银珠宝,最大的梦想是吃吃喝喝当一条咸鱼,未婚夫高中探花,貌比潘安,她的咸鱼人生非常圆满。 夫君很穷,没事,她有钱! 谁知道一朝风云变幻,她魂穿了鲜衣怒马,桀骜不驯的小侯爷谢珣,并害得他废了一条腿。为了在战场活着,咸鱼翻身而起,学骑马射箭,学沙场布阵,小侯爷顶着她的脸胡作非为,未婚夫嫌她粗野蠢笨而退婚。 她定亲,他悔婚,她赚钱,他败家,她的金山银山被他搬空,两人相恨相杀。渐渐的,剧情发展有点不对头。 未婚夫退婚后反悔,痴心表白。 凤妤:我移情别恋了。 小白莲骑射场想杀她,谁知凤妤自捅一刀。 凤妤:怎么办呢?你好像杀人了。 父母戍边守疆几十年,回家后竟然说,“女儿,跟着小侯爷造反去吧!” 开局的咸鱼剧本,怎么变成反派剧本? 后来…… 养个夫君真的费钱,可夫君是真的香! 表里不一的病娇(凤妤)vs鲜衣怒马的腹黑(谢珣)

安知晓·连载中·188万字

阿禅

张静禅家道中落,年轻有为,英俊单身,是本市商界强势崛起的新贵。其父多年前破产欠债10亿,他执意替父背债,蛟龙困于泥潭。 有一天,失恋又失业的社畜李微意一觉醒来,成为8年前还是豪门阔少的张静禅。 张静禅:“如果你能替我挽回这10个亿,我愿意……” 李微意望着他的脸蛋身材,咽了咽口水。 张静禅:“分你1个亿。” 李微意:“!!!!” ———— 起初我以为那次穿越和往常一样,只是一瞬间的事。后来才知道,他等了整整8年。 时间循环+男女互穿。疫情期间存稿的练手中篇,20万字左右,主要目的是提高作者的细节设定和推进能力,小甜文。 每周六更,周日不更。

丁墨·完结·31.9万字

长公主娇养了美强惨质子后

“既生天家,如不能执刀斩鹿,就要砧上待宰。” 她是南朝最尊贵的长公主,以扶光为名,意扶光之光,日华也,睥睨众生。 后来她遇到了,那个从北朝来的质子—— 姬如玄! 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疯批。 他们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南国公主,一个卑微如泥的北朝质子,命运注定,永无交汇。 怎料一夜之间,风雨骤来, 混身是血的北朝质子,以血肉铺途,尸骨载道向她走来,跪在她的面前: “长公主,是要做与臣共享山河,此生独一的皇后?” “还是君临天下,生杀予夺的至尊女帝?” “如果都不愿,就做我的妻,我把命给你,余生都依你。” “你,永远是我的云上日,扶桑光。” “臣,永远是您的裙下之臣。” …… 姬如玄被送到南朝做质子那天,见到了一抹光。 她叫姜扶光。 她高高在上对他说:“常言道,狗仗人势,既是丧家之狗,便也无势可依!” 后来他对她说:“养狗吗?无家可归的丧家之狗,可奶可狼,会看家、会打架、会咬人、会护主,会暖床,讨主人欢心,且忠心主人,永远不会背叛。” 来南朝之前,姬如玄对属下说:“去南朝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杀姜扶光。” 后来属下看到,主上将南朝长公主按在怀里亲,嘶声哄她:“乖,叫一声君玄哥哥,命都给你。”

犹似·连载中·115万字

灯花笑

陆曈上山学医七年,归乡后发现物是人非。 长姐为人所害,香消玉殒, 兄长身陷囹圄,含冤九泉; 老父上京鸣冤,路遇水祸, 母亲一夜疯癫,焚于火中。 陆曈收拾收拾医箱,杀上京洲。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若无判官,我为阎罗! * 京中世宦家族接连出事, 殿前司指挥使裴云暎暗中调查此事, 仁心医馆的医女成了他的怀疑对象。 不过...... 没等他找到证据, 那姑娘先对他动手了。 * 疯批医女x心机指挥使,日更,每天早上七点更新,请支持正版茶~

千山茶客·连载中·88.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